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吴秋北:企图分裂国家却不想被法律制裁,这想法很荒谬

2020-05-30 08:17:44

2020全国两会落幕,广受关注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获得高票通过,“港区国安法”的订立正式提上日程。

这让期待“23条立法”的人们,心上石头落地,但也有一部分港人对此忧心忡忡。为此,观察者网采访了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会联合会会长吴秋北先生。

【采访、整理/观察者网 李泠】

“港区国安法”

观察者网:请问这是您第几次参加两会?

吴秋北:至今我共参加了两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今年是这一届的第三年。

观察者网:跟以往相比,今年有没什么不同感受或发现?

吴秋北:今年变化很大,以前两会是在3月份召开,今年因疫情问题,整个会议延期到5月份,而且安保和防疫措施非常严格。可以说,今年是一次非常特殊的两会。


吴秋北先生(资料图/文汇网)

观察者网:两会前,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提到,对于“尽快为香港在国家安全方面堵上漏洞”,您个人有些想法。请问您认为香港在国家安全方面还有哪些漏洞,该如何堵上这些漏洞?

吴秋北:香港在国家安全方面是长期不设防的。本来香港《基本法》有规定要就国家安全立法,但是回归至今23年来,这事一直未能履行,香港长期面临一些安全问题。最凸显的就是去年以来,反对派及外部势力企图借修例争议搞颠覆,在他们的策动下,香港面临着“港版颜色革命”的风险。他们的一系列操作明显冲击了《基本法》、“一国两制”的底线。

侮辱国徽、冲击香港立法会、跟外部势力勾结、搞“港独”等等,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法律对这些很明显的罪行进行规管。为此,我认为应尽快为国家安全填补漏洞。

至于怎么堵住漏洞,当然最好是能尽快为23条立法,但如今我们可以看到,香港内部没有能力完成这一立法。第一,香港的反对派和那些外部势力显然完全不想有这一立法,因为会影响他们的行为和活动,这是香港回归23年来迟迟未能实现23条立法的重要原因之一;第二,立法会瘫痪及社会氛围等种种原因,也使得特区政府没有政治能量去推动立法。

今年我本来是想提议,先就国家安全订立一条全国性法律,再通过《基本法》第十八条规定,将新订法律放入基本法附件三里。没想到两会人大直接提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草案)》的议案。

“港版国安法”决议获得人大高票通过(图/央视新闻)

观察者网:其实往年两会,香港国安立法问题都是热门话题之一,但最后多是不了了之。听您的意思,今年人大这一议案完全在您意料之外,是吗?

吴秋北:是,确实有点意外,过去本来应该由香港特区去履行这一责任,但是现在香港形势已非常严峻,如果中央不出手,香港社会极可能一直恶化下去,各方面经济活动都将受到影响,市民也难以安居乐业。从这一点来看,中央如今的决定非常英明、及时且果断。

其实如果你回头看,去年十九届四中全会公告就已提及“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这说明中央已深思熟虑,对于整套部署方案已有相关设想。今年人大提出,也代表了我们国家的决心和信心。

观察者网:反对派最近一直在以暴力形式对抗“港版国安法”的出台,声称这会限制香港人的自由。您如何看待反对派的这些声音?您认为“港区国安法”针对的是哪些人?

吴秋北:反对派他们要搞暴力活动,搞“港独”,甚至希望分裂国家、颠覆政权,这些都是很严重的罪行,所以他们肯定是不希望受任何法律制裁的。但是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不存在搞颠覆的自由;威胁到国家安全,却不受任何制裁,这是很荒谬的。

“港区国安法”所针对的就是那些搞“港独”,试图分裂国家、颠覆政权的群体。过去一年,相关行为和活动猖獗,屡见不鲜,这些罪行必须要有法律来制裁。

观察者网:回溯过往二三十年,香港的本土意识经历了从萌芽到发展、壮大的过程,只是香港人,尤其是香港的反对派,在强调本土意识时,常常将本土意识与国家认同分割开来,这一点在去年表现得尤为突出。您认为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有哪些?

吴秋北:这些反对派及外部势力想搞分裂,首先必须要有分离主义苗头出现。因此他们会先选择在文化、意识形态上搞小动作。比如香港中文大学就有一个由美国驻港领事馆主导及拨款资助的港美中心(Hong Kong-Amercia Center),他们借此在国家安全方面做了很多破坏;再比如反对派会通过通识科,向学生们注入政治对抗意识。

另外,我们也知道其实每个省市都有自己的地方文化,都有一定的所谓地方意识,比如上海也有自己的地方意识。但内地的地方意识,展现的是一个国家之内的多元文化特征,彼此互相尊重,对国家有向心力;而香港本土意识的抬头,是针对内地的、中央的,具有排外性。总体来讲,这些可视作为“港独”做铺垫,必须要警惕。

观察者网:那对于日后美国再打“香港牌”,按您的设想,“港区国安法”可如何反击?

吴秋北:香港动乱,美国的干涉肆无忌惮,从政府官员到议会议员都积极参与,比如美国副总统彭斯就会见了赴美游说的香港反对派头面人物。如果有了国家安全的立法,这些参与策划动乱或行动的人到时就都可以受到制裁。

彭斯会见陈方安生(图/香港公民党)

观察者网:除此之外,您认为“港区国安法”在落实过程中还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吴秋北:任何法律,都需要有行之有效的执行机制,不然法律就沦为空谈。所以我认为关于国安法的执法机制,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安排,从部门的设立到办案人员、证据处理、是否检控抓捕等细节,这些都要事先做好具体可行的安排。因此,我期待人大常委会在立法时能订得够细,以便日后有效执行。

观察者网:您认为“港区国安法”的出台对于香港未来发展能起什么作用?

吴秋北:很明显,国安法如果能落实,将帮香港减少社会动荡的风险,过去一段时间所上演的动乱应能得到解决,而香港民众将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你看过去一些国家或地区推行颜色革命,之后生灵涂炭,民不聊生,而在这些社会动荡之下,民众受到的伤害是最大的。此外,社会安宁才有发展的机会,如果社会一直动荡不安,外面的投资和人才不敢过来,这必将阻碍香港发展。

观察者网:那从地域融合的角度来看,您认为“港区国安法”的出台对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能起什么作用?

吴秋北:粤港澳大湾区涉及广东、香港、澳门三地,如果香港不安宁,整个大湾区的发展必然会受到影响;如果香港这边出现国家安全方面的漏洞,其他地方也可能或多或少受影响。

粤港澳大湾区(图/香港旅游发展局)

观察者网:您之前在大湾区做了很多实地调研,请问就您的了解,当前粤港澳三地在对接过程中,有哪些问题需及时处理?比如之前有香港区议员在接受观察者网采访时提到,现在香港的一些年轻人缺乏老一辈的“狮子山精神”,不敢出去闯,总觉得来内地发展的风险太大,您认为呢?

吴秋北:讲得非常好,香港年轻人对于粤港澳大湾区的认识一定要改观。有一部分年轻人受反对派宣传误导,或根本没具体了解整个国家的发展战略,不清楚大湾区的定位设计及部署,因此找不到自己在其间的位置。所以,多宣传,鼓励年轻人多交流、多体验、多理解,这是非常必要的。

另外,全世界其他大湾区基本是在一国之内,且制度单一;而粤港澳大湾区涉及不同的关税、关系乃至法律,这种联合在世界上是独特的,因此我们在动态发展时要处理好相关的制度等隔阂。特别是民生经济发展上的隔阂,应该及时打通。

在民生方面,为推动三地民众更好融合,我们工联会也提出好多建议。比如,提议港澳居民在内地可以买社保、医保;回乡证能纳入内地各种电子认证平台;推动港澳学生在内地上学;等等。让人高兴的是,工联会的这些提议得到了一些积极的回应。

今年我们也提了不少提议,如建议大湾区成立“香港新区”,也就是效仿澳门与横琴,拨一块地给香港发展,这同时能缓解香港“上楼”难的问题。另外,疫情也凸显了湾区整体物资配送问题,因此我们建议能有一个联防联控机制,以便统筹。

香港再出发

观察者网:5月份,董建华先生和梁振英先生牵头成立了“香港再出发大联盟”,共有1500多名联合发起人,您是其中之一。请问您如今在大联盟里具体负责哪部分分工?

吴秋北:“香港再出发大联盟”一共有1500多名共同发起人,就社会动乱、疫情冲击、经济下行及如何更好地实施“一国两制”等问题提出重新出发的倡议,希望通过凝聚工商界、基层劳工等社会各方面的建设力量,让香港早日恢复原来那种包容、发展、安居乐业的状态。

我是大联盟的联合发起人之一,也是大联盟的副秘书长。如今大联盟共设置了11个副秘书长,负责各方面工作,我主要参加青年就业和民生经济方面的工作。我们现在的一些工作非常有意义,目前它们也都取得一定成效。

比如一开始,我们就启动了一项关爱行动,向香港市民免费派发1000万个口罩;经济小组里也有一部分发起人自发提出疫情期间不裁员倡议,获得4000多家企业的响应。这种团结互助的精神很能鼓舞人心,也有助于我们共度时艰——每保证一个人的工作,实际上等同于解决两个人的就业问题,因为这意味着市场上少一个人去争夺另一个岗位。

资料图来源:港媒

我们下一步将帮助刚毕业的年轻人找工作。我们已经动员一些企业提供实习岗或短期工作,当然,能有固定的长工更好,我们会帮企业和年轻人配对。另外,我们也会进行一些培训,如向青年介绍网上经营等创业新经济模式。如果找不到工作,也没想到要做哪些具体工作,我们可以找一些义工岗位,供他们积累工作经验,便于日后求职。

观察者网:民生经济方面,您曾提议,目前解决香港问题最好的方法,“就是发展,把香港本身的优势发挥出来,把香港的整个经济产业做大,透过成果共享来抚平矛盾。”内地有句话您可能也听说过,“蛋糕不仅要做大,同时还要分好”。您认为这所谓的“成果共享”该如何分享或完善?

吴秋北:我很同意这一说法。的确香港多年来一直被资本高度垄断,土地等资源都聚集在大财团手中,回归后中央很多惠港政策也难以切实惠及底层市民,这些情况影响了经济及民生。

有个很生动的说法,香港的青年可能可以找到一份工作,但要找一份有前途、质量高的好工作则比较难。如今受动乱及疫情影响,连找到工作的机会都少了。不过香港可以借助内地从疫情当中最快复工复产的势头把握机遇,重新出发。

发展之后就是如何分配的问题。对于分配,我们必须有一些社会改革。比如有时要打破一些垄断,对那些中小企业提供经济、政策上的扶持;土地不能全被大财团垄断,政府本身对于土地发展有管治的权力,如果大财团囤积土地,要有相关法律来调整。这些方面都应该想办法改革。

观察者网:立法会选举暂定将于9月举行,请问在修例风波和区议会选举过后,建制派在策略上——比如如何对抗反对派、加强自身号召力等方面——有无作出相应调整?

吴秋北:过去一年,反对派动用恐怖手法,使得香港整个社会处于一种黑色恐怖氛围中。比如你可以看到因政见不合就被暴力对待,这情况至今未停息;他们也用起底等卑劣手段来恐吓普通市民,这些都已表现出恐怖主义的苗头。本来很多爱国港爱市民善良、守法,如今内心对那些恐怖动乱充满恐惧,导致整体士气低落。

一年以来,我们建制力量非常愤慨,也认识到必须有所改变,所以更加团结、发展壮大。另外,如今中央能出来维护国家安全,推动香港社会恢复秩序,这也为我们做工作带来了更多底气。接下来,我们会先帮助市民渡过疫情难关,特别是经济上我们想要政府多做些工作,如抗疫基金一定要分配到每个人手中,这样才能维护社会稳定。

此外,希望内地民众也能多关注香港,支持香港的立法以及香港的经济发展。在香港,暴力分子其实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大部分香港人还是比较善良的、对国家有感情的,希望内地民众不要被某些刻意放大香港动乱的媒体所误导。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吴秋北

吴秋北

全国人大代表、香港工会联合会会长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香港
香港
作者最近文章
企图分裂国家却不想被法律制裁,这想法很荒谬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