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苏逸修:一位台湾父亲告诉你,如何避免自己的孩子被“台独”教材洗脑

2020-11-03 08:29:31
导读
前段时间,一位展示现今台湾教科书误导性信息的家长获得了大量关注,也引起了一部分台湾家长的共鸣,他就是苏逸修律师。 近日,观察者网对苏律师进行了采访,请他就台湾教科书修改以及两岸关系等话题谈谈看法。 苏律师称,在他小时候,台湾几乎全民都认同中国人的身份。但在李登辉和一众“台独”分子的操弄下,台湾民众从媒体和教科书中获取了偏颇的信息。这不仅让他们远离了中国人的认同,还可能会造成三观不正的结果。 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苏律师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接受偏颇的讯息,于是亲自辅导孩子课业,并且把不同教科书的对比放在网上。他希望给自己的孩子一个榜样,让他们明白自己是谁,也给其他有相同想法的台湾同胞们一点勇气。

【采访/观察者网 徐俊】

观察者网:您拍了不少两岸初中历史课本的分析比较视频,比较的教材包括了2020年的大陆、台湾初中历史课本以及您念初中时的80年代台湾初中历史课本,是什么样的动机促使您做这件事呢?

苏逸修:我是1974年出生的台湾人,有两个小孩,分别是2006年出生的女孩和2011年出生的男孩。女儿容容于2019年从小学毕业升上初中,身为台湾的资深学霸,我也亲自指导女儿的课业。然而,当我读了容容的历史课本,发现不仅中国史被大量删除,而且内容也相当偏颇。我感到震惊、忧心,因此决定亲自教女儿历史。不过,我认为自己不应该以父亲的权威来灌输容容“对或错”,因此我的做法是:让女儿理解爸爸小时候念的历史课本的内容,以及对岸的同年龄大陆学生读的历史课本又是如何,用比较、验证的方法来寻找对错。

我用三个版本的历史课本教了容容一阵子之后,也在社群网站上用文字分享我的心得,意外地得到很多回响,同时得知,有许多台湾家长对于子女的历史教育也有同样的忧虑。网友的反馈促使我开始拍摄一系列两岸历史课本的分析比较视频。这么做或许改变不了什么,但起码希望给这些有相同忧虑的台湾家长们一些信心。

观察者网:您在一期视频中说,您小时候所读的教材是符合“中国人史观”的,而且您也在大陆电影《我和我的祖国》观后感中写道您小时候的台湾并没有“台独”或者“独台”这样的标签。在您的印象中,这样的转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转变?

苏逸修:现在的台湾年轻人应该无法想象,在70、80年代,也就是我小时候的台湾,台湾人说“自己是中国人”这件事,就像喝水一样自然、普通,而当时台湾的电视节目里,更经常以“我们中国人……”作为发语词。

然而,这种“台湾人=中国人”的认知和实践,在我上高中、也就是李登辉上台后,开始出现质变。所谓的“台湾人意识”在岛内开始扩大,“台湾”逐渐成为一个不同于“中国”的特殊图腾,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现在,只剩少部分台湾人认为自己是中国人,而即使有中国人认同,也不太会说出来,否则很容易遭受异样的眼光。为何出现这样子的转变,不言可喻,都是人为因素造成的,其中,大幅修改台湾的历史教科书就是一个强大的推力。

观察者网:李登辉和他的追随者们为什么要强化“台湾人意识”?

苏逸修:我合理的推测是,这些推动“台湾人意识”的人打从心里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又想推动“台独”。所以,他们需要创造出一个不同于“中国人身份”的图腾,凸显了“台湾人不等于中国人”的差别之后,他们想把台湾从中国分离出来的计划就易于遂行了。

观察者网:您刚才说会亲自教孩子历史,而且会用两岸的三种教材。平时用哪些方法让孩子更容易接受您的教学?

苏逸修:我的教法很自由,我会让女儿先看我小时候的80年代台湾初中历史课本。她不需要像准备考试般的“读”,把它当故事书来看就可以。女儿每看到一个段落后,我会和她讨论里面的内容。例如,读到西周时期的“封建制度”,我们会讨论这个制度的好处、坏处在哪里,并对照大陆的历史课本是怎么教西周的。

此外,我也会在小孩寒暑假的时候,带他们去大陆,去年(2019)7月特别带他们去上海的四行仓库、孙中山先生故居等地方,讲历史故事给小孩听,也让他们亲眼看看大陆的真实面貌,是不是像台湾媒体讲的那样。

观察者网:在您和孩子讨论的过程中,有哪些事情给您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呢?

苏逸修: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情是,女儿对于我小时候“台湾人几乎都认同自己是中国人”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她难以想象那时候的台湾人一开口竟然会讲“我们中国人……”。容容说,如果她在学校里说自己是中国人,周围的人肯定会用非常奇怪的眼神看她,并觉得她脑袋有问题。但这种现实距离我小时候并没有那么久,也就二三十年而已。

另外,女儿对于现在大陆的初中历史教科书难度之高感到惊讶,但事实上,大陆现在所用的历史课本的难度和我小时候的台湾历史课本是差不多的,是现在的台湾历史教科书太简单了。这里所谓的“简单”,指的是现在的台湾初中历史课本内容过份精简、用字遣词深度不足、前后文间经常欠缺逻辑性,而且思考题几乎没有了。例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个章节中,我小时候的台湾初中历史课本里的思考题是“为何会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一九一七年战局发生什么激烈的转变?有何影响?”2020年大陆历史课本的思考题则是“一位德国大臣说:‘皇上首要的和基本的思想,就是粉碎英国的霸权,以有利于德国。’一位英国外交大臣说:‘真正决定我国外交政策的,是海上霸权的问题。’结合上述材料和你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性质的认识,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英德矛盾进行说明。”

上述几题,都是能够启迪小朋友世界观的好题目,但在台湾现在的初中历史课本里,则几乎找不到这种思考题了。所以,我不仅教育女儿,让她一边念历史一边动脑筋,而且也把这些精采的思考题拍在视频里。

苏逸修先生时常做不同版本历史教科书对比的视频,并将其放在他“油管”的频道中

观察者网:您的孩子有没有提出过质疑:两岸历史教科书为什么会差那么多?她会更相信哪一方的说法?

苏逸修:比较了三个版本的历史教科书之后,我和女儿都发现,80年代的台湾初中历史课本和2020年大陆初中历史课本的编排结构和课文内容有极高度的相似,尤其是中国古代史的部分,即使两边交换课本来读,也没有什么违和感。有重大差异的其实只有2020年的台湾历史课本。从逻辑上来说,同样是台湾的历史课本,80年代和现在的内容竟然相差这么多,才是不合理的事情吧?

身为一个父亲,我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学习客观、全面的知识,并通过思考、消化这些知识来形成自己的判断,而不必依附我或任何人的想法。我和女儿看过几个台湾领导人过去公开宣称自己是中国人、誓言追求两岸统一的视频,但他们后来的所作所为却背道而驰。容容笑着说:“他们真的好会演哦!”聪明的女儿明白很多事情,她知道该相信哪一边的。

观察者网:我们最近看到,一些还认为自己是中国人的台湾同胞在台湾被霸凌。网络上经常有一些谩骂他们的话语,非常难听。您担不担心您的孩子树立了“中国人认同”后受到周围人的排挤与孤立?

苏逸修:我会关心子女有没有受到这样子的霸凌,但不会太担心。一方面,13岁的女儿已经理解“去中国化”是推行“台独”的必要手段之一,她也明白懂得其中道理的台湾人很少,那么,被不明事理的人排挤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另一方面,从小孩2岁开始,每年我都会带他们去其他国家或去大陆,提高他们的见识。最近两年去上海、北京的时候,小孩都知道到了机场以后要走“本国人”通道,我们台湾人和大陆人是同一边的人。其实,和大陆的人口比起来,会用“中国人认同”来霸凌他人的台湾人才是不折不扣的少数吧。

观察者网:您在一些视频中谈到教材对于学生“三观”产生影响。请问您觉得现在趋向“台独”的教材是否有一些不良影响?

苏逸修:这个问题很大,我试着从最简要的角度来回答。所谓“趋向台独的教材”其实包含了几个主要元素:一、“国文”课本大幅删减古文。二、历史、地理课本“去中国化”并植入偏颇内容。三、公民课本把西式民主制度美化为不容挑战的普世价值。台湾学生长期学习这种教材,心里不仅不会有中国人认同,还会进一步“仇中”、排斥所有不同于西式民主的政治制度。这个影响不但是心理上的,也会反映在成年后的投票倾向上。现在,接受过这种教材“洗礼”的年轻选民年年增加,我可以断言,在台湾,任何“亲中”或“追求两岸统一”的政党已经没有胜选执政的可能性。

至于这种“趋向台独的教材”对于台湾年轻人的不良影响,已经显而易见了。例如,女儿容容使用的八年级地理学习讲义提到“中国的行动支付发达是因为中国的假钞盛行、提款机密度不高、质量不良”。台湾学生一旦把这种错误的课文当真,就会变成一只井底之蛙。又例如,在台湾的某些网站上,不时看到台湾的年轻网民用粗鄙的字眼辱骂大陆人,他们对美国人、日本人却不会如此。一个人的三观是由知识所建构起来的,失实扭曲的知识,所建构的自然是失实扭曲的三观。

观察者网:我们最近可以看到,当大陆对新冠病毒进行“10合1混采检测”时,台湾的部分媒体进行了酸言酸语,但当德国用类似方法时,他们却没有进行批判。您认为这样的双标是不是您所说的“三观不正”的表现呢?

苏逸修:双标是标准的三观不正,负有教育大众使命的新闻媒体尤其不应该有双标。

观察者网:那您认为有没有什么导正三观的办法呢?

苏逸修:我认为,正确的三观需要建立在获取完整、客观信息的基础上。台湾现在的问题是,其信息环境是相对封闭的。我认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在全世界以中文为母语的国家或地区中,台湾省是少数使用繁体中文的地方,尽管香港也用繁体字,但现在简体字的使用率也越来越高了。这导致了台湾人在网络上用繁体字检索信息的时候,出来的结果往往也是台湾媒体或台湾人所产出繁体中文信息,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闭环”,在网络世界里不管怎么绕都出不了台湾岛。

另一个原因则是,如果我们在谷歌上,以“中国”或者“大陆”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出现负面信息的几率是偏高的,尤其是和香港修例风波有关的消息,几乎全是对大陆负面的报道。这是不是谷歌有意为之,我们无从得知,但从目前的中美对抗关系来看,美国的搜索引擎大量出现不利于对手的报导,也不是奇怪的事情。搜索引擎可以决定让用户看到或看不到某些讯息,然而,台湾人长久以来几乎把谷歌当作唯一的搜索引擎来用,也把谷歌当作纯粹的工具,这其实是危险的事情,因为台湾人很可能在不知不觉中被不全面、不客观的信息带偏。

因此,我都会教育小孩,不能只用谷歌及繁体中文查资料。我也建议关心子女三观教育的台湾家长们,可以参考我的做法。

此外,台湾的媒体、政论节目长期以来都有报导内容失实、立场偏颇的问题,例如他们说大陆人穷得吃不起榨菜、只能吃田鼠,大陆经济已崩溃、广州深圳都没有人等,而在台媒的报导下,三峡大坝每年都会变形、濒临溃堤好几次等,这也是造成岛内信息环境封闭的主因。哪怕是内容再荒诞的信息,几十次、上百次的讲,台湾的老百姓就会信了。这就是为什么,不久前一位重庆人来台湾时,竟然被台湾的出租车司机问道“你们那里有像台湾这样的柏油路吗?重庆没什么高楼吧?”如此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

被国民党开除党籍的前青年团执行长李正皓曾在一档名为《关键时刻》的台湾节目中胡扯称,因为缺乏食物,大陆人民要吃田鼠(图源: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观察者网:请问您对近几年两岸关系的变化有什么看法?

苏逸修:就两岸关系而言,我认为去年(2019)香港的修例风波是个转折点。多年来,我每天都会阅读两岸主要新闻平台的信息,在修例风波之前,我观察到台湾媒体对于大陆的负面报道是不太会进入对岸的,但在修例风波开始之后,大陆似乎就不再拦阻这些来自台湾的负面信息了。于是,这些报道在大陆愈来愈多、并在大陆的社群网站上不停被转载,从而,大陆人对台湾人的观感也开始明显转变。大陆同胞逐渐意识到,台湾似乎不是他们从小在课本里读到的“宝岛”,岛上的许多台湾人也没把大陆人当同胞,很多大陆人对台湾的观感因而由正转负,民间对于以武力解决两岸问题的声浪也愈来愈高。而今年新冠肺炎疫情开始之后,台湾当局宣布禁止口罩出口大陆,对两岸关系更是雪上加霜。身为一个关注两岸、认为海峡两岸都是同胞的台湾人,看到两岸对立不断升温,心里很难过。

观察者网:作为一名台湾民众,您对两岸关系未来的发展有哪些忧虑与期待?

苏逸修:我在脸书上多次表明,我是中国人。在台湾如今的环境下,我明白自己已经是少数了,但是,包括制作两岸教科书的比较视频在内,我的表态,是希望给自己的孩子一个榜样,让他们明白自己是谁,也给其他有相同想法的台湾同胞们一点勇气。我是一片微小的雪花,期待两岸能够和平统一,并且在我有生之年,像我的视频中的最后一句,看到我们中国回到世界之巅。忧虑的则是,两岸发生战争,那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苏逸修

苏逸修

台湾律师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徐俊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一位台湾父亲告诉你,如何避免自己的孩子被“台独”教材洗脑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