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太一:特朗普这个TikTok的系铃人,能做解铃人吗?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3-18 08:04

孙太一

孙太一作者

美国克里斯多夫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孙太一】

美众议院以“暂停议事规则”的方式在跳过了各种辩论、议事流程的情况下,高票通过了迫使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的法案,让这个有差不多一半美国人使用的视频社交媒体平台再次进入了风口浪尖。

早在特朗普执政时期,TikTok就曾经在美遇到过重大挑战,特朗普在2020年甚至还推出了总统行政令,禁止包括TikTok在内的和中国有关联的一些社交媒体平台。只不过当时的这个行政令因为被法院禁止而被搁置,并没有真正落地实施。拜登也在2021年6月撤销了特朗普当年的行政令,让TikTok暂时躲过一劫。4年后,针对TikTok的动作卷土重来,而背后的推手及各方的立场已经大不一样了。

为什么要禁TikTok

美方当前推动禁止TikTok的行动背后可能有较为复杂的因素,而不同的势力在选举年汇成一股力量,让事态迅速发酵。

首先,TikTok越来越成为美国年轻人获取咨询甚至赚取流量的重要平台,也正因为此,其广告收入多次翻番,直逼行业巨头。有研究显示,到三年后的2027年,TikTok的全球广告收入可能会比Meta和YouTube加起来还多。本来得靠在Meta旗下的脸书投放广告获取用户的TikTok,现在仅靠几年时间便要取代Meta了,这显然让扎克伯格等领导层产生了危机感。于是乎,丑化TikTok的游说攻势开启之后,政客们便开始行动。

2027年,TikTok广告收入将超越META与Youtube之和(数据来源:Omdia)

政客们显然不能明目张胆地说,自己是为了某个美国公司的商业利益而去排挤一个外国公司。国会对华鹰派议员提出了两个打击TikTok的主要理由:

一方面,他们指出TikTok掌握了大量美国人的各种数据,包括个人信息乃至实时位置,这让他们有了个人隐私方面的顾虑。当然,之所以要针对TikTok而不针对Meta这种同样搜集、掌握用户大量信息的企业,是因为TikTok背后是中国公司字节跳动,而TikTok的核心算法也来自于字节跳动的团队,美国人无法了解其实质,因此觉得它有问题。

另一方面,正值大选年,一些政客表示很担心中国会借这个平台干预美国的选举。有些人提出在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就有和大陆相关的账号在TikTok上发布一些关于候选人的内容,潜在影响了选民的投票。也就是说除了隐私之外,他们还有国家安全上的顾虑。

当然,至始至终,这些政客都没有拿出TikTok违法的实质证据,仅仅因为“有可能”和“潜在会”就想借着选举年大家都要自保、拿与中国相关的议题炒作准没错的风气,来推动“出卖”TikTok。

下一步发展

我们知道,要让一个议案成为法律,除了参众两院通过外,还需要总统签字(或在与会期默认)。当前该议案在众议院已经通过,拜登也表示如果国会通过他就会签,所以最大的变数就在参议院了。当前,参议院能否推动该议案还存在几大变数。

3月8日,拜登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TikTok法案时称:“如果他们(国会)通过这项法案,我就会签署。”

首先,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仍然没有就推进该法案进行明确承诺,而只是表示参议院会对其进行研究评估,可以看出他自己是有一定顾虑的。舒默倒不一定是替TikTok着想,更多可能是担心禁止TikTok会影响年轻选民的投票热情,在全美各选区出现年轻人投票率低甚至倒戈对手以惩罚民主党。尤其是那些已经辞掉工作、靠TikTok吃饭的新晋网红们,此时若是禁了TikTok,等于是砸了他们的饭碗。

其次,虽然参议院由民主党控制的情报委员会以及商务、科学和交通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都已经表示支持该议案,但他们对于最终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产出,文字具体应该怎么描述仍然没有共识。比如,有不少议员就提出既然是法律就不应该针对一个具体的公司而制定,而应该设置一些更为系统性的规范、描述,这样该法案也将对未来其他的外国公司适用。如果这一观点成为主流,那就意味着国会或者需要对原议案做较多的修改,或者需要重新起草议案并再次过一遍参众两院的流程。

第三,共和党内像保罗这样的自由主义者参议员一直以来都不希望政府过度干涉公民的言论自由,所以可能会想方设法对议案进行拖延。而值得指出的是,在日程上,参议院在接下来的六周里只有三周开会,另外三周休会。而包括预算讨论在内的很多更重要的法案都会更有优先级——毕竟再不通过新的预算,联邦政府又要停摆了。这就使得TikTok可能会有一些时间来做工作,也可能会有回旋的余地。

TikTok自然会借机对参议员们进行游说。事实上,TikTok的团队一直都把重心放在参议院,因为相对而言,参议院更少受到今年选情的影响,毕竟只有三分之一的席位会出现竞争;而众议院这边,所有435位众议员都面临连任选举,更容易将议题政治化,对着他们就和中国相关的议题游说很可能是白费精力。

我们也可以看到,到目前为止,TikTok团队的游说主要从中小企业生存的经济角度来切入,并没有上升到国家安全的层面,可谓以选举政治来应对选举政治——议员们可以团结一致地对中国强硬,但是如果投票会导致自己的选民丢掉工作或者大批选民的生活受到影响,那就划不来了。

哪怕最终参议院还是通过了该议案,拜登也签字了,TikTok也不至于山穷水尽。毕竟,走法律途径以“美国政府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理由来继续打官司,甚至一路打到最高法院,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虽然这几天众议院推动议程很快很突然,但接下来事态的发展依旧充满变数。

想“卖”不想“关”

事实上,美国的政客们并不希望TikTok被禁止。无论是哪个党的政客,一旦最终其选区的选民用不了TikTok了,不仅他们的选情会减分,就连司法途径上,“违反宪法修正案”的理由也更容易被坐实了——这也是为什么所有政客都在强调是要TikTok“被出售”,不是要真正禁止TikTok。所以,从一开始,“禁止”仅仅是一个威慑,真正的意图是让字节跳动放弃对TikTok的掌控,把公司卖给美西方的投资人。

那为什么拜登一方面在TikTok上开设账号,一方面还表态“如果国会通过他就会签字”呢?这显然意味着拜登并不认为TikTok本身有什么问题,也不认为TikTok最终会被禁止,而提前说出“会签字”的话,只是为了卸掉政治上的包袱,把压力给到参议院,让国会去背锅。

拜登竞选团队在TikTok发布的首个视频

当前,除了加拿大的Rumble已经表示有意组团收购TikTok,并因为这样的表态股价大涨18%以外,曾经在2020年参与设计对TikTok等社交媒体禁令的前特朗普政府财长姆努钦也已经按捺不住,表示他正在组建一个投资者团体来试图收购TikTok。或许,姆努钦可能在2020年的时候就动过这样的脑筋,现在已经毫无顾忌地开始行动了。

只不过,姆努钦设计禁令的那年,中国商务部、科技部也发布了新的禁止出口技术的目录,增加了“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讯息推送服务技术”,从实质上禁止了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的核心技术。本来美西方的这些投资者看上的就是TikTok的这个神秘的核心算法,如果核心算法没有可能出售,只是买一个平台,这几乎没有意义。也就是说,当前美方对华鹰派陷入了一个困境:如果字节跳动不愿意卖而美方逼迫TikTok关停,那推动者在司法上很可能面临违宪;但如果TikTok妥协愿意卖平台而因为中方限制卖不了核心算法,那等于是肥肉没吃上,还被抹了一嘴油。

美国推动“出卖”TikTok

特朗普在2020年的时候是支持对TikTok禁令的,但他最近的态度却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要力挺TikTok,但他还是以避免Meta做大为由,公开反对当前针对TikTok的议案。这背后的主要原因可能是最近他被告知禁止TikTok可能会不利于他的选情,因为TikTok上面有不少他的支持者以及对他有利的信息。

特朗普:没有TikTok,Meta业务将翻番。我不希望在上次选举期间作弊的Meta做大,他们才是美国人民的敌人!

除了政治的考量以外,自然还有金钱的诱惑。特朗普不久前和亿万富翁杰夫·亚斯(Jeff Yass)进行了一次非常友好的谈话,而亚斯持有TikTok价值330亿美元的股份。此前,亚斯也曾威胁共和党人,如果他们支持这项反TikTok的议案,他就切断对他们的资金支持。而现在特朗普深陷多场官司,被罚款数亿美元,急需更多竞选资金,正是缺钱的时候,亚斯的支持对他非常重要。所以,特朗普也可能同时是出于资金上的考虑,而决定反对议案的。

通过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因为美国的政客们可能会陷入“两难”,而TikTok利用机会可能会通过游说进一步拖延议程的推进,再加上民主党政客对年轻选民倒戈的顾虑,以及特朗普的公开表态可能会让共和党中形成新的反对声音,让议程继续拖下去成为了很大的可能。

而TikTok如果等来了11月特朗普再次胜选,2025年再次入主白宫,那可能就又会暂时躲过一劫。特朗普这个系铃人反倒可能会成为解铃人。只是,哪怕TikTok渡过了这一劫,4年之后的2028年,不知道还会有谁再次来碰这个铃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德力格尔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美企落后多年,大疆如果被禁,会要了美国人的命”

最新影像传回 中国月球通导技术迈关键一步

“战争初期以军士兵清楚为何而战,但现在…”

时隔10年,中国资本市场迎来第三个“国九条”

中国即将评审月球样品国际借用申请:一半来自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