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谭飞对话汪海林:我们为什么反感“鸭里鸭气”?

2019-08-21 08:28:01

【对话/谭飞、汪海林】

一、鸭里鸭气到底在形容谁

谭飞:欢迎来到《四味毒叔》,我们好久没见到海林了,因为在后台,大部分问题都是提给海林问题,所以今天拉了海林,我们好好聊聊。

汪海林:好。

谭飞:好,在后台看到有些人对汪老师的一个提问,就是说鸭里鸭气四个字,我都忘了汪老师在什么地方提起的。

汪海林:也许是在宁波。

谭飞:你对鸭里鸭气怎么看,怎么界定这么一个词?

汪海林:鸭里鸭气,我觉得是这样,首先是小鲜肉这个说法,是一个非常下流的一个说法,这个概念抛出的时候就很下流。那么我们当时去寻找这个词源,这个词的源头在哪儿?那么得知这个词源来自于深圳的夜场,富婆跟男性性工作者的一个称呼,带有很强烈的色情意味。令人震惊的是,这样一个词被堂而皇之地用在我们的媒体上形容某些男演员,同时这些男演员又被提到一个很高的、不恰当的位置上。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做一个情绪化的表达,就直接指出这个词的背后的实际含义。

谭飞:鸭里鸭气。

汪海林: 它实际含义,我说那就是鸭嘛。你如果到一个行业,把这个东西提到这样一个中心位置的话,这是一个什么东西,你行业的自尊在哪儿?而且因为有些男演员他只是长成那样,他并不是嘛。然后你等于对这些演员你也不尊重。

谭飞:是不是也是物化男性?特别是长得帅或者漂亮的男士。

汪海林:是的,你这些演员也被你侮辱了。那么这是一种消费主义,甚至是某些打引号的女权主义的一个产物。但我不是一个批评家,我不是用正式的,就是正规的文艺批评的方式来谈论问题,因为那个应该交给他们去做。但是我认为他们没有做,我就用一个编剧的批评方式来说。

谭飞:就打了个比方。

二、来自一位编剧的调侃

汪海林:打个比方,我们编剧是感性的,它是用形象来创作,那么它不是一个批评,不是一个正式的文艺批评。所以很多人说你为什么这样?你这个批评是不对的,你那个是不严谨的,那不重要,因为我不是批评家。我们上学的时候在学校是文艺批评课,是一个贯穿四年的一个学习。

谭飞:很多人逃课。

汪海林:我那个成绩也很好,但是我也有意识,这些年我也写一些影评,但我也有意识不按照那个规范去写,我觉得我们国家有很多的影评人剧评家,他们应该从他们专业的角度去写。那我去写没必要用那些方式来写,其实我还是更多的想从创作人的角度去说,所以鸭里鸭气这个词,它也不是一个文艺批评。它是一个编剧的自言自语,他给它冠名于这个,那么它被流行起来,那它也是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它不是批评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我觉得更愿意把我的批评放到一个普通的网友的吐槽的这个内涵里去。

谭飞:就你不想让它成为一个宏大叙事,你认为这就是一个调侃。

汪海林:是的。

谭飞:也没有多什么深远的意义,就是一个个体化的一个调侃。

汪海林:对,唯一的差别就是以前我说话,其实一直是这样说,没有那么引起关注。只是可能这些年在《四味毒叔》,我们做的事情,也做了一些批评,影响力大一些,那么关注你的人多一些,所以你说的话就被放大了。这个我也需要适应,很多事情不是我要上热搜,我上热搜都是谭飞告诉我的,谭飞是他的儿子告诉他的。

谭飞:对,我儿子老在B站看到汪海林老师,他就很崇拜你,他说汪老师老在B站骂小鲜肉,为什么小鲜肉那么喜欢他呢?那看来B站还是挺有深度的一些人。

汪海林:对,所以这些批评也都不是为了刻意的要什么效果,其实编剧说的每一句话,用的每一行字,他都要戏剧效果,这是形成习惯的,他要戏剧效果。那么真正的批评家,他要每一句话要有出处,要符合逻辑。

谭飞:要有考据。

汪海林:要理性。

三、把世界看成一台话剧

汪海林:编剧每句话都要有戏剧效果,这是我们编剧的职业特性。你如果这句话,包括相声演员,我接触他们,生活中,他说包袱不能掉地上,他说了一句笑话,另一个一定要接上,这是生活中他的习惯,包袱不能掉地上,掉地上,你今天就丢人了,你这个饭吃的你就回家很窝火,他说一包袱,我没接上,这是不行的。所以剧作家的表达,这个可能大家也看到史航的表达,他是批评家吗?我也觉得他不是批评家,他是一个剧作家在看待这个世界。

谭飞:他把世界看成一台话剧了。

汪海林:对,是的。所以就是包括宋方金的批评什么东西,他们都是从形象出发的。所以鸭里鸭气的事情,我觉得第一,被不幸归入到这个范畴里的演员也不要沮丧,这是我随口瞎说的,不要当回事,我也不是批评家,我也不代表有关部门,你就由我说就完了。另外觉得有意思,说的有一定道理的网友也好,观众也好,给我点赞,给我弹幕,表示你们的支持也就可以了。

谭飞:那概括地说是不是鸭里鸭气就指的是有一帮被物化的年轻的长得帅或者漂亮的男性演员,然后在市场上被比较病态的推崇,可不可以这么讲?

汪海林:是的,我觉得其实这些演员,他自己的选择更重要,就是他自己对自己的这个定位更重要,因为我发现很多演员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在有意识地迎合这种市场的对他的塑造,他以此为荣。那我觉得这个可能需要有人用比较激烈的言辞提醒他们,尤其是男演员的话,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男演员的创作生命比女演员。

谭飞:长一些。

汪海林:还长一些,所以这种情况,因为这种小鲜肉他是不断地迭代很快。迭代很快的,再一个他更愿意以一个精致的五官和好看的容貌跟观众交流,还是更愿意以一个好的成功的人物形象跟观众交流。它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道路,那我们从专业化的角度上讲,希望他能够用实力去跟观众交流。

谭飞:其实等于换一句话说,你是说一个条件再好、外形再好的男演员,都要警惕对自己外形的病态审美和推崇,而且要想着自己是个演员,只完成表演。

四、演员:美和被消费其实还不是一回事

汪海林:其中有一个笑话就是这个观念的变化,就是当年说孙淳在北影厂的招待所。

谭飞:孙淳也挺帅的。

汪海林:对,别人在聊天,突然他就把门推进来很愤怒,指着其中一个人说,听说你在背后说我长得漂亮,去你大爷的什么,把人给骂了一顿,然后非常愤怒,摔门而走。一个男人或者说一个男演员,当他听到别人在背后议论他漂亮,他觉得是对他的羞辱。那么就这么多年过去,这个观念变化成现在这种情况,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情况,因为你想孙淳这样的演员,当他有这种愤怒的时候,你就知道他的努力,他要成为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你看他后来拍袁世凯,他怎么能像袁世凯呢?但是他演得多棒,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另外你比如说有一些演员,像陈道明这种,他年轻的时候就很帅,他有些戏他故意耍帅,真的是,但是核心的问题是什么?就是他的表演真的是好,他在表演上下的功夫比任何演员都多,他不是说因为我长得好看,我就不下功夫了,我就靠这个就行了。

谭飞:对,他呈现那个帅劲儿不是说让人来消费的,而是说让人 尊重他,觉得这个是美,美和被消费其实还不是一回事。

汪海林:对,他当年演话剧,演那个《屈原》,金乃千老师是他的老师,演他的配角。

谭飞:中戏的。

汪海林:演他的B角,他是A角,这是什么?他靠他长得帅,把老师给挤到B角上去了?他是靠他演得好,话剧就这样嘛,舞台上见,是这个。所以我们很多小鲜肉的演员,真的是,你要行的话,你上一上台演个戏。那我们当时在中戏也是,我们有一些同学,我不说谁了,长得非常帅,平常打打篮球,然后女同学看见他说太帅了,等一上台,哪怕小剧场一上,然后我就听见旁边有女同学说我的偶像坍塌了,他一上台、一走路、一说词。

谭飞:劲儿就没有。

汪海林:一说词就不行。

谭飞:松的。

汪海林:那在台上就还是陈建斌、郭涛,就这些演员,就台上算,咱们台上见,是这个。演员也是这样,咱在电影上见,是这个。

谭飞:不是在容貌上见的,容貌没有一个世界冠军,但是表演上是有高低的。

汪海林:对,演员是这样的,特别男演员,长得帅是好事,不是坏事,孙淳虽然很生气,但这个对他来说也是件好事,不是坏事,但是你如果只剩下长得好,就尤其会让人瞧不起,就是是这个问题。

五、什么才是男性审美的正道

谭飞:自恋到了顶点,他就会油腻,这真的会油腻,我看到现在很多演员,就是往30岁走,是长得很漂亮,但他每张照片你就觉得那美颜开得太厉害了,就觉得油腻,觉得那种特浮,特别不好。

汪海林:所以就是你长得好已经很好了,因为你很走运,长得很好,你就不要再炫耀这个事了。有的是人夸你,你自己这个时候要恰恰说我不靠容貌能够获得什么样的成功。

谭飞:就帅而不知其帅,那才叫真帅。

汪海林:是的。

谭飞:其实内心的潇洒远比容貌的外化的好看要更让人佩服。

汪海林:对,是。

谭飞:所以就是你觉得现在中国影视的这个男性审美应该怎么走?就是我们应该提倡什么?

汪海林:你像我们,以姜文那个《邪不压正》来为例,他要挑一个年轻的有雄性意识的男演员,他只能找到彭于晏。就是两岸三地,这个很清楚,我们有那么多小鲜肉演员,为什么一个都不能入选?就入不了他的法眼?你要去想,比如说好莱坞有个大导演,大公司,我就来中国找一个30岁以下的20多岁的男演员,我要一个好的男性演员,谁?这么大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的话,你丢人不丢人?

谭飞:是。

汪海林:但好莱坞它有的是。所以你男演员你就得是个男的,女演员是个女的,这是前提。在这种前提下有一些多样化的,他不是那么像男的,一个男演员可以补充,但是一个拍电影,很少有人专门来挑一个不是,有的,但是他的角色就很窄,你比如说像张国荣,这种演员当时是很难挑的,就是《霸王别姬》很难找到一个。

谭飞:找了很多人才找到他。

汪海林:对,他雌雄同体,这种非常棒的演技,容貌也好,他在性别上他能够跨越,这是一个说技巧上很难,再一个它本身它有它的特殊性。但是现在像张国荣的这种演员,我应该说其实没有了,但是你从某种浅薄的含义上说,不男不女的演员其实蛮多的。所以你如果说像张国荣那个演员多了的话,这种选择余地大了,反倒是对张国荣的侮辱。不是的,你要能演到那么好的,就是这种类型的,这种长相、容貌的演员多了,但是你能演出张国荣那个,一个都没有。

谭飞:对,而且就是从审美的角度那些东西都是补充,它绝对不会认为主流。可能我们社会比较可怕的倾向是把这个推崇为主流,那就意味着正常的男性的那种雄性和阳刚反而被人嘲笑了。可能这件事本身是挺可怕的。所以我们说如果主流比如说是彭于晏那种帅的,他真帅,而且是男性化的帅。那么有一些支流,有一些补充式那些,比如说阴柔一点,那没问题。但确实这个迹象这几年,特别前几年是很厉害。

汪海林:很厉害的,所以这种情况有一种说法,就是当世界末日的时候,你发现挡在最前面的不是吴京,而是鹿晗的时候,你这个是更恐怖。他实际上就是这个问题,谁来拯救世界?其实好莱坞一直在讲这个问题,就是说关键时刻谁来帮助我们?谁来拯救我们?这个英雄是什么样的?那好莱坞已经很清楚了,大家去看,而且它最贵的那些演员是谁?前十名,我一看有黑人、有秃顶。但是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是男性。

六、过度自恋是帅气男演员的墓志铭

谭飞:你看《速度与激情》里面那些男性,其实长的,按中国审美不好看,一个个都是叫歪瓜裂枣,但是它在全世界女性观众中引起了非常大的一种尖叫。

汪海林:因为你觉得他们去完成,其实汤姆·克鲁斯他是一个小鲜肉型的演员,他长相各方面,一点都不帅。

谭飞:他一点不阴柔。

汪海林:他玩命地练,他自己要强化他雄性的这方面,他个子也不是很高。他从《壮志凌云》开始,他就是竭力的要强化他本来并不是很突出的雄性形象。那么他通过他的表现来突出。就是说不断地有观众跟我抬杠,就是说男人就一定得是五大三粗的吗?或者什么,不是的。汤姆·克鲁斯是一个例子,他本身不具备那些条件,不像史泰龙、施瓦辛格那个形象,但人家接的所有的角色,塑造的所有的人,做的所有的选择就是超级英雄的选择

谭飞:其实说来说去还是那个话,我都有一句话就叫,过度自恋是帅气男演员的墓志铭,还是不要过度自恋。

汪海林:是的。

谭飞:海林讲得很对,容貌是爹妈给的,你有什么自恋头,恋也应该你父母恋,不应该你来恋这事,所以还是要特别能够反省自己,真的是把演技练好。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四味毒叔”。)

汪海林

汪海林

著名编剧 代表作《铜雀台》《楚汉传奇》

分享到
来源:四味毒叔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明星那点事儿
明星那点事儿
作者最近文章
比世界末日更恐怖的是,你发现挡在前面的不是吴京而是鹿晗
流量高就能当男一号?男一号很考验气质的
最近我常反思,我是不是在给行业添乱?这些批评有没有意义?
面对好莱坞大片的碾压,我们该不该照顾国产片?
影视圈要有基本的历史观,不然会被小细节迷惑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