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笛:民进党的“孩子”?不,是民众党的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1-25 08:37

王晓笛

王晓笛作者

上海政法学院讲师,东北亚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晓笛】

2024年的台湾大选以一场“三国演义”的戏码收官,蓝绿白三方势力都在这次选举耗尽了全力,并且都找到了能够让自己体面下场的台阶。

虽然民意基础处于弱势,但民进党终究拿到了“匪酋”大位。国民党在“立法院”比民进党多了一把椅子,考虑到无党籍的两把椅子透着蓝光,至少在牌面上国民党成为了“国会”第一大党。民众党不仅“总统补助款”和“政党补助款”拿到手抽筋——大约7亿新台币,还在“立法院”抢到了8把椅子,在三党都没有过半的情况下,成为了人人都爱的“关键少数”。

相较两大党,民众党在此次选举中的表现似乎更为抢眼,至少让传统台湾政坛颜色变得更为丰富了一些,客观上提高了台湾民众整体的审美水平。然而花无百日红,台湾民主化三十年来,头两把交椅已经树大根深到黯然失色,而第三把交椅却因为来来往往的“坐客”坐得油光发亮。

登高易跌重,今天风光无限的柯文哲,眼中是否已经有了专属民众党的,挥之不去的大限倒计时?

民众党抢了民进党的娃?

诸多观察家在选举后认为,这是台湾社会民意释放较为充分的一次,台湾民众各自找到了他们可以托付选票的政党。

民进党基本用尽了自己的基本盘,以大陆的视角来看,相当于高考踩了线进清华,一分没浪费。这个群体在国家立场上倾向“独立”,阶层偏中下,心思单纯,动员性较强。国民党方面,虽然少了郭台铭在最后关头的振臂高呼,但还是收拢了绝大多数的蓝营队伍,一定程度上趋近了真实的基本盘。这个群体在国家立场上谈不上对统一有多渴望,但绝对反对颠覆“中华民国”的“台独”主张,阶层偏中上,人中龙凤,心眼多,呈现一盘散沙的状态,因此每次选举“团结”都是国民党的罩门。

那么民众党的基本盘在哪里?在Z世代台湾青年!无需精准的数据,仅通过造势现场的直观体验,就可以感受到民众党场子的青春洋溢,与两大党的暮气沉沉形成了强烈反差。

民众党“选前之夜”现场,不乏年轻人身影

Z世代台湾青年有什么特点?将民主自由视为安身立命的价值根本,对两大党的顽固自私,贪污腐败嗤之以鼻,对两岸关系的发展欲拒还迎,给他一把键盘就可以实现低成本的政治动员。

应该说,民众党的出现是一个顺应潮流的选择,因为其背后是台湾政治“世代交替”的宏观趋势。在这种趋势下,即便没有民众党,也会有民人党、民从党等政治团体扛起所谓的白色大旗,只是时代的红利刚好便宜了柯P。

政治意义上的“世代交替”第一次被所关注,是因为2014年的“太阳花运动”。然而大浪淘沙,当年趁着新浪潮的政党如今已经死伤大半,那些“扶大厦之将倾”的风云人物在放肆绽放光芒后,只留下了一个个耸人听闻的江湖传说以及一地鸡毛。第三势力衰退的一个主因是这次“世代交替”红利大头落在了民进党的手中。所谓的第三势力表面光鲜,其实只是跟着民进党喝了点汤,而只喝汤一样要饿死人。

Z世代台青原本是民进党的盘子。台湾民主化后,由于过去的不光彩历史,国民党有着和民主自由对立的原罪,因此反国民党是一种政治正确,作为党外势力集大成者的民进党也成为了年轻人追随的对象。鉴于民主化初期主流民意掌握在国民党手上,民进党需要发育自己的基本盘,于是选择成为“青年之友”。“陆战”方面,填补国民党退出校园后的政治真空,收编学生社团,大肆兜售民主自由生意经。“空战”先国民党一步深耕网络社群,新媒体文宣团队爆炸式扩容且24小时不宕机,成为民选政治血汗工厂的典范。

2014便是收获之年。在这一年,民进党的孩子们在“立法院”包场开趴,乱交、偷吃太阳饼、随地大小便......年轻人的群情激奋,使“青年翻转”成为当年“九合一”选举的主题,不仅让民进党转的盆满钵满,还顺带刺激了第三势力浪潮。因为“太阳花”而崭露头角的青年政客后来多数成为了民进党的门徒——虽然事后证明他们在此前就已经与民进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过日久见人心,年轻人后知后觉地发现民进党嘴上道理冠冕堂皇,但论吃喝嫖赌跟国民党是一丘之貉。对青年而言,反国民党依然是政治正确,但也开始捎带上了民进党。今天回头去看民众党的崛起历史,可以看到柯P政治手腕的有的放矢。作为“太阳花”的最大受益者,柯P并没有急于将其政治影响力变现,而是在2019年才成立民众党,力求在一个选举周期中充分练兵,剑指2024。

实际上,2019年左右的民进党在年轻选民群体中的颓势已显,只是有了香港事件和韩国瑜落跑这两口老汤续命,使民进党可以一种相当体面的方式挺进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然而终究抵不过青年的离去。柯P如同摩西一样为Z世代台湾青年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他既不是国民党,也不是民进党,有时候还挺有趣,讨人欢心。于是那些被民进党毒鸡汤喂大的孩子们,自行拜了民众党当义父。民进党苦心孤诣二十多年,一把屎一把尿培养民主世代,到头来为民众党做了嫁衣。

柯文哲的照片经常被制作成表情包

如何解锁民众党的泡沫化成就

台湾政坛上出现过诸多所谓的第三大党,但大多昙花一现。许多观察者喜欢将民众党与亲民党做比较。回首过往,宋省长和亲民党也曾一度是影响台湾政局的关键第三方,然而终究敌不过岁月蹉跎,只留下了“年年有瑜”的金色传说。

不过,民众党的终局恐怕没有亲民党那么凄凉——至少在台面上的时间会长一些,因为老宋没有赶上“世代交替”的历史机遇。由于社会变迁,不同世代的认知框架、行为模式不尽相同。虽然进入了民主化时代,但无论是国民党、民进党还是亲民党,他们面对的选民都是一个世代的人,具有一些均质化的社群特征,那些选举中的传统政治动员模式,如组织动员、广播电视在他们身上依旧发挥着作用。

但是在世代交替背景中,年龄成为群体差异化的显性标志。今天的台湾年轻人可以扛着彩虹旗在街头裸奔,可以一辈子不在现实中见面,却能在网络上可以完成各类政治动员。标新立异,特立独行,已然和老一辈有很大的差异。台湾当前老龄化的社会环境能够保证两大党在台面上的体面,但老人盘的萎缩是必然趋势,长期趋势其实利好民众党。

当然趋势利好,不代表民众党真的能够金枪不倒,这里提出三个看空:

其一,政党的寡头铁律魔咒。寡头铁律是指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大,组织内的核心层会离群众越远,少数人开始集权,民主机制遭到破坏,整个党的思想行为因此而保守化。之所以被称为铁律,是因为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在刚性政党的身上尤为明显。民进党被青年抛弃很大程度就是就是因为民主化初期的急剧膨胀,触发了寡头定律机制,使自身变成了一个冷漠的选举机器以及钱权交易的名利场。

对民众党而言,如果将自己定位为关键第三方,维持有限的组织体系,那么世代交替效应可以保佑其旱涝保收。然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民众党的前路终归是星辰大海,柯P已经对外开出了2028年的支票。在这种情况下,民众党的扩大化是必然的,而民众党又是一个刚性政党,会加剧寡头铁律的效应。届时民众党是否还是青年人的政党恐怕要打上问号。

其二,青年的心性不定。青年盘的性价比高,然而也不稳定,流动性较大。韩国瑜的教训在前,民众党如果要吃世代交替的红利,就要费尽心思维护整体形象。不过已然入了政治的道场,常在河边走,鞋子即便不沾水,也会沾泥。更要命的是,引发口碑崩塌的事件本身就是无法预判的“黑天鹅”,可能上厕所不关门这一件小事就有会葬送整个民众党的千秋大业。

其三,在云端中的太子。民众党崛起的时代背景是世代更替,但更直接的因素在柯P的个人魅力。和诸多崛起的政党一样,民众党也是个人政治影响力变现的结果。柯P和民众党深度绑定,生死共存。这对政党发展早期有利,然而柯P终究是凡人,逃不过生老病死等尘世宿命,政党生死若系于一身,那么柯P的上限也自然是民众党的上限。

如果民众党想要武运长久,培养接班人是必然选择。但继任者常有,合格的继任者不常有。然而对一个组织而言,如果一代目把调门抬得太高,将会给二代目的带来极大的压力。年轻人追捧民众党是因为柯P,后继者如果不能突破柯P的政治影响力,那么就会一直是柯P的影子,而影子是不会成为青年之友的。

虽然民众党现在仍处在上升势头,柯P也身强力壮,商议立谁做太子的事情似乎还相对遥远,但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党内似乎还没有能够接替柯P的神仙角色。

什么,你说黄珊珊?别闹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