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斌:英雄魂断黑茶山,“四·八烈士”逝世75周年祭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4-03 09:06

谭斌

谭斌作者

故宫博物院原党委书记兼副院长,谭政文之子

【导读】 清明祭奠,是为了追思,追思那些不应被忘却的人、不应该被忘记的历史。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谭斌】

今年是“四·八烈士”遇害七十五周年纪念。

1946年,黑茶山空难的前二十二天,国民政府军统局副局长戴笠突然因飞机撞南京岱山而亡。

黑茶山空难后两个月,军统局被改编为国防部保密局。随后,6月24日,蒋介石撕毁《双十协定》,大举进攻我中原军区,拉开了其反人民内战的序幕。

戴笠与蒋介石在一起。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1946年3月至6月这三个多月告诉我们:黑茶山空难与戴笠无干,制造黑茶山空难,是军统局“寿终”前,其反共的罪恶清单上最大一笔血债。

谋害“四·八烈士”,表明了蒋介石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动内战的决心!因我父亲谭政文是黑茶山空难善后的总负责人,特写此文,以表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愤慨追讨之情,以致对“四·八烈士”的缅怀追祭之意。

七十五年前的4月8日,身任中共晋绥分局常委、社会部长兼晋绥边区公安总局局长的谭政文,在分局接中央急电,要求紧急调查晋绥地区是否发现一架运送几位中央领导同志从重庆经西安飞往延安的飞机踪迹。

见报,不详的预感立马令谭政文紧张起来,他迅即电令各地区公安分局、各县公安局分别查询。

原来,在重庆谈判达成《双十协定》的背景下,经中央多方努力,自皖南事变被关押五年之久的新四军中将军长叶挺,3月4日获释。出狱第二天,即电致中共中央要求重新入党。3月7日,中央复电批准。

叶挺将军随即参加了国共谈判的三人军事会议。然而,自从1月国民党召开其一手包办的所谓“国民参政会”,政治协商会议决议和《东北停战协议》则面临随时夭折的危险。

叶挺将军。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面对严峻形势,周恩来决定协助他的另两位中共代表王若飞和秦邦宪(博古),4月8日乘美军机飞回延安,向中央报告、请示。那时,叶挺夫人李秀文携11岁的女儿扬眉和3岁幼儿阿九,从广州赶来重庆团聚。遂决定,叶挺将军携夫人、儿女同机飞回延安。

出席巴黎的世界职工代表大会和随后参加英国共产党代表大会刚回国的邓发,也同机回延。同机的还有王若飞的舅父黄齐生先生(67岁)和他的孙子黄晓庄。

近代教育家黄齐生。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这位老教育家是受中共和毛主席委托,代表延安各界,特意到重庆对“校场口血案”中被特务打伤的郭沫若等反独裁、反内战的民主人士进行慰问的。

当时参加国共谈判的,还有开国少将王政柱,时任军委作战局副局长。他受周恩来之命,先负责接叶挺将军出狱,继负责安置从广州来渝的叶挺夫人及儿女,后负责陪送叶挺一家人乘机回延安。登机后,因临时另有任务,又被周恩来叫下了飞机。

这架美军运输机中,除北伐名将、抗日英雄叶挺,还集中了中共三位中央委员。其中,文有中共中央秘书长王若飞(50岁)和秦邦宪(39岁),武有叶挺将军(50岁),工运和密战又有邓发(40岁),都是正当年的革命家,也是下一步内战中,国民党反动派的强硬对手。这些人,这个机遇,怎不让蒋介石生恶念,起杀心?

于是,曾关押叶挺的“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中的特工队长杜吉堂,受某军统头目的指令,与略懂飞机构造的特务,策划了破坏飞行仪表的谋杀计划。

根据飞行记录和技术档案,杜吉堂令空军的眼线调度科长王平虎,在飞前例行检修时,安排军统特务杨耀武假扮机修人员混上飞机,暗中在高度表和磁罗表的反面安置了磁铁。(以上细节转自2006年《新华每日电讯》转发杜吉堂死前登于报刊的回忆文章)

美军机组除三名上士外,曾是飞虎队员的兰奇上尉担任机长。

当飞机飞往西安途中,已感觉飞行有些异常,那时的飞行高度肯定已偏低。但兰奇机长自恃技高,坚持续飞。

待西安加油再飞向延安时,天空不但下起冰雹,还刮起了大风。那块“潜伏”磁铁的干扰破坏作用越来越大,使飞机严重偏离航向,由北偏飞至东北,进入迷航状态,并发出了迷失方向的报警电报。

4月8日那天下午一时许,毛主席、朱德、任弼时、林伯渠等中央领导同志,俱齐集延安东关机场,迎接这架运送战友的飞机。两点左右,已隐约听到飞机的引擎声,随后声音却渐远渐渺。人们在细雨中忧心忡忡地等到四点,随后散去。

其实,迷航的军机已经偏飞到了黄河以东的山西兴县黑茶山地区。山下正在下雨,山上已在下雪。黑茶山并不高,才两千多米。

但在示高仪表失灵误导,能见度极差的情况下,飞机撞在了黑茶山侧锋的巨石上,机毁人亡!

第二天,即4月9日下午,黑茶山地区一位区委书记急忙到晋绥公安总局,报告了4月8日午后,一架飞机在黑茶山坠毁的噩耗。在紧急上报晋绥分局和中央的同时,公安总局即派得力人员奔赴黑茶山,控制和保护飞机失事现场。

10日一早,谭政文带秘书顾逸之(兼机要股长)率队赶到黑茶山。山上遍地枯草的现场弥漫着浓浓的汽油味,飞机残骸散落在被撞巨石不远的山坡上,头、尾分离,机身爆炸起火。

谭政文

在残骸东西两侧较远处,首先发现了王若飞、秦邦宪、邓发和叶挺四位烈士的遗体。他们四人大概坐在一起,遗体虽有折损,但都很完整。除叶挺外,谭政文对这三位中央委员都很熟悉。他强忍住悲痛,命公安干警将烈士遗体陆续搬运到山坡上的一间破房子里,由他亲自守护并拍照留证。

11日清晨,人们掉着眼泪,继续寻找、识别甩落四处的其他烈士遗体。包括叶挺夫人李秀文及其一儿一女和黄齐生老先生,包括李少华、彭踊左、魏万吉、赵登俊、黄晓庄等同志。我方牺牲共十三人。美军机组四人均死在驾驶室内,被挤压得粉碎,大部分散落在机头附近,只能用抬筐运走。

晋绥军区卫生部派国际第六和平医院外科医生董炳坤等,对烈士遗体进行清洗、防腐、矫形、整容和整装等工作。

其余晋绥公安总局、兴县地区分局和兴县公安局大批干警,在总局一室主任金昭典和二室主任狄飞等同志带领下,集中力量精细地寻找、收集、清查和整理烈士们的遗物:大量的绝密文件和干部档案及手表、钢笔、眼镜、照片、证章、钱币等。

12日,现场工作结束后,谭政文指示秘书顾逸之详细绘制现场示意图,将飞机残骸的散布及烈士遗体的分布详实标明。至17日,顾逸之已按谭政文要求,草拟出了黑茶山空难的专题报告。

从黑茶山到岚县机场,约一百五十多华里。护送烈士棺木时,沿途各村均设立了烈士灵堂并搭起了祭奠牌楼,各专区、各县的党政干部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分别来守灵、吊祭。沿途自发来抬棺的群众有六千余人。

17日,由晋绥分局书记李井泉主持,晋绥边区各界人士在岚县机场举行了公祭“四·八烈士”的追悼大会。

根据中央来电指示,晋绥分局派谭政文18日乘美军专机护送“四·八烈士”遗体回延安,并向中央面述详报。谭政文让顾逸之将报告材料、现场示意图和全套复制照片及全部遗物,备好随行。

18日早晨谭政文一行赶到岚县机场时,美军专机已在等候。一开始,美军机组要求先装运美军遗体,被谭政文驳回。经说明了“四·八烈士”身份的重要性后,便将三位中央领导和叶挺及其亲属的遗体用白绫包裹,绑在简易担架上抬上飞机,平放在机舱内。其余六位烈士遗体和美军人员遗体,由另机再运。

待遗物等也全部入舱后,谭政文与顾逸之各带配枪登上飞机,坐在机窗旁边。他们二人都是平生第一次乘坐飞机,又是全程参与空难的善后,心情难免有些紧张。约飞一小时,即下午一点左右,飞机平安抵达延安。

东关机场上人山人海,刘少奇、朱德、任弼时、林伯渠、徐特立、蔡畅、杨尚昆等领导率万余众,同烈士们的家属一道肃立迎灵。飞机降落后,中办主任杨尚昆亲自带吉普车接走了刚下飞机的谭政文、顾逸之,谭政文直接去中央汇报。

在车上已睡“死”了的顾逸之,则被送到中央社会部招待所,第二天才醒过来。连续九天心情悲痛的日夜加班,使这位机敏干练、精力充沛的年轻干部,身心疲惫。

19日上午十时,延安三万党政军民各界群众,在东关机场隆重举行追悼“四·八烈士”的公祭大会。

“四·八烈士”公祭大会

大会是刘少奇、朱德、任弼时、杨尚昆主持,由朱德、刘少奇主祭,林伯渠、贺龙等陪祭,康生恭读祭文。同日,重庆各界亦举行了追悼“四·八烈士”大会。周恩来双泪长流,痛致悼词。可谓红白两区、天地同悲!

当年我父亲谭政文向中央报告黑茶山空难情况时,说明对失事现场和飞机残骸反复勘察,排除了制造爆炸和空中自炸的可能性,而确定为撞山爆炸。并就此列出了三个疑点:

一、飞行技术。机长兰奇上尉是有三千小时飞行经验的老飞行员,技术可靠。不存在驾驶技术问题。

二、飞行方向。西安到延安,应是向北直飞,航线简单,但却偏离航向飞向了远在东北方黄河以东的黑茶山。如排除技术事故,则导航的磁罗表一定出了问题。

三、飞行高度。C-47运输机正常飞行高度六千米以上,却撞在了只有两千米的黑茶山侧锋巨石上。即使黑茶山局部气象的能见度较低,也不至于低飞若此。

如排除技术事故,则高度表也一定出了问题。因当时飞机尚没有“黑匣子”,解放区及我保卫部门也没有处理空难的经验和侦查手段,所以虽心存大疑,却只好以“雾浓迷航,撞山失事”的口径向外公告。但黑茶山空难真相未解,始终是父亲心中对中央、对“四八烈士”们一个天大的歉疚。

然而,由此国共双方立下了一个新规矩:此后如需我方人员乘机出行,则必须有一名将军少将以上级别的人员同乘,方可成行。其防范有人从中搞鬼的意图,十分明了。

但俗话说,“锁君子难锁小人”。黑茶山空难中,美军机组同伴殒命,并未让主谋和杀手有半点心障。所以,如真有更高标的的需要,舍弃个把少将级干部,怕也阻止不了国民党反动派继续作恶。

1955年,叶挺长子叶正大在苏联留学学成归国,去探望周恩来总理时,讲到黑茶山空难,总理直言“肯定有人做了手脚!”总理既熟悉叶挺,又了解蒋介石,他讲到叶挺的功勋、气节,也讲到蒋介石的卑劣、凶残。

他说:“蒋介石是什么人?这个人对付政敌无所不用其极!”说此人“为了排除异己,利用特务做手脚是很容易的”。叶正大中将晚年说起父亲遇害往事,仍难忍对国民党特务的切齿痛恨!

1946年3月,戴笠在岱山撞机暴毙后,毛人凤能否在军统局“接班”,接过“戴老板”衣钵后能否初战立功,大约是4月8日前毛人凤萦绕于怀的心腹大事。

所以,给杜吉堂下达谋杀“四·八烈士”指令的“军统头目”是谁?是不是毛人凤?毛人凤是否亲领了蒋介石的密杀令?这都仍然是个谜。那个临终揭秘的“杜吉堂”,是否确有其人?如系“化名”,必有苦衷,这又是新谜。

“四·八”烈士纪念碑。图片来源:百度百科

十五年间,虽有关心者多方核查,但至今仍无确信。然而,无论如何分析推理,本质上,黑茶山空难是国民党反动派(蒋介石、毛人凤之流)指派军统特务制造的谋杀案,确是确凿无疑的历史事实。

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前的这桩血债罪案,将在“四·八烈士”的纪念碑前,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惠
烈士 历史 国民党 毛泽东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4月03日 09:06

英雄魂断黑茶山,“四·八烈士”逝世75周年祭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国给中国设局,中国该如何破解?

教育部:人教社立即整改

美国警察终于“认错了”

加快经济恢复和重振,上海推出八方面50条政策措施

俄军猛攻乌东重镇北顿涅茨克,泽连斯基:极其困难

美国给中国设局,中国该如何破解?

教育部:人教社立即整改

“场内场外,两个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