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若愚:暴力裹挟下的香港区议会选举,会走向何方?

2019-11-06 08:20:57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11月24日,香港将举行回归后的第六届区议会选举,这也是回归以来报名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区议会选举。

然而,2日下午,128名激进区议会选举候选人在维多利亚公园发起所谓的“选举聚会”,并迅速演变为大规模的暴力破坏活动。这也预示着这次选举,将成为香港历届选举中受暴力影响最深、形势最复杂严峻、竞争最激烈的一场选举,其结果也将对香港未来政治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11月2日,在所谓“选举集会”中,区议会选举候选人陈振哲(穿黄衣者)等人被捕。(图/香港大公报)

“风云计划”剑指体制内夺权

香港区议会产生于中英双方关于香港前途问题进行角力的特殊历史时期。

1979年,时任港督麦理浩访华,在感受到中国政府收回香港主权的坚定决心后,港英政府对主权交接后的政治体制进行了提前布局,迅速启动代议制改革,核心是将长期以来的“行政主导”变为“立法主导”。1981年,港英政府发表《香港地方行政》白皮书,在基层设立区议会,施行区议会和市政局选举。

香港回归后,《基本法》设立“区域组织”专节,明确特区可设立非政权性的区域组织,这是区议会继续存在的法律依据。1999年,立法会通过《区议会条例》,明确香港设立18个地方行政区,每区各设立1个区议会,主要职能是就影响地方行政区内居民福利的事宜向政府提供意见,并负责区内的环境、康乐、文化及社区活动等,但不具备立法权和审批政府公共开支的权力。

区议会议员共分为3类:其一是当然议员,为新界各区27名乡事委员会主席;其二是委任议员,是政府委任的区内街坊福利会、文娱促进会、体育会等机构的主席或代表等,是政府管控区议会的一种途径;其三是直选议员,由选民在选区内选举产生。

回归后首届区议会选举于1999年底举行,每届任期4年。在几次选举中,区议会的人员组成与数量都有调整变化,较大的一次是第五届区议会取消了委任议员。第六届区议会共设立479个议员席位,其中27个当然议员,其余452个席位是在港岛18区划分出452个选区,每个选区各选举产生1名直选议员。

回归以来,区议会的议席数量和组成分布多次进行调整。(图/香港立法会官网)

虽然区议会议员也被称为“议员”,但其权力、福利待遇较立法会议员有很大的落差。2019年5月,立法会通过了关于第六届区议会议员薪酬的决定,议员酬金为每月3.4万港元,租住办公场所标准为每月4.5万港元,交通津贴为每月7690港元,此外在每届任期内将获得12万港元的开设和关闭办事处的经费。区议会议员的收入水平,是参照经理及行政级别人员收入的中位数来设定的,而立法会议员4年任期内可获得1000余万港元的可观资金,堪称贵族。

香港立法会议员薪酬及各种运营资金(图/香港经济日报网)

在前五届区议会选举中,有四届是建制派赢得胜利、把握区议会的主导权,并在多个选区的较量中出现建制派名不经传的社区小干事把反对派知名人物挑下马的经典案例。在2015年第五届区议会选举中,民建联共有119人当选,得到30余万张选票,巩固了区议会第一大党的地位。

2015年,民建联在区议会选举中巩固了第一大党的地位。(图/香港文汇报)

建制派之所以能够在数次区议会选举中,取得比立法会选举更好的成绩,主要有3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掌握权力不同。区议会职能有限,每天管的是“婆婆妈妈的事情”,不需要什么宏观的政策视野,却需要投入很多的人力物力。因此,回归后很长时间内,反对派把选战重心放在了立法会选举,不愿意在区议会选举中投入太多的资源。

二是选民诉求不同。对于立法会选举,选民重视候选人的政治理念,区议会选举则是在乎选区服务。长期扎根选区、为市民办事的区议会候选人,虽然没有什么知名度,但能够赢得大家的支持。反而那些选举前“空降”的反对派头面人物,虽然名声大,但一时间很难赢得选票。

三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各类政治运动,对选举产生较大影响。以2014年为例,非法“占中”对经济社会造成极大冲击,此后1年举行的区议会选举,在受影响最深的中西区,民建联9位候选人全部当选,而人民力量、社民连和热血公民等激进派全军覆没。

反对派唯一赢得区议会主导权的,为2003年的第二届选举,当时受“23条立法”和“七一”大游行影响,反对派提出的政治主张广为人知,一些长期扎根基层的建制派候选人落选,当选率仅有3成;反对派得票则超过百万,当选率超过8成。这使得反对派充分认识到操控政治议题、激发全民“恐中”,是他们赢得选战的利器。

在近两场选举中,还出现了立法会议员纷纷“屈尊”参选区议会的现象。这是因为根据2010年通过的2012年政改方案、2011年通过的立法会选举修订条例,在立法会功能界别中增加了5个议席,由现任直选区议会议员提名、竞逐,并由无功能界别投票权的选民投票选出。于是,参加区议会选举就成了进入立法会的一条捷径;而现任立法会议员如果当选区议会议员,则可在政党内部证明其民意基础和选战实力,为后续再次参加立法会选举赢得先发优势。

不过,参选也会面临较大的风险。2015年共有19位立法会议员参加区议会选举,其中5人落选,他们当中的4人无缘新一届立法会。

2017年4月,“占中”发起人、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了“风云计划”,此后根据形势发展数次进行调整更新,终极目标锁定2022年的香港特首选举。

戴耀廷提出“风云计划”,意在体制内夺权。(图/港媒)

计划第一步,就是确保反对派阵营在2019年区议会选举中大胜,囊括2022年特首选举委员会中属于区议会议员选委席位共123个。加上目前反对派掌握的选委席位350个,总席位就可以达到478个。

计划的第二步,是在2020年立法会选举中,掌握过半数的议席。如区议会选举获胜,将对立法会选情有很大帮助。

计划的第三步,是在选委会成员中拉拢与反对派立场相近的商界组别的128个席位,如果能够拉拢成功,他们将掌握超过600个席位。

按照规定,特首选举委员会共有1200个席位,反对派一旦掌握了半数以上席位,即可决定特首人选,从而实现他们体制内夺权的目标。为了这一图谋,反对派加紧进行内部协调,做出了谋划部署。

回归以来最激烈的选战

“风云计划”虽然看起来完美,但实施起来却面临着极大的挑战,那就是建制派长期深耕基层、在区议会中占据主导地位。四平八稳的选举策略显然无法实现体制内夺权的目标,反对派经过精心策划,步步为营打出了一套组合拳。

其一,策动“反修例风波”,激化市民恐慌心理。

特区政府针对一起香港市民在台湾的杀人案件,为了弥补现有法律的漏洞,于今年2月份推动修订《逃犯条例》。这原本是正常的法律操作,反对派就如同鲨鱼闻到了血腥味,立即开始了大肆造谣抹黑,声称修例会成为内地要求香港引渡“政治犯”的借口,发起“反修例、反送中”运动。

黄之锋撰文称,修法“将彻底破坏‘一国两制’对港人的法律保障……届时若有台湾政界人士被北京政府定性为干犯中国大陆的罪行,只要该人在香港过境、逗留或旅游,都有被引渡(移交)至中国大陆的可能”。一时间,“人人可送中”成为反对派主打的口号。

6月份,随着立法会计划组织条例修订三读,“反修例风波”进入到大规模街头暴力的阶段。激进反对派包围和冲击中央政府驻港机构,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袭击警察,打砸商铺,关押和殴打无辜市民,气焰越来越嚣张,行径越来越恶劣。虽然特区政府被迫撤回修例,但暴力活动依然没有停息的趋势,每隔几日就要上演一场。

有学者分析,“反修例风波”并未孤立事件,而是反对派吸取2014年非法“占中”、2016年“旺角暴乱”失败教训后,对街头抗争的全面升级,通过不断激化港人的恐惧意识,进一步巩固他们的选举基本盘,并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从而扩大赢面。

其二,精心调配候选人,增大取胜的可能性。

此次区议会选举,共有1104人报名参选,是香港回归以来人数最多的一次。10月31日,特区政府公布共有1090名候选人获有效提名,他们将角逐452个直选议席,平均每个席位有2.4人角逐,最热门的席位有5人竞争。

1999-2015年区议会选举中自动当选情况。本次区议会选举竞争更加激烈,候选人自动当选的情形不再出现。(图/香港立法会官网)

前五届选举,均有部分选区因只有1个候选人而自动当选,其中人数最多的是第一届和第四届的76人,人数最少的是第三届的41人,占据了直选席位的一至两成。而本届选举中,每个选区都至少有2名候选人,不再有自动当选的情形。戴耀廷透过“民主动力”协调出名单,“将452个选区填满”。

根据《区议会条例》,区议会选举的参选人须将提名表格送交选举主任,由选举主任确定其提名是否有效。在本次选举中,选管会宣布一项额外要求,规定每名候选人须在提名表格作出一项法定声明,示明其会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主任会审查其提交的有关声明是否有效。

10月24日,“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为首的暴力派参选人,公然大闹区议会选举候选人简介会。(图/香港文汇报)

但实际上,除了黄之锋被确认提名无效外,其他涉“独”、涉“暴”候选人被询问后只作简单的辩解,都顺利入闸。为了减少被DQ(取消参选资格)的风险,他们一方面悄悄把“独人”洗白,如提前离开“香港众志”等港独组织,抹去网络上曾发表的言论,隐藏其“港独”思想;一方面安排政治素人参选,期望以新鲜的面孔冲击建制派占据优势的地区,说不定能爆冷当选。11月2日的暴力活动中,至少有陈振哲、郑仲恒、文念志3名区议会候选人被捕。

可以预见,此次选举过后,将有更多的激进人士进入区议会,甚至以此为跳板进入立法会,进而把暴力和激进带进体制内。

其三,暴力冲击建制派候选人,恐吓其支持者。

与前几次选举不同,此次建制派参选不但要面对竞争对手的压力,还面临自身、家人、助理人员以及支持者安全方面的风险隐患。

据统计,自“反修例风波”以来,民建联、工联会这两个建制派政党,至今共有超过150个办事处遭到破坏,包括纵火、毁坏电脑、盗取文件;此外,经民联、新民党甚至乡议局,以及个别建制派议员的办事处,也遭了殃。民建联副主席周浩鼎说,其东涌区议会议员办事处的大量物品及玻璃被打烂,支持者感受到暴力冲击而害怕。

黑衣魔袭击李慧琼、蒋丽芸议员办事处。(图/港媒)

此次选举提名期一开始,网上已经有暴徒散播针对建制派参选人的各种谣言。据橙新闻报道,有人谣传民建联副主席周浩鼎的太太在《纽约时报》任职,并且还拥有美国绿卡的消息,对此周回应称自己和太太都是中国籍,没有申请任何绿卡。中西区议会议员陈学锋被人污蔑为“出卖市民、官商勾结”,在他上街派传单时,有人到现场举牌呼吁不要给他投票。耀安选区候选人李世荣,被人污蔑为“洗黑钱”,他贴在过道里的宣传画被撕掉,旁边贴了200多张抹黑的画。

隧道里贴满了抹黑李世荣的宣传单(图/Facebook)

建制派的支持者中很多是老年人,反对派为了阻碍他们投票也是想尽了招数。有知名电台主播公然教唆煽动阻碍长者投票,包括选举当天全程“陪同”老人、报旅游团送老人出境、恐吓老人投票会犯法等,试图用这种阴招拉低建制派候选人的得票数。

虽然建制派多次呼吁,在一个公平、公开、诚实的环境中进行选举,但在整个香港社会都深陷暴力的情况下,选举全过程必然伴随着很大的暴力风险,甚至很有可能像阿富汗、伊拉克那样,市民们前往荷枪实弹警察护卫着的投票站进行投票。最极端的情况下,11月24日的选举将无法按期举行,而是推迟至14天内重新组织。

其四,鼓励年轻一代参与政治运动,逆转选举结果。

每次选举都会有大量达到选举年龄的年轻人加入,被称为首投族,他们的政治立场对选举结果产生较大影响。此次区议会选举,共计有39.3万新登记选民,创下了香港回归以来的新高,其中18至35岁群组占了47.98%,36至60岁占40.88%,60岁以上则占11.14%。

在香港教育全线失守、青年一代被教育得更加激进、成为黑衣暴徒主力的情况下,香港反对派有理由相信,年轻一代大部分在政治立场上与他们相近,只要把他们的选票拿到手,“风云计划”的成功就有了很大的把握。

为此,反对派利用各种途径,包括制造“示威者在太子站被打死”、“港警性侵被捕的女性示威者”、“女性示威者被打爆眼球”之类的谣言,并利用工作、住房等民生问题,激发青年人仇恨特区政府、仇恨警察、仇恨体制的情绪,引导他们利用选票来改变社会。

这些因素相叠加,使得本次区议会选举成为回归以来战况最为激烈的一次,其结果也会对2020年立法会选举、2022年特首选举产生深远影响,进而影响香港政制的长远发展和经济社会的繁荣稳定。

建制派必须守住“上甘岭”

对于建制派来说,当务之急是必须想方设法赢得今年的区议会选举,狙击反对派的“风云计划”,使得其图谋无法得逞。这是一座不容有失的“上甘岭”,接下来的两周多时间将会非常关键。

2019年区议会选举宣传画(图/香港立法会网站)

其一,要坚定邪不压正的信心。

在民建联组织选举动员时,该党主席李慧琼曾表示,香港当下正值最艰难时期,民建联正面对最艰难的一场选举,但民建联无畏无惧,坚定初心,服务小区。作为爱国爱港旗帜,民建联各参选人要对国家、“一国两制”方针有坚定的信心,及有捍卫“一国两制”的决心。同时,坚决反对一切暴力违法行为,继续支持警队严正执法。

在当前各候选人持续遭受造谣污蔑、暴力胁迫的情况下,建制派应当用各种方法坚定参选者信心,鼓励他们如常进行宣传拉票,勇敢地与各种非法和暴力行为作斗争,努力在这乱世之中放大自己的声音。同时,还要做好其支持者的安抚工作,鼓励大家一同站出来,为香港的未来尽心尽责。

其二,要有应对选战的战法策略。

近几年来,戴耀廷充当了反对派选举概念的提出者、选举策略的制定者、选战资源的调配者,堪称“狗头军师”。他先后提出了“占领中环”、“雷动计划”、“风云计划”,无一不造成了巨大的威胁。相比之下,建制派更多的是见招拆招,被动应对多,主动出击少,在不同政党的协调沟通中也有不顺畅的地方,并未凝结成一块钢板。

建制派应当强化选战概念的开发,提出“平暴乱、拼经济、保民生”之类的口号;建立更具进攻性和长远性的选举战略战术,统一调配选举资源,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一点点实现选举目标;强化贴近基层、服务民生的形象塑造,令小区选民能够更清晰地认识到谁是真心为小区街坊服务,谁只是在搞政治口号宣传;在“双普选”、“23条立法”等核心问题上,认真研究制定宣发方案,用更充分的说理赢得市民支持。

其三,特殊情况下应坚决要求推迟选举。

鉴于暴乱未平息,反有愈演愈烈迹象,近乎恐怖暴力活动,建制派应当及时固定议员办公室被打砸、工作人员被打骂、支持者被恐吓等证据,说明当前选举是在暴力裹挟下进行的,已经严重威胁选举的公平公正,要求警方加大惩凶除恶和对建制派候选人保护的力度。同时,特区政府应慎重评估选举风险,在当前暴力行为未平息的情况下,由特首下达命令推迟区议会选举,直至香港选举生态恢复正常。

如果真的发生了推迟选举的情况,建制派还要提前做好应对预案,特别是反对派大规模的攻击和抹黑行为,向社会充分说明推迟选举的公平性与合理性,并结合新的选举安排做好精心准备。关键时刻不妨多打打“悲情牌”,以被打砸的惨样赢得同情。

其四,巩固强化平暴治乱的主流意志。

当前,香港社会受到暴力的全方位影响冲击,可以说,每个行业、每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侵扰,但同情暴力、美化暴徒的言论仍很有市场,社会上谴责、抵制暴力的声音还不够响,沉默的大多数还没有理直气壮地喝停暴力,“和理非”没有明确地与暴力割席。概而言之,全社会并没有形成平暴治乱的共同意志。

11月2日晚,暴徒纵火阻止警方推进。(图/香港文汇报)

截至11月2日,由守护香港大联盟发起的“反黑暴、禁蒙面、护家园”网上大联署,截至昨晚联署人数已超过50万人。不少市民留言强调,止暴制乱是香港的主流民意,呼吁大家继续发声。建制派可用好类似活动成果,鼓励爱香港的人不能再沉默,必须齐心站出来,发出“香港是我家,容不下暴力、容不下破坏!还我和平、理性、真正自由的香港!”的最强音。

这是一场输不起的战斗,建制派们理应团结起来,去赢得胜利!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若愚

王若愚

自由撰稿人,香港问题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反对派进军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如何守住“上甘岭”
解放军新迷彩作业服曝光,透露出哪些信息
有必要重申下香港公务员政治中立原则
撑香港警察,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其实,牺牲从来不曾远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