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夏烈:谁来制定网络文学规则?中国已经领先一步

夏烈

夏烈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国家一级作家 来源:观察者网 2020-11-19 07:54:30

11月16日,由上海市出版协会和阅文集团主办的首届上海国际网络文学周开幕,得益于此次机会,观察者网和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有了一次关于网络文学的对谈。

夏烈本人是一位写作者,也是一名出版人和策划者,对20余年流行网文作者均有接触与观察,不仅自己著有《大神们——我和网络作家这十年》一书,还曾策划图书《后宫·甄嬛传》(修订典藏本)、《芈月传》,被称为“网络文学百晓生”。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夏烈

国际网络文学周是第一次在上海举办,上海也当之无愧。夏烈告诉观察者网,得益于国内相对后发的市场经济,国内的网络文学有着极强的创新性,而受制于健全且严苛的知识产权体系,西方至今都没有产生严格意义上的网络文学。

夏烈认为,未来网络文学产业化发展的趋势有三条:一是免费阅读,二是用IP思维做新文创,三是网文出海。

他指出,出海是网络文学产业板块的新风口。而如果还要拔高网文的海外传播,夏烈认为培养海外读者在跨国平台上进行网文创作才是真正具有国际视野的产业举措。

【采访/观察者网 胡毓靖】

国外(西方)并不存在网络文学

观察者网:中国的网络文学相对外国来说起步很早,并且发展迅速。您觉得中国的文化和市场环境为网络文学创作形式提供了怎样的成长土壤?

夏烈:这个是肯定的。从国外或者西方来讲,没有像中国这样繁荣兴旺的网络文学,实际上是不存在我们意义上的网络文学的。

当然有很多原因,其中我想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你讲的,中国的创作环境一直到市场环境,提供了网络文学发生发展的土壤。

早期网络文学作家安妮宝贝作品

老外他们的知识产权环境非常健全,甚至有一点苛刻了。在他们的体系当中,一方面是知识产权,也就是法律,另外一方面就是创作本身和其对应的纸质出版,这两个环节都非常的稳定,已经形成了认知一直到阅读的很多习惯。

换句话说互联网时代如何进行文学创作,或者如何利用互联网讲全球都喜欢的故事,他们可能缺乏创新。在这一点上,国外的知识产权体系和它成熟的出版机制,反而无法推动巨大的文化产业现象。

而中国比较特殊,一方面,我们实际上是一个相对后发的市场经济国家。在文化产业、文化市场当中,萌芽了或者诞生了很多创新性的事物。网络文学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板块。

正是因为我们是后发的市场经济和文化市场环境,很多创新是“非禁即入”的,只要你不禁止、不违反都可以开始,这是一种我认为非常美妙的开始状态,给网络文学20多年的发展注入了很多新鲜的、创造性的可能性。

我们以前形容网络文学“野蛮生长”,这个词我觉得很准确,但是现在好像用这个词会有点贬义化。

我认为如果客观地看,早期网络文学在中国社会和市场环境中的这种野蛮生长,其实指的是网络文学生命力茁壮,创造力比较蓬勃。这样的用词其实是说明中国社会和市场跟网络文学的这种相关性,我觉得是非常有意思的。

正因为我们有改革开放这样的机制体制,网络文学应运而生,而且做得越来越好。包括像阅文这样的平台,会诞生自己的模式,这个是跟我们独特的发展语境有关系的。

中国网文在海外:欧美爱玄幻,东南亚爱言情

观察者网:就网文出海这一块,您有没有了解到我们国内的哪些作者在海外比较受欢迎?我们的网络文学主要是输送到哪些国家呢?

夏烈:我知道一些,阅文的材料肯定更详细。我以前特别喜欢的天蚕土豆、我吃西红柿的作品,像《斗破苍穹》,这个是早期海外传播比较强的一些例子。

图片来源:《2020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

这些年横扫天涯的《天道图书馆》,二目的《放开那个女巫》,还有刚才讲的爱潜水的乌贼的《诡秘之主》,最近的五六年里面有一部部代表作在西方传播过程当中取得成绩,吸引了国外的粉丝。

这之中也有一些特点,比如说欧美更喜欢奇幻和玄幻类的东西,现在很多人老外看的主要是我们翻译的奇幻和玄幻作品,包括里面有一些修真、修仙的东西。

但是如果腾到海外出版,比如法国一个非常有名的出版机构要出版一本网络文学,向阅文购买版权,对方挑选的还是武侠。

在互联网上的海外传播已经奇幻玄幻占主导,但是如果落地到国外的出版,可能偏保守一点,还会选武侠。

《诡秘之主》英文版

另外在东南亚这一带,很大一块市场是给女性读者留的。

女性的言情和耽美小说,在东南亚非常的红火,在泰国、越南甚至引起了他们官方对这类小说意识形态价值观的关注,觉得可能影响到女性对爱情、对成长的看法。

但是不管怎样,这都是网络小说形成的软实力,也正在让西方读者、让国外读者喜欢这样一种中国故事的讲述方式。

当然中国的网络作家其实是非常创新的,早就把中国的元素跟西方喜欢的元素强强融合,有很多适合西方人看的特点出现了,所以我想这也是我们研究的一个重点,未来我还会长期关注。

海外市场是网络文学的新风口

观察者网:从您观察这个行业这么多年来,网文的商业价值逐渐被开发的时间节点有哪些?

夏烈:我也有一点梳理,很重要的几个节点中,一个肯定是在2003年,当时起点中文网尝试收费阅读,也就是VIP收费制度,其实给中国网络文学带来了新的产业模式,也就是说注入了一个强心剂,让它活下来,这是一个节点。

但是那个时候的网络作者哪怕得到了收入,也是不敢辞职专职写网络小说的,因为它完全是一个补充性收入,是有限的。

我曾经还一度在2009年入职过盛大文学,2008年盛大资本收购7家网络文学网站,网络文学进入了资本化阶段。

资本化提高了中国网络文学产业的量级,它不再是一个网站自身盈利模式慢慢的发展,变成了资本直接撒钱,直接往高处推。2009年,当时年收入过百万的超过10个,年收入过10万的超过百个,当时中国网络作家收入最高的是百万级。

很快的,2010年中移动手机阅读基地在杭州成立,网络文学从PC端向移动互联网转移。

到2011年开始出现分成,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年收入过千万量级的作者,比如说我们阅文的白金作家血红,还有鱼人二代,在手机阅读上非常厉害,所以把网文的产业价值又拉高了。

鱼人二代《校花的贴身高手》

2013年以后,IP这个词开始出现,在网络文学和文化产业界被广泛使用,影视、游戏都开始注入资本到网络文学IP收购,所以2013年之后网文数量很快提升。

这种局面又持续到了2018年,因为影视业查税开始,相应的文化产业上下游板块开始有收缩,网络文学也进入了调整期。

到今天,已经三年左右了,实际上产业是不能等的,我现在看到的一些变化,给我总体感觉是这些改革对网络文学产业的促进,或者说新战略的调整。

阅文提出的调整路线就是新文创,是激活网络文学的产业再振兴。此外也有其他的路线,比如国内出现了很多免费的APP。

我觉得今年也是网络文学很重要的产业节点年,几个重要的大平台都开始思考网络文学的产业模式是什么,大致是这样一个历程。

观察者网:现在各个大平台也开始把目光投到产业上面来,网络文学的商业价值除了您刚刚提到的内容,未来您觉得有没有一些可以创新和开拓的地方?

夏烈:创新开拓目前看大家都在做,未来的趋势有几种,一个我认为像阅文这样的新文创IP思维,把上下游产业链,包括端口的流量变现,都做大。

阅文有背靠腾讯的优势,它可以作为一个样本,既是当下,也是未来,这种IP化的新文创全产业链开发是其中一种模式。

图片来源:《2020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

第二种,免费模式。但免费模式是否能够流量变现,是否是可持续性发展,我个人认为还是要观察的。

第三种,就是海外贸易和海外传播,我个人对这个方向持乐观态度,但是它要做很多具体的工作,不能光是停留在口号上。

虽然我们过去经过海外市场初步培育,有一些可能已经有微利,但是海外市场如何真正变成中国网络文学的产业支柱,至少是几条腿中的一条,这个事情是需要扎扎实实去做很多细部工作的。

但是我个人很看好海外市场的未来。而且现在很有机会,它相当于是网络文学产业板块的一个新风口。

三位一体思维看网文出海的世界性意义

观察者网:您觉得中国网文出海趋势跟现象除了有对网络文学发展的推动作用,对市场的推动作用之外,对于中外文化交流,包括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有怎样的意义呢?

夏烈:网文出海有几个维度,传播、交流、贸易是三位一体,理想化的状态下要三者并重。

网络文学本身作为一种市场化的文学,或者说可读性非常强的类型小说,它在全球的传播形成文化交流,同时它又是文化贸易。

我们用三位一体的综合性思维去看待网络文学的作用,会更精准。

网络文学所代表的新型文艺,实际上是一种产事业融合的文艺,它在用网络文学传播中华文化的同时,一定会构成作品和读者或者中国和西方、中国和世界的一种文化交流机制,然后伴随着这种传播和交流,它同时又产生了贸易,产生了产业价值。

现在提国内国际双循环,我最近也在提中国网络文学(文艺)的双循环战略。国际国内是一个连通器,但政策可以有区别。

但是总的来讲,在这个里面既包含了中华文化交流,中华思想传播,同时又是一个中国文化贸易的形式,甚至是全球网络文学文化贸易的一个蓝图。

我想这种思维或者这种方法是有助于我们对网络文艺有更好的一个推动,让它在全球的传播贸易交流当中起到更大的作用。

网文出海不如在跨文化平台上培养海外写手

观察者网:网文出海这一块,您刚刚提到在东南亚我们国家的网文可能比较受欢迎,这和文化的相似性有关,还是因为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出海,不仅是文化产业,出海也会选择像印尼、印度这些人口比较大的国家,您觉得它的影响因素是哪些?

夏烈:你讲的第一点是对的,东南亚有文化相似性,这是很重要的传播基础。

其实我们也提供了很多口味,过去这个市场是属于日本,包括韩国的一些轻小说,体量很小,口味又不够重,现在中国在这方面完全可以盖过他们,从这个角度来看,相似性也有助于网络文学海外传播。

第二,异质性也带来红利,正是因为很不一样,你可以传达一些他既熟悉又陌生的东西,人对既熟悉又陌生的东西是感兴趣的,不能完全太熟悉,也不能太陌生。

中国网络文学的部分作品就提供了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比如说在西方世界很火的(国内网络文学),恰恰是奇幻和玄幻,因为玄幻对老外来说不是完全陌生,尤其是奇幻本来就是它的东西,但是我们加入了很多中国元素,或者中国的想象力,老外就觉得这个太神奇了。既相似又陌生,中国善用这种读者的文化心理,其实是更有利于海外传播和海外贸易,我觉得是很重要的。

图片来源:《2020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

我还想说一个点,我们现在都在考虑国内原创网络文学通过翻译如何出海?实际上现在产业平台都已经在同步布局海外原创。

你刚才讲的,如果我们的作品数量或者说是口味不够让老外喜欢怎么办?现在这些网站包括阅文,都在开辟海外原创,就是让老外自己来写,一个平台既有我们的网文翻译给老外看,又有老外自己写给老外看。

这样就有效解决了口味的问题,我们适合老外口味的小说数量是有限的,老外就自己模仿我们这样的小说,直接产生他们自己喜欢的小说,而这些小说的作者或者说版权又刚好是在我们的网站上,这个生意就越做越大,越做越和谐了。

这种布局我觉得是很智慧的,网络文学一定要有国际化、市场化的思维。

观察者网:您刚刚说的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我们做一个国际化的平台,主要以中国的网文为主,但同时也是一个跨文化的平台,让海外的读者也进行创作?

夏烈:对,一定是这样,这样去跨文化布局,做的是国际生意。

过去20年我们其实做的主要是国内生意,2010年以后,陆陆续续有海外传播的典型案例,但是我们一直不把它当一个盈利线看待,在产业利润上它还是很有限,到目前也很有限。

海外作者的创作动机,图片来源:《2020网络文学出海发展白皮书》

但是未来,网络文学要做的是一个全球生意,不能做简单的国内生意,所以将来像阅文这样的网站旗下一定是会有一批耳熟能详的大神级作者,但我相信将来也会有一批国际写手,甚至这些海外网络作者还有一个大神排行榜。

观察者网:既然有这么一个趋势,您觉得是不是平台都会有一个专门评估这些内容价值的团队,也是产业发展的趋势?

夏烈:有一定区别,互联网上的创作主体不是一个购买机制。

而是这些人本来就是读者,他看了几部或者看了三五年,突然变成作者了,我相信也会这样产生海外作者。网络文学是后置型评审,好坏首先是读者和市场来鉴定,然后才会有政府把关,所以它的评审权还是最先交到读者和市场手里。

观察者网:就近两年产业和公司层面,具体在网文出海这个方面,分别会有什么政策和战略去扶持出海?

夏烈:这个最好问阅文的同志,他们在一线。但是我所知道的就是几个大头:阅文、掌阅、中文在线,这几家是上市公司,全部都有海外的扶持战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夏烈

夏烈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国家一级作家
责任编辑
胡毓靖

胡毓靖

分享到
专题 > 文化
文化
作者最近文章
谁来制定网络文学规则?中国已经领先一步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