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若愚:预备役由中央统一领导,这改革背后的学问不简单

2020-07-01 08:09:2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据新华社6月28日报道,中共中央印发《关于调整预备役部队领导体制的决定》,明确自2020年7月1日零时起,预备役部队全面纳入军队领导指挥体系,由现行军地双重领导调整为党中央、中央军委集中统一领导。

预备役部队领导体制改革,是2015年以来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最新进展,也是继武警部队改革之后继续推进跨军地改革的重要举措,进一步把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的原则落到实处。

这也意味着,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强化,预备役部队的建设管理也将得到全面加强,在支援保障现役部队、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编设预备役部队是世界通行做法

“民兵预备役”并列出现的频率较高,因此人们常把“民兵组织”和“预备役部队”相提并论,但实际上两者有较大区别。

民兵组织设立于乡镇和企业事业单位,由基层武装部负责管理,组织形式较为松散;人员包括退役军人和普通工人、农民等,不脱离生产;武器装备以轻武器为主,如81-1式半自动步枪,在现役部队淘汰后转给民兵使用。

07式预备役军服与现役部队基本一致,区别在胸标、臂章等标志服饰(资料图)

预备役部队是人民解放军的组成部分,师团级单位有统一番号,颁授军旗,编配相关武器装备。从组织管理看,具有这么几个特征:

一是预备役部队的组织指挥以现役军人为主,包括党委领导、精干机关人员和分队的班排长。这就好比建房子,现役军人组成了框架结构。此前还实行预备役部队第一政委制度,由地方党委、政府领导兼任,有的还授予相应的预备役军官军衔。比如,在担任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和省长期间,习近平兼任福建预备役高炮师第一政委长达7年。

二是预备役部队的主体,是退出现役、转服预备役的军官、士兵。按照我国法律规定,现役军人在退出现役时,一般转服预备役,并授予预备役军衔。他们曾接受部队教育训练管理,具有较好的军事基础,被编入预备役部队后,平时正常上班工作,定期参加预备役部队组织的训练。这样的人员构成,保证了预备役部队能够经短期训练即具备一定作战能力。

三是预备役部队的训练科目与现役部队有所对接,训练考核比民兵组织标准更高、要求更严。如2018年12月,北部战区陆军组织对所属预备役部队进行基础训练考核,采取考题现场随机抽签、考核成绩当场公布、申诉即时处理的方式严格组织,成绩反映部队战斗力。

四是在战时,预备役部队根据国家发布的动员令转为现役部队,归指定的战区或军兵种现役部队指挥。

2019年国庆阅兵,预备役部队方队(图/新华社)

除了常见的陆军预备役部队外,海、空军都于2005年组建了预备役部队,包括预备役侦察船大队、预备役扫雷船大队、预备役机动雷达观通营,以及预备役地空导弹部队等。去年国庆大阅兵中,预备役部队方队是15个徒步方队之一,人员涵盖陆军、海军、空军、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的预备役部队。

预备役部队是平战一体、寓军于民的典型做法,可以用较少的投入来维持一支较大规模的后备力量,并且快速实现平战转换,让国家安全得到有效保障。因此,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编配预备役部队。

前段时间美国发生骚乱,多地州政府出动国民警卫队予以镇压、维持秩序。国民警卫队是地方武装力量,性质有些类似预备役部队。他们接受州和联邦双重领导,部队长官和参谋人员是现役美军军人,队员是兼职军人,但其武器装备和训练水平甚至高于一般国家的正规军。一旦进入紧急状态或爆发战争,联邦政府有权调动国民警卫队服现役。

美国国民警卫队参与镇压骚乱(图/AP)

被阿拉伯国家包围的以色列,之所以善打恶仗、履胜强敌,成为中东军事大国,预备役制度发挥了极大作用。全国划分14个征兵区和动员区,每区编1至2个成建制的预备役旅,各旅编入所在军区的战斗序列;男性预备役军人每年要返回部队服役14天至30天,直到55岁为止。这些措施,确保了预备役人员的军事素质。在第四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48小时内就动员了近30万预备役人员补充至一线,最终逆转了战局。

预备役部队改革“靴子落地”

预备役改革的消息时来已久。

2018年5月,为配合做好预备役部队调整改革研究论证工作,征集广大官兵的意见建议,在部队内部的强军网开设“预备役部队调整改革意见箱”。两年多时间,预备役部队改革的“靴子”终于落地,这体现改革决策深入扎实,也从侧面说明现行的预备役制度存在一些矛盾问题亟待解决。

2018年5月,就预备役部队调整改革广泛征求意见

一是进一步理顺领导指挥关系。

武警部队、预备役部队此前都是实行军地双重领导制度,同时接受军队和地方的领导。

以预备役部队为例,他们在接受部队领导指挥以外,还接受所在地党委、政府的领导,执行情况双向通报、领导现场办公、第一政委述职和预备役军官双向考评等制度,很多预备役部队的营院建筑、训练场地、教学娱乐设施等由地方政府建设。同时,预备役部队还担负着一定的支援地方建设的任务,实现军事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共同提高。

此次对预备役部队领导体制改革,主要考虑是:

第一,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实现党对人民解放军和其他人民武装力量的绝对领导,其中包括对预备役部队的绝对领导;

第二,落实《宪法》有关规定,把中央军委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军委实行主席负责制的要求落到实处;

第三,通过顺畅领导指挥体制,推进预备役部队与现役部队一体建设和运用,一旦有事可更好实现平战转换。

二是进一步强化预备役部队的“军味”“战味”。

相对于解放军现役部队,预备役部队要“清闲”一些,平时的任务不是很多,主要是做好各类训练计划方案,协调地方政府搞好相应保障,定期组织预备役官兵训练。预备役部队的装备也比较老旧,一般都是高射炮、防化装备之类,技术含量不够高,主要是为了在战时配合做好城市要地防空、核生化洗消等任务,直接参与作战的功能还不够强。

此次改革,将预备役部队全面纳入军队领导指挥体系,将推动预备役部队在建设质量上有极大的提升。

第一,从平战一体的角度出发,必然要对预备役部队的类型设置、武器装备进行升级,减少陆军传统类型的部队,增加海军、空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等高技术兵种的预备役部队。

第二,预备役部队的训练强度和标准要求,将向现役部队进一步靠拢,更好回归姓军为战的根本属性,更好符合支援保障现役部队的要求。

第三,预备役部队将更加注重挖掘退役军人中的优秀分子,提高预备役官兵的整体能力素质,更加符合现代作战需要。

哈尔滨某部预备役防化团进行防化演练(高永真等摄影报道)

三是进一步构建新型军政军民关系。

预备役部队处于军地结合部,与地方打交道多,且地方政府领导兼任第一政委。这些“便利条件”,导致一些预备役部队把支援地方建设、协助维持治安等,作为重要工作来安排;一些军官把到预备役部队任职作为军旅生涯的“末班车”,有的把精力用在了同地方跑关系、要经费来搞建设,有的为自己转业以后的安置谋求出路。

此次改革,将对预备役部队与地方的关系作进一步规范。《决定》要求,中央和国家机关、地方党委和政府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履行国防建设责任,支持预备役部队建设。

下一步,将相对剥离预备役部队与所在地方的人员、经费往来,包括地方领导不再兼任预备役部队领导职务,部队建设经费由军队统一拨付,不再需要向地方争取经费等。这有利于预备役部队排除思想干扰,集中精力投入到部队建设之中。

四是进一步发挥预备役部队的优势特长。

与现役部队相比,预备役部队最大的特长、最有利的发展路径在于军民融合。随着改革的推进,预备役部队将更好挖掘地方资源,依托雄厚的科技力量,以信息化建设为突破口,不断推进部队创新发展。

预备役部队纷纷成立无人机大队等新型作战力量分队(图/三秦网)

下一步,预备役部队将加大建设新型作战力量分队,用好信息网络、无人机、人工智能、大数据等先进技术,逐步形成与现役部队力量交错、功能互补的发展模式、力量格局。

同时,做好所在地高科技企业的调查摸底工作,研究制定战时科技动员预案,把社会散布型、先进型的力量,变成集约型、储备型的力量,确保一旦需要能够随征即用,实现国防潜力迅速向实战能力转换。预备役部队的官兵也可以到地方高科技企业、院校和科研机构学习进修,不断提高信息素养。

推进改革是军地共同责任

改革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需要多方协助才能向纵深推进。在武警部队领导指挥体制改革时,中央要求各地区各部门、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积极主动协调配合,做细做实相关工作,确保有序转换、稳定运行。

此次推进预备役部队改革,《决定》要求军地有关单位要坚决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积极主动协调,密切协同配合,做细做实相关工作,确保预备役部队领导体制平稳转换、有序衔接。

当前,我国面临的安全形势极为复杂严峻,用群狼环伺来形容毫不为过。在东海,中美军机同时出现在台湾外围空域渐成常态;在南海,中美两军的海空较量更趋激烈;在西部,中印边境的紧张态势虽然有所降温,但双方仍然在加强一线力量建设,依然存在擦枪走火的风险。伴随着我国由大向强的发展步伐,这样的安全压力和挑战必然会如影随形,战争的风险也在不断攀升。

可以说,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家,但和平并不是上天恩赐的,也不是自然而然就可以维系下去的。维护和平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把武装力量建设得更加强大,让任何敌人都要仔细掂量发动战争可能面临的风险和挑战,这样才能足够压抑住对手的冲动。

预备役部队组织训练(图/中国军网)

此次推动预备役部队领导体制改革,正是提高部队整体打仗能力的重要一环,其核心在于充分挖掘蕴含在民间的军事潜力,使之在特殊情况下能够迅速演进为军事实力。

推进这项改革,一方面需要地方党政领导增强国防意识和国防观念,加大对预备役部队建设的支持力度,特别是在科技拥军方面采取更有力的举措,取得更好的效果;另一方面,也需要社会各界的积极支持,包括企事业单位支持预备役军人参加训练,退役军人积极发挥才干、为部队建设建言献策,以及高科技企业把科技能力转化为军事潜力等。

“难得举城作一庆,爱我人民爱我军。”无论时代如何发展,兵民始终是胜利之本。

参考资料:陈广生、何美林:《以军民融合助推预备役部队建设》;解放军报评论员:《坚决贯彻党中央的重大政治决定》;一号哨位:《预备役部队的改革,来了!》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王若愚

王若愚

自由撰稿人,香港问题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作者最近文章
预备役由中央统一领导,这改革背后的学问不简单
全国人大审议涉港法案,有些人不必再抱有幻想了
香港教育缘何成为反对派主场,连教育局都难以插手?
外国军队为何成了疫情沦陷区?
“解放军来了,我们就放心了!”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