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麦叶的熏笼精:中东并不存在权力真空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8-31 08:30

伍麦叶的熏笼精

伍麦叶的熏笼精作者

文明史观察者

【导读】 当地时间8月30日,美国国防部宣布,美国已完成从阿富汗撤军行动。塔利班也鸣枪庆祝。美国撤军无疑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全世界都感受到了。而此时,中东精英们同样感兴趣的是,中国是否会来填补中东所谓的“权力真空”。在这样的疑问背后,也体现出中国人与他们在思维上的巨大差别。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伍麦叶的熏笼精】

7月17日,王毅外长访问叙利亚,中东人非常关注,在媒体上反应出了他们微妙的心态。

中东地区内部关系错综复杂,尽管叙利亚是阿拉伯国家,但却与其他阿拉伯国家矛盾很深。因此,从沙特到黎巴嫩,主流媒体都跟着西方的腔调跑,彻底否定该国现政权。

但中国支持叙利亚,中东各国却觉得不是坏事。沙特《中东报》7月27日发表了一位叙利亚记者作家法伊兹·萨勒特的专栏评论《叙利亚接近中国龙的圈子!》,就认为:

“俄罗斯和伊朗会加以鼓励,土耳其和以色列不反对,大多数阿拉伯人也不反对,欧洲则不会认为那多重要……于是唯一只对美国构成麻烦。”

还在结尾冷笑地说:

“美国得好好琢磨一下这件事儿了,不过这次它需要琢磨的是中国,而中国可不是随便其他什么国家。”

——在中东,美国别号“人头儿太次郎”。

这位叙利亚知识分子分析了中国支持他的祖国的三大理由,然后居然暗示,到了现在这个阶段,中国可能要派军队前往叙利亚了:

“可能……从边缘走向纵深,大概像2015年末俄罗斯支持叙利亚那样,当时莫斯科军事介入叙利亚,让局面为之一新,而在那时这种行动本来显得可能性很小。”

中东精英被今日西方鼓噪的“帝国和平”和“国际秩序”蛊惑,似乎怎么也没法理解,中国竟然不会派军队去填补美国留下的“权力真空”。黎巴嫩阿语报纸《国家报》7月29日就一本正经地转发俄通社的消息《卡布罗夫:中国不会派军队前往阿富汗》,据该报道,有记者向卡布罗夫询问中国出兵的可能性,那位俄罗斯总统阿富汗特使否定说:不会的,没有任何类似迹象。——他多半心里吐槽:我一个俄国外交官为什么要回答这个问题。

让局面显得离奇的是,中国外交官们一直在利用各种机会,耐心、详细地向中东人民阐述中国的政治主张。早在2015年,王毅外长就接受了卡塔尔半岛电视台金牌栏目《跨越疆界》的专访,这次对谈播出时名为《中国是阿拉伯的重要伙伴》,该台派出的优秀记者是阿拉伯人、中东人,用阿拉伯语采访,提出的问题之一竟然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英法从中东地区撤出,美国填补了他们留下的真空,现在美国正在逐步撤离中东,中国是否在政治上、军事上做好了准备来填补美国在中东留下的真空呢?”

半岛官网上该期采访的截图

整个采访过程中,王外长特别温和,但是论述清晰明确、绵密周全,他就这个问题的回答让那位记者很受鼓舞。但是,记者还是按照准备好的提纲问:

“二十世纪是美国的世纪,二十一世纪是否能够成为中国的世纪呢?”

“美国现在正在衰落,在未来的十到二十年这种衰落会非常明显,中国已经准备好领导这个世界了吗?哪怕是因为美国衰落中国被迫领导这个世界,中国准备好了吗?”

中东版的黄袍加身“被迫领导”的假想,都把我们的外长逗笑了。这次采访的完整内容见于《王毅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回应中国是否准备好领导世界》,朋友们可以随时去了解。

《中国是阿拉伯的重要伙伴》这一期访谈至今可以在半岛的官网上观看。另外,中国驻中东各国大使也不断在所驻国权威大报上发表文章,阐述中国与阿拉伯人民是兄弟关系、平等互利、互相尊重等理念。

奇怪的是,在中东以及北非的阿拉伯国家,除了少数左派知识分子,其他人都像有接收障碍一样,就是听不清也记不住。去年,有中东本土的民意调查机构选了几个国家进行抽样调查,结果显示:相比美国,当地人都对中国更有好感,可是同时普遍表示不清楚中国的外交政策。

情势如此,原因自然是多方面、综合性的,但思想上的鸿沟是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在这一方面,我们中国人心很粗,没有去考察中东人与我们在思维方式上的差异。

中东诸国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反响热烈,那里的有识之士都马上意识到,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有望帮助中东摆脱发展停滞的困局。但是,记者专家们在讨论时众口一声,把一带一路倡议(BRI)定义成中国的投资、中国的工程,拥有立体化的多重目的,其中之一是“重新开放”古代的丝绸之路,以中亚和中东作为走廊,让中国与欧洲连接起来,确保中国与欧洲市场的畅通。

《中国是阿拉伯的重要伙伴》中,半岛制作的“一带一路”简图。起点为北京,橘线为“丝路带”,经中亚和俄罗斯抵达欧洲;绿线为“陆上经济带”,在中亚从丝路带分岔,经西亚、阿拉伯湾(波斯湾)抵达地中海;红线为“三个方向”,即东南亚、南亚、印度洋;蓝线为“21世纪两向海上丝路”,浅蓝线经南中国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红海、地中海到达欧洲,深蓝线从南中国海分岔,到达南太平洋。

这话听着似乎人畜无害,然而其实是中东精英们心照不宣的“黑话”。真正的意思是:“中央王国”要借着为“屈辱世纪”复仇的名义,去对欧洲搞个大征服,然后再把“旧大陆”、“旧世界”也就是欧洲当作与美国争夺世界王座之战的“前线”。

我们中国人很难意识到,西方一部分右派鼓噪的“中国威胁论”里包括一项内容——中国准备降服欧洲。但那确实是欧洲右派们真实的忧惧,还精准地传递到了中东。

2020年5月18日,阿联酋的阿语报纸《海湾报》发表了曾在北京大学做访问学者、随后到香港做记者的美国青年伊桑·布勒的长文《对中国的“战略共情”》,在文中,作者尽力批驳了特朗普政府前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据报道,就在同月稍早,他被Zoom任命为独立董事,“处理围绕其系统的一系列安全问题”)的鼓噪。

麦克马斯特贩卖的观点是,必须进入中国共产党员们的内心去“共情”,而他们内心的想法包括但不限于,以“中央王国”“回来了”为旗号,替“耻辱世纪”施行复仇。伊桑·布勒分析了那一说法的荒谬性,非常难得的是,与目前西方所谓中国问题专家们的集体说辞相反,他指出,硬说中国人自认为“中央王国”,这个前提就是靠不住的,只是美国方面的观点而已。

沙特的英文报《阿拉伯新闻报》2021年2月7日发表了德国前外交部长和副总理、绿党领袖约施卡·费舍尔的文章《几个帝国反击欧洲》,其中明确说:“如果中国成功地把BRI变为一条地缘政治的石头台阶的线路,那么它不久会以欧洲任何人都无法预见的方式,出现在欧洲的东南边界。”

另外,我在阿布扎比一家大商业中心的书店里买到一本英文的《世纪之争(The Contest of the Century)》,作者戈夫·戴尔著书时是《金融时报》记者,书中有这样的说法:“或者,就如美国军事历史学家T. X. 哈梅斯所比喻的那样:‘我们必须要确保,没有中国军方的人物正在对他们的领袖不断耳语:如果你们听我的,那么我们仅仅用上两个星期就能身处巴黎。’”

对我们来说,这些鼓噪都是胡言乱语,但遭帝国主义长期毒害的中东民众却会轻易相信。2020年10月1日,中国国庆日当天,半岛在官网上推送了一篇长文《中国奇迹——是如此在七十年里实现了龙之预言》,全面介绍新中国的今日成就,结果一上来先给出了一个小节《北约的忧虑》,在文中还有一节《中国对欧洲的战略》。

于是,有些时候,中东精英会在那样的假设里思考本地区在地缘政治上的重要性。他们抱着哪一方面都不得罪的态度,会心地进行委婉表达,诸如:“中东是远东的‘后门’,也是‘金门’。”(黎巴嫩阿语报纸《国家报》2020年11月20日专栏文章)

在这种思路里,叙利亚濒临地中海,还可以帮中国绕开苏伊士运河,其战略意义便格外突出,叙利亚总统高级顾问布赛纳·沙阿班便含蓄又明确地说:“如果丝绸之路不经过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便无法成为丝绸之路。”在中东精英看来,如此的形势,是中东的机会,也是叙利亚这些陷在困难里的国家的机会。

至于中国方面的主张,他们难以听进去,有着一些我们想不到的原因。

中东人,包括大多数知识分子,对中国历史非常陌生。他们连“朝贡体系”的概念都没有,模模糊糊地以为,“中华帝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约略近似大英帝国与其殖民地的关系。以基辛格为代表的西方右派汉学家又提供了一套为中国量身打造的“历史观”。

这套历史观宣传:天朝、中央王国才是今日中国的真正遗产,至于晚清以来的革命历程,由孙中山先生起,都只是这个古老帝国暂时陷入了混乱,一旦混乱过去,“中央王国”就会“回来”。

那套历史观告诉世人,中国历史上一直是个“蚕茧帝国”,由长城围裹起来,再由周边国家形成一个“圈子”,一直处于沉睡状态,大体上过得挺舒服。到了十九世纪,忽然遭到西方的冲击,被迫面对一个更为广大的世界,并且掉进了“屈辱世纪”,这个自命天朝的神之宠儿完全不能适应,在巨大的刺激之下,就精神昏乱,行为糊涂起来。

明明有近邻日本明治维新的好例子,但中国却偏胡闹,把皇帝也给弄没了,帝国也给弄没了,宫廷和贵族也弄没了,搞得如今全世界的权贵家族再没可能和中华帝国的皇室与贵族联姻,实在扫兴。

此套历史观,是连辛亥革命都一起否定的。按照基辛格等中国问题专家的信念,中国人终究会清醒过来,会重新捡起“正统”的历史遗产,至于目前主张的那一套,是中国人还没明白自己到底是谁时的想法,无需认真对待。

显然,这一套对中国的叙述,简直太对中东人的胃口,太符合王爷们和整个上层集团的需要了,所以,中东媒体上散布的正是这样一套“中国观”。

然而事情到这一步还没完。今天的中国人已然习惯历史唯物主义,即使传统的诸子百家、儒道释,也都讲因果逻辑,因此,我们很难明白“亚伯拉罕三教”对所谓“神意”的绝对信奉。但是,在西方,在中东,有一种颇为流行的说法,那就是——今天,“中国的时刻到了”。

照那一观点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让中国像一条栖身在巢中的龙一样,一直沉睡。如今,它被神秘地唤醒了,要完成注定的使命。《中国奇迹——是如此在七十年里实现了龙之预言》便灌输:

“中国……位居地球的东方,既在地理上延展,也不断扩大其人口,至于在历史的绵延方面,则能够始终维持着它的长城,那长城把它包裹起来,替它抵御侵略者,并保护着它。它决然地隐居于世外、超然中立,以这样的状态而达成国家的不朽,因此也成了这种不朽的象征,而它作为象征的要义恰在于此。不过,那种——一如佛教文化中——沉迷于冥想的宁静状态正在消退,明显可见的,它在准备爆发。”

该文中还有这样的讲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整整三十年后,才出现了领导人邓小平的预言:‘国家需要半个世纪来实现现代化,以及政治与经济的掌控。’”原文中所用的“预言”一词,同时还有“(真主传给圣人的)默示、启示”一意。

照这样的说法,中国的成功,不是人民在党的正确领导下努力奋斗的结果,不是摸着石头过河,而是莫名其妙地早规定好了的、到点儿就自动生成的东西!

其实,就在同一天,半岛还在专栏中发表了一位左派记者的文章,那位记者努力告诉同胞,中国能有今日,并非“历史的宿命”,而是得自于中国人民的意志、觉悟与实干。然而那篇文章却没有首页推送的待遇。

有知情的朋友告诉我,目前,卡塔尔埃米尔、沙特王储等一批中东政治领袖全方位推进与中国的合作,意志坚决,但是高层中很多人仍然迷信西方,因此,重要媒体上撒布此般神意论,也是为了说服民众,争取民意。

不管怎样,中东与我们之间在观念上的鸿沟意外地巨大,让局面变得复杂。如果直接宣传中国近代史的经验,宣传我们的理论体系,则不免有输出观念之嫌。但如果任由上述种种谬误的想法流行,肯定也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

从抗战以来,中国共产党就最善于做统一战线工作。如今,面对中东以及其他与我们观念差距巨大的地方,大概还要再度发扬“统战”的精神,耐心地、细致地开展沟通,促进理解,让世界人民明白,中国虽然永远不会忘记昔日的屈辱,但却并没有复仇的心态。

因此,西方人民,中东人民,也应该打开在这一问题上的心结。中国真的无意重复西方的错误,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待着所有人在平等与合作基础上携手努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赵珺婕
叙利亚 王毅 中东局势 美国撤军 一带一路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8月31日 08:30

美军撤走了,中东就是权力真空?

08月24日 08:27

塔利班要做“酋长”?阿富汗的国名究竟应该怎么翻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钧正平 呼唤“朝阳大妈”和“捞铜渔民”,CNN有意见了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拜登又来承诺“保卫台湾”,白宫再度火速澄清

“分裂”的澳大利亚:一半封锁,一半“与病毒共存”

“最严防沉迷”出台两月,家中“神兽”就没办法了吗?

拜登:你花3美元买咖啡,已经比耐克等55家公司纳的税还多了

中国大使:法国等美国的追随者委身强权、为虎作伥

拜登又推销基建计划:知道中国高铁有多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