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射击队的传承:透过“体教结合”模式看上海射击教育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9-05 08:41

陶璐娜

陶璐娜作者

上海自行车击剑运动中心党总支书记,2000年悉尼奥运会射击冠军

【导读】 第23届奥林匹克运动会,男子手枪慢射60发50米的比赛当中,27岁的中国选手许海峰以566环的优异成绩获得了金牌。这是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历史上获得的第一块金牌。1995年底退役后的许海峰接任了女子手枪队的教练。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上,他带领弟子陶璐娜出战比赛。 悉尼奥运会中国代表团的首枚金牌得主是女子射击运动员陶璐娜。她在女子10米气手枪比赛中夺取桂冠。也正在陶璐娜夺冠这一年,这位刚在东奥会同一项目再次夺得首金的00后小将杨倩刚好出生。

对夺冠早有预料

陶璐娜:实际上我们早有预计杨倩会拿金牌。我提前参与了一条视频的拍摄,说“恭喜杨倩获得中国奥运代表团首金”。当她拿完首金,视频就第一时间发布出来了。

虽说早有预计,但真正看到杨倩夺冠的时候,我的心情还是非常激动的,仿佛回到了20多年前自己在赛场上夺冠的那一刻。当年的我跟今天的杨倩都是夺得代表团的首金,实际上压力是非常大的。

观看比赛过程中,我会看运动员的各项表现,不仅是看她打出的环数成绩,也要看运动员心态。比赛过程还是非常焦灼的。进行到第23发的时候,俄罗斯运动员加拉希娜表现得很好,打出了10.8环。但是杨倩紧紧咬住,打出10.7环。

在最关键的几发中,对手会给你造成压力,但你反过来也是给对手造成压力了。杨倩之所以能夺冠,不是说她要战胜对手,而是她一发一发打得太精彩,打出了10.8、10.9这种高环值。这证明了中国队的实力,证明了在大赛面前,我们00后运动员照样能撑起一片天。

姜冉馨(左)/庞伟(右)获得十米气手枪混合团体金牌 图自 视觉中国

10米气手枪混合团体的金牌战在金牌战当中,中国组合庞伟/姜冉馨出战。作为陶璐娜上海射击队的师妹,另一位00后小将姜冉馨也在本次东京奥运会上大放异彩,斩获了混合团体10米气手枪金牌和女子10米气手枪铜牌。

陶璐娜:时隔21年,我们上海射击队拿了一枚金牌非常不容易。在赛场上,姜冉馨非常淡定从容,而且她跟杨倩打出的环值一样很高。她在个人资格赛的成绩是高于男子水平的,最后一组打出了非常高的100环。

正是这位得到师姐颇高评价的小将曾说,她的梦想就是成为下一个陶璐娜。于是,在姜冉馨夺冠之后,师姐陶璐娜为她录制了一支视频表示祝贺。

视频里陶璐娜说:“姜冉馨报纸上我都看到了,说你把我送给你的那把小枪一直挂在包上。我希望你能够成为第二个许海峰、第二个王义夫、第二个杜丽,向更高的目标冲击。”

陶璐娜:射击人总有一个情结,什么东西都和枪有关。我身边有很多枪元素的物品,比方说耳环、发卡、胸针,还有我身上这件衣服,它的标志都是我自己做的。送姜冉馨的那把小枪是一个很精致的模型。它看起来就是一个枪的形状,实际上它还可以拉枪机和扣板机,还可以把弹夹拿下来,非常精致。它的颜色就和金牌的颜色有点像,她能够一直挂在包上,我觉得也是一种心理暗示。

陶璐娜送给姜冉馨的黄色小枪挂链 图自 视频截图

我拿冠军的时候26岁,姜冉馨拿冠军的时候她是21岁。很多人问我哪里可以练射击?射击项目对小朋友的益处是什么?怎么样才能进入到国家队?好在上海16个区有13个区已经是有少体校的模式,开展射击运动。让更多的孩子可以找到地方训练,可以通过体教结合的模式成为一名专业运动员。

选拔与推广

自上海承办第八届全运会后的20多年以来,奉贤区顺势发展射击这项运动,姜冉馨的射击冠军之路开始于上海市奉贤区体育训练中心。观察者网编导来到了训练中心对话姜冉馨的启蒙教练王坚和侯武彬。

王坚教练:姜冉馨不光是有天赋还勤奋。她是12年招进队的。她在这个靶场练的时间不多,两年多点时间,之后她就到市队二线,待了两年后转一线队了。2014年,姜冉馨就入选国家队了。在她刚开始起步练射击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她有射击天赋,持枪特别稳。在靶场也是加练到最后。

由于枪种的不同,我们选材的年龄是不同的。就拿手枪而言,选材一般是五六年级;而步枪稍微小一点,都是三四年级。

上海市奉贤区体育训练中心内,小学员们正在训练 图自视频截图

射击项目分飞碟和步手枪,飞碟项目的话是分多向和双向。指导飞碟多向的袁伟教练正在教同学们在模拟器上模仿实弹训练。

袁伟教练:模拟器是我们刚跟相关人士合作,刚研发出来的。它对我们训练有很大的帮助。这个模拟器用光标模仿我们实弹。实弹的时候它就是一个飞碟的盘子,也是一样飞出去。我们前面可以变换角度,看到光标以后让他能够及时地跟上去熟练一下。

在10米气步枪训练场馆内,同学们正在穿上训练所需的射击服。这有足足5公斤重,可以帮助少气步枪的冲击力以及更好地稳定技术动作。

在10米气步枪训练场馆内,学生们穿着5公斤重的射击服,正在上膛,准备下轮训练 图自视频截图

气步枪国际比赛中使用的标准靶纸,内环部分如一元硬币般大小。而十环直径更是仅有0.5毫米,把它放在10米以外射击远比想象中困难。要想百步穿杨,必须要经过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刻苦训练。

侯武彬教练简要地向我们介绍了手枪速射的训练规则:从右运枪到左边,在运枪的整体过程当中,要求在4秒当中打5个靶完成整体射击。这个项目是所有手枪项目里面技术动作最复杂的,而且对它的重复性、节奏感要求是很强的。小朋友们要练一年半以上才可以打这个项目。

体育训练中心的速射学员费博凡讲述了自己刚开始射击的经历:第一次打子弹是特别激动,心里而且又特别紧张,手抖得不得了。练射击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练久了专注度会得到很大提高。专注度较高可以帮助各个方面,比如说学习。我一开始进队的时候成绩很差,年级是排130名,慢慢地今年这次期末考完年级37名。

姜冉馨在10米混合决赛拿了金牌,知道这个消息后我很激动,因为她给我树立了榜样。如果我努力花时间练习,未来我也能站在最高领奖台上。

王坚教练:枪支安全是重中之重,特别是我们速射项目。因为枪支管控比较严,这个项目在整个奉贤区普及率不高。这也要求我们教练员时刻把安全放在首位。小朋友到靶场来第一节课就是安全教育。我们安全教育贯穿于每一节训练课。每次训练之前,都要说枪支的安全。如果发现小朋友有情况,比如说枪支的晃动超过规定范围,我们教练员都能及时地指出。我们曾经有个老教练说过:“我们情愿不拿奥运冠军也不能丢一次枪。”

现在国内有激光枪,其基本原理和真枪一模一样,只是缺少了枪支的跳动。激光枪安全且有助于普及。未来可能乡下的学校都可以练了。不过现在还要到我们靶场练,因为他们没有这款设施设备。

陶璐娜:激光枪它不叫枪,它也不是仿真枪,它是一个专业的训练设备。原来是俄罗斯有训练仪就用数字、用摄像头,把你的晃动轨迹能够记录下来,帮助我们运动员科学地训练。现在就演变成一个激光枪,实际上就是一个壳子里面装了一个探头记录你的运行轨迹。

射击运动作为一项对心理素质考验极高的项目,在挑选队员时对年龄和体能的要求反而不高,甚至对视力的要求也不很严格。

王坚教练:挑选我们分初步海选和精选。海选阶段是我们到每一个学校当中开始初选。初选一是看体型,比如眼睛,看他是左视眼还是右视眼。在整个全区的海选,一般招生人数比较多,会选上百个人参加我们的夏令营。

夏令营表现得比较好的小朋友,我们会留下来进行第一次试训,时间是一两个星期。之后我们进行第二轮试训,时常在一个月左右。最后确定下来的小朋友我们称为精选。精选最后留下的不超过20个人。这个时候我们请上海的体科所,在这些小朋友做测试,包括稳定性、他的性格特点,甚至包括智商等等。经过综合的考虑的评价,最终我们会把名单确认下来。

多元的培养模式

陶璐娜:我们小时候模式非常单一。比方说你喜欢射击,学校里面正好有射击项目活动,区里面教练会来看一看。之后你可以参加区里面的比赛,如何再参加市里的基层组比赛。比赛打好了可以进少体校,从区少体校再到市少体校,然后进一线队、进国家队。就是一条路线。

现在有俱乐部办训、社会化办训、学校办训。所以我们运动员的通道会有很多。杨倩她就是从区少体校进了以后直接到北京去读高中,读了高中直接考进了清华大学。通过体教结合的模式进入到国家队,没有影响到她的学习,也没有影响到她的训练。

杨倩在此前观察者网的独家采访中说道:我小时候在体校的时候也是半读半训。后来去了清华附中,再到大学,一直处于半读半训的状态。平时还是会以训练为主。我的话两边一直比较均衡。学习和训练可以一个相互促进的。平时学习到的知识,虽然不一定会对训练产生某方面的作用。但是我可以通过学习到的知识,在训练遇到困难的时候,有不一样的解决和收获。可能别人想不到,但是我就想到了。

杨倩此前接受观察者网采访 图源 视频截图

陶璐娜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 图源 视频截图

陶璐娜:我觉得举国体制非常好,它的优势是让我们的教练员运动员没有后顾之忧。在社会化办训机构里,没有人给你保障得那么好,同时你有可能还要兼顾到学业。这反过来也是对运动员综合素质的培养,让运动员知道想成为冠军没那么容易。

举国体制能让运动员更专注的把专项技术练好,而社会办训机构要求运动员具备技术以外的综合素质。它们都有利有弊。在上海这样一个海纳百川的氛围当中,家长和学校的意识,以及学生个人自由度的发展,让射击职业化道路不仅限于一种模式。我们需要多元的模式来培养奥运冠军、世界冠军。

对于射击爱好者来说,不同的模式给他们带来更多参赛机会。这对我们竞技体育来讲,也是好事。我很乐意参与射击项目的推广,未来我相信会有更多的学生会喜欢上射击运动,并且作为一项技能。比起体操、跳水 自行车,射击的难度和门槛实际上是很低的。基本射击技术很容易上手,当然要达到高精尖水平,还是要通过不断的训练。

从去年开始,上海市教委开始开展市中小学生激光射击锦标赛。这也是我目前比较重视的工作。通过激光射击的培训比赛和各种各样的活动,我们可以从社团、学校、比赛当中挖掘更多的射击后备人才。

这些人可以进入到少体校,也可以在学校的体育馆里用激光枪做基础训练。如果真是好苗子,我们的专项教练也可以随时关注到。这种模式给竞技体育创造更多机会,也是我们目前做工作的方向。射击是我们国家的强项,也是我们上海的强项。如果把学校的射击运动办起来,未来会涌现出有更多“杨倩”和“姜冉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罗煜森
奥运会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东京奥运会

国际奥委会官宣:中国队获铜牌!

2022年05月20日

花滑运动员朱易拟保送北大

2022年04月13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05日 08:41

从无到有,中国射击队是如何传承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澳门赌场迎20年来最大变革,经济支柱何处去?

乌俄冲突下物价飞涨,约翰逊:捍卫自由值得付出代价

“某金砖国家阻拦巴方参会”“那不就是…”

澳门赌场迎20年来最大变革,经济支柱何处去?

八省份高考取消文理分科

“中国又能嘲讽美国了”

剑指中国,拜登宣布6000亿美元G7基建计划

G7讨论对俄油实施限价,美媒: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