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伍麦叶的熏笼精:预测疫后世界,中东精英笔下的“中国战狼”和共产主义热情

2020-05-01 08:28:38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伍麦叶的熏笼精】

就在上个月,美国的《外交政策》杂志邀请12位“全球顶级思想家”,请他们预测“疫情后的世界”,并在3月20日集中发表出来。卡塔尔的半岛电视台做出了敏锐的反应,立刻让阿拉伯世界的知识分子展开引申讨论,发出自己的声音。大名鼎鼎的半岛新闻就发表了几篇报道和评论,介绍中国向多国派遣医疗队、援助物资,最突出的一篇标题是《在欧盟不管不顾之后,中国帮助西方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半岛上的自由发挥当中,有一个特别的角度,如果转引他们的言论,那就是:“那就是中国会击败美国,成为世界的新领导人,建立一个国家新秩序。”——这样的言论在我们中国人看来多少显得有点儿激进和疯狂,然而在原文中,这种判断显得更加“政治不正确”——“二战以来新出现的战略空白正在用金盘子端给了中国,‘感谢新冠’,给了这个亚洲巨人机会,让它走出填补一切空白的道路”

同样,欧美的“表现”也让中东人“印象深刻”,半岛就有专文嘲笑“口罩和呼吸机的战争”,列数西方各国不仅强扣第三世界国家的抗疫物资,而且互相之间还连环截胡,并斥责此般现象是“新型的海盗行径”,让人回想起昔日索马里和非洲之角的海盗。不过,即使在这种冷眼看笑话的报道中,读者也会发现,大家争来抢去的物资几乎都是来自中国。

《抢劫与海盗——新冠引发国家之间的战争》半岛很喜欢这张题头图,在相关报道中一再使用

不仅半岛,其他中东媒体也有类似的倾向,有意无意地突出中国在这一场抗疫行动中的优势地位。沙特背景的重要媒体阿拉比亚通讯社就推出了这样一则标题:《China’s president says willing to offer US coronavirus support》——中美间错综复杂的外交来往简化成“中国国家领导人表示愿意为美国提供(防治)新冠的支持”。这家媒体好像喜欢以惊悚的标题吸引眼球,比如:《新冠病毒的受害者人数可能比两次世界大战加在一起还多——武汉医生如是说》。这是一篇简讯,报道武汉雷神山医院的院长“对其他国家目前面临这场危机的危险性提出了严厉警告”,“像纽约这样的城市必须做得更好”。简讯居然没有提供任何背景消息,通篇只有这位中国院长权威的声音,包括评点纽约在抗疫方面的失误。这类碎片化的消息,非常容易给读者制造一种印象,那就是中国已经占了美国的上风。

《新冠病毒的受害者人数可能比两次世界大战加在一起还多——武汉医生如是说》

当一部分中东媒体人是这样心态的时候,《外交政策》的思想家特辑推出之后,在半岛这里便向着意外的方向发酵了。3月27日,该台的一个专栏《由华盛顿》推出了一期阿拉伯语谈话节目,那话题是你我断乎想不出来的:《华盛顿还是北京?——疫情之后,中东的未来属于谁》——标题真是这样的,我没骗你。(嗯,我懂,在我们中国人看来,中东的未来属于中东,这还用说吗?)

该专栏的冠名直译为“由华盛顿”,意思是“华盛顿视角”、“立足华盛顿放眼世界”,所以无论开场的片花还是节目当中的背景,都是华盛顿的地标建筑如林肯纪念堂、国会大厦等。节目由一位阿拉伯中年男主持坐阵,穿西装打领带,带着西化精英的犀利和干练,很有欧洲电视台严肃节目主持人的风范。关于《外交政策》的那一场讨论,这档栏目选取了其中的一个观点:“新冠肺炎可能会改变国际秩序”。同时,主持人引述坎贝尔和多西的警告,即,1956年英国遭遇苏伊士运河危机,标志着该国作为全球统治力量的终结,而今天,如果美国政治精英不能迎难而上,那么新冠疫情之于美国就会相当于苏伊士危机之于英国。

半岛电视台推出的阿拉伯语对谈《华盛顿还是北京?——疫情之后,中东的未来属于谁》

在这样一个前提下,主持人邀请多位嘉宾讨论,疫情过去之后,美国和中国哪一个会在中东更有影响?嘉宾分别来自阿拉伯国家和美国,角度和观点也表现出鲜明的不同,半岛网站摘录了其中两位嘉宾的观点作为代表:

中东政治分析家穆罕默德·纳沙维认为:

中美冲突把中东也带入危机里,但是中东的领导人却把中国制度当做一种模范标本,想要引进到自己国家,因为中国制度有着完美的纪律性,这却是中东政体不具备的特性,而中东政体很想能从这种特性中获益。

另一方面,美国因为面对疫情应对不力,在中东人心目中很丢分,这必然影响到疫情过去之后美国在这个地区的前景。不过,除了伊朗之外,美国对中东各国有强大的影响力,而且中东精英包括伊朗上层人士也一直把子女送到美国大学去接受教育。

美国在中东一些国家有驻军,同时英语是一切学术领域的通用语言,相比之下,中国则是个封闭体,汉语也特别难学。

总之,在这位分析家看来,就影响中东而言,中美各有优长,很难下断言。

另一位美国大学政治学教授则复读了当今西方的主流喧嚣,不过他的言辞当中有一点实在让人意难平,他说中国在国际上开展了宣传!他还说,目前中国的宣传压过了美国的宣传,不是中国做得好,而是美国自己主动撤出了,是因为特朗普制定的方针,是他提出了美国第一的口号。

这期节目看起来不像是哗众取宠,而是很认真地试图引导观众关注国际变局。半岛的关切并没有止步于此,还通过邀请作者撰写专题文章在官网发表,把这个议题加以持续。

其中,3月26日的一篇《新冠疫情之后的中国与国际新秩序》让人瞠目结舌。文章作者穆罕默德·萨拉姆是一位年轻的约旦作家,从作者头像上看,是个非常西化的青年,然而,他表达的意见竟是异常的偏激。

《新冠疫情之后的中国与国际新秩序》

该文第一段就说,21世纪见证了极其糟糕的疫情,在地球村时代,这个疫情的影响不会限于卫生领域,也不止于波及经济遭受巨大损失,而是“我们(原文如此)有可能即将见证国际秩序的改变一刻,美国会退后,而中国将加冕为世界的女主。”原文真的用了“加冕”一词!

原谅我阅读这篇文章时习惯性、风格化、一如既往的注意力跑偏了。阿拉伯语分阴阳两性,这个句子没用男性的赛义德(主人,领导者),而用了女性的赛义达特(女主人、夫人),搞得我很好奇,为什么作者特意说中国会是新冠之后的新国际大女主呢?他心目中的中国是什么,看来不是肌肉猛男喽?

文章分若干小节,先用一小节谈论欧盟在这次风云中的无所作为,援引了塞尔维亚总统求助中国时的苦涩话语。(插一句,塞尔维亚总统的那一番话真是效果强烈,半岛的报道和评论文章一再加以引述。要说外宣,这位异国总统才真是替中国做了最强有力的外宣。)然后用一小节肯定中国对其他国家的抗疫援助,说我们应该注意到,意大利人为此降下了欧盟旗,升起了中国国旗。接着展望了一下这一情况对中美的后续影响。随之又用一小节说,不仅欧盟如此,随着疫情在非洲和亚洲扩散,中国在这些区域也发挥作用。

看得出来,这位作者是做了功课的,提到中国援助意大利物资的时候,转述了那句诗:“我们是同一片大海里的波浪。”但如此的诗句并不能阻止作者观点激烈:

但是,当美国的资本主义食人魔现形之后,既然中国龙会罩住一切,所以美国可能只是反噬自己。

放眼世界,这么想这么说的知识分子也不多吧!而作者的全文结论是:

如今,关于世界轴心的探讨,不是探讨什么中美冲突,而是探讨中国作为世界女主的方式,以及她如何治理这个世界。

拿这话一比,吴京的《战狼2》根本就像大观园里的闺阁诗,忒秀气了啊!约旦一向亲美,但这个国家的一位青年作家如此愤世嫉俗,美国可是在阿拉伯世界多不讨喜啊。

5月4日,半岛官网又刊发了一篇议题相近的文章:《中美之间的冷战——如何可能?》所谓中美会不会变成两个轴心而发生冷战,是西方高人们首先提出的假设,可是中东精英们也受到了传染。这一篇的作者穆罕默德·哈辛·阿布·哈迪德努力表现得客观,全文的主要意思是,很多专家学者猜测中美之间会发生冷战,但是现在的世界形势并不清楚,所以喊冷战的可能喊早了。同时,文中介绍中美这些年来在各个领域的利益纠葛,解释冷战的某种潜在可能性。他辛辣地说,新冠病毒和特朗普是两个意外的催化剂。全文的结句是:

所有已发生的一切都让我们预期世界将进入一场关于两个极端的冷战,但是这并不是两个轴心之间的冲突,而是,这场冲突会给世界制造两个截然相反的结局。要么世界保持现状不变,要么中国成功改变世界的组织形式。

《中美之间的冷战——如何可能?》

也就是说,这位作者认为,如果真有中美的冷战,那么只会导出一个鲜明的结局,或者美国成功维持住其主导下的现有秩序,或者是中国建立一个新秩序,二者必居其一。相比穆罕默德·萨拉姆的说法,这一结论更为克制,但还是远远超越了《战狼2》啊!你鼓动吴京照着这个意思拍个片子你看他肯不肯拍!

好在半岛上不全是这样的狂热文章,有点出乎意料的是,左派人士也在这里发出了声音。早在3月24日,在《新冠疫情之后的中国与国际新秩序》发表之前,半岛官网推出了艾哈迈德·哈桑·卡拉尔的《“社会主义化的资本主义”将是新冠后世界的必须之路》。这一篇文章跳出了“中美竞争”的思路,试图讨论资本主义自我改良的前景。

《“社会主义化的资本主义”将是新冠后世界的必须之路》

文章一开始指出,当中国疫情起来而且非常严重的时候,西方的反应是冷眼旁观,然后作者谈到非洲的像埃博拉这类疫情,说西方同样采取了冷漠态度。随后他对比中国和意大利在面对新冠时的处理方式,做了一些探讨,比如提到中国很多企业都是国企这个情况。作者得出的结论是:

许多分析家认为,新冠危机后的世界将不会像以前那样,现在的资本机构处于极脆弱的情况下,甚至可能是在坠落边缘。人类的经验永远在更新,自从人类的存在出现在这个星球上,就一直在替代和持续改进。世界曾经尝试了几十年的社会主义经济管理体制,它成功地开始,但最终失败,于是全世界趋向资本主义,另外的可能性都被断绝。

随着全球交易所的崩溃和相互依存的全球贸易中断,世界需要一个新的系统来掌控现有经济,进行公平的管理,避免财富吃撑了一小撮人,而大多数人为温饱挣扎。由于目前还没有成熟的替代策略,那么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融合就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案,让国家把公共机构如医院、学校和大学掌握在手中,这样,一旦这个星球上再次发生灾难,就能加以干预;同时,国家还能确保受贫困之苦的少数人群和弱势群体的权利,并对资本的活动进行监管,使它更受制度的约束。

不过作者最后发问,资本会愿意搞这样的“社会主义化的资本主义”吗?

4月12日,半岛上又发表了一篇左派立场的文章《“阿拉伯的精神中国人们”——对共产主义的突发热情》,有趣的是,该文恰恰讽刺了所谓中国会做世界新主人的狂热预言。

文章也是从新冠谈起,说这场疫情让不同的国家和不同的制度都显露了特色,像特朗普就曾经为了避免经济损失拒绝采取措施,而中国呢,则是政府领导全民阻击疫情。又谈到,在怎么看待中国上,世界也分成了两派,一派认为中国对国际社会非常负责任,另一派则认为中国有错,做了很多隐瞒情报等等的行为,让世界遭受了很大损失。

《“阿拉伯的精神中国人们”——对共产主义的突发热情》

接下来作者透露的信息对我们来说比较新鲜,他说,二战以后,在两个阵营之间发生了几十年的冷战,那个时期,在阿拉伯世界,无论理论家还是民间都很推崇社会主义模式,认为这个模式代表自由的声音,散发的人文价值观与不道德的资本主义制度形成对照。但是,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资本主义的扩张下,苏联很快就崩溃了。

我想,这是一位左派知识分子,所以他会看到这样的历史景观,就我而言,因为不了解近代的阿拉伯世界,所以无法评价他的说法,只能作为一则少有机会听说的信息贴在这里,供各位参考。

随后他指出,现在有一些人认为,随着新冠疫情蔓延,国际体系频临崩溃,美国之星也变暗淡了,于是开始宣扬中国领导下的国际新秩序。

但是,他反问,中国真的在寻求领导世界吗?答案就在中国领导人的言行里,他们并没有刻意扩张影响力,无论是2013年中国领导人提出一带一路也好,还是在联合国安理会也好,以及这次对抗新冠疫情也好,都是如此。

然后他专门用一段指出,中国的基本策略里不包含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而且给大家介绍了中国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告诉阿拉伯语的读者,自从1955年万隆会议提出这个五项原则之后,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一直在遵循。他的看法也是相当独特:中国在国际上开展的各种行动,目的是使社会主义模式成为资本主义统治的替代品。——这是他作为一个阿拉伯世界的左派知识分子对中国的解读吧。

接下来,作者转向自己人开炮了,据他看来,在中国生活着大约二万来自阿拉伯国家的人,有人是留学,有人是公务,有人做生意等等,这些人根据中国官方的一些消息,总是对中国进行过度解读。他援用一个西方谚语讽刺道,“比国王还更像国王”——意思应该是说,这些阿拉伯人简直比中国人都更懂中国人自己在干什么。

作者辛辣地说,所谓中国建立国际新秩序,是个中国人根本不需要的奉承,中国人自己也没在意。那么目前的中国对于阿拉伯世界有什么意义呢?他指出,应该是作为一个对照的镜像,反省自己的制度和对西方的依赖性,反省目前阿拉伯的政治形态的弊端。

最后这位作者心酸地言道,这次分歧让大家更加意识到中美是两种不同的模式,是这两种模式之间在竞争,而在这种追求真理的过程,我们(中东)的角色不过是看客,是羡慕。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文章的作者名为阿里·阿布·马里黑尔,是一位巴勒斯坦记者。按说巴勒斯坦是最水深火热的地方,但是从这个地方出来的这位记者反而更理性,对强权和王冠没有那样不由自主的向往和赞美,倒是跟西方关系紧密的约旦的青年作者用那么高昂的腔调来描述他认为的世界新霸主!也许这就是左派存在的意义吧,真的是人类的一根定海神针,总是在大家都迷狂的时候,发出良知的声音。

上述四篇文章风格各异,观点跨度很大,而且每一篇里都有一些我们没有想到的说法。作者看去都是青年男性,不知是否半岛有意采用了年轻化策略。王爷国的电视台能让不同观点次第登场,允许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这样的概念都出现,说明这个台以及卡塔尔这个国家还真是有些追求的。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他们真的想试图在不同的思想交流当中,寻找世界的路也寻找自己的路。

当然也不要天真,以为半岛的声音全部都是倾向中国的,在客观报道的旗帜下,人家也是将各种观点都放上来的。比如4月15日有一档节目,请的嘉宾就是完全抱持今天西方的主流观点,包括怀疑中国在疫情病亡人数上的真实性,非说中国用假数字和假情报欺骗了美国,所以耽误了美国有效地治疗和防控,题目是:《中国是在抗疫中胜出了西方和美国呢,还是它的胜利是个谎言?》同日,其官网上发表了《中国的崛起如何代表了新帝国主义》一文,起句为 :“中国并不隐瞒自己的野心,要变成世界霸主,掌握世界的舵。”并且说,中国的企图一旦实现,会破坏中东世界的产业,导致失业增加,经济长期萎缩。

但是,稍微一想就不难明白,无论是谈话节目《华盛顿还是北京?——疫情之后,中东的未来属于谁》,还是《新冠疫情之后的中国与国际新秩序》、《中美之间的冷战——如何可能?》这样的文章,骨子里一样是帝国主义论。中东精英,包括媒体人们,大多接受了优质的西式教育,但同时也被训练出固定的思维路径,结果之一就是思考国际关系、世界图景的时候,能在脑子里浮现出来的唯一模式就是帝国主义。阿里·阿布·马里黑尔正是批评了这种教条的思维方法,尽管他出于委婉,缩小了打击面,说只是在华阿拉伯人有这个毛病,但我们看半岛以及其他中东媒体的文章,会时不时就撞见类似流露。

 于是,中东媒体所呈现出来的中国形象,是当地精英们理解的形象,某种程度上染着想象的色彩。这大概又要扯到“外宣太弱”这个话题。分析家穆罕默德·纳沙维指出了一个事实,由于历史原因,中东精英与西方联系紧密,但中国却没有这个优势。《华盛顿还是北京?——疫情之后,中东的未来属于谁》便是阿拉伯人拉着美国人一起琢磨中美阿关系,这样一个涉及三边的讨论中,中国人却缺席,由半岛北京分社社长介绍了中国方面的情况。

如此的形势大概一时半会很难改变,那么该怎么让中东人民听到中国自己的声音,了解中国人真实的想法呢?像约旦小哥这样的人已经在绘声绘色地塑造“中国龙”形象,无中生有地编排出《战狼7》甚至《战狼8》版本了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伍麦叶的熏笼精

伍麦叶的熏笼精

文明史观察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戴苏越
作者最近文章
预测疫后世界,中东精英笔下的“中国战狼”和共产主义热情
疫情之中,中东国家为何纷纷“火线入党”支援前线?
刺杀苏莱曼尼,美国这事儿干得太没文化!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