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霆懿:在世界杯现场,感受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关系的“换挡提速”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1-29 08:14

王霆懿

王霆懿作者

清华大学国际与地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卡塔尔大学客座教授

【导读】 卡塔尔世界杯足球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这是中东地区举行的首届世界杯,不仅吸引了全球观众的眼球,也激发了多国领导人到此开展体育外交。卡塔尔举办世界杯将推动阿拉伯国家在全球政治舞台上的活跃度和影响力。如何评价卡塔尔的足球外交?中国与卡塔尔签订液化天然气大单释放了哪些信号?如何看待中国与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关系“换挡提速”? 清华大学国际与地区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卡塔尔大学客座教授、沙特费萨尔国王研究中心高级客座研究员王霆懿老师近年在卡塔尔授课访问,他对观察者网讲述了自己的看法和观点。

观察者网:王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观察者网的采访,今年您亲临卡塔尔世界杯现场,首先想请您为读者介绍一下卡塔尔世界杯的氛围、当地民众的状况和您的感受想法。

王霆懿:卡塔尔世界杯是自疫情爆发以来,首个不采取任何限制措施的全球盛事,吸引了世界各地的目光。多哈城已经成为载歌载舞的“足球之城”,卡塔尔国也进入了“世界杯月”,所有涉及世界杯工作的市政部门均24小时待命,所有不涉及的世界杯工作的单位全部放假,直至世界杯结束。

卡塔尔世界杯现场。图自作者

全城自机场至各个球队驻地和比赛场馆都是世界杯的色彩,夜晚灯光闪耀,绚烂夺目就像不夜城。预计超过10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蜂拥而入卡塔尔,此外还有来自各国的政要、媒体、乐队、艺术家等。球迷们身着各国的奇装异服,乐队也充满了各民族的异域风情。中国的两只国宝熊猫已先期抵达,入住全空调的熊猫馆,成为世界杯期间的亮点之一。

卡塔尔运动城之塔。图自作者

卡塔尔本国民众对于举办世界杯非常自豪,认为能够在全球舞台展现多哈风采。卡塔尔的精英更将其视为本国“公共外交”的重要成就,极大提升了卡塔尔的国际声誉。但卡塔尔的外国居民则对此颇有抱怨,因为世界杯导致物价飙升、出行受限,很多人在世界杯前就逃离了多哈。世界杯的购票系统也比较复杂,需要分别注册Hayya卡和电子球票系统,环节比较多。另外,宾馆等基础设施等也不尽如人意,一些并未完工就开放入住了。

2022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举行。图源:视觉中国

卡塔尔世界杯举办十分不易,也取得了显著成绩。我自2021年底赴卡塔尔大学授课访问,一年间目睹了多哈市政建设的巨大转变,也经历了劳工罢工、外界批评等事件。

我所在的卡塔尔大学于世界杯开幕前宣布全校放假一个月,分别接纳阿根廷和西班牙两支足球队入驻。因此,学校戒备十分森严,需要经历三道门卫检查才能抵达教师公寓。教师公寓位于两队之间,分别与西班牙队相邻20米、与阿根廷队约200米左右。

每晚7时许,我们能见到阿根廷和西班牙球员出来散步、锻炼。比赛现场确实非常震撼,能够容纳近五万人的南部足球场Al Janoub宛如白昼,晚上的比赛还有灯火表演,精彩纷呈。整体而言,卡塔尔世界杯成为了全球瞩目的焦点,也给世界各国球迷带来了极大享受。

观察者网:卡塔尔世界杯投入2000多亿美元,主要集中在铁路、地铁、体育场、机场、酒店等基础设施上,传递出哪些信息?对卡塔尔本国经济的最终效果如何?

王霆懿:卡塔尔投入基础设施建设,既是为了举办世界杯也是为了本国发展。近十年来,多哈城迅速扩展,既向南北延伸,也向东填海造地,面貌焕然一新。此次世界杯场馆建设,进一步推动了多哈市政发展。

卡塔尔世界杯吉祥物拉伊卜。图自作者

卡塔尔地铁于2019年开始运行,在此次世界杯期间发挥了主要作用。所有球迷可免费乘坐地铁抵达各个比赛场馆,如果场馆离地铁较远,则会组织大巴转运至场馆。

从短期来看,世界杯为卡塔尔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主要是旅游、航班和住宿收入。但卡塔尔也为此承担了较高的财政压力。从中长期来看,世界杯对于拉动卡塔尔经济作用有限。新建的多个场馆存在空置率问题,尤其是多哈夏季酷热,难以举行大型比赛。

观察者网:11月21日,中国与卡塔尔两国企业签订史上最长液化天然气协议,为期27年。在多国面临能源危机的背景下,中卡签订合作大单释放了哪些信号?当日,布林肯借着“体育外交”,讨论美国与卡塔尔之间的地区、能源议题。在美国对沙特的“石油外交”受挫后,卡塔尔的重要性是否正在凸显?

王霆懿:中卡经贸关系近年来稳步推进,2020年和2021年均签署了合作协议。天然气协议一般是长期协议,卡塔尔也希望能够达成稳定、持久的供需关系。目前,中国已经是卡塔尔主要的贸易伙伴和能源出口国,加强与中国的能源合作,有利于卡塔尔进一步巩固新兴市场。

关于近期美国与海湾国家的互动。首先,实质上美国对沙特的“石油外交”并未受挫。事实上,虽然欧佩克+实施了减产,但油价依然呈下跌趋势。

10月8日,沙特外交部国务大臣朱拜尔表示,“关于沙特阿拉伯这样做是为了损害美国,或者以某种方式谋求政治参与的想法,是大错特错。”此后,沙特多位官员也明确向美方澄清,石油减产仅是技术操作,沙特无意损害美国,美国依然是沙特的首要盟友。

其次,卡塔尔等国在俄乌战争后的重要性确实有所提升。不仅布林肯访问卡塔尔,在他之前,多位欧洲国家政要先后访问卡塔尔寻求能源支持。卡塔尔同样与伊朗等“反美”国家保持了密切联系,其外交政策较为平衡多元。这进一步提升了其地区和国际影响力。

观察者网:11月6日,伊拉克总统拉希德会见中国驻伊拉克大使崔巍,表示愿意深化中伊各领域交流合作,推动中伊关系取得更大进展。有解读认为伊拉克不满足于能源和经贸领域,而且想往地区安全方向上探索。伊拉克新总理苏达尼成立新政府,布林肯打电话暗示“伊拉克处理与中国关系的时候应该考虑周全谨慎,而美国将会帮助伊拉克能源独立,并且延续美国对伊拉克人权的尊重。”如何看待伊拉克对美、对中关系的变化?

王霆懿:中国与伊拉克的政治和经贸关系一直较为友好。即使在美国占领伊拉克期间,中国企业依然与伊拉克当地签署了多项协议。伊拉克战后,当地呈现出“美国人打仗、中国人建设”的奇特局面。

近年来,伊拉克政府内部腐败严重、党派斗争激烈,同时又深受美国、伊朗等外部势力介入影响。因此,伊拉克新政府试图在夹缝中寻求外交平衡,希望强化同中国关系,寻求更多经济和政治支持。但美国对伊拉克政局和国家安全仍具有决定性影响,伊拉克新总理执政基础依然脆弱,难以对华采取重大举措。

观察者网:首届中阿(拉伯)峰会将于12月上旬在沙特召开,沙特阿拉伯外长称中沙将聚焦贸易关系和区域安全。外交部长王毅也表示,中方“高度重视中沙关系发展,将沙特置于中国外交全局尤其是中东地区外交的优先位置”。如何看待中国与沙特乃至整个阿拉伯世界的关系“换挡提速”?

王霆懿:中沙关系自1990年建交以来发展迅速,具有很高的政治互信和坚实的合作基础。两国在建交前就有军事合作,这在中国对外关系史上较为罕见。即使在疫情期间,中国与沙特等海湾国家的贸易仍保持高速增长。

目前,中沙双方均有较高的政治意愿和共同的经济利益诉求,这有利于双方进一步强化合作。中国与广大阿拉伯国家也拥有良好的政治和经济基础。因此,中阿峰会的举行是双方关系自然发展的结果,相信会进一步推动中沙、中阿关系向前发展。

但中国与沙特等阿拉伯国家的人文社会交往和深层次了解仍有不足,十分缺乏长期专注对方国家的专业人才,这或许会在中长期制约双边关系进一步深入发展。同时,中沙合作可能也需要应对西方国家的潜在干扰,这些国家在当地具有长期利益并拥有多种介入手段。

沙特外长称将继续强化同中国关系。图源: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在中东国家对外合作中,中国的分量越来越重,比如抗疫和南南合作方向、“一带一路”多个重要合作项目。如何看待中国与中东国家的未来合作前景?

王霆懿:中国与中东的联系越来越密切,涵盖经济、政治、文化、军事等诸多领域合作。而中东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被誉为“大国的坟墓”。这既凸显了中东的重要性,也表明中东局势尤为复杂。中国与中东国家文化差异较大,作为中东的“新来者”,中国仍有很多事情要了解和学习。

目前,中国与中东国家的经贸发展非常突出,其中小商人扮演了重要角色。譬如迪拜的龙城,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中国与海湾国家的整体贸易和人员交流。但中国在中东地区也会面临西方国家以及南亚、东亚国家的竞争。因此,中国在中东地区仍需要审慎行事,加强多方合作,不宜过度高调。

观察者网:沙特阿拉伯《阿拉伯新闻》日报网站刊登文章,《随着区域主义推动亚洲崛起,全球权力发生转移》,文章指出,中国深深融入亚太地区的区域经济中,随着海湾国家与上合组织的合作,欧亚大陆正日益实现其经济多元化。亚洲正在崛起,这是全球权力的历史性转移,从欧洲长期主导地位的时代和相对近期的“美国世纪”发生了转变。如何评估这次“权力转移”对中东、中国带来的影响?

王霆懿:中东国家“向东看”并不仅仅意味着看向中国,而是涵盖了中东以东的南亚、东南亚和东亚等一系列国家,包括印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日本、韩国等国家。其中,中国是中东国家“向东看”中较为关注的重点国家。

以海湾国家的视角来看,亚洲的兴起包括了广义的东亚和南亚等国家。除了东亚的中国,另一个比较重要的国家是印度。对于海湾国家而言,印度无论从面积还是人口来看都是大国,而且与海湾国家相邻。印度在海湾地区有数百万劳工,其影响力不容忽视。

另一方面,日韩自上世纪70、80年代以来与海湾国家经贸往来密切,已经有多代人的交情。这些国家也受到海湾国家的密切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海湾国家的首要贸易伙伴由欧洲变为中国,这是200年来海湾地区贸易重心的历史性转折。自此,中国与海湾国家的经贸关系日益紧密,并由此延伸至政治、安全和人文领域。渐渐地,海湾国家开始向中国投入更多关注。

亚洲的崛起仍是进行时,未来走向如何尚未可知。尽管欧洲相对衰弱,但其始终与中东国家具有天然联系,“中东”的概念即源自欧洲中心主义。

与此同时,美国、俄罗斯仍对中东安全局势有显著影响力。美国仍是中东多个国家的主要盟友,并在此有广泛的军事安全网络。因此,所谓的“权力转移”虽然促使中东“向东看”,但整体性影响仍有待观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超1800人遇难,“这是土耳其近一个世纪最大灾难”

土耳其一日内4次地震,已致土叙两国超1400人遇难

美方武力袭击我无人飞艇,谢锋向美使馆严正交涉

时隔三年,全国首个出境游团队今日0点15分起飞

脱欧3周年,英国大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