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吴蒙蒙:马斯克想要的“私有化”,不是你想的那样

2018-08-09 10:22:0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吴蒙蒙】

8月3日,特斯拉创始人、CEO马斯克在特斯拉2018年第二财季投资人电话会议中向分析师道歉,说他之所以在上个季度的电话会中抢话、怼人、掐线,是因为“没休息好、太累了”。

被致歉者接受了马斯克的道歉,并表示“很欣赏他这一点”;但没想到五天后,马斯克突然宣布要将特斯拉私有化,并抱怨“公开上市给了居心叵测者从外部对公司进行攻击的机会”。

在马斯克看来,无论是5月初怒怼分析师股价大跌,还是8月初给分析师道歉股价大涨,一双双盯着特斯拉和他本人的眼睛,都是他眼下发展事业的阻碍。

是上市公司的私有化,不是公有制企业的私有化

将袒露在公众面前的公司,重新带回幕后,这个过程就是私有化。

与高俊芳将长春长生“私有化”不同,这里的“私有化”,并不是改变企业的所有制性质、将国有资产中饱私囊,而是将上市公司主动退市,从“对公众开放、任何人均可投资”的状态退回到上市前的状态——封闭、私密、小范围。

目前,对美股上市公司私有化的方式主要有三类:下市,暂停信息披露,以及转板。

从马斯克目前的计划来看,他想做的大概是让特斯拉直接下市,而非简单地收缩股东或谋求在其他地方重新上市。

具体到操作层面上,下市类似于“挤出交易”(也被称为“排斥”)——利用对公司的控制权进行交易,强迫非控制股东丧失股东地位,从而使非控制股东不再拥有该公司商业经营中的任何财产权益,也即由内部人强迫非控股股东出售股份或减资。

不过,排斥既可以发生在上市公司、股份有限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但下市仅发生在上市公司,被挤出的非控制股东也就是公众投资者。

私有化带来的福祉

私有化有好处,所以马斯克才要推动特斯拉私有化。

首先,上市公司私有化将可以省钱省力省时间。

从外部来说,公司下市后不再需要满足证监会、交易所对信息披露的要求,可以省去大笔雇佣会计师和律师的费用;从内部来说,公司下市后,公司及高管也不用再遵守证监会及交易所对上市公司的要求,节约了人力成本、时间成本、经济成本。

其次,上市公司私有化可以更高效、更灵活、更符合管理者意志。

一方面,公司下市后,所有者和经营者无须完全分离,代理监管成本会大大降低,所有者为自己利益服务,激励机制的作用也会更为明显。

另一方面,“自己的公司自己管”可以让管理层专注于长期发展目标和策略,而不是迎合市场的短期期望,管理的成效和灵活性均有所增强。

也就是说,如果特斯拉成功退市,马斯克做决定就不用看公众、舆论或者华尔街分析师的脸色了,想怎么决策就怎么决策,想赔钱也没问题,只要搞定几个股东就成。

这一点,马斯克在给特斯拉员工的公开信中也提到了,“公司的公开性使我们的决策受到季度收益周期的影响,这给特斯拉带来了巨大压力,股价迫使我们做出的决策可能适合特定季度,但不一定适合长期利益。”

此外,上市公司私有化还可以增强对商业秘密的保护力度——毕竟封闭公司不用对外披露财务数据和敏感信息。

可以防止公司价值被低估——股东可以在市场低迷时将自己手中的股票价值最大化,公司也可以不再因股价低迷而被迫接受融资者的坐地起价。

可能会增强公司的效益——退市交易常常需要拉拢外部资金进行并购重组,这样的操作本身就可以增加企业整体效益;如果是控股股东与自己的关联人进行交易,还可以有效防止恶意收购,降低了“野蛮人来敲门”的概率,减少了公司对股东来源进行认识和控制的成本。

在致员工公开信中,马斯克还给出了特斯拉谋求私有化的另外两点理由:关注股市情况会让员工和管理者分心、公开上市给了居心叵测者从外部对公司进行攻击的机会。

不过,他的这些理由看来看去,中心思想只有一个:他不愿忍受特斯拉被看空、做空

不凑巧的是,由于特斯拉的经营状况确实有硬伤,市场中对特斯拉持悲观态度者不再少数;而眼下的马斯克又拿不出有力的反击证据,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那我就不给你们了解特斯拉的机会”。

华尔街努力做空,特斯拉股价一路上涨

市场中唱衰马斯克的言论和看空特斯拉的态度绝不是空穴来风。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特斯拉烧掉18亿美元资金,截止6月底,该公司现金储备为22亿美元。

上周三特斯拉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虽然营收增长超预期、创纪录;但与此同时,公司亏损幅度特进一步扩大,创下了历史新高。

财报还显示,特斯拉二季度净利润为亏损7.43亿美元,创下特斯拉史上最大单季亏损,而去年同期亏损3.36亿美元。GAAP准则下,每股收益-4.22美元,去年同期为每股亏损2.04美元,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特斯拉第二季度调整后每股亏损为3.06美元,高于分析师们亏损2.81美元的预期。

这样的财报,也难怪特斯拉最近会成为华尔街“大空头”的主战场。数据显示,特斯拉流通股份的27%都被做空,这使得特斯拉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被看空的股公司。

此外,马斯克个人也很“一言难尽”。

除了5月在电话会议上给分析师摆臭脸之外,4月1日愚人节的时候,马斯克曾表示,特斯拉正在申请破产,一时间人心惶惶;

7月,就因为救援队营救泰国少年足球队时没用他无偿提供的“迷你潜艇”,马斯克就公开抨击救援功臣是“恋童癖”;

6月,有外媒曝光马斯克与前雇员的来往邮件,在该邮件中,马斯克大骂对方为“破坏分子”。

8月6日,马斯克在推文中嵌入搞笑片段,用希特勒因特斯拉交易方向错误产生困扰的演绎方式来嘲笑基金经理人,“如果特斯拉不很快破产,我将失去一切。”

马斯克的这些负面言论,买单的都是特斯拉的股价。

不过,做空者和特斯拉股票之间的关系也是微妙。

眼下,马斯克表现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抱怨空头对特斯拉进行攻击。但事实上,过去5年特斯拉股价累计上涨逾9倍,仅今年就给空头们造成了超过30亿美元的损失。而2016年至今,特斯拉被做空的股票数量在所有美股中排名第四,在此期间空头亏损达47亿美元。

如果特斯拉以420美元的价格私有化,以现在的空头尺寸来看,做空者就会亏损44亿美元。星期二特斯拉股票大涨,就已经使得做空者出现了8.23亿美元的账面亏损。特斯拉的债券价格,也受到这一消息提振,债券的保险成本也降到近期的新低。但市场上大多做空者仍然认为,随着利率上升导致企业借贷成本升高,他们可能很快能够再次获利。

可能会拦路的投资者

事情都有两面,私有化除了优点以外也有弊端。

从企业的角度来说,下市后,公司通过资本市场筹集资金的能力将会受到严重限制;在该公司想要对其他企业进行收购时,非公开公司想要利用股票作为对价进行收购的能力会变得很差;在对员工进行激励时,以股票为基础的激励计划对员工的吸引力会明显降低。

而且,上市公司退市的费用不低,监管和执法机关的审查很严。并购方在收购一家公司的整体权益时,需要在律师的帮助下向证监会和交易所递交信息披露文件,还需支付会计师、财务顾问的费用,交易的融资费用,以及潜在的诉讼费用。美国地方法院对私有化实行很严格的审查,美国证监会对私有化的材料审核也很详细,这些都需要支付庞大的费用。

从股东的角度来说,无论是被挤出的股东,还是剩余的股东,可能都不是好事。

私有化后,剩余股东所持股票的流动性会遭到很大减损,被挤出股东的权利更是被严重剥夺。

上市公司私有化交易的核心是上市公司变为非上市公司。交易的本质具有强制性,控股股东控制着交易时机和条件,小股东缺乏知情判断能力和讨价还价能力,交易结构设计本身的强制性安排,会使得公众股东在私有化交易中面临着从股东名册被清除却得不到应有的、充分的补偿的风险。

具体来说,公众股东对于未来可以继续通过股票市场保留在公司的期望落空,公众股东有可能被迫接受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收购价格,被挤出的股东可能需要承担计划外的、无法预料的税负后果,而退出股东需要寻求另外的投资,成本和风险也会相应增加。

对此,美国法律倒也对此做了相应安排。诸多判例累积,使得上市公司在应付投资者诉讼时需面临来自法院的严格审查。

为了防止小股东因经济因素以及信息劣势、“理性冷漠”、“搭便车”等心理等因素放弃起诉,美国证监会和交易所等监管机构还确定了“法定信息披露制度”。

这样“两手抓”的制度安排,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是维护自身利益的武器,但对于上市公司来说,就成了私有化过程中的“绊脚石”。

马斯克这一次似乎也踩到了“雷”。

在马斯克发布该消息后,就有人提出,马斯克通过推特这一社交网络平台披露严重影响上市公司股价的重要信息违反了法律规定,会有投资者据此对特斯拉提出诉讼,阻挠特斯拉私有化。

《纽约时报》对此解释称,早在2013年,美国证监会就允许公司及其代表使用其推特或脸书等社交媒体平台来发布公告,但前提是,这样做的企业需要提前将此事在公告中予以告知。特斯拉在2013年发布的文件中就进行了投资者告知。

但马斯克做法中的漏洞在于,按照美国证监会的规定,上市公司通过社交媒体发布重要信息,必须同时向更广泛的公众予以发布。

有华尔街律师在“同时”两字的要求上找到了马斯克的瑕疵。美国证监会前官员、目前为某律所律师的Michael Liftik对此表示,“‘同时’两字的规定意味着,真的要完全同时,不能有分毫的差池。”

还有法学院教授指出,马斯克对此事的表述十分松散,存在着重大的错误陈述。比如“资金担保”(funding secured)这一概念,就在法律术语中处于“灰色地带”。目前已经有各种律师和财务专家鼓励投资者对特斯拉和马斯克提起诉讼。

此外,如果最终特斯拉私有化失败,美国投资者也可以以“发布不实消息操纵股价”的理由将特斯拉和马斯克告上法庭。

“美国贾跃亭”算计完“美国韭菜”还要算计“中国韭菜”?

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马斯克对特斯拉私有化意味着,他必须从公开投资者手中将现有的特斯拉股票买回来,但马斯克旗下的企业几乎全部都负债累累,“钱从哪儿来”成了大问题。

也正是因为马斯克看上去很难搞到足够的钱,所以很多人都觉得马斯克将特斯拉私有化的设想不现实,甚至于马斯克刚刚在推特上发布这一消息的时候,人们都觉得他在开玩笑。

但出乎意料的是,马斯克在推特上说,“资金已经做好准备,完全充裕”。

这事有疑点。

马斯克的原话是,“我的希望,目前所有的特斯拉投资者,在特斯拉私有化之后,依然是特斯拉的股东,对此,我们将创建一个有特殊用途的基金,任何想保留特斯拉股东身份的投资者,都可以留在特斯拉……我希望特斯拉的员工都成为特斯拉的投资者……每过6个月,投资者们都有一次买卖自己手中特斯拉股份的机会。”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就是:

“我特斯拉要私有化了,财报不对外公布,不受证监会和交易所监管,以往质疑我和骂我的人都没办法质疑了。

“给我投资的这些人,我希望你们继续给我投钱,通过我设立的特殊基金来对特斯拉进行投资,但不好意思,你们没有知情权、决策权、监督权,你们的钱我怎么花你们不用知道,一切都要按照我的心意来。

“如果我乱花了,对不起,你们也没办法;如果进了我自己的口袋,对不起,你们也发现不了。

”想要随时买卖赎回?不可能的,最多就是每半年给你一次机会。

“觉得不公平?实话实说,我连自己家的员工都坑。”

与此相对应的是,马斯克对私有化的开价是每股420美元。按照马斯克的说法,420美元是二季度财报公布时特斯拉股价上浮20%得出的,特斯拉二季报发布后,特斯拉股价已经上涨超过16%。

但各方消息都认为,马斯克很难以420美元的价格实现私有化。一方面,消息发布后,特斯拉的股价没有涨到420美元,说明投资者并不满意这个价格;另一方面,如果以每股420美元计算,特斯拉私有化将使公司市值达到710亿美元,在马斯克推文发出前,特斯拉公司市值为580亿美元,这已经高于美国通用汽车与福特汽车的市值,但后两者规模更大,利润也更高,这也说明,特斯拉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私有化似乎不太可能。

除了美国国内的情况,同样在8月8日,特斯拉还出了一条与中国相关的消息。

据彭博社8日报道,有知情人士称,中国最大的几家银行正与上海市政府积极商谈,拟为特斯拉将设在上海的工厂提供部分融资支持。

在月初的电话会议上,马斯克就曾提到,他将利用中国的本土资本来支持特斯拉上海工厂的建厂计划。

消息传出后,国内有评论称:

“特拉斯要来中国建厂,我们给出的优惠条件已经够多的了。他们想独资不符合我国相关政策,我们就修改了政策给他放行;他们想要优惠,我们的地方政府就争先恐后给出优惠条件;他们想要好的地皮,我们就在上海那样寸土寸金的地方给了他们地皮……最后他们竟然说,连建厂的资金都要跟我们借,这不就是明摆着要空手套白狼吗?”

据媒体曝出的数字,特斯拉向中国一伸手,就要50亿美元,甚至有学者提示“小心庞氏骗局”。

这不由地让人浮想联翩:马斯克信心满满地拍胸脯保证自己资金充足,除了有沙特主权基金的支持,会不会也想在中国身上打主意?毕竟,他还是要给自己留个后手,万一大部分特斯拉公众投资者都同意以420美元的价格出售自己手中股票,中国会不会被马斯克算进这笔帐里,成为特斯拉“内保外贷”之地?

总而言之,希望美国“贾跃亭”放过“中国韭菜”,而且人民币过去一段时间已经贬值了,千万不要再给中国货币当局增加资本外流的压力了。

吴蒙蒙

吴蒙蒙

财经观察者 法律学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娅坤
专题 > 股市
股市
作者最近文章
马斯克想要的“私有化”,不是你想的那样
共享单车打起“退堂鼓”?
摩拜和ofo资本对决,总让我想起滴滴
孙正义给特朗普的500亿美元大礼包,靠不靠谱
特朗普任命“高盛系”财长,这才是我们熟悉的美国嘛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