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笛:美国的好大儿,杀马特的好阿兄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2-03 08:31

王晓笛

王晓笛作者

上海政法学院讲师,东北亚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晓笛】

在当前国际政治环境中,被国际社会承认是一个国家之所以成为国家的重要条件。对于赖清德而言,“台独”不仅是他的人设,还是这位民意基础不够却低空飘过的领导人,能否稳定内外政局,能够“赖”在位子上不走的的必要手腕。无论是继续大鸣大放搞“台独”,还是退而求其次,在维持所谓的两岸关系“现状”的幌子下跟枕边人讲“台独”,赖清德都有必要在任内提高台湾的国际曝光度和参与度。

这个思路非常合理!于是为了表彰赖清德的这份“高瞻远瞩”,瑙鲁在其当选的第二天便委托台湾“大使”回去转达“惩治”的问候。

提高台湾的国际曝光度和参与度,对台湾台面上的任何一个政治人物而言,都是一杆政治正确的大旗,只是赖清德更为迫切要扛在自己肩膀上。不过,在无力处理两岸关系的当口下,赖清德的选择其实相当有限,大致两个方向:要么树大好乘凉,继续融入美国的全球战略体系;要么自己单干,在主流国际政治空间之外留下一段时间“杀马特”传说。

美国的好大儿

寻求融入美国全球战略体系自然是赖清德的首选,也符合美国的利益需要。不过,美国对台湾的心情其实比较复杂。

一方面,由于中美全方位博弈的大背景存在,台湾对美国的战略作用不断攀升,美国需要用台湾这张A在全球牌桌上去讹诈中国大陆,同时也要向自己的盟友们展示卓越赌技,证明自己老当益壮,金枪不倒。

另一方面,美国又不希望这张A脱离自己的手心,逃到麻将桌上硬坳自己是张幺鸡,进而导致中美扑克局难以为继。

因此,美国在面子上照顾中国的同时,也要维系与台湾的实质性关系。有中美混血背景的萧美琴能够成为赖清德的副手,既是民进党对美国的献媚,反过来也是美国进一步控制台湾,持续介入台海的节点,因此美国和台湾之间的“暗通款曲”会继续持续,“遏独但不促统”,以保持自身战略弹性。

萧美琴曾称:沒有对美卑躬屈膝,这几年她让台湾人更有尊严

当然为了使台湾能够心甘情愿顺从,美国需要给上几颗甜枣,当好义父的角色,比如在国际政治层面给予台湾一定的活动空间,不至于让赖清德觉得自己是深宫怨妇。鉴于在主流国际组织和中国大陆低头不见抬头见,尽管“台湾连线”的老人家们在国会精神矍铄,上蹿下跳,但白宫还是不能明目张胆将直接将台湾抬进各类主权国家俱乐部。

不过好在美利坚行走江湖多年,身边还有几个像样的民主马仔,可以拿着皮鞭让他们发挥老带新,传帮带的民主精神,让台湾不至于因为在国际社会上孤立无援,不再为美利坚的破铜烂铁接盘。所以在选后我们看到,日本、加拿大、菲律宾等美国传统盟友会马不停蹄地对台湾选举表示祝贺。既恶心大陆,也为赖清德这个弱势领导人抬轿。

除了继续鼓励传统盟友和台湾之间开展名义上非官方的交流,作为东北亚三边机制重要一环的韩国,可能会被要求深化与台湾之间的关系。

和日本不同的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韩国在台海问题上表现得相对谨慎,能见度也较低。不过为了配合美国的东亚战略需求,未来韩国将会给予对台海的更多的关切。

就在台湾选前不久的1月8日,韩国跟随美国、日本在华盛顿的三边对话中重申了对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关切。短期内,韩国对台湾问题的介入,可能以关切、接触以及了解为主,一方面补充韩国对台湾问题的知识短板,另一方面为美国提供情报和智力上的支持。预期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韩国学界将会持续跟进台湾问题,为韩国的实质介入做准备。

长期来讲,只要中美大势不变,美台的非正常关系会继续持续。然而就短期而言,台湾对美国的价值会呈现阶段性下降趋势。这不得不提一个关键的变量——懂王。

萝莉岛事件后,懂王因为“金发碧眼大长腿”的直男审美,一举成为了美利坚最后的良心,2024年选举的声望看涨。随着共和党内其他竞争者的陆续退出,懂王迈向总统大位的进度条又前进了一格。倘若懂王复辟成功,带着红脖子继续斗白左是主要任务,台湾虽然重要,但还不算紧迫。民主阵营那套冠冕堂皇的说辞,是拜登作为罗斯柴尔德集团木偶的提线,但对懂王免疫,意识形态不会成为美台之间的纽带。

懂王会不会“弃台”不好说——可能性也不大,但对台湾自然有一套相对明确的心里标价,既要跟大陆谈买卖,还要让台湾自己花钱买狗粮。

特朗普再次归来,也让台湾问题前景扑朔迷离

拉上非主流一起打副本

求人不如求自己,军舰尚能自造,“外事”也能自救。在主线剧情无法通关的情况下,赖清德可能会开动脑筋,推动与其他非国家行为体之间的合作,建构一个以自身为中心的国际关系体系。

这事其实有先例可循。2020年,台湾当局和索马里兰互设官方代表处的消息轰动全岛。索马里兰是索马里的一部分,在1991年宣布的自立。除了埃塞俄比亚因为位置相近,和索马里兰保持着非正式关系,迄今没有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承认其国际地位,也自然不是联合国成员。

台湾和索马里兰能够走得一起,并不仅仅因为是因为当前的情势,也因为二者本来就是老相识:二者都是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UNPO)的成员。UNPO的宗旨是增强在国际上无政治代表的,政治实体、边缘民族的声音,并保障其基本人权,因此其成员也主要是一些没有得到国际承认的政治实体,比如加泰罗尼亚、库尔德等。UNPO成立于1991年,目前有39个会员,因为转正、或者与母国和解等原因退出的前成员有58位,总部设在国际组织林立的海牙。由于该组织的结构参考联合国,且组织性较为严密,也被称作“小联合国”。

索马里兰在2004年加入该组织,而台湾不仅一开始就在,还是创始成员之一。UNPO一共有五个创始会员,另外四个中有两个大家可能比较熟悉,一个是流亡藏人,一个是东突厥斯坦,次仁玉珍和艾尔金·阿不泰金还做过秘书长,这两个团体因为绑上中国而在组织内的影响比较大,甚至以组织的名义出版过《中国黑皮书》这样的报告,分析反分裂国家法对独立运动造成的影响。

民进党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理由,对这个非主流组织的态度还算比较积极。一开始台湾在该组织中由民进党代表的,2006年的时候改由亲绿的台湾民主基金会代表,前民进党“立委”张旭成,还曾出任UNPO执行委员会主席,UNPO还在2006年的时候在台湾召开过第八次年会。

不过此后台湾和UNPO关系相对冷淡,而这段时间刚好和陈水扁弊案爆发、马英九执政重叠。马英九是传统的国民党人,对这种非主流派对,自然是嗤之以鼻。更重要的是,马英九时期的大陆政策相对和缓,在外事上搞所谓的“外交休兵”。那大陆投桃报李,台湾得以以观察员的身份参与多个主流国际组织。

可预见的是,赖清德不仅无法带领台湾参加主流国际组织,而且从大陆身边抢朋友的可能性也越来越低,也自然要在这种时候想起原本的难兄难弟,抱团取暖。如果两岸关系持续僵局下去,不排除在索马里兰之后,赖清德恢复和UNPO成员之间的互动,甚至主导UNPO,拉起一波人马搞国际政治的“杀马特”。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

有优势谈自由市场,没有时搞保护主义,这是公平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