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王天阳:与百年前惊人相似的20年代,又要开启全球大内卷?

王天阳

王天阳

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金融系副教授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1-01 08:40:24

【视频/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天阳】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2020年颠覆了所有人的想象,也注定成为人类历史长河上定立航标的一年。即将启航的2021年则不仅仅开启了一个新的年度,人类更是真正驶入21世纪20年代的深水区重启。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新世纪20年代的开端,与百年前的那个20年代有着太多的相似点,三个似曾相识的巨大危机正在全世界浮现。上一个百年,这些危机最终把人类引向毁灭性的世界大战,今天的人类是否还会重复昨天的故事?

遥望百年前,正是美国史称20世纪“喧嚣的20年代”,the Roaring Twenties。同样在一场席卷全球的大疫情之后,历史见证的是教育的崛起,科技的浪潮,繁荣的经济,和奔涌的思潮。汽车飞机广播和电影的推广,让普罗大众不仅可以轻松的远行,更可以不必远行便知晓诗和远方。传播的巨大力量带来了真正意义上家喻户晓的明星,也带来了更多元化的思想碰撞和万花筒般的流行文化。

在直面了疫情和死亡后,随着医学的突飞猛进,基础设施的日新月异,全球化和国际贸易的大发展,和普通人收入的大幅提高,人们开始更加关注当下和享受生活。那是一个普通人生活肉眼可见的大幅改进的年代,美国人开始做梦,国运昌盛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

百年前对应的还是中国军阀割据的年代,而这个有关于一百年前的描述很多中国人读起来恐怕却会觉得似曾相识。因为这实在太像我们刚刚经历的这十年,社会财富快速增长,人民生活巨大改变,社交网络网罗天下,流量明星吸金爆表,社会上充满了乐观的气息,甚至连暴发户们的纸醉金迷和空虚欲望都已经在“了不起的盖茨比”里被经典演绎过了。

可惜的是,美国喧嚣的20年代在绚丽多彩的气氛中乐观转为狂热,狂热变为疯狂,1929年泡沫崩盘的股市打开了大萧条的魔盒,并随后开启了铁血征战的30年代。那么正在我们眼前展开的将会是怎样的20年代,是喧嚣的还是落寞的,是奔涌的还是凝滞的,是先扬后抑,还是先抑后扬。

虽然没有人能预测未来,但我们都清楚知道的是,不只是中国,全世界的都已驶入了未曾勘探过的深水区,这里遍布激流暗礁,过去三十年埋下的雷,在未来这十年里都不得不一一面对。2021年我们“白话金融危机史”将会继续用金融评书来梳理眼前的迷雾,和大家分享我的思考,一起努力看清未来的航向。眼下看,未来有三大危机,也有一点希望。

头一个是互联网巨头的危机。骤风起于青萍之末。在平安夜这一天,阿里巴巴的股票暴跌13.34%诡异的收于222美元整,创赴美上市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在大时代中曾势不可挡的马老板,随着蚂蚁金服高调上市失败开始频频遭遇困境,悔创阿里杰克马现在看或许是真的。这也让人唏嘘中记起,哪怕人前显贵,也还都只是大时代中的一粒沙,而浪潮的转换往往无常且迅速。

马云并不孤单,这恐怕是一个大时代趋势的转折。在互联网野蛮生长了25年后,互联网和互联网的巨头们已经从克林顿总统当年大力鼓吹的信息高速公路,变成了巨大的怪兽,不仅昼夜不停的吞噬着无数的金钱,更吞噬着无数人无数的时间。他们无处不在的巨大触角想要知道所有人的所有事,搜索引擎决定了我们能看到和不能看到什么,社交网络很大程度上塑造了我们的思想和感受,电商平台和直播带货引导了我们的消费和生活,还有各种视频平台已经为全民定制了话题和笑声。他们太强大了,强大到各国政府都感到了一丝丝威胁,所以现在无论是欧洲,美国还是中国,都开始祭出反垄断和数字税的大旗。在巨大的利益下,这些科技巨头显然也不会束手就擒,人类历史上还没有见到过的资本和信息结合的巨大力量,料想将会是好一番较量。

第二个危机是大多数人的危机。互联网巨头们其实在各国政府面前还够不成真正的威胁,这是法律层面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真正的威胁是,世界各国的贫富差距都已经达到了十分危险的程度。2020年全球人口78亿,疫情前全球最富有的1% 的顶级富豪们所拥有的财富便是占人口88%的69亿底层人口财富总和的两倍。

随着疫情的蔓延,贫富差距和经济不平等迅速扩大。在数以千万记的美国人失去工作陷入财务困境的时候,美国富豪资产居然从三万亿又暴增了一万亿美元,美国1%的顶级富豪的财富居然达到了底层50%人口财富总和的15倍。中国招行的数据显示大概2%的人掌握着80%的财富。我自己教过的学生就有身价上亿的,很多富豪的财富已经用任何努力都遥望而不可及了。全球一半的财富被区区26个最富有的人所拥有,甚至出现了5位身价过千亿美元的超级富豪,他们是真正的富可敌国。

目前科技主导的经济模式是头部玩家赢者通吃,占人口绝大多数的金字塔底层甚至可悲的渐渐失去了被剥削的价值,未来慢慢的很多人恐怕只剩下借贷对物质和时间的消费的价值。最近和一位老友聊天,老友为人和善事业有成,聊天间却没想到他突然说出,“总之人生艰难”这样的话来。他说在公司天天瞎忙,一点兴趣爱好也没有了,估计时间都被榨干了。内卷裹挟之下,我看到最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戏称自己为工具人,甚至是惊悚的人肉电池。

经济的窘境,心里的困境,恐惧未来的未知,是焦虑和绝望的根源。少数头部赢家在财富和权力上的集中,会使规则的天平越来越倾斜给财富和权利,这种“死亡螺旋”造成的不平等会带来反弹。未来大概率势必要一定程度的解决全球化的失衡问题,重新给大量的普通人一个值得奋斗的希望。

第三个危机是全世界的危机。如果说社会的内卷和贫富的天堑还可以寄希望于政府和社会的改革一定程度上有所缓解的话,世界未来更大的威胁恐怕是各国越来越难以维系的负债经济。今年以来,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无论是负债的绝对值还是相对值都已经超过一战二战和历次经济危机创下了历史最高水平。在低利率的刺激下和各国央行兜底的不断鼓励下,个人加杠杆消费,家庭加杠杆买房,企业加杠杆回购股票,国家加杠杆刺激经济。债务如同枷锁环环相扣,在个人收入和企业盈利不见大幅增长的情况下,各种金融资产价格飙升,把全社会的杠杆做到了极致。

然而资产和负债是一体两面的,我之资产彼之负债,我之蜜糖彼之毒药,而负债是有代价的。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今天,富人消费疲软有钱没处花,而要让广大穷人消费,在财富重新分配这条路阻力太大的情况下,借钱消费成了香饽饽。从蚂蚁金服的风波,到最近争议下的京东金条和360借条赤裸裸鼓吹消费贷的广告,都是企图用借钱来解决穷的问题。借钱消费一时爽,之后呢?打着金融科技旗号的互联网金融如果只是让薅普通人羊毛更加便捷,那未来只会让更多人跌入债务的陷阱爬不出来。这还只是日常支出的消费贷,更不要说占大头的房贷了,仅2020年一年,中国的居民新增贷款就是9万亿。在收入相对稳定的情况下,这些天量贷款的还本付息都会进一步挤压居民消费能力,也可能会把更多中产阶级推向消费贷的市场。

企业的状况也不容乐观。中国近来的债务违约已经连连亮出警讯,连清华紫光这样评级为A的公司都资不抵债,更出现了数家国有公司扎堆儿违约的现象。2020年有 10家国企违约已经超过470亿元,救与不救成了政府的两难选择。央行行长易纲近期说“要稳步打破刚性兑付,该谁承担的风险就由谁承担,逐步改变部分金融资产风险名义和实际承担者错位的情况。”负债是刚性的,如果这些问题企业盈利不能迅速改善,国家又不无限兜底的话,后面还款高峰期债务违约的情况还会集中出现,而这些债务背后牵扯的理财产品和日益集中到核心金融机构的脆弱风险,很可能积累到一定的规模后还是会逼着各级政府不得不出手相救。

这还绝不只是中国企业的问题。据金融时报报道,美国过去三年利息支出超过盈利的僵尸企业已经接近互联网泡沫顶峰的时期。

今年疫情期间的借款狂潮将高评级的公司也拉下了水,杠杆率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不出意外的,这些僵尸企业的违约率也已经大幅攀升。而每次企业违约率的大幅攀升,后面往往都会是社会财富的大洗牌。

比起不能印钱的个人和企业而言,国家加杠杆似乎就看起来让人放心多了。疫情下,中国地方政府发了几百亿的消费券,美国政府上一波经济刺激给每个成年人发1200美元,这一波刺激每人600美元。

这些还都是一次性的,要数大方,那还要数加拿大政府,每人每月2000加元现金,还要求银行暂停所有房贷的月供还款。加拿大政府预测,本财政年度预算赤字是去年的近10倍。加拿大政府更计划把债务上限提高到1.4万亿加元,占GDP近57%,代价是加拿大失去了AAA的债务评级。

气球在被吹破之前,总是好像可以一直变大,然而气球越变大,就离被吹破越近了一步。用债务来驱动经济虽然是一剂特效药,但是副作用的后劲也很大。别忘了,百年前的20年代就是在气球吹爆后收场,而后登上历史舞台的是大萧条的经济,民粹的抬头,各种社会矛盾激化,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创伤。能不能在气球被吹破前悬崖勒马,是未来10年考验各国政府的一道不得不面对的必选题。

说了这么多问题,并不是对未来悲观。希腊神话中潘多拉打开魔盒,却最后为人类留下了一个希望。回首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哪一个10年都是充满挑战又都化险为夷的。简单的乐观与悲观,都是大趋势下的短视,而趋势的转折,是不能简单的归纳类比,线性推导的。很多问题在当时看起来无比巨大,但在发展的过程中居然就渐渐解决了。在蒸汽技术革命,电力技术革命,和信息技术革命后,人类正处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突破口时期。无论是人工智能,新材料新能源,量子信息系统,还是生物制药,都让人充满无边的想象。

过去30年积累的地雷,在技术跃迁下也许就会被降维解决了。可以普惠大众的科技革命,是我们下一个10年的最大希望。中国经济更是成为在疫情中唯一正成长重要经济体,克服了重重困难。先成功控制了疫情,后在全世界率先恢复生产并向全世界提供重要的物资,出口快速增加远超预期,连货运集装箱都一箱难求,海运费暴涨。彭博社最近不禁感慨,2020年的世界更需要中国了。

最近看见一句话,可能对即将到来的未来是很贴切的形容。“Life will go on, but the normal is gone.” 生活终将继续,但过去的常态却已然不再。即便是在疫情中,生活还要继续,美国圣诞节机场有120万人匆匆回家团圆,这个数字已经非常接近3月疫情前125万的数量了,还有很多人把节日的聚会搬到了网上。从美国3月份的居家令开始,我也已经在家呆了9个月了,在每天对着跑步机吃零食的日子里,希望疫苗也能有减肥的作用。

2021新年将至,节日总是充满温情的。2020适逢庚子,一切突如其来,步步惊心。我们有失去,也有收获,有挣扎,也有希望。生命本就是一个不断失去又不断获得的过程,让那些温情的瞬间沉淀成生命的感悟,让那些获得与失去沉淀成人生的意义。面对剧烈变化的未来,如果你以为2020年已经看到了一切,你可能还只是看到了一个开始。虽然前路不乏坎坷与挣扎,但心中留有一份希望坚持下来我们总能迎接一个更好的未来。

祝大家新年快乐,感谢您的陪伴。金融评书“白话金融危机史“,咱们下回书再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王天阳

王天阳

美国科罗拉多州立大学金融系副教授
责任编辑
张广凯

张广凯

观察者网时政组编辑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与百年前惊人相似的20年代,又要开启全球大内卷?
3分钟狂赚5亿美元,伦敦小虾米狙击中行手法曝光
还记得鬼吹灯的负油价吗?幕后黑手开始现身了
互联网巨头跟银行神仙打架,老百姓终于当一回赢家?
蚂蚁金服挑战“恶龙”,它的美国同行却选择加入“恶龙”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