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丰:台当局百万赔偿“太阳花青年”,一箭几雕能成吗?

2019-11-06 07:36:20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丰】

台湾“中央社”上月三十日发布消息指出,前“立委”周倪安与多位民众控告台北市政府及台北市警察局在“太阳花学运”期间执勤过当,他们在“行政院”前静坐时遭暴力驱离从而受伤,为此提出“国家”赔偿诉讼;台北地方法院一审宣判,警察执行职务时违法使用警械致人受伤,适用“国家”赔偿法,因故意或过失而不法侵害人民,负有“国家”赔偿责任,判北巿警局应赔(原告)10人共新台币111万1570元。

周倪安及律师团说明判决结果(图/台湾“中央通讯社”)

凡是在2014年3月年满三岁,迄今八岁以上的台湾民众,都明白那场“太阳花”事件,到底是警察错在先,还是参与事件的滋事分子错在先;人们也都应该分得清楚事件的因果关系,那场“太阳花”群众事件,到底是警察先驱散,还是“太阳花”滋事分子先主动冲击官署。事实俱在,真是搞不懂“国赔”给滋事分子的道理究竟何在?!

我们只要问一个问题,请台湾执政者或者事件参与者告诉大家:事件发生时,究竟是警察侵门踏户冲进滋事分子的家?还是“太阳花”滋事分子冲进“立法院”、“行政院”等官署,破坏门窗、捣毁公物、翻箱倒柜、与守卫官署的警察及执勤人员发生“肢体冲突”,甚至擅自打开公务人员办公桌储物柜,偷吃私人买的太阳饼……?

如果是警察没有搜索票非法冲进民众家中,导致无辜民众受伤,那告“国赔”告赢了,大家还心服口服;但如果是后者,是“太阳花”滋事分子自己主动冲击官署,过程中做出形形色色的非法行为,因此受到警察依法弹压制伏,期间受到程度不一的皮肉伤,就这样去提告“国赔”,而承办法官可能基于“政治正确”、只顾“颜色立场”罔顾司法正义,判定警察单位必须依法“国赔”这些原告者,拿广大人民的纳税钱去“赔偿”少数非法滋事分子,这就太不可思议、太滑天下之大稽了!

这些“太阳花”滋事分子应该清楚,在台湾你们固然有表达意见的自由,但并不代表你们有权利强占官署为非作歹无限上纲。采取任何手段霸占官署、和执法警察对着干,哪怕是在英美国家亦是法所难容。被弹压、被制伏、被驱赶,导致皮肉受伤、伤筋动骨,这苦果不正是滋事分子自找的吗?

参与占领“行政院”行动的学生在议场内兴奋地合影(图/台湾《中时电子报》)

台湾当局即便意图重塑一套与文明社会全然逆反的另类法律规范,直认“太阳花”滋事分子不论怎么作奸犯科,皆属“革命无罪,造反有理”,那也要循“立法”常规途径,立出一套让文明世界“惊艳”心服口服的法律规范,实不必天天倡言台湾是什么“民主自由”社会,叫嚷什么民主法治普世价值的连篇鬼话。

“太阳花”“国赔”案,在大选前夕初审出炉,人们难免联想其意在鼓动“太阳花”青年投票热情,为蔡英文等民进党候选人“催票”。此外,这宗案子俨然亦在暗示“台独”青年,日后即便蓝营政党取得执政权,必要时仍可重施故技,使用暴力手段对付蓝营政党,一旦出事,只要日后绿独阵营再次执政,仍可运用执政优势,在法院获得翻案“平反”、“转型正义”。打砸抢完还有“国赔”钞票可领,天然独的愤青们能抗拒这种诱惑吗?

诚然,绿独当局忽略了一个盲区:难道全台湾的年轻人都支持“太阳花”滋事分子采取暴力手段,解决台湾纷繁难解的各种社会矛盾吗?台湾青年果真人人盲从这种暴民政治吗?台湾青年岂是任人愚弄利用的愚夫愚妇?绿独当局显然太小看了台湾青年的智商与是非判准。

除了大选动员青年的目的,台湾当局应也意在警告国民党,纵使韩国瑜2020年赢了大选,如果国民党不照“台独”“主流民意”路线处理两岸问题,胆敢再走马英九“亲中卖台”的两岸路线,就别怪绿独重演“太阳花”式的“颜色革命”。

另一层意义,“太阳花”“国赔”案其实也在跟香港特区政府隔海较劲:你们看看我们对年轻人多么“宽容”,台湾有多“民主自由”,有多“尊重人权”,上街示威闹事霸占官署,事后还有“国赔”赏金可拿;你们用警力弹压滋事分子,我们却用钞票“抚慰”“礼遇”甚至“奖励”对警察及执法人员冲撞的“革命小将”。看看哪,这就是台湾的“民主自由”。

台湾绿独当局何尝在乎“太阳花”“国赔”案这出闹剧对台湾司法体制、社会正义,乃至对台湾社会基本道德规范的破坏力道?暴徒可以堂而皇之冲击公共部门,攻击执法人员,以“公民不服从”的荒谬理由疯狂傲慢,造成社会相当程度的恐慌,事后竟然还可以向公共部门领取“赔偿”——试问,天底下哪有这种“无本生意”耍赖式的“革命党”?

试问,一个文明社会最起码的司法“正义防线”该如何维护?一个文明社会的学校及家庭该如何教导下一代子孙“明礼义、知廉耻”“衣食足、知荣辱”?“法律红线”崩溃,“道德防线”溃堤,即便这个社会仍美其名披着“民主自由”外衣,实际上它已经成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暴民政治”,它与上古蛮荒世界亦几乎无分轩轾了。

台湾绿独当局假使执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往“暴民政治”方向偏倚倾斜,这样的“民主政治”绝对是一条通向悬崖的末路。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丰

王丰

台湾《中国时报》发行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台当局百万赔偿“太阳花青年”,一箭几雕能成吗?
陈同佳事件照妖镜下的“台独”与“独台”
谁都有资格批评国民党,但前“荣誉党员”郭台铭没有
投机的柯文哲,骗人的台式民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