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若愚:“解放军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2020-02-07 08:25:0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从除夕夜三军医疗队紧急出征到火神山医院投入使用,从火速调派医疗物资到车队为市民运送生活用品,解放军全程参与了阻击疫情的各项工作,为守护人民群众生命安全而奋力拼搏。

正是由于部队的迅疾出动,让这次应对疫情增添了“战时状态”,也让广大疫区群众看到了更多希望。难怪无数网友说:“解放军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除夕夜上演最美逆行(图/微信公众号“人民陆军”)

此次部队火速驰援武汉,属于处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卫勤保障,是解放军非战争军事行动的一项重要内容。上一次广为全国人民熟知的此类行动,是17年前的应对非典疫情。

随着军力的提升、科技的进步和经验的积累,部队卫勤力量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上的参与程度不断增加,方法流程逐步完善,成为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的重要依靠力量。然而,在日益复杂严峻的挑战面前,要想完成任务也绝非易事,依然还有很多艰难险阻亟待一一踏平。

是“保障队”更是“战斗队”

可能在人们的固有印象中,部队主要是用来打仗的,威武的战舰、犀利的重炮、呼啸的战机是主角,而以医护人员为主体的卫勤力量为配角,他们的主要使命是拿好手术刀,处理好战士们的各类战伤训练伤,维护军人健康。

但在和平年代,却有一种风险,其危险性远远超过了潜在的战争威胁,那就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随着全球化的快速发展,世界人口大量流动,类似非典、甲型H1N1流感病毒、脊髓灰质炎、埃博拉、塞卡病毒等,都发生了全球大范围蔓延,有的突发性甚至超过了战争。可以说,如今没有任何国家能在病毒传播中真正独善其身。

公共卫生事件虽然种类不同,伤病情也有所不同,但主要特点相近:情况紧急,短时间内出现大量病员;病员相对比较分散,涉及面广,救治难度大;病因不明,救治要求高;在一个潜伏期内病例数不断增加,如果措施不到位,会引发更多病例发生;病情走向难以准确预测,防治难度极大。

此次爆发的新冠肺炎,完全符合以上所列特征。

作为疫情首发地,武汉疫情防控形势严峻。截至2月6日24时,武汉确诊病例累计达11618例,死亡人数升至478人。考虑到全湖北省还有64057人处于医学观察,随着测试手段的提升,近几天确诊人数还将会增加。在这种前所未有的紧急情况下,武汉本地无论医疗设备、床位还是医护人员,都难以完全承担起救治病人的重任。

武汉,迫切需要紧急救援。

除了面向全国征集地方医护人员外,部队卫勤力量以其无与伦比的快速行动能力、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专业化的救援能力,成为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主攻手,肩负起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的重任,更加彰显了其战斗性。

2月2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和联勤保障部队白忠斌副司令员在武汉火神山医院签署互换交接文件。(图/新华社)

首先,部队卫勤力量长期经受应急训练,可以快速进行响应。

此次武汉疫情在春节期间急转直下,对征召专业力量的时限要求很高。部队医护人员的身份首先是战斗员,长期参与紧急出动演练,一声令下即高效集结,第一时间派往疫区。三军医疗队能够在除夕夜紧急出动450人,正说明了他们的高度纪律性和应急素养。

其次,部队卫勤力量多次参与重大任务,具有应对疫情的过硬能力。

此次部队抽调的1400名医护人员,大多参加过抗击非典任务以及援助塞拉利昂、利比里亚抗击埃博拉疫情任务,经受过复杂环境的考验,具有丰富的传染病救治经验,这对应对此次疫情有很大的帮助。

《解放军报》就曾报道,部队医疗队进驻金银潭医院的当天,就创造了一次性接收了30余名确诊患者的纪录,这距离他们走下飞机仅12个小时。随后,医疗队又做出一个大胆决定:再次接收47名确诊患者,其中不少是危重病患,完美诠释了“艺高人胆大”。

再次,部队卫勤力量有先进、高效的指挥保障体系,可独立承担“硬骨头”使命。

2003年,在非典疫情最严重的时刻,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成立小汤山医院,累计收治680名非典患者,约占全世界非典患者的十分之一,创造了高治愈率、低死亡率、零感染率的优秀业绩。

此次火神山医院,同样全权由部队负责,共开设1000张床位,主要收治确诊的重症患者。相信在部队医院的有力领导下,在集中全军优势医疗资源、乃至开设5G远程会诊的情况下,一定能够再创奇迹。

此外,在社会日常运转难以平稳进行的情况下,部队保障力量自觉“补位”挑重任。

武汉“封城”之后,各类公共交通工具停运,由于应对疫情运输任务繁重,运力短缺矛盾更加凸显。2月2日,驻鄂部队抗击疫情运力支援队抽组成立,开始承担武汉市民生活物资配送供应任务。当天早晨早上7点,该支援队首次执行支援运输保障任务,出动50台军用卡车,将200余吨生活物资从武汉市各大配送中心调运至武汉三镇,供应各大超市,保障武汉市民生活。

艰难平衡“平时”与“战时”

部队卫勤力量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遇到了很多现实矛盾问题。从根源上来说,这是卫勤力量“平时的体制编制”与“战时的保障能力”这一对矛盾体所决定的。

如何理解这一对矛盾体?身边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口罩。

在“平时”状态下,很少有人会专门想着去储备口罩,一般需要的时候随时都可以买到,药店也不会储备太多;但在疫情爆发的“战时”状态下,口罩突然变成了硬通货、必需品,一时间奇货可居,即使商家想进货也进不到。绝大部分商家无法预料“战时”状态何时来临,口罩储备多了可能造成浪费,储备少了却无法应对突发疫情,很难找到平衡点。

对于部队卫勤力量来说,疫情爆发的突然性和不可预测性就是最大的挑战。

应对新冠肺炎不能完全照抄照搬应对非典的经验,投入战斗所需的技术手段、设备、物资和经费等都难以做到完全充分的准备,必须根据现场情况迅速作出判断,并根据事态的发展及时调整应对策略。

这次卫勤保障就体现出这种阶段性调整的特点。

在除夕夜,450名队员作为先期力量,编入当地定点医院。在与当地医生交流过程中,他们进一步深化了对新冠肺炎发病情况及治疗方案的认识,完成了必要的经验积累。

火神山医院建设完工之际,部队再次召集950名医护人员,与先期450人一起担负起医院运转。

而随着疫情越发严峻,2月初武汉市开始建设方舱医院,2月3日晚部队运力支援队组织官兵通宵达旦调运物资,为一夜之间建成3座方舱医院提供有力支援。

火神山医院各类设施较为齐全。(图/湖北卫视)

第二个挑战是疫情十分凶险,科学诊疗难度极大。

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情况危急、危害严重,迫切需要组织力量全力以赴救治病人,同时调查疫情发生原因,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找到有针对性的处置手段,控制危重病人病情持续恶化。同时,部队医护人员还要做好自身防护,防止被病毒感染造成“非战斗减员”,甚至有生命危险。

现实是,新冠肺炎和当初非典爆发初期一样,绝大部分情况都是未知的,早期时没有有效的鉴别检验手段,直到现在也尚未完全研制出特效药物。

为了早日战胜病魔,部队卫勤力量一直在努力。

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紧急展开的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开始运行,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加快了确诊速度。

部队有关科研机构还注重强化应急科研,跟踪新型冠状病毒毒力、传播力、耐药性变化,协同有关部门查明病毒源头和感染、传播等机理,在改进诊疗方法、提高防控技术、研发治疗药物等方面发挥作用。

第三个挑战是保障物资种类数量多,供应难度大。

疫情发生后,联勤保障部队从仓储中心中紧急调配防护服6万多套、口罩38万多只、乙醇3千多瓶(2月2日数据),所有医疗人员、物资均做到了随到随运、畅通无阻,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高效优质的运输投送保障。

但也要看到,此次疫情十分复杂,且发展迅速,所需要的的抗生素、抗病毒药、口罩、防护服、眼罩等平时储备数量有限,一时间难以完全满足地方需求,武汉一线医护人员出现了防护物资短缺的严峻局面。

联勤保障部队紧急调配物资。(图/央视军事报道)

第四个挑战是复杂舆论环境和各种造谣中伤。

1月25日,四川自贡网民孙某声称“此次病毒由解放军传播导致”。

1月30日,四川广元一名男子身着中校军服,以疫情期间联合执法名义,要对商店进行罚款。

2月4日,微信群中更是流传“周边部队开始集结,各连锁酒店全部被政府征用,如果10号疫情不好转,解放军进城全面接管,每天的菜解放军按你家人口按需配给送你家里,封户”。消息还提示让居民早些准备。

有人形象地说,这是“军人在前方打仗,坏人在背后捅刀子”。

这些都充分说明,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一场极其艰苦的战役,作为中坚骨干力量,部队卫勤力量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为此付出的努力乃至牺牲奉献也必然是巨大的。当然,我们相信解放军一定能够有效应对这些考验,最终赢得战“疫”的胜利。

提高联合救援能力需要军地相向而行

虽然现在还远远不到总结的时候,但我们稍稍回望下此前应对新冠肺炎的举措,也会看到诸多的问题与遗憾,未来工作中还有很多亟待改进和提高的地方:

一是始终对公共卫生事件保持高度警惕和敬畏,加强监测及时预警。

人们常说,宁可十防九空、不可失防万一。从地方实践来看,在监测预警方面还有较大不足。对于部队来讲,可更加积极地参与到所驻城市疫情的早期收集、研判上,尽快明确事件性质,研究是否会造成大面积的传播,在此基础上提出有针对性的意见建议,推动地方政府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尽可能早地控制住疫情。

二是着眼更复杂、更艰巨的情况定实方案预案。

武汉是有1100万人口规模的城市,在疫情爆发后应对方案准备不充分、医疗物资短缺矛盾十分突出。在国内,人口规模超过武汉的还有不少。

部队卫勤力量要立足于最复杂、最困难局面,针对大城市和特大城市发生公共卫生事件的情况,就专门医院的快速开设、医疗物资的调集、医护人员的集中、保障物品的筹集等,制定更加详实的预案,加大各类应急物资的储备,确保遇有情况可第一时间响应、快速进行供应。

三是健全扩充专业力量。

此次应对疫情,病患多与医护人员短缺的矛盾极为突出,很多医护人员要连轴转,有的连续10多个小时不吃不喝、极为辛苦。在战“疫”最艰难的时候,部队卫勤力量地位作用无可取代。

要着眼平时能应急、战时能救命的要求,适当扩充部队医护人员队伍的规模数量,这样再遇到类似疫情时,能够调动的人员即可大大增加。

部队医疗队检查患者治疗情况。(图/中国军网)

四是更加注重人员的心理防护和疏导。

从媒体采访中我们得知,有的部队医疗队员接到命令后赶紧洗澡准备出发、与女儿相拥在卫生间门口,有的为不让父母担忧、反复叮嘱记者不要播出姓名,等等。随着医疗救治的开展,也可能因为病患的死亡而产生自责、内疚等复杂情绪。

她是医生,也是妈妈(图/主人公朋友圈)

一线医护人员长期面临高压环境、担负繁重工作,同时面临着亲情爱情友情等情感的考验,心理压力往往骤增,容易诱发各类心理疾患。要做好任务中心理疏导工作,支撑他们更好完成任务。

2月3日晚,数十辆救护车闪着警示灯排成长龙,向火神山医院转运病人,灯火通明宛如“星河”。这一条星河,映照出中华民族多难兴邦的奋斗历程,也镌刻着人民解放军在应对非典、抗洪抢险、抗震救灾、应对雨雪冰冻灾害等行动中所作出的卓越贡献。

我们有理由期盼着,解放军卫勤力量在武汉再立新功,为佑护人民生命安全,撑起一条永不谢幕的灿烂星河!

参考资料:

1.张雁灵:《非战争军事行动卫生勤务学》;

2.《解放军报》近期相关报道;

3.柴光军:《军队依法防治传染病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现状与对策》;

4.聂善化、宋忠良:《处置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卫勤保障主要特点及对策》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若愚

王若愚

自由撰稿人,香港问题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解放军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我国征兵为何变“一年两征”?
驻港部队参与清理路障,有问题吗?
反对派进军区议会选举,建制派如何守住“上甘岭”
解放军新迷彩作业服曝光,透露出哪些信息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