忠言逆耳,听听越南青训教练对中国足球的建议

来源:澎湃新闻

2023-10-17 09:07

国足结束了世预赛前的最后两场热身赛——一胜一负,看似可以交差。

但就过程而言,显而易见的是,越南球员脚下技术能力和乌兹别克斯坦队的攻防转换速度已经远远超过国足球员。

第一场热身赛结束后,越南队主教练特鲁西埃就直接表示——“中国和越南两国足球水平如今处在同一水平。”

比利时人埃里克·阿布拉姆斯担任了PVF足球学院的技术总监。

提到越南足球这些年的飞速进步,PVF足球学院是一个关键词。

PVF足球学院技术总监、比利时人埃里克·阿布拉姆斯(Eric Abrams)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和特鲁西埃相同的观点,“我无法理解中国足球的水平为何如此低,对于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你们的水平应该和巴西队一样。”

“现在中国队的水平和越南一样,甚至比越南还低一点。”

国足虽然击败了越南队,但对手的技术能力明显在我们之上。

尽早留洋的必要性

埃里克是2020年受越南足协的邀请,前往PVF担任技术总监,越南足协给了他一份四年的合同。

今年8月底,PVF足球学院U16年龄段球队受邀来到上海参加明日之星比赛,埃里克跟随球队一起来到上海。

他当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学院规模固定为160-170名球员,“学院也有了自己的职业队,目前在二级联赛,等球员符合标准后就可以踢职业联赛。”

如PVF这样的精英足球学院,目前亚洲范围内还有著名的卡塔尔阿斯拜尔和韩国全北现代,埃里克透露,学院的硬件条件已经非常不错,圈内人士称之为“小阿斯拜尔”。

但即便如此,他认为越南足球仅仅有PVF还远远不够。

“我们也会和越南其他球队打比赛,我看到了很多其他优秀的年轻球员,但PVF规模就160人,其他优秀的年轻人没有机会去好的足球学院,然后就踢不了职业足球。”

“学院的目标是培养更多可以踢职业足球、为国家队比赛的球员。”当然,埃里克也表示,越南足球也希望在这个基础上,能够培养出有能力立足高水平联赛的球员。


越南队主帅是中国足球的老熟人特鲁西埃。

目前,年轻球员去高水平联赛踢球是很多亚洲国家共同的选择,越南攻击手阮光海此前留洋法乙波城,而在日本J联赛中也有两名越南球员的身影,门将邓文林和“越南梅西”阮公凤。

埃里克透露,目前PVF和很多欧洲国家建立起了联系,“我们要把年轻球员送到欧洲培训,给他们机会看看能不能和欧洲球员竞争,这样才能找到有潜力的球员。”

今年来到上海参赛的U16梯队中有三名球员一年前去了比利时第二级别联赛球队的同年龄梯队培训了三个月,“我和比利时球队教练进行了沟通,他们认为这三名球员对于第二级别联赛球队来说水平太高了,应该去顶级联赛。”

“要知道,当这几名球员刚刚到比利时的时候,那边的人都很惊讶越南人居然还会踢球。我们应该给这些孩子创造机会去欧洲踢球,要让欧洲知道越南球员的能力和潜力。”

在埃里克看来,某种程度越南球员和日本球员有很大相似度,“2002年后日本很多球员开始留洋,这是越南足球学习的方向。”

埃里克已经在亚洲从事青训多年。

中国足球要信任本土教练

在中国,有观点认为缺少优秀的青训教练是阻碍年轻球员成长的一个因素,但埃里克并不完全认同。

“中国有那么多人口,怎么能说没有教练,这不是理由,关键你们要让教练得到教育和成长的机会。”

埃里克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比利时每年能有500-600人获得C级教练证书,“获得证书不意味你能变成好的教练,仅仅意味着你得到了教育,然后你需要去实践,之后大家会判断你是不是好的教练。中国足球需要给年轻教练机会,他们会犯错,然后他们可以得到成长。”

埃里克以PVF为例,在他来之前学院都是清一色的法国团队,现在则有一名葡萄牙人、英国人和比利时人,但最关键的是,学院每个年龄段的主教练都是越南本土人。

“我有一个印象深刻的故事,几年前我在缅甸工作的时候曾和里皮的中国队有过交锋,我看到有教练组有一个庞大的意大利团队,当时我就在想,这样中国本土教练如何才能成长?”

其实,亚洲很多国家都会聘请欧洲高水平足球人才来担任教练或者技术总监,上届世预赛期间,中国足协也聘请过比利时人克里斯担任技术总监。

那么,像埃里克和克里斯这样的技术总监能够提供什么呢?

“我们有足够的经验告诉哪些地方你们需要改进,哪些地方需要投资。”

埃里克举了一个亚欧足球在理念上的差异性,“在亚洲有很多生意人,他们觉得今天投资明天就能收到回报;但在欧洲,生意人知道需要经过时间才能收到回报。”

“在PVF小球员从12岁开始,要经过5-7年时间,才能成为职业球员乃至国家队球员,这需要经过很长一段路,不是说12岁就能确保成为职业球员。”

“教练也是,需要时间成长,如果他们不能得到工作经验,没有好的带队执教经验,就不能提高水平。”

中国足球如今的水平和越南不相上下。

中国足球要有自己的DNA

作为常年在亚洲工作的足球人,埃里克也关注着中国足球,“我不能理解中国足球水平如此低,你们有14亿人口,水平应该向巴西看齐,你们应该是亚洲顶级强队。”

面对澎湃新闻记者“上届世预赛越南击败中国,两国足球差距是否越来越小”的提问,埃里克表示,“现在中国队水平和越南一样,甚至比越南还低一点。”

“我和很多中国人聊过,尝试去知道答案。”对于中国足球发展不如预期这个问题,埃里克认为中国足球需要找到自己的DNA。

“也许是中国地域广大的关系,各个地方都有自己不同的理念,从而没有办法统一。这是中国足协的责任,他们要统一各个地方的足球哲学。”

“足球需要有一个长远规划,这方面日本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提出了2050年世界冠军的目标,围绕这个目标一直在进步。”埃里克说。

责任编辑:林琛力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面粉大屠杀”后,拜登首次宣布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