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吉坷德:告别美国,正成为国际秩序中的一场革命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07 07:53

谭吉坷德

谭吉坷德作者

媒体人

【导读】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谭吉坷德”。观察者网已获作者授权,部分内容略作修改。

【文/谭吉坷德】

告别美国正在成为国际秩序中的一场革命,全球化和多边主义如同黄昏中的最后一抹晚霞,逐渐黯淡。

在俄乌战争的炮声中,全球化最后的一点体面已经荡然无存,告别美国的队伍露出了显而易见的身躯,更多的挑战者出人意料地亮明了自己的态度。

这是国际政治势力的一场大洗牌,决定着原有的世界秩序能否赓续,也决定着很多国家的命运,更关乎人类的未来。

暴风雨真的来了,人类文明正面临着一个血色的临界点。

一、美国埋葬全球化,世界寻找新规则体系

美国的孤立主义和贸易保护措施摧毁了原有的国际贸易秩序,由多边主义走回国家干预主义,使逆全球化理念成为了美国的上层建筑。

全球化作为美国主导的一项世界公共产品,它所支持的规则及其附着的价值观的凋敝,凸显出来的是美国及西方势力信心的衰落。

在美国的带动下,全球主要国家都身不由己地走进了逆全球化。所有的大国都在搞贸易保护,通往自由贸易的道路上到处都是栏杆拒马,曾经光鲜亮丽的全球化今日只剩下了一副躯壳。

中国替美国扛起了全球化的大旗,力撑多边贸易体系。这使得全球化这个“超级全球秩序”变得很可笑,也具有相当的讽刺性。

近日“统一的国内大市场”说明中国也已经被动地做出了选择,不再帮助资本世界维持体面。这标志着全球化的终结和现存体系的最后破裂。

华尔街的利益不等于美国利益但却能够左右美国,今天的美国无法给世界贡献新的有价值的东西。他们抛弃了全球化就是想让这个世界比美国更烂,一向宣称肩负着拯救世界神圣使命的“山巅之城”最终摧毁了自己的道德形象和政治权威。

美国也有自己的苦衷,他们躺着吃了几十年的红利之后,自身问题已经是积重难返。他们也知道单边主义是一杯苦酒,却也不得不饮鸩止渴。至于这种做法对美国的世界影响力会带来什么伤害,他们似乎对这个问题不再感兴趣。

今天的中国和美国,都把精力和注意力倾注在了下一代的经济引擎上,如5G通信、人工智能、大数据、航空航天和海洋工程等。美国关闭了全球化的大门,就是要限制中国的崛起,提防中国第一个跑到终点。美国可以乐见中国比自己更烂,但绝不会允许中国比自己更好。

当美国带领西方世界,把那些自由民主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等最后的遮羞布全部揭下来的时候,标志着冷战结束后的全球化自由市场进程已经全面崩溃,全球化由结构性衰败走向了彻底的死亡,人类正在返回蒙昧。

几十年来,全球化直接或间接地影响着所有的世界格局。美国埋葬了全球化,世界走向丛林化已经不可逆转,丛林法则正在成为终极法则。

美国不再为世界提供公共产品,也不允许别人来提供。自由开放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人类将在资源和生存权利的竞争中,不断地走向对立和对抗。

全球化死了,世界走上了寻找新规则体系的道路。是用和平的方式还是暴力的方式结束这一探索,这是所有人都在关注的问题。

二、中国为什么要搞统一的大市场

中国“两头在外”的出口加工贸易是一种依附型的经济结构。曾经的“中美国”使中国在经济上看起来不像是一个独立国家,而是与美国在生产消费上不可分割又处于从属地位的经济体。

正是这种经济结构,使得美国及其伙伴能够顺利地瓜分中国的市场,控制中国的主导产业并获得大部分利润,将中国实实在在的财富置换成抽象的绿色的美元符号。

这种经济体可以让美国合法地转移中国财富,使美国整个国家最终成为地球村顶端的食利阶层。

中国“统一的国内大市场”就是要修正这种依附型经济的扭曲,把内部市场上升为国家安全问题,激发和培育国内市场潜力和社会消费能力。从资本“与君王共治天下”转移到保护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构建一个高效内需的大循环体系。

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从2008年的“出口转内需”到“以内循环为主”再到今天的统一大市场,脉络十分清晰。有一个特征是,外部环境越复杂越糟糕,这项工作步子就迈得越大。

“统一的国内大市场”就是构建一个消费力量强大的国内市场取代中国人生产、美国人消费的经济殖民化模式。目的就是应对已经出现并且会越来越严重的危机。这个危机就是美国和欧洲对中国的联合绞杀。

这是一项“被动”的政策,也是一项艰难的工作。“统一的国内大市场”就是要在几十年“出口导向”的经济转型之后迎来一次全新的经济再转型。这也是一个艰难的、漫长的过程,需要培育出一个庞大的、充满活力的消费主体;需要让数量惊人的低收入人群不但有消费的动力,更要有消费的能力。

事实证明,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社会成本,却得到了一个并不理想的经济结构。这个问题在中国并没有得到全面的反思,但是留下了一个大讨论的课题。

外部环境急剧恶劣,全球化名存实亡,贸易冲突愈演愈烈,西方技术封锁、贸易限制、经济制裁日甚一日。在外部循环难以消耗掉巨大产能的背景下,这是一条不得不走的道路。

值得注意的是,在俄乌战争的敏感时刻,这项一直“埋头苦干”的国家战略高调官宣背后的政治考量是什么,在释放什么信号,要表明什么态度。

基辛格曾经呼吁,中美应建立新的国际秩序,否则一战悲剧将会重演。他一直威胁中国不要步子迈得太大,同时也告诫美国吃相不要太难看。

中美没有共同建立基辛格口中的新国际秩序的基础,因为不要说中国这样的大国,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允许自己拼命地生产劳动,而别人却开着印刷机躺着赚钱。

中国“统一的国内大市场”正是以国家安全为目标,为了中国的生存和发展选择的战略突围方案。因为中国的体量巨大,毫无疑问,这种国家战略一定会促成世界经济新格局的形成,构造出世界经济的新秩序。当然,这个新秩序会令美国老爷很不开心。

三、中美脱钩摆上了桌面

不是中国要和美国脱钩,否则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经济结构。

几十年来,无论美国如何高调宣称自己的定位就是遏制分裂瓦解中国,中国都要给予美国最大的经济利益输送和国际政治支持,这就是“韬光养晦”。

中国几十年来一直接受美国各种侮辱打压,一直在美国制定的到处是陷阱的规则中忍气吞声。直到一年前安克雷奇“中国外交官被迫向美国伙伴讲授政治礼节课”,直到“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了”那声咆哮,中国才挺直了腰板。

美国针对中国设计并推行的国家战略很流氓,但是很公开,明人不做暗事。美国国家级的“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等机构就有十几个。美国对华战略竞争法案公开宣称他们的目标就是推翻中国政权、彻底遏制中国崛起。他们毫不隐讳地宣称“美国和民主世界在21世纪唯一最重要的挑战就是中国的崛起”,“美国必须同时准备与俄罗斯和中国开战”。

中国的应对很东方化,对美国的定位时常徘徊于对手朋友甚至老师之间,一直在“装孙子”还是“真孙子”之间摇摆模糊。2012年以来,中国的面目开始清晰,这让习惯了高傲的美国很不适应。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对中美来说谈判桌是最没有用的物件。无论中国怎么做、做什么,美国对中国的态度都不会改变。

美国最大的共识就是把中国看作头号敌人,就是反华。这是现在美国唯一的举国意志。中国成了美国所有问题的替罪羊,成了美国管控分歧、凝聚民众的唯一对象。这个时候谈中美友谊,只有搞笑的作用。中美关系,永远也回不到从前。我们可以忽悠外人,但是一定不要欺骗自己。

今天,中国朝野上下已经彻底地读懂了美国的强盗逻辑,认识到美国的各种侮辱打压,不是因为误解,而是要把中国锁死在食物链的底端,永远为美国和西方服务,永远作为他们美好生活的成本和耗材。中国明确地拒绝了美国的寄生权,选择了自强和斗争的解决方案,这对美国来说就是末日宣判。

全世界开采的黄金全部送给美国,美国大约15年就能全部亏完。全人类的财富,都不够填美国这个窟窿。就算是上帝来当美国总统,也不能让躺着赚钱的美国洗心革面,自食其力。这才是为什么用美元收割世界财富不可能成为永久模式的根本所在。中美之间不是脱钩的问题,而是生死存亡的问题,是中国能否忍受美国无底线剥削和压榨的问题。

美国一直在寻求“一次性解决中国问题”,中国也在坚韧地维护自己的利益。双方像高手对决,渊渟岳峙,却都在寻找一击致命的契机。

如果中国的300年王朝周期律同样适用美国,他们现在连第一节课还没上完。粗野的贪婪+世界上最强大的军事力量,这是一种有毒的组合。面对这样的对手,中国需要保持最高级别的警惕。

俄乌战争,中国正处于“帮谁谁赢”的位置上。这个时候中国不但与俄罗斯结成广泛的经济和政治同盟,而且紧锣密鼓地解决自身问题,显然对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有着清晰的预判。

四、中美争端的本质是什么

中美争端的本质,就是为了争夺生存权力;就是美国要保障其超级福利,中国也要争取美好生活。正是这一本质,中美才会跌入世界老大同挑战者不死不休的“休昔底德陷阱”。

脱离了这个根本,其他的意识形态之争、模式之争和文明的冲突,都没有反映出中美之间根本的分歧和矛盾。正是因为这个无解之局,美国才一直将中国视为头号假想敌。

你不想争夺霸权≠美国认为你不想争夺霸权;你现在不想争夺霸权不等于你有了足够的力量之后仍然不想争夺霸权。在以剥削和掠夺为特征的工商文明中,这是合理思维。

黑格尔说过,“人类从历史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这是因为我们一直活在一个竞争资源的文明形态当中。在这种文明没有被更高阶的文明取代之前,人类的竞争无法避免。

美国要维护其霸主的福利,要想度过危机只有牺牲中国。中国不愿意做待宰的羔羊,希望拥有公平合理的劳动变现权力。在资源竞争的文明形态中,这对矛盾无法调解,只有战争能够重新分配权力,也只有战争才能阶段性地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历史上所有解决危机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战争。美国要阻止中国这头最肥硕的奶牛脱缰而去的唯一方法也只有战争。他们在十几年的时间里已经将资源转向亚太地区,完成了所有的战争准备。

这种两大强国的对决一旦发生必将是地动山摇,惊天动地。当失败和死亡意义相同的时候,也就没有了规则和底线。

中国国内常常有一种盲目的、自我安慰的乐观情绪,认为美国经不起一场同中国的战争。理由是连阿富汗塔利班都能弄得美国灰头土脸。

这些人忘记了美国是修理“老二”的专业户。200多年里,美国陆续地把大英帝国、西班牙帝国、日本、德国、苏联这些超强对手相继踩在脚下。他们善于将软硬实力完美地结合起来,选择最佳进攻点,取得最完美的进攻效果。

在这方面,美国底蕴深厚,理念坚定,手段娴熟,经验丰富。美国一定会把资本世界全部力量集中到中国身上,一战解决中国问题。只有这样才能保住美国世界霸主的地位,才能为衰落的美国续命。对美国来说,解决中国问题,就是解决世界问题。

有人把希望寄托在中美之间共同的利益捆绑,但却忘了面对生存问题的时候,任何利益都不起决定作用;何况这个利益还在不断地缩水,何况通过冲突还会彻底地改变利益结构,获得更大更长远的利益。

美国不太讲究面子,他们更注重里子,而中国正好相反。

在民族生死存亡之际,任何侥幸心理都会带来亡国灭种的悲惨。面对这样残酷的争端,中国要有足够的精神国力,不但要有能够威慑对手的力量,更要有敢于使用这种力量的战斗意志。

眼前的普京就很好地体现了这种意志,他清晰地告诉美国,没有能力打败你,但有能力一起拉你下地狱。正是这个人,正在深刻地影响着世界的格局,使第三世界自冷战以来从未如此地团结。正是这种意志,使俄罗斯恢复了曾经有过的大佬的感觉,让美国和欧洲努力地去适应自己的脾气。

普金(资料图)

不知道抗美援朝中国给美国留下的阴影还残留多少,但是应该让美国知道,70年前中国士兵让美军学会了用汉语说出来“投降”两个字。中国只有这样能够震慑对手的气质和意志,并对任何级别的风险有足够的准备,才能够以战止战,才能维护和平。

五、中国在挑战美国吗

任何走到老二位置的国家,都会被老大视为一种威胁,都是一种事实上的挑战。中国不但是一块肥肉,更是一种力量,没有任何一个老大会对这种力量视而不见。

美国如果找不到新的支点,实现经济的强劲复苏,巩固现有的权力秩序,拉大同中国的距离,恢复曾经有过的自信,那么中国的任何行动,甚至一个眼神,都会被美国视为挑战。

“共产主义必死不可,否则基督教必亡”。当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迸发出强大生命力的时候,恐惧的不仅仅是美国,还包括整个资本主义世界。

中国的行动也理所当然地被美国视为挑战。“一带一路”就是尝试打通欧亚大陆,并把非洲联通起来。如果达到这一目的,事实上,就形成了陆权全面孤立海权的局面,形成了全新的世界格局。在这个行动中,中国不但在制定游戏规则,而且也在向世界输出价值观。

这对“大号海岛”的美国来说,就是一种“挖祖坟”的行为,触动到了美国包括昂撒的核心利益。中国不停止这种行动,双方掀桌子甚至拔枪决斗都只是时间问题。这不是面子里子问题,这仍然是生存权利和生存空间的问题。

美国从“拥有最强资本的国家”蜕变成了今天“拥有最强国家的资本”。他们说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那么美国就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资本,是华尔街统治下的半殖民地。在这方面,美国和中国确实存在两种文明的冲突,存在东方文明对西方文明的挑战。

全球化的世界重心在美国和欧洲,但是亚洲的经济占比早已经超过了世界的一半。历史上亚洲长久处于世界的主导地位,是绝对的文明主体。世界重心会不会重新回到亚洲,这已经成为美国和欧洲的集体焦虑,更是对美西方最大的挑战。

中国对美国的挑战无处不在,这是由中国的体量和分量决定的,是躲避不开的。俄乌战争还没有打出结果,但却打出来一个清晰的区域经济合作和内循环的雏形和样本。几个区域正在走向抱团取暖,寻找内部有效率的循环系统,正在为后全球化时代提供一个示范。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围绕的中心和潜在的龙头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国。

人民币国际化就是颠覆美元霸权,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点,也乐见其成。这就把中美两国推向了角斗场,这场决斗不死不休,一定会有一个倒下。

金灿荣说他研究国际政治40多年,但是俄乌战争真的看不懂。这不是水平问题,而是一个极具挑战性的新事物正在孕育当中;它最后长成什么样子,谁都说不清楚。

美国投入大量的资源围堵中国,这就在世界其他的地方留下了权力真空。更多的挑战者借俄乌战争亮明了自己的态度。伊朗、沙特包括印度都在利用中美的相互制衡来获取自己的利益。包括俄乌之战,普京也正是利用了这种战略空间。最终,美国会把这些帐都算到中国身上。

在今天的世界中,中国的力量不容忽视,但是,中国还没有主导世界走势的能力,中国正走在艰难的经济上去依附、文化上去殖民、国家安全上去“内鬼”的道路上。中国还没有构建国际新秩序的强大力量。但是,中国一定会成为这样的力量。

六、美国为什么一定要搞中国

混黑社会的都知道,当老大受到挑战和威胁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大国没有投降的权力。当你走到坐二望一的位置时,这个位置就是原罪。

特朗普时代,人们就评价美国的法西斯化已经达到了95%,那么谁来充当犹太人的角色,在美国的眼中只有中国。

世界上有两个国家即使投降了美国,也必然会被灭亡。第一个就是俄罗斯。美国一定要搞垮俄罗斯,除了前苏联给美国和欧洲曾经带来的压力之外,更重要的是俄罗斯作为仅次于美国的军事强国,是事实上军事力量的“老二”,具有挑战美国的军事实力。

第二个就是中国,因为中国是经济上的“老二”,因为中国这个“老二”还有些不安分,不但不在美国指定的低端位置上仰望谢恩,还要推行“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和“中国制造2025”,还要在高科技领域重走独立自主的道路。

美国要搞中国,首先必须掠夺中国的财富。过去十年全球增量财富的80%被中美收获。中国增长了8.8万亿美元,美国增长了6万亿美元,其余很多国家处于发展停滞甚至财富负增长的状态。

放眼世界,作为奶牛,能够满足美国人福利需求的国家,除了中国,美国找不到任何的替代品。

中国是财富含量上唯一能够满足美国吸血的国家。美国干掉中国,不但可以在霸权上消除威胁,在福利需求上也可以长期安枕无忧。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不会放过中国,中美关系无法调和的根本。

美国太君的美好生活需要有人来买单,中国是最合适也是唯一的候选人。这个备选者其实有三个人,其中俄罗斯已经让美国彻底打消了这个念头,而在印度美国连可口可乐都卖不出去,意识形态渗透效果更差,准备尚不充分。

只有中国,美国不但已经把中国纳入了经济殖民化轨道,而且在经济、文化、舆论方面相当程度上控制了中国,美国在这些领域有数之不尽的买办卧底和意识形态代理人。所以,牺牲中国比牺牲印度更加容易,也比牺牲印度能更多地收获利益。

一旦中美两国发生冲突对立,中国存储在美国和西方3万亿美金的外汇储备就会瞬间消失,反而会成为他们对付中国的强大资源。

不仅如此,美国干掉中国还有其充分的心理优势和道德支撑。从中国融入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开始,就被纳入了对美国的朝贡体系,实际上接受着美国类似于对战败国的管理。从战俘和奴隶身上吸取养分不仅合理,而且天经地义。

任何反抗的行为都会被视为大逆不道和忘恩负义。特朗普称中国为“修正主义”,正是基于这样的一种道德优势。曾经被不同阵营同时称为“修正主义”的中国,现在正在用行动来证明自己。

遗憾的是,几十年来的私有化和社会货币化模糊了中国人的双眼。在美国代理人的催眠中,我们几乎已经没有了国际敌人的概念,甚至羞于提及先驱者用鲜血凝成的意识形态和信仰,更忘记了曾经有过的骄傲与光荣。

“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原来以为是笑话,被打了嘴巴之后才发现是真理。

七、中美最大威胁都来自内部

上一任美国总统的追随者洗劫国会大厦让人们看到了美国的脆弱。中国有没有能力干掉美国是个未知数,但是美国非常可能会被自己干掉。

曾经的美国强大到令人绝望,只有和那时相比才能看到今日美国黄昏时的景象。

美国政治制度已经完全资本寡头化,这使他们不但在外部,在内部也彻底失去了道德立场。

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美利坚不是一个民族,也没有民族认同感。美国就是一个用金钱和福利粘合起来的利益共同体。

当美国这个天字第一号的寄生虫无法对外获得更大的利益,无法对外转移危机的时候,国家内部就会对已有资源进行争夺。人们就会丢掉美利坚这个外套,转向对自己民族、肤色和宗教的认同。

特朗普就看到了美国最大的威胁不是中俄,而是国内“病态和激进的政客”。资本对这些政客的深度控制,使美国不会出现真正的改革集团。

利尽人散,一旦美国的经济停滞,对外吸血供养不足,借债和印钞难以为继,美国人超值的福利不能持续,内部就会分裂,就会成为无数个经济体甚至国家。一旦这种状况发生,美国将不复存在,会成为第二个解体的超级大国。

美国是一个天生必须成为霸主的国家,必须要有来自全世界的供奉和牺牲。美国不能成为世界第二,更不可能成为地区性大国。当美国走下神坛的时候,美国就不存在了。这是美国的诅咒。

美国一定会在一个时期寻找到一个国内问题的替罪羊,找到一个美国祭坛上的牺牲品,现在他们选中的就是中国。

中国最大的危险就是内部的买办和亲美势力,它们最大的危害就是把中国变成了一个“在精神和文化上被美国占领的国家”,使中国不再是美国权力网络里的真空地带。

他们把“开放”作为对中国人的道德要挟,完美地配合美国的对华攻略和意识形态洗脑,毫无心理压力地把中国引入美国设计的思维陷阱。他们让美国成为一直站在道德高地上的领主,而中国人却始终都是奴隶。

世界上最狂热地相信美国、对美国霸权充满信心、认定美国不可战胜的人不在美国而在中国。最可怕的是,这些美国的代理人成功地影响着中国。

美国的意识形态统治了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在很多领域部分或接近完成了“颜色革命”。通过这些人美国掌握了中国的价值判断权和文化标准,使得越是背弃祖国的人越被赋予了道德优越感。

每当中美发生冲突时,都会有一大批“德高望重”、声名显赫的名人扑上来撕咬,摁着脑袋让中国人跪下去。这就是美国的“软实力”,也是“巧实力”,更是前苏联解体的动力。正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存在,使美国围剿中国的成本并不高,但利益极大。

他们对一切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主张都充满着天然的仇恨。不清除这些“手榴弹向后扔”的中国版戈尔巴乔夫,被渗透得像筛子一样的现状得不到改善,就不会有凝聚力,不会有共同目标和共同利益,其后果是任何对外斗争都不会取得胜利。

最近几年,这些人似乎失去了身影,但是他们并没有得到清算。他们在等待指令,正在寻找上场表演的时机。

买办和投降派是中国百年血泪最大的罪人,任何汉奸最风光最滋润的年代,都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

八、全面战争能否避免

世界已经进入了一个高风险阶段,突出特征就是不确定性。明天会发生什么,连上帝都不知道。

历史告诉我们,经济危机与大战的爆发是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全球资源危机+国际封锁同战争从来都是孪生兄弟。

告别全球化就是告别美国,告别一个走下坡路但又拥有最强军事力量、最好战的国家,世界就已经走入了危险。

今日的世界正面临着1871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经济衰退,人类面对着同一二战和大萧条时期相同的经济危机,冷战后的世界秩序正在崩溃。历史证明,在世界寻找新方向的时候,战争常常是最靠前的一个选择。

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是很多国家军费的大幅增加,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选边站队。粮食短缺和粮价上涨、能源及资源危机都将进一步给世界带来饥饿和恐慌。

当在“存量博弈”中活下来成为最优选项的时候,敌意就会在国家之间特别是各大国之间弥漫,最终一定会走到为了争夺资源而不惜一战。

危机正在快速地改变世界。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转向国家主义,转向强人政治。强权国家无一例外地都在进行舆论动员,准备面对最后的时刻,准备寻找弱小者买单。

俄乌冲突中,人们看到了美元霸权的薄暮,看到了美国朝贡体系的瓦解,看到了地区性大国的蠢蠢欲动,看到了不同国家的选边站队,看到了不同力量的集结。

今天的中国在这种单极霸权的世界中,是唯一重要的平衡力量。没有中国的世界,将会变得更加糟糕。中国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手里掌握着“公平”这个最与众不同的价值观。当然,中国“老二”的大块头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全面战争其实已经打响,在科技、金融、意识形态、半导体、能源、原材料、粮食、卫生等领域早已经打得热火朝天。美国正在重启“租借法案”,80年前的那一幕重新上演。二战结束之后,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全面对立和全面战争。

这是超出所有人想象的总体战,所有的国家都在紧张地提防对手,同时在权衡利弊,判断下场的时机。

全球性的经济危机最终一定是军事危机,这是资本主义工商文明的底层逻辑。我们今天正处于严重的政治危机阶段,再向前走过去就是战争。俄乌冲突已经打响了第一枪,全面的军事冲突还有多远,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中美两国身上。

美国从来都是世界混乱的源头,现在更是世界危机的“兵工厂”。他们不但挑起了俄乌冲突,还会挑起更多的冲突让这个世界面临全面危机,好让他们火中取栗,满足华尔街和军工复合体的利益要求。任何一个失控的冲突,都会让世界走入黑暗。

在利益的驱使下,饥饿感会让美国把屠刀指向任何人。俄乌战争事实上正在绞杀欧元,一场极其惨烈的金融战争已经从卢布和欧元开始。大家都希望不要波及到全世界,但是善良的愿望总是会落空。

资料图:俄媒

美国需要一场战争来解决中国,尽管看起来美国似乎经历不起一场这样的战争,但是对世界霸主来说,越是这样的处境就越危险,手段就会越极端。综合各种信息可以预见,美国对中国兵戎相见的时候已经为期不远。

世界上没有一个大国不是在战争中崛起的,所有的软实力和价值观外溢都是胜利的副产品。中国当然也不例外。那种把强大和肥大混为一谈,认为中国有钱了,数着票子就会走向胜利的人,很可能是脑袋被美国驴踢了。

“一般来讲,大国的标志是有能力打赢战争”。不惧强敌,敢战才能止战。当年中国屡屡挑战美国,反倒打出了和平,打进了联合国,打来了中美之间的接触和三个公报。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退让求和平则战争至,这才是真正的中国智慧。

九、哪里是新秩序和新文明的彼岸

“今天的你我,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

“旧秩序的碎裂声,新秩序的号角声,正不绝于耳”。这句话用在这里很应景。

“历史的终结”让美国狂欢了几十年,却忘记了只要有人类,历史就不会终结这一常识。在世界失去方向的今天,只有找到新文明的出发点,才会终结从前的历史,才会走向更高级的文明。

曾经的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尽管他的信仰从最开始就存在争议。美国把人类工商文明发展到了顶点。今天的美国告诉我们,这个文明正在不断的危机中走向“脑死亡”。随着美国和西方中心主义的没落,世界已经显露出了多元化和多极化的特征,新的世界格局需要人类的新文明。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就是人类将在旧文明的糟粕和尸骸上面反思自己,寻找没有剥削和压榨、没有战争和血腥、没有弱肉强食和贫富悬殊的人类新文明。只有新文明才能让人类创造出和平恬静、鸟语花香的安静文化。

我们离真正的文明还有多远,哪里是新文明的彼岸,这应该是世界性的集体思考。人类早就应该走出工商文明的窠臼,破解比金钱利润更深刻的问题。

上个世纪人类为此做出的红色探索,正是通向彼岸的唯一桥梁。这一探索在资本世界和内部变节者的合力下失败了;但是失败了英雄仍然是英雄,再次站立起来的新文明身躯将会更加高大。

只有它才是真正的拯救者,它就是社会主义。

“社会主义是当代世界进步的总趋势”。只有社会主义才符合全人类的共同利益,才能使人类享受新文明的福泽和关怀。社会主义这种“人类文明共同体”,是迄今我们能够看到的最强大的思想资源和人文精神。中华民族应该站在这个新文明的最高处,让世界看到社会主义的光华与璀璨。

伟大的汤因比认为人类的希望在东方,中华文明将是21世纪人类思想资源的提供者。美国最强预言家珍妮留下的最后一个预言是,美国将会衰败,人类的希望在东方,中国将替代美国,成为世界的领导者。

中华民族有信心、有能力让预言变成现实,也一定会让预言变成现实。

“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

“你好马克思,生日快乐,你是对的。”

这是值得纪念的历史,我们正站在一个新文明的门槛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07日 07:53

告别美国,正成为国际秩序中的一场革命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拉夫罗夫:美国在台湾问题上玩火,想把全世界变成自家后院

“破坏与建设”

意大利中右翼胜选,欧盟要裂开了

澳获得首艘核潜艇要提前至2035年?中方:严重关切

出席党的二十大代表全部选出,共2296名

菲总统:愿同中国恢复南海油气联合开发谈判

NASA又又又“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