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丰:赖清德“执政”若出变数,大陆怎样制裁能见效?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1-17 08:34

王丰

王丰作者

台湾《中国时报》发行人

1月13日,2024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和民意代表选举落下帷幕。

计票结果显示,民进党候选人赖清德、萧美琴胜选,打破台湾八年政党轮替“魔咒”。而在立法机构113个席次中,中国国民党砍下52席,民进党获得51席,柯文哲领导的台湾民众党拿下8席,无党籍及未经政党推荐者占2席。

换言之,朝小野大,民进党恐将迎来“跛脚”执政的局面。

赖清德“执政”,相比蔡英文,可能会带来哪些变数?柯文哲狂揽年轻人选票,背后涌动着什么样的社会思潮?围绕相关问题,观察者网采访了关注选举已久,却最终决定放弃投票的台湾《中国时报》董事长王丰先生。

观察者网:这次选举,民进党得票率40.05%,国民党得票率33.49%,柯文哲所在的民众党得票率26.46%。相比往届,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台湾政坛这四年发生了哪些变化?

王丰: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选民的人口结构跟过去明显不同。我们知道亚洲几个国家和地区的老龄化都非常严重,台湾也是如此,同时,因为民进党当局和民众党的支持者多半是年轻人,所以一些政治人物推动法律修订,把台湾的投票年龄从20岁降到18岁。这点对国民党是非常不利的,因为他们的支持者大部分是中老年,其中“银发族”还占了不小的比例。

另一个变化是多党政治的形成。台湾本来学美国走两党政治,然而国民党不争气,缺乏政治民心,民进党又贪腐得非常厉害,这种现状让民众党获得了出头的机会。

因为若按马克思恩格斯的理论来看,台湾的年轻人中无产者居多,认为自己在社会上是属于相对被剥夺的一方,所以他们需要起来颠覆既有的社会结构,这样自己才可以在社会上更好地生存。

事实上,近20年来,台湾的年轻人确实长期处于一个低薪的状态,而社会上的物价又翻了好几倍。我记得我1982年服兵役结束后找的第一份工作,薪水是1.8万台币,当时路边摊卖的阳春面一碗才一块钱;而如今,年轻人初入社会时的平均薪水约2.2万新台币,只比我当时多了4000台币,但一碗清汤挂面的价格已涨到50新台币左右。再比如,我年轻时买的一栋房子,总价140万台币,现在同样的地方,可能1500万新台币都买不到,中间涨了10倍不止。

这些糟糕的情况赋予了柯文哲的民众党极大的发展空间,年轻人对当下社会不满的情绪,让柯文哲的支持度一路猛增。可是严格来讲,柯文哲只能算是医学领域的专业人士,其自视甚高,但对其他领域的认知未必见得有多深刻。当愤怒青年特别多、民粹当道的时候,一些政客就容易利用他们冒出头,这是很多社会的通病,比如美国。

图自柯文哲社交媒体

观察者网:您以往投票都是投给国民党,是么?

王丰:基本上是这样子的。

观察者网:您在13号投票日前曾公开表示拒绝投票,还指出这么些年来“越投越失望”。能再详细说说为什么吗?

王丰:这个问题可以分几个层次来谈。

第一,在西方的所谓民主政治中,一人一票,且每张选票的价值是一样的。《论语》有言:“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如果一个国家或地方由“君子”来领导,以德化民,则民之向化;但如果任由贩夫走卒上位,这社会就有可能乱了,届时真正的理性和公义恐难彰显,整个社会反会被拖入暴民政治。时至今日,西方的民主政治逐渐走向暴民政治,如特朗普的上台,而台湾再去学习西方这套,不是自己往悬崖下跳吗?

第二,我认为现在岛内参选的这些政治人物,既不讲公义和理性主义,也不实事求是地就事论事。

比如,侯友宜在选举前夜还在强调,自己将与美国路线一样,反对“台独”。我实在不理解这句话的逻辑。所谓“美国路线”不是在支持“台独”吗?因为“台独”的存在,美国才能拱火台海战争,进而对台军售;蔡英文走的就是“美国路线”,民进党未来也会走“美国路线”。侯友宜的这番发言真是“有病”。其竞选搭档赵少康讲的话更是莫名其妙,说东部战区的解放军应该后退,不能越过所谓“中线”。这话说得真“伟大”,但谁会理他?

另外,我是主张两岸统一的,而侯、赵两人的一些讲法本质都是“华独”,赵少康明显是走美国路线的,侯友宜是浑人一个。这两人都非常地浑,我和他们理念不合,怎能投他们,为他们背书?

从左到右分别为朱立伦、王金平、侯友宜、赵少康(图/台湾“中时新闻网”)

观察者网:那您认为国民党这次又败选的原因有哪些?

王丰:有人说是因为“蓝白不合”,我说“错!”,即使“蓝白合”,国民党也未必能选得上——投票时白营的支持者也有可能跑掉,因为他们不想和国民党在一起。

国民党长期以来给民众一种迂腐的印象,且台湾的年轻人认为他们“亲大陆”,再加上前面提到的投票人口结构发生变化,年轻人的选票越来越多,而台湾的教改又导致年轻人的学识、理性下降。当对现状愤怒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国民党胜选的可能也就越来越小。

观察者网:赖清德自称为一个“务实的‘台独’工作者”。就个人来看,赖清德“执政”,相比蔡英文,可能会带来哪些变数?

王丰:我认为不会有什么变数,赖清德自己也说过会延续“蔡英文路线”,换言之他未来会继续“倚美谋独”。其实赖清德也不敢真的“独”,他讲的“务实”实质是“滑头”。大陆希望和平崛起、和平统一,换句话说,是大陆不愿意打仗,不是不能打——现在中国的经济实力和海军实力都名列世界第二,美国的飞机、军舰过来都要尽量保持克制。这种情况下,赖清德怎敢真的“台独”?

赖清德为什么搭档萧美琴?考虑到萧美琴的亲美背景,很多人都说是美国交代。因为我们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不能肯定地说这就是事实,但我认为这猜测基本上是合理的。你看连侯友宜、柯文哲都要陆续访问美国以获得美国的认可,民进党继任候选人当然也需先获得美国的肯定。

如今,赖清德加萧美琴,在美国看来应该是百分百稳妥了。美国政府应是十分信任萧美琴的,有萧美琴在一旁规劝、制约,好比在赖清德头上套一根缰绳,让他不至于滑出既有轨道。

观察者网:那在您看来,这是否意味着美国未来几年对“台独”这一议题的操弄也不会有什么太大新意?

王丰:是的,没错。

观察者网:国台办发言人就台湾地区选举结果发表评论时称,“民进党不能代表台湾主流民意”。这话引来不少热议,您怎么看?

王丰:在投票日开始前,台湾有家机构曾做过一次民调,结果显示近65%的受访者希望能在维持两岸现状的同时“下架民进党”。就选举结果来看,蓝、白营的得票率,再加上像我这种不投票的人,比例确实能接近65%。所以,国台办说当选的赖清德不能代表多数的台湾人,从得票率来看,确实如此,他只能代表40%的人。

从中也可见西式民主的荒谬性:让40%的人去操控、否定60%的人,这是“民主暴力”。对于这种不合理、不讲公道的政治,我十分抗拒,虽然抗拒得非常苍白无力、非常犬儒主义,但也好过完全不发声。

观察者网:在蔡英文“执政”的这几年里,大陆对台实施了不少制裁措施。就您的观察来看,哪些手段相对有效,能对他们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而不是被看成“隔靴搔痒”?

王丰:我觉得他们最害怕两个制裁手段,其中一个是直接武统。实际上不要说直接武统,直接将台湾对外航道封锁几天,台湾的石油、天然气供应就会出现问题,到时社会、经济相应就会大乱。

大陆举行的一系列军演,尤其是环岛军演,确实会让民进党当局感到紧张乃至恐惧,但对普通民众而言,大家其实已经习惯了。如我的好友、台湾的名嘴董智深曾分享道,他是金门人,在他小时,两边经常打炮,炮弹呼啸而过,硝烟遍地,但炮打久了、打多了,大家也就麻木了。现在台湾民众也是如此,“无人机进入台湾空域”“大陆卫星穿岛而过”之类的新闻看多了,就完全无感了,甚至还会耻笑台湾当局“又在吓我们”。

二是经济制裁。不过我觉得经济制裁是把“双刃剑”,不存在只有一方受伤的情况。就像美国限制高端芯片出口到中国,美国一方也是受伤的。

台湾,一个菜市场里的水果摊贩(资料图/新华网)

观察者网:台南是绿营的铁票仓,此前台南的一些水果因多种原因被限制出口大陆,有观点认为这会导致绿营的选票减少。实际情况如何?

王丰:其实这制裁措施的作用也不大。因为台湾农民的收入基本都还不错,比如他们可能一年原本能赚120万新台币,水果出口大陆受限后,收入就降到100万。换言之,失去大陆市场,对他们而言,只是伤了皮毛,难说伤筋动骨,好比原本可以买奔驰,现在只能改买丰田,但也不差。要是说,农产品不出口大陆的话,他们就会立刻饿死,那他们可能就乖乖了。

观察者网:我看到您在去年12月的一个视频里就准确地预测到,选举结果会是赖清德当选,但国民党会在“立法院”占据更多席位。如今“立委”席次,蓝营获52席,绿营获51席,白营获8席,换言之,朝小野大,民进党成了“跛脚”。如此一来,台湾政坛日后可能出现哪些情况?

王丰:国民党的席位只超出一席,因此我觉得现状也很不妙,给了柯文哲钻营的空间。

我个人认为,滑头的柯文哲绝对不会跟蓝营的人合在一起,因为跟绿营的人合作,他才能从中得利。说白点,政治分赃的主导人是执政者,因此柯文哲以后肯定会死扒着民进党不放,以“立委”投票要挟民进党在获得好处时给自己留一份,而国民党对柯文哲而言,无利可图。也因此,你可以看到现在柯文哲也不骂民进党了,未来应会和民进党进行各种讨价还价。

不过我觉得柯文哲也不要太自作聪明。赖清德在1990年代就开始从政,萧美琴也跟美国人搅和了很长一段时间,相比在政坛酱缸里染了二三十年的这两位,才当了8年台北市长的柯文哲近乎一个政治素人,真玩政治手段未必比得过他们。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