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莫希智:我应该是第一个完整接种印度疫苗的中国公民

随水

随水

疫情期间在印度家中码字的上海大叔 来源:微信号“随水文存” 2021-04-18 11:44:08

【文/随水】

我应该是第一个完整接种了印度疫苗的中国公民。

印度疫苗接种记

话说3月2号那天,我本来是带娃去医院打新生儿疫苗,一到医院,给太太接生的那个医生就主动问我们要不要接种新冠疫苗,说她们都已经接种过了,边上的小护士们也随声附和。我问现在随便谁都能接种了吗?医生说是的。我又问我是外国人也能打吗?依然得到肯定的答复。这让我有点意外,前一天新闻上才刚报道莫迪接种上了疫苗,怎么今天普通大众就能随便接种了?

我当时脑子转得可快了,心想就算印度再怎么拼命生产疫苗,数量肯定也不足以提供给所有人都随便接种,应该是最近刚刚到了一批货,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我又想,目前疫苗肯定是稀缺的,医院这么殷勤问我们要不要接种,说不定是因为奇货可居打算卖高价,所以向我们推销。要知道印度的医院就是靠检测新冠赚钱的,一开始检测要9000卢比(800多人民币),后来降到了4000-4500卢比。

出乎我意料的是,医院告诉我新冠疫苗接种一剂只要250卢比(22人民币),一共需要两针。我当机立断——打!

我其实是带娃来打新生儿疫苗的

我太太却有些犹豫,对疫苗的安全性不放心,我相信这样的人每个国家都有很多。印度疫苗接种顺序是这样的:第一阶段从1月16号开始,提供给医护人员、窗口行业等一线工作者,诸如警察、环卫工人。我丈人是警察,丈母娘在水利局工作,都可以优先接种。我丈人在第一时间就接种了,比莫迪打得都早;我丈母娘却不肯接种,对疫苗表示不信任。我一个邻居是银行窗口行业的,她也不愿意接种疫苗。对于这种情况,印度政府并不会强制要求,你只要想开了可以随时补接种。

我跟我太太说,连莫迪这么大年纪都接种了,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今后肯定免不了要跨国旅行,打完了比较放心,收益大于风险。她虽然被我说动了,但由于尚在哺乳期,于是作罢。

接种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登记完个人信息、交了钱就直接给我接种了,当时整个医院就我一个来接种新冠疫苗的。医生把我领进一个小房间,拿来了一剂疫苗,疫苗品牌是Covishield,上面有非卖品的字样。后来经过查询得知这是牛津-阿斯利康疫苗(Oxford–AstraZeneca COVID-19 vaccine),是世卫组织在全球发放的第一种疫苗,Covishield是这种疫苗在印度血清研究所制造的版本。我看网上的介绍这个疫苗貌似并非灭活病毒疫苗,而是非复制型病毒载体疫苗,优点是易于存储和运输,可以普通冰箱保存六个月,非常适合印度缺乏冷链运输的国情,每剂的成本在3、4美元左右,印度政府已经订购了5亿剂。印度自己研发的疫苗叫做Covaxin,是一种灭活病毒疫苗,订购量目前只有千万级别。

印度这边疫苗打完就完事儿了,没有中国那样的半小时留观。甚至接种好之后连个酒精棉花都没有,眼睁睁看着有血迹洇在衣袖上。我看中国接种疫苗时候会告知诸多禁忌,比如避免剧烈运动之类的,但印度医院啥都没关照,就让我28天后来接种第二剂。

我问这个疫苗打了之后有什么副作用,医生说根据他们自己接种的经验,大约70%左右的人可能会有头疼、低热等副作用。网上查到的关于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资料说是大概有10%左右的人会有反应,这个似乎差别有点大。

第一剂是在这样一个小房间接种的

Covishield疫苗瓶子实拍

我接种完第一剂之后,果然在之后的36小时内出现了反应:接种的部位有点痛,脑袋有点发胀,人不是很舒服但也不算特别难受;当天下午午睡睡不着,晚上也没睡好;另外我感觉自己中间有几个小时可能出现过低热,不过很快消失了。话说我太太很可爱,第二天跟我说担心我晚上死掉。所幸到了第二天晚上所有症状就都消失了,睡好了觉之后第三天满血复活。

打完疫苗后我发了个朋友圈,加拿大友人发来贺电,说你们印度简直都是特权阶级,他们加拿大现在眼巴巴地在等着印度疫苗,目前只有老人才能打,普通人可能要到夏天才能轮上。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我其实已经享受了特权,后来才知道,我接种的那天是印度进入疫苗接种第二阶段的第2天,莫迪是第二阶段第一个接种的人,应该不会有比我更早接种印度疫苗的中国人了。事实上,印度的疫苗远远尚未充分供给,是按照年龄段分批提供的,最先提供给60周岁以上的老人,目前则是45周岁以上。我试过在印度疫情APP上预约,会显示需要45周岁以上才行。目前在印度如果去公立医院接种是免费的,但像我这种不符合条件的还轮不上;而私立医院只要付钱就给打,听说印度有些地方私立医院已经在坐地起价了。我去的这个医院之所以给我接种,正因为他们是私立医院,疫苗本身即便在私立医院也是免费提供的,但他们可以通过收取别的费用来赚钱,比如说他们收取的250卢比费用,属于注射材料费,还不算太黑。

我的年龄其实是无法预约的

顺便说一下,印度的私立医院数量是公立医院的两倍,大部分的私立医院收费其实还挺合理的,不然人家在市场竞争中也活不下来。话说我太太带娃第一次去私立医院接种新生儿疫苗,收了4000卢比。我太太寻思着公立医院接种都是免费的,就专门去公立医院问了下。结果印度的公立医院确实免费,但偷工减料少接种了一种疫苗,如果你需要接种的话需要额外付2000卢比。这样算下来,私立医院也就不比公立医院贵多少了,毕竟环境服务都要好很多。

我们中国考虑到疫苗可能产生的副作用,先给18-59岁之间的群体接种;但包括印度在内的很多国家则反其道而行之,优先保护老年人这一高死亡率群体。各国抗疫形势的不同,就造成了疫苗接种策略的不同。不同的策略各有各的道理,都是为了追求最小的伤亡率。说实话,印度老百姓真的已经完全不把疫情当回事儿了,马照跑、舞照跳,高中以上的学校都已经开学了,早上收垃圾的环卫工阿姨会边走边号召大家戴口罩,然而她们自己的口罩也是戴在下巴上的。并且,就像我前面说的,很多人对疫苗的恐惧更甚于疫情本身。

现在只要在谷歌上一搜“新冠疫苗”,结果里会自动显示附近哪里有疫苗接种点,以及目前全世界各国接种数据的图表,数据来源是Our World in Data。但中国大陆的数据只有总的接种剂数,没有具体的接种人数,据钟南山院士讲我们现在接种了4%的人口;其他国家的数据能分别显示接种了第一剂和完整接种的人数。截至4月2日的数据,中国的接种剂数为全球第二,第一是美国,完整接种率最高的也是美国16.64%,而印度才0.68%。我怀疑按照印度的庞大人口基数,以及落后的组织动员能力、民众配合度的低下,可能直到疫情结束都很难接种满50%的人口。这还是我的乐观估计,悲观估计甚至不会超过30%。

这是截至4月2号的数据

薛定谔的印度疫苗

4月1号我们带着娃去打第三个月的新生儿疫苗,我顺便去接种第二剂Covishield疫苗,这第二剂疫苗可谓是打得一波三折。

当时我负责抱着娃,我太太去挂号付钱,她回来后告诉我疫苗短缺(Shortage),现在接种第二剂要等42天(6周)。来接种之前我就有考虑过这个情况,第一次接种上了本来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刚巧赶上医院新到一批疫苗,毕竟我又不可能天天来医院门口守着。4月1号印度的疫苗接种开始进入了第三阶段,像我这样的情况照理说依然是没有资格的。这家医院连我这样的都给接种,疫苗怎么可能够用呢?

但大家要切记,印度是薛定谔的印度,一件事情在跟至少三个人确认过之前都不要轻易下结论。

鉴于疫苗短缺本身就在我的预料之中,我当时并没有多想。随后我们在儿科科室问起了医生关于新冠疫苗短缺的问题,她却说Covaxin现在没有,但Covishield应该是有的。我说我上次打的就是Covishield啊,说不定前面我太太去问的时候,他们以为是Covaxin所以说没有了。

我太太再次跑出去问,她问的大概是同一个人,那人还是说现在没有疫苗,如果要接种的话只能去附近的XX医院。我说那算了,反正两针疫苗间隔长一点没什么问题。他们既然说6周以后可以打,那只要确保我过2周再来能够接种上就行。

本来以为就这样算了,我太太却不死心,充分发挥了她搞事情的天分。儿科这边结束后,在走廊里撞见个男医生就问长问短——你们上次说好让我们4周回来接种的,为啥这次又变成6周?现在你们疫苗用完了,我们怎么知道下回过来能有?万一我们等到6周再来还是没有怎么办?

那个男医生显然对付投诉的经验不足,赶忙解释说,间隔6周接种第二剂这是政府的新规定,因为接种间隔的时间越长效果越好……末了还补充了一句我们是有疫苗的。

——前面还说没有,怎么一会儿又有了呢?名副其实是薛定谔的印度啊!我在手机上一搜,果然印度政府在3月30号发布的一条新闻,要延长两剂疫苗的接种时间,而且新闻上写的还不止6周呢,是8周!

那个新闻里面列举了一堆数据说明增加接种间隔的好处,可以提高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力,我也不懂这方面的知识,他们说啥就是啥好了。但最搞笑的是那个新闻里印度的官方专家还专门此地无银三百两地宣称,此举绝非是因为疫苗短缺,“我们有足够的疫苗”(We are vaccine sufficient)。然而就在几天前的3月25号,印度刚刚全面禁止了疫苗的出口,原因是由于美国的限制供应,造成了印度疫苗制造的原料可能会短缺。之前印度为了跟中国较劲儿,还在向世界各国捐赠疫苗。

解释为何要延长接种间隔至8周

解释为何要禁止疫苗出口

我太太一听他们是有疫苗的,就问我,你是想今天接种还是等两周以后再来?我说既然他们有疫苗那就今天接种掉,谁知道下次来有没有疫苗。人家标准程序都是间隔4周就可以了,什么6周8周或许真的会更有效一些,但这很明显是疫苗短缺搞出来的缓兵之计,现在正是大流行的时候,难道让等着接种的人多暴露几周反而还有好处?尤其新闻上已经写过8周了,说不定等到6周过来的时候又让你等到8周。

听我这么一说,我太太好像得了军令状一样,充分调动起了她胡搅蛮缠的天分。她特别能够抓住主要矛盾,也很懂得要怎么跟印度人打交道,说她要去找个“能说得上话的人”(someone big),擒贼先擒王。她抓着一个护士长模样的人,跟人家说我接下去要回国,两周之内就要走了,接种不上疫苗耽误事儿……

最后医院被她搞得没办法,很不情愿地把他们压箱底的Covishield疫苗拿了出来给我接种上。这次接种完之后还神秘兮兮发了一粒蓝色小药丸给我,说如果有副作用就吃这个药,我一查原来是扑热息痛片,解热镇痛。不过第二剂接种完之后,除了接种部位有点胀痛之外倒是没什么反应……

最后让他们给了我一张接种证明,那个证明看起来实在不怎么地道,感觉自己在家都能打印,难怪中国不认印度人提供的核酸证明。不知道后续是否能在线认证。

投诉吵架是我太太的特长

接种第二剂的时候换了个房间,环境好很多

蓝色小药丸

看起来很山寨的接种证明,也不知道是不是管用,连我的第一剂接种日期都写错了

如今全球抗疫已经进入了全民接种疫苗的新阶段,虽然目前中国只对接种了中国疫苗的外国人提供签证便利,但我觉得将来随着疫苗接种的普及、全球病例的减少,应该会慢慢跟其他国家的疫苗进行相互认证,同时也一点点放宽出入境隔离等措施。毕竟目前这样严防死守的状态,继续持续下去对各种商务、经济活动的开展都没好处。

早点接种好疫苗,搞一张接种证明,也是为了将来可能的出入境提前做准备。我看新闻说泰国已经打算分阶段分区域开放,对接种过疫苗的外国人提供便利,既然泰国已经开了先例,希望这种模式能在全球范围内逐渐普及。假如今后能够证明自己有免疫力的话,进行国际旅行多多少少能够稍微便利一点点吧;有了这种便利之后,也能够反过来鼓励大家都去主动接种疫苗。

因为我接下来不得不计划回一趟中国——确切地说是必须回一趟中国,而且只能一个人单独回来。

非法滞留一周年

我之前在《生逢2020(下)黑暗尽头处的一束光》就写了,把娃生在印度这个不靠谱的国家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直到他上完户口之前都有的好折腾了。果然不出所料,目前在给娃办理护照/旅行证的问题上就给卡住了。

由于印度跟中国都不承认双国籍,像我们这种跨国婚姻家庭的小孩,得要二选一。在国籍这件事上我绝不会进行任何妥协——必须是中国籍!要是给我孩子入了印度籍,他将来恐怕会恨我一辈子,我百年之后也没脸去见列祖列宗。我认识一个嫁给印度人的朋友,大儿子入了中国籍,为了照顾丈夫的感受小儿子入了印度籍,她因此对自己的小儿子充满了愧疚。

作为中国公民,我的娃可以在中国驻印度使馆直接申请护照/旅行证,流程是先提交材料和相关声明,由使馆工作人员进行面试认定,通过认定之后基本上就算中国公民了(上户口得要等到回国之后),然后使馆会签发护照或旅行证——在此之前,娃只能在印度呆着。

把我卡住的材料是我的印度签证。材料中要求新生儿父母持有有效签证或居留证件,然而我的印度签证早在2020年3月30号就已经过期了,也就是说我实际上已经在印度非法滞留了一年。经过沟通之后,中国使馆就跟我讲,只要孩子不急着回国,等我先把自己的签证搞定了,晚点再办证件也可以。

目前看来,想要搞定我的签证,唯一的办法就是回国。

说起来非法滞留这个事儿并不是我的错,我2019年一到印度就立刻申请了签证转换,那时候离过期还有半年。我十分遵纪守法,原来的签证每次只能呆90天,临到期前还专门出入境一趟。而印度FRRO(Foreigner's Registration Office,相当于移民局)的效率却有点低,2020年2月份给我面试完了之后,承诺我原有签证过期前肯定会给我新签证,但他们也没想到后来印度会全国封城一切停摆,所以封城之后我签证就过期了。而且由于我原本已经申请了签证转换,无法再另外申请签证延期。

后来全球疫情形势的愈发严峻,以及中印关系的恶化,到了2020年7月FRRO突然把我的签证转换申请给删掉了,直接给了我一个离境许可(Exit Premit),算是下了逐客令。但那段时间中国禁止外国人入境,而我太太又正好在怀孕期间,总不见得我丢下她一个人回来,从那时起我就下了决心“非法滞留”印度。与此同时我们向FRRO提出了申诉,跟他们讲了我们的情况。

FRRO跟我们说,不给我签证跟中印关系无关,单纯是因为疫情关系的一刀切政策。基于我们的特殊情况,他们派了官员进行了上门调查。

从那段时间起,不同的调查官员来过三个,次数我已经记不清了,六、七次总是有的。他们的调查就跟美剧里的美国移民局官员一样,都是突击式的,不会跟你预约时间,甚至还去找我的印度基友谈过。同样几个问题反反复复问,可能是指望着我的回答前后不一出现漏洞。但老实说我到现在也不清楚他们究竟想从我这边挖到什么,那段时间印度对中国充满了敌对情绪,新闻上时不时就爆出抓到所谓的“中国间谍”,或是中国洗钱团伙,颇有些风声鹤唳。

他们问我的问题,我基本上都是如实回答的,一来我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二来欺骗移民局官员是大忌。

·为啥你们会住在哥印拜陀?——因为这里气候好啊!拉达克太冷了,印度其他地方又太热了,哥印拜陀的气候相对最为宜人。另外,我最好的基友是当地人,在中国呆过12年,娶了上海的太太,他们一家三口也都在这儿。

·你们在这边生活的钱从哪儿来呢?——我靠写博客有点人民币收入(很难跟他们解释公众号这个概念),一开始从基友那边换过点钱,数目也不多,一共20万卢比。去年把一台无人机卖了10万多卢比,我太太娘家人前段时间来也给了我们钱。另外呢,在印度中企工作的员工回国前有多余的卢比,我跟他们换了点——在他们的要求下我列过一个封城以来卢比现金来源的清单。

·你的博客都写点儿什么东西呢?——我主要写关于印度的社会、历史、文化,还有一些在其他国家的游记。我最近签了个图书合同,等到图书出版之后也会有一笔收入(我需要证明自己有合法收入,但我是不允许在印度有任何商务行为的,所以我觉得写书他们应该管不着)。

在他们的要求下我把网上一些关于我的访谈和介绍、部分公众号文章的链接发给了他们,不过不包括那些特别埋汰印度的。那时候我就发现了公众号的一个好处——除非你通过微信账号关注,否则就算有我某篇公众号的链接,也没有办法通过搜索引擎找到其他文章。即便他们去搜索我的中文名,能从其他网站找到的转载,也十分有限。而那个时候,印度已经禁用了微信,从他们后来的反馈来看,对于我发给他们看的文章还是很认可以及满意的。

我对他们的回答不仅坦诚,而且相当直言不讳。我说我知道你们可能想通过我挖出一些地下钱庄或其他什么东西,我也有看新闻,但像我这种日常花费仅限于家庭开支,一年只要几十万卢比(几万人民币)就够了,这点钱完全有办法解决,根本不需要跟洗钱产业搭上关系。我现在滞留在印度是计划外的,并非我们主动的选择;如果我想的话,我一个人是有办法回中国的,但你们也看到了,客观情况不允许我丢下老婆小孩一个人回去。作为我个人,因为今后还要在印度生活,不想惹任何麻烦,你们有什么要求我都会配合。

那几个官员对我的情况说明也比较买账,表示很理解我的处境,毕竟我的老婆孩子摆在他们面前,这个造不了假。很多读者看我写了那么多埋汰印度的文章,总担心我会不会在印度有麻烦。印度毕竟是一个拥护自由民主的国家,他们并没有审查制度,可以公开批评印度政府——也就是说你不会因为你的观点获罪,就算被他们看到我骂印度的文章从法理上讲也没太大关系。他们真正在意的是你有没有传输一些机密情报回国,那性质就完全不同了,这个属于间谍行为。

我唯一一次惊动印度官方是那时候写了《澄清几个关于阿塔尔隧道和拉达克的问题》,一个印度驻华记者看到后很着急地跟我联系,其实是想要借着采访我的名义来套我话。他以为我最近去了阿塔尔隧道那边搜集情报,跟我一聊才知道那些照片都是我前几年拍的,而资料也都是网上公开的,到头来虚惊一场。他顿时对我失去了兴趣,所谓“采访”也没了下文。他大概原本觉得可以抓出一个间谍吧。

关于写文章的尺度这个问题,我想得很清楚:印度人要不要来搞我,只跟中印关系有关。他们真要搞我,我就算啥都不干也能找个莫须有的借口,就像1962年对付印度华人那样(参见《“每个在印度的中国人都是潜在的间谍。”》),中印对峙期间经常会听到无辜的中国公民、中国企业祸从天降。我写的东西,都是基于事实和公开的资料,没有任何把柄可以让他们抓。我身为中国人写东西时候不维护着中国难道还维护你印度?写文章骂你们也是活该!FRRO肯定设想过我是间谍这样的可能性,他们非常关注我的行踪,然而自从2020年2月底至今,我甚至都没有离开过以我家为中心方圆20公里内的区域,几乎跟戴着电子镣铐软禁没啥区别,因此他们实在是无法非议我的任何行为——要是坐在家里上上网就能搞到印度的机密情报,那叫黑客。

基于这种背景,他们对我出书的事情表现出了在我当时看来无法解释的高度兴趣——他们非常关心我的书写什么、什么时候出版,甚至还要我把出版合同拍给他们看……他们的过度关心让我很后悔告诉他们这件事。我说你们可以去研究一下中国的出版审查制度有多严,任何关于宗教和政治问题都很难出版,根本不用担心我的书里面会有任何敏感内容。

后来那位FRRO官员告诉了我,这是因为一旦我写了旅行相关内容的书并出版,我的身份性质就变成了“旅游作家”,而这种身份需要持有记者签证才是合法的,以我原来的签证理论上是不允许写书的。但是,由于我的坦诚相告(我完全可以隐瞒),他非常理解我写书是由于当下处境、迫于生计,不得已而为之,所以并不打算将这件事上报(但这个事情的把柄已经落在他手里了),以免影响到我今后的签证申请。从他个人角度来讲,他是很愿意给我新签证的,但目前FRRO一刀切政策不再给滞留的外国人任何签证延期或新签证,因此他也无能为力。他建议我先回中国申请新的签证,然后再到印度来就没有问题了——毕竟FRRO对我的一切关注都是因为我签证过期滞留,假如我持新的有效居留签证来印度,也就没有人会管我写公众号写书之类的事情了。

印度总领事馆关于记者签证的描述,旅游作家赫然在列

基于这一新情况,我不得不郑重考虑回国的打算。但眼下的情况被环环相扣住了,解开这个环的关键就是我的签证——我不取得新签证,我儿子就没有办法回国;我不取得新签证,出书也可能会成为一个不良记录。

但问题又来了,我回国就能保证拿到新签证吗?要是我回来后拿不到印度签证被卡在国内,我老婆孩子又来不了中国,那不就变成牛郎织女了吗?我有个朋友专门代理印度签证的,目前印度对中国只开放了商务签和工作签,递签的材料厚厚一沓,看着就让人望而生畏。所以,我还得在印度赖上一阵子,继续观望一下,等疫情形势再明朗一些,签证和旅行政策再放宽一些。如果啥时候印度能对中国开放旅游签证了,那应该就比较保险了。

这是现在申请印度签证需要的材料(图片来源:朋友圈)

君问归期未有期

有人跟我说,现在情况这么特殊,你应该跟中国使馆说说情,现在是特殊时期特事特办嘛!毕竟这是给娃办证件,父亲签证是否有效有什么关系?关于这个问题,我在这里跟大家讲个故事,这个故事也已经征得了当事人的同意。

我的一个朋友,跟我一样娶的是印度的媳妇儿,是他在印度留学读书时候认识的。但他媳妇儿情况有些特殊,家在藏南,也就是印度的伪阿鲁纳恰尔邦(Arunachal)。他搞对象的时候完全不知道藏南的特殊地位,等到想要带着媳妇儿来中国的时候,才发现中国使领馆居然给不了他媳妇儿签证。

这里就牵涉到两个问题:首先按照我们的法理,他媳妇儿生在藏南本来就属于中国人,来中国要啥签证呢?给她签证不就等于承认她是外国人了吗?其次,他媳妇儿印度护照上的出生地是伪阿鲁纳恰尔邦,一旦写上这个非法的地名,那么这本护照按照我们的法理来讲,就是一个无效的非法证件,作为代表外交部的使领馆肯定不能承认这本护照啊。我们跟台湾省之间互相往来用通行证而非护照正是这个原因,而藏南跟台湾省的性质是一样的。

几经交涉和尝试,他始终没法儿带媳妇儿回国,俩人后来在印度注册结婚的。

事情到这儿还没完,2019年11月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接着就跟我一样想给孩子办中国的证件。然而由于他们的印度结婚证上有女方出生地“伪阿鲁纳恰尔邦”的字样,因此中国使馆也没有办法认证,这就导致了他们的孩子入不了中国籍。

不过我很疑惑的一点其实是,我那朋友说,结婚证是中国使馆要求必须提供的。但据我所知,中国公民在海外生子,即使是非婚生,也能给小孩申请护照和国籍。假如结婚证实在无法通过认证,按照非婚生的程序来给孩子申请不行嘛?

反正吧,他们几乎尝试了一切可能的方法而未果;我也帮他问过一些人,依然是束手无策。

最后就造成了如今这样看似荒谬的局面:藏南是中国的,但嫁给中国公民的藏南媳妇儿却来不了中国,跟中国公民生的孩子也入不了中国籍。

这次给孩子办回国证件的事情,让我深深体会到了这位兄弟的难处。他家的娃被卡在父母结婚证上,我家的娃被卡在父亲签证上——我好歹还有条明路可以走,无非也就是麻烦一点,要自己一个人先回国一趟;这位兄弟却几乎是走投无路,因为他跟我一样,坚决不肯让孩子入印度籍。疫情开始后,他被迫跟家人分隔两国,如今他想拿印度签证难如登天,妻女欲入中国而无门(这也是我在没有把握之前不敢一个人回国的原因)。他说他现在在想办法带老婆孩子去第三国生活,我感觉这不就是“逼良为娼”嘛,满满的无奈。

我这个人的性格是比较循规蹈矩顾全大局的,国家制定的规章制度,繁琐也好,不近人情也好,总归有它的道理。尤其是像这种牵涉到外交部规章制度的事情,假如为你破了例,以后如果每个人都要破例怎么办?规矩不就形同虚设了嘛?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有困难的肯定远远不止我一个人,假如要照顾到每个人特殊情况,那工作还要怎么开展?同时也会造成制度的漏洞及效率的低下。再说我们这些身在海外的中国公民,在某些人眼里本身就是自带原罪的,让国家给你破例岂不是“给祖国添麻烦”了?

我朋友这个情况的症结在于,他是全中国独一无二的特例,是唯一一个娶了藏南媳妇儿的中国公民,中国这边从未制定过相关的给藏南人员发放通行证的办法,所以就导致了进退两难的局面。他媳妇儿其实倒是愿意归化中国籍,可究竟要怎么操作却没有先例可循。中国这边要是随便接收的话,搞不好就上升为外交事件。我知道我的读者群里卧虎藏龙,在这边也顺便向大家征集支招儿——像他这样的情况,有啥破解的方法呢?

不仅在时代的狂澜下,每个人都是一粒沙;国家民族的大义之下,亦是如此。那位兄弟从未想过,自己居然会成为历史第一人,更加没有想到,带妻女回家如此简单的一件事会这般困难重重……他的孩子即便将来不得不入其他国家的国籍,至少还有机会回中国,可他的媳妇儿大概得等到解放藏南之日才能回得了中国。

跟这位兄弟相比,虽然我接下来有很多麻烦需要一个个去解决,也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但不管怎么说自己还是很幸运的,至少我们一家人还在一起。

在疫情之前,没有人能想到回国、与家人团聚竟会变成如此困难的一件事。我儿子出生以来,爷爷奶奶只能隔着视频通话含饴弄孙,往好了想至少现在还有视频可以看,但一想到父母腿脚灵便能够到处走动的日子越来越少,却白白空耗在这疫情之中,莫名有种“子欲养而亲不待”的伤感,潇洒半生的我终于成了一个上有老下有小的典型中年人。按照原来的计划,一直都想这几年带他们去更多不同国家看看,然而“计划”这东西如今也已成了一种奢侈品。

四月已至,南印度即将进入又一个“热季”,每天40度左右的高温将持续两个月。去年印度开始封城的时候也是热季,我当时心想下一个热季之前怎么都能回国了;一年的时光一晃而逝,酷热的体感每每把我的记忆带回到去年封城的日子;如今看来,带着妻儿顺利回国说不定要等到下一个热季了。

尽管世界在一点点恢复秩序,但可能永远都恢复不到从前的样子了。

君问归期,遥遥无期。

【本文转载自微信号“随水文存”,略有删减。】

作者
随水

随水

疫情期间在印度家中码字的上海大叔
责任编辑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专题 > 印度惊奇
印度惊奇
作者最近文章
我应该是第一个完整接种印度疫苗的中国公民
假如《山海情》发生在印度会怎么样?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