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孙一文:自信的眼神最美,不留遗憾的比赛是最好的比赛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04 08:38

孙一文

孙一文作者

奥运冠军,中国击剑运动员

【导读】 最近,奥运击剑冠军孙一文的一张图在社交媒体上“刷了屏”。图里的她背托着一把重剑,一双明亮且坚毅的眼睛望着镜头。她所展现出来的自信,是经过无数次对决磨练出来的。 从上届奥运会的铜牌,到本次奥运的金牌,孙一文坦言,过去五年自己的个人专项能力提升很快,但她在心态上还没准备好,赛前击剑队主任的一句“要敢想”坚定了她夺冠的信念。她也最终如愿,在7月24日夺得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女子重剑个人赛金牌。 面对伤病和挫折,她始终保持良好的心态,做好康复训练。面对挑战,她也不畏惧:“比赛当中不留遗憾,就是最好的比赛”。 近日,青春上海联合观察者网特别制作“观学院·青春奥运”系列,邀请部分东京奥运会选手,讲述自己的奥运历程。专访持续更新,敬请期待。

观察者网:主任赛前跟你说“要敢想”,然后你一晚上没睡,连获奖感言都想好了。想象中的夺冠和真实的夺冠有什么不同?

孙一文:以前确实是没有想过能拿过奥运会冠军。主任鼓励我,要敢想才会有目标,才会朝着目标去走。“要敢想”这几个字点醒了我。我当天晚上很激动,认为自己是有实力拿奥运冠军的。真正拿了冠军后,我要感谢“要敢想”这几个字,它给我带来了动力和目标。

观察者网:从上一届奥运会的铜牌,到本届东京奥运会的金牌,你觉得自己哪方面的实力得到了提升?

孙一文:通过5年的积累,我在个人专项能力上有一个很大的提升,不管是动作的稳定,还是动作的细节,我都做的很好。

东京奥运女子个人重剑决赛中,孙一文击败罗马尼亚选手安娜·马利亚·波佩斯库夺得金牌 图源IC Photo

观察者网:决赛您跟对手僵持了比较久,这是一个求稳的战术安排?

孙一文:对,最后出剑一定要谨慎,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要在毫厘之间观察对手的动作。

观察者网:看完你的赛后采访,你也为夺冠做了很多心理建设。教练是怎么帮到你,调整自己的心态?

孙一文:比赛当中不留遗憾,就是最好的比赛。

观察者网:平时赛前会准备做一些小动作给自己积极的暗示吗?

孙一文:不会,随意、洒脱一点反而更好。训练和比赛压力已经很大了,没有必要纠结小事情,给自己增加思想上的顾虑。

观察者网:对比平时训练的日程,备战奥运会的日程是怎么样的?

孙一文:备战奥运,每天的训练量会比平常训练少一点,因为我们的体能储备已经达到了竞技水平,所以没必要每天进行长时间的训练。相比平时,备战期间会练得短而精,训练量不会那么大。

观察者网:疫情背景下的封闭训练,会不会对备战造成影响呢?

孙一文:影响不大。因为就算没有疫情,我们也是封闭式训练。

观察者网:平时训练,饮食方面有什么特别要求?

孙一文:我们伙食是训练中心安排的。平时会注重吃蛋白质含量高的食物。

观察者网:你是如何与击剑(重剑)这项运动结缘的?

孙一文:小时候被教练员挑中了。一开始我不知道击剑是什么,是抱着玩玩的心态练了击剑。

观察者网:在此过程中,哪些人对你的影响最大?

孙一文:在我成长的路上,我走的每一步路,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对我有很大的影响和启发,他们会给我一些正确的指引。我能走到现在,离不开各位领导和教练的辛苦付出。

在击剑运动中,有相当比例的选手为左撇子 图源IC Photo

观察者网:留意到你是左手击剑,日常生活你也是左撇子吗?

孙一文:平时的话写字、吃饭都是用右手。但是打羽毛球和乒乓球这类运动,用的是左手。

观察者网:左手击剑有什么优势?

孙一文:练了那么长时间,我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优势,因为技术动作都是一样的。可能左撇子人相对少一点,10个人里面有3~4个是左撇子。

观察者网:目前我们中国击剑在国际上处于什么水平?

孙一文:我们女子击剑技术是全面领先的。我们女子重剑的动作技术、动作稳定等各个方面都比较全面。

孙一文与法国教练庆祝夺冠 图源IC Photo

观察者网:这项运动未来有怎样的发展趋势?

孙一文:我们要思考是继续学习法国队的打法,还是秉承我们以前中国击剑的特色去打。目前我们跟着法国的教练,学到了很多。但长期学习别人的打法思维是有难度,还是要有自己的特色比较好。

观察者网:击剑的通用语言是法语,你有特地花时间学习法语吗?

孙一文:其实不用刻意去学,每天听多了就会了。平时比赛中裁判用法语说的击剑术语,我们都能听得懂。

观察者网:对于想入门击剑的朋友,你有什么建议吗?

孙一文:因为击剑它是一项很有趣、很好玩的运动。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大胆尝试,勇敢一点。

观察者网:有些朋友会担心受伤,这要怎么防范?

孙一文:所有运动都有受伤的风险,我们应该做的是降低受伤风险。运动之前应该注意准备活动,把身体充分的热开。遇到受伤了也不要过于担心,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另外,要及时调整身体的状态,比如及时就医和受伤之后的康复治疗,这一系列的流程都是很重要的。我建议,受伤恢复过程中也要去做康复性的训练,而不是躺着不动地静养。

观察者网:您职业生涯期间有没有遇到严重的伤病?

孙一文:没有特别严重的伤。对于我们来说,受伤严重是指不能再运动了,比如经断骨折。如果是拉伤、关节劳损、腰三横突,甚至是腰椎间盘突出,我们都能继续训练的。轻微的伤病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大事儿。

观察者网:你之前说过:“国际比赛上靠的是运气,国内比赛靠的是实力”。从奥运夺冠到备战全运会,您的心态要如何调整?

孙一文:没必要去刻意调整。对于我来说,哪怕是一个很小的比赛,因为认真了,人自然会兴奋和紧张。不管是参加奥运会、全运会、小型全国比赛,乃至省比赛,我在心态上没有什么变化,都会紧张。

孙一文拍摄的一张宣传照,获得众多网友赞美 图源网络

观察者网:有网友评论说:“这届奥运会狠狠地修正了我的审美。”其中你的一张照片也得到了这样的评价“那一眼太不一样了……开阔明亮,潇洒自在,坦荡荡。那是数十年的汗水凝结成的沉稳,无数次对决累积起的自信”。你是如何定义美的(女性美和运动美)?

孙一文:最主要的是自信。人的自信在眼神中会透露出来,自然而然地会散发着一种魅力。所以我觉得自信是最美的。

观察者网:所以你平时闲暇时候喜欢做什么?

孙一文:因为训练很累,所以我平时训练完以后会比较宅,偏向喜欢安静一点,让自己充分休息,看看剧玩玩游戏。

观察者网:最近在看什么剧,玩什么游戏呢?

孙一文:比赛结束了不需要牵扯太多的精力,所以偏向玩游戏。玩王者荣耀,这个游戏可以跟队友很好地联络感情。平时我们几个人一起组队玩游戏,比自己玩有意思得多。

观察者网:你玩游戏的水平如何?

孙一文:开心最重要,对娱乐为主。我们跟教练队员一起玩,有玩得很好的时候,也有状态不好的时候,就像比赛一样有赢有输。

观察者网:平时看什么剧吗?

孙一文:最近没有看剧,不过我有一个习惯,睡前喜欢看听些笑话、小品类的节目入睡。睡前让自己神经放松一点,可以睡得睡得更好一点。

东京奥运村,中国有自己的大楼 图源网络

观察者网:在奥运村,跟现在隔离酒店的情况怎么样,还习惯吗?

孙一文:在奥运村住得很好,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一栋大楼。但可能日本比较“注重”环保,隔音效果差一点。其他的,比如说吃饭还是比较习惯的。我们现在没有住在隔离酒店,而是在自己的训练中心隔离。隔离环境和平时生活待的环境是一样的。

观察者网:平时也是在房间里面锻炼,还是去到指定的训练地方?

孙一文:前14天是在房间里面锻炼的。14天后,我们会去指定的训练馆训练。

观察者网:等全运会结束,回家的第一件事想做什么?

孙一文:第一件事情是跟家人朋友吃饭聊天庆祝一下。朋友的话,因为平时放假也很少有机会见到,因为大家在不同的地方。

观察者网:未来结束运动员生涯之后,还有什么规划和想法?

孙一文:我想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推广我所学的专业击剑。我也想利用业余的时间去推广家乡的农产品,比如说水果类的苹果、樱桃。

观察者网: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祝一切顺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罗煜森
东京奥运会 观学院 击剑 孙一文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东京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官宣:中国队获铜牌!

2022年05月20日

花滑运动员朱易拟保送北大

2022年04月13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04日 08:38

自信的眼神最美,不留遗憾的比赛是最好的比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

下一个,避孕权…?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

“若爆发三战先轰炸伦敦,世界威胁来自盎撒人”

下一个,避孕权…?

席卷全美

“罗诉韦德案”被推翻,拜登:美国倒退150年

关键时刻,金砖峰会发出“北京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