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迦陵:以色列权力更替,“内塔尼亚胡时代”恐未结束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6-18 08:19

孙迦陵

孙迦陵作者

中东观察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孙迦陵】

6月13日, 120名议员手握以色列的命运钥匙,聚集在“信任投票”的帷幕前,准备着对第36届政府的最终判决。

晚间时分,结果出炉。经历了2年4大选的频繁喧嚣,以色列终获喘息之机,由统一右翼联盟领导人纳夫塔利·贝内特、拥有未来党主席亚伊尔·拉皮德共组的8党联盟政府,最终以60票赞成、59票反对、1票弃权的投票结果,通过了议会的信任投票。贝内特宣誓就任以色列第13任总理,接替了组阁失败的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

6月13日,以色列新任总理贝内特(右二)和候补总理兼外交部长拉皮德(左二)在耶路撒冷参加新一届政府第一次内阁会议。图自新华社/基尼图片社

如此改弦易辙,既终结了某种政治惯例,亦创下不少政治第一。首先,内塔尼亚胡长达12年又55天的第二任期就此终结,若加上1996年至1999年的第一二期,这位贪腐丑闻缠身的总理共主导政局15年又73天之久,打破以色列近代史纪录。而对在2009年加沙战争前后出生的青年而言,这是其人生第一次总理换届,也是非内塔尼亚胡掌舵的生活伊始。

其二,此次组阁打破以色列政治惯例,多达8党的联合政府光谱左右兼有,更是首度吸纳阿拉伯政党入阁;问鼎总理之位的贝内特,有过“巴勒斯坦国对之后的200年会是个大灾难”“以色列这片小土地上不会出现一个巴勒斯坦的国家”等强硬发言纪录,政治光谱保守右倾,既是以色列首位宗教正统派总理,也是所属政党席次最少的总理,相较于内塔尼亚胡统领的利库德集团席次高达30席,贝内特的统一右翼联盟仅有6席。

此次改朝换代,欲示着折衷的未来与诡谲多变的政治权斗。许多以色列人或许已在心中幻想无数次,内塔尼亚胡的下台将是如何悲惨痛快,国家又将如何堕落重生,但其未必能预期,一个内生矛盾不断的新政府,会将“后内塔尼亚胡时代”的以色列带往何种“应许之地”。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2日,以色列总检察长曼德尔卜利特以受贿、欺诈和背信三项指控起诉内塔尼亚胡。图自央视视频

走钢索的执政联盟

细究此次新政府的组成,巴以问题、世俗与宗教之争皆非重点,在号召各方一统的旗帜上,只写了六个字:“反内塔尼亚胡”。

受此口号驱动,各方可谓尽弃前嫌、以获取执政权为首要任务,新政府的政治光谱也因此由右翼的新希望党、统一右翼联盟、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过渡到中左翼的拥有未来党、蓝白党,再延伸至左翼的工党、梅雷兹党,最后加上了“阿拉伯联合名单”党中分裂出的拉姆党,可谓左右兼具、民族融合。

如此组成,注定了新政府若要维持“和谐稳定”,便不能大刀阔斧。在巴以问题上,新总理贝内特的右翼程度与内塔尼亚胡相比,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为谋求左翼政党的支持,其已在联合谈判时同意,不会在总理任内并吞一寸约旦河西岸领土,也不会推动扩建定居点的政策。此般承诺究竟有多长的保鲜期,无人能知,但至少是各方眼下力所能及的短暂均衡。

此次组阁虽有代表阿拉伯民意的拉姆党参与,却无法在巴以问题上起到显著作用。一来以色列的阿拉伯政党并未因以色列压迫而团结,反而在左翼、阿拉伯民族主义、伊斯兰主义等三大板块上交互厮杀。

尽管其自2015年起共组“联合名单”,并一度选出15席的好成绩,却依旧难敌分化压力:主打伊斯兰意识形态的拉姆党在2021年带枪出走,致使诸多阿拉伯选民难以抉择,干脆索性不投,结果联合名单与拉姆党各得6席与4席,总席次还低过合体时期。最终联合名单不愿参与这般左右汇容的大杂烩组阁,拉姆党的4席便更显形单影只。

二来拉姆党入阁后,各方也未如对待统一右翼联盟般,遵其为造王者(Kingmaker),而是将其隔绝在核心决策圈外,仅让党主席曼苏尔·阿巴斯担任总理办公室的阿拉伯事务副部长。

不少阿拉伯选民更谴责阿巴斯“投机政客”“缺乏民族气节”,正如2020年蓝白党党主席甘茨与内塔尼亚胡共组轮换政府时,亦遭舆论围剿“恋栈权力”“背叛理想”般。蓝白党更在此后遭遇了选票崩盘的危机,由2020年的33席暴跌至2021年的8席,拉姆党的未来恐将步此后尘。

而除却巴以问题,宗教与世俗之争亦是各党的分裂引信。眼下贝内特是以色列史上首位宗教正统派总理,但与其组成轮换政府、即将在2023年接替总理之位的,则是中左翼的拥有未来党党魁拉皮德。

细数其过往主张,拉皮德曾于2013年担任财政部长时,于安息日增加公共交通运输班次,打破了安息日下,多数公共交通必须强制停驶的法律规定,引发宗教选民的滔天怒意。

此外面对以色列婚姻制度,拉皮德更是炮火连连。原因在于,当今以色列缺乏民事婚姻制,犹太人的证婚与离婚皆由首席拉比等宗教人员控制,来自苏联的犹太移民,因在现行法律中不被识别为“犹太人”,首席拉比又往往拒绝替非犹太人证婚,故其无法在现今的以色列结婚。虽说为求补救,以色列也承认国外登记的民事婚姻,但如此作法,终究是舍近求远、绕弯前行。

对此现象,拉皮德曾于2015年率拥有未来党提案,计划在以色列建立健全的民事婚姻制度,但此案最终在议会中,被以50票比39票的结果否决,首席拉比由此保住了证婚权,拉皮德的改革野望亦就此铩羽。

而回顾以色列2年4次大选的兵荒马乱,打开潘多拉之盒的关键,便是2018年的国防修正案。彼时宗教政党们欲藉此免除全日制宗教学生的兵役义务,好让“哈瑞迪”(haredim,犹太教极端正统派)们能更加专注在“脱产读经”上,结果引发了世俗主义政党的反弹,从右翼的以色列是我们的家园党,到左翼的拥有未来党、梅雷兹党皆公开发难,要求解散议会。

内塔尼亚胡虽出面协调,无奈宗教政党是其忠实盟友,各党又欲借机将这位贪腐缠身的政坛老将连根拔起,协调注定只剩破局的选项,以色列议会终在2018年12月解散,开始了内塔尼亚胡与政敌的多次拔河。

此次组阁各方虽未就宗教议题有所表态,但若欲保联合政府的稳定运行,各党领袖恐也不能如过往般大破大立,否则稍有不慎,便是再次解体,以色列亦将迎来近年的第五次大选。

内塔尼亚胡12年总理任期结束。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内塔尼亚胡基础仍在

而论及下野的内塔尼亚胡,失去了总理之位庇护,其恐怕会因贪腐丑闻锒铛入狱。故扭转眼下劣势的关键,便是让8党联合政府自行解体,引爆以色列第5次大选,好让其有机会再次问鼎总理,修法为自己开脱。而单论吸引选票的政治实力,内塔尼亚胡并非完全没有机会。

综观2019年以来4次大选,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虽始终在30余席的边界漂浮,距离组阁门坎的60席尚有一段距离,却次次都是第一大党,囊括了最多选票。

有此基础,其方能在组阁被阻时玩弄各式权术,包括在2019年火速修法,强行在组阁结果出炉前解散议会,避免高居第二席的蓝白党夺得组阁权。

而细究内塔尼亚胡的民意来源,除却哈瑞迪等宗教人口外,大抵可分为经济建树、巴以安全两大板块。

在经济政绩上,自2009年内塔尼亚胡执政起,到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色列的人均GDP从27,500美元上升到了43,689美元,增幅多达60%,位居全球排名前20,以色列的失业率亦在疫情爆发前几个月,降到了3.4%的历史最低水平。尽管交通雍赌、人口老龄化、房价与物价高涨等问题依旧沉重,且短期之内难以解决,但以色列的经济起飞全民普遍有感,自也就反映在了选票上。

而在巴以安全问题的场域,内塔尼亚胡崛起于以色列社会逐渐右倾的年代,民意氛围可谓与其“反巴勒斯坦建国”主张不谋而合。1990年代,以色列政坛左翼当道,“两国论”曾经颇有市场,社会上亦不乏同情巴勒斯坦的悲悯言论,如此氛围在1993年巴以签订奥斯陆协定后冲至顶峰,接着便是被各式摩擦、暴力事件拉回低谷。

1993年9月13日,奥斯陆和平协定签署后,巴解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在白宫与以色列总理拉宾握手。图自半岛电视台

2000年巴勒斯坦发动第二次大起义,冲突持续5年之久,造成约1000名以色列人、5000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彻底终结了奥斯陆协议的和平进程,亦让以色列左翼大失民心。以色列选民逐渐期待强而有力的右翼领导人出现,保护人民免受暴力侵害,早在1999年便因贪腐下台的内塔尼亚胡,就此多了块重返政坛的垫脚石。

二次上任后,内塔尼亚胡提高了各安全部门的反恐预算,诸多巴勒斯坦恐袭计划皆被提早侦破,确也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普遍选民的安全需求,其近似特朗普风格的反巴勒斯坦言论,亦颇对右翼选民胃口。

加上其与加沙地带的哈马斯(Hamas)发展出了畸形的“共生结构”,双方看似以火箭、导弹相互痛击、不共戴天,实则一方可用战功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较劲,一方则大打安全牌汲取选票,双方在牺牲人民权益的现实下,各自获得了政治利益。

上述操作为内塔尼亚胡带来了源源不绝的选票。回顾此次命运多舛的选后组阁,内塔尼亚胡虽于4月6日便获以色列总统里夫林授权组阁,却直到5月4日截止日皆未能成功,以致组阁权旁落至拉皮德之手。在此境况下,5月的巴以冲突便成了极好的操作契机,在内塔尼亚胡与哈马斯一阵猛烈互袭下,以色列社会再陷安全恐慌的氛围,不少左翼政党由此却步,不敢瞬即答应组阁要求。

5月中旬,巴以冲突持续升温。图为以色列“铁穹”防空系统拦截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阿什凯隆发射的火箭弹。图自中国新闻网

虽说待到巴以协议停火后,各方再度重聚,内塔尼亚胡依旧要面对现实,但以色列社会的巴以立场逐渐右倾、宗教人口在高出生率下逐年上升,皆是不争的现实。纵使联合政府有意避免触碰宗教改革的敏感议题,亦能在定居点问题上克制立场,民意恐怕也无法忍受过于“温吞”的政府,更何况有时巴以冲突的触发并非人为可控。

在此脉络下,即便内塔尼亚胡最终输给时间与判决,止步于此、无法东山再起,由当今的以色列社会氛围观之,出现下一个横扫政坛的右翼民粹领袖,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惠
以色列大选 以色列 以色列新政府 巴以关系 内塔尼亚胡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巴以恩仇录

以色列总理:达成巴以问题“两国方案”是正确决定,但...

2022年09月23日

东耶路撒冷150所巴勒斯坦学校罢课:“对教育以色列化说不”

2022年09月20日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27日 07:28

为重返执政,塔利班在宣传和“人设”上下了不少功夫

07月14日 08:49

塔利班主动示好,中国注定不会成为下一个美苏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拉夫罗夫: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想把全世界变成自家后院

“破坏与建设”

意大利中右翼胜选,欧盟要裂开了

澳获得首艘核潜艇要提前至2035年?中方:严重关切

出席党的二十大代表全部选出,共2296名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NASA又又又“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