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美希:日本舍弃民众而成就的经济,有多脆弱

来源:《中年漂流》

2022-06-20 07:41

小林美希

小林美希作者

日本劳动经济记者

【文/小林美希】

2015年3月,日本的低保对象人数达到了216万人。之后略有减少,但依然保持在210万人左右。

原本我们所称的“迷惘的十年”如今变成了“迷惘的二十年”,这是国家没有积极地解决雇佣问题而导致的。2000年时,社会上流传着这样的言论,即“自由职业者想法太过天真”“年轻人只想干感兴趣的工作”,而真正有意义的讨论被忽视了。然而时光飞逝,曾经的“年青一代”成了中年人,成了中年自由职业者,但真正有多少人意识到他们的艰难就是国家的艰难呢?事实上,他们的就业危机会导致消费低迷和国家税收的大幅降低。

没有稳定工作的中年人——四十五岁的恭介

“之前我一直很在意自己是否是正式职员,现在放弃了。”45岁的木下恭介这样说道。他在即将40岁的时候,选择了放弃。

恭介一度是英语培训班的正式职员,担任讲师。但由于长时间工作,在28岁那年,他患上了自主神经功能紊乱,随后便辞去了培训班讲师一职。一年后,他觉得自己再不回归职场,今后恐怕无法工作了,于是重新找了一份不用加班的文职类的派遣工作。

当时正值就业形势严峻之际,人们甚至称那段时间为“超就业冰河期”。他通过派遣工作逐渐又适应了职场,便想寻一份能成为正式职员的工作,但总是不尽如人意。那年,恭介已经30岁了,重新求职显然十分困难,于是他继续做着这份派遣工作。

然而他心中仍然渴望有一份正式工作,盼着哪一天能成为正式职员,毕竟派遣工作不稳定,合同随时都有可能被终止。

他想依靠自己扎实的外语技能重新求职,但令人沮丧的是,正式职员的职位几乎没有,他还是只找到了一份派遣工作。一般来说,正式职位都是需要加班的销售等岗位。

让恭介重新拥有动力的是他的恋人,为了结婚,他努力找了一份正式工作,就职于一家中小型的广告公司,担任销售员。这份工作远比之前在培训班当讲师辛苦。为了遥不可及的销售业绩,他每天乘坐最后一班车回家。然而,年收入只有320万日元,且没有加班费。工作的压力让他患上了胃溃疡,随后又得了抑郁症,他日渐消瘦,一年后选择了辞职。对恋人而言,恭介的状态让她对未来充满了焦虑,她最终选择离开恭介。

日剧资料图

那一段时间,恭介始终精神恍惚,他想:“毕竟自己才30多岁,一切还能重来。”于是,他重整旗鼓,一边做着派遣工作,一边继续寻找正式职位的工作。他想再遇见一位心仪的人,一起携手步入婚姻。他觉得只要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就一定能够得到女方的认可。

四处碰壁的恭介继续寻找着工作,笔试面试一个不落,然而,由于职业技能有限,他始终没有找到一份心仪的工作,内心越来越焦虑不安。他长时间从事非正式雇佣工作,这成为他再次求职时的不利因素。这也正是中年自由职业者们之所以举步维艰的关键所在。

恭介所在的派遣公司,已经不会将他外派到有转正机会、条件优越的公司了。未来的希望越发渺茫,恭介彻底放弃了寻找正式职位,他甚至对于今后可能会失业也做足了心理准备。

厚生劳动省从2017年度起,针对企业以正式职位聘用就业冰河期一代中完全失业者,新设立了补助金制度,这样的方法究竟有没有效果呢?而且,在财政界,也有专家表示“非正式职员应当转为正式职员”。我想通过众多的采访来找寻改变现状的方法。

政治家眼中的中年自由职业者问题

我曾经写过一本名为《采访“正式职员”的年青一代——追踪就业冰河期一代》(岩波书店,2008年)的书。当时,综合研究开发机构(NIRA)所发布的《就业冰河期的困境》报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我的书中也曾经引用过这一报告,下面简单介绍一下报告中令人惊叹不已的内容。

根据这份报告的推算(2008年的推算),随着就业冰河期一代中非正式雇佣劳动者和无业者的增加,1968年至1977年出生的一代人超过65岁的时候,潜在的低保补贴对象将会达到77.4万人,因此而增加的低保补贴预算将会达到17.7兆至19.3兆日元。如今,问题的解决已经迫在眉睫了。

政界也逐渐开始关注这一问题。从以往来看,较早在国会上提出非正式雇佣问题的是福岛瑞穗参议院议员(社民党)和小池晃参议院议员(日本共产党)等,基本都是在野党在关注这一问题。自民党中,一度对雇佣问题置之不理,如今也将这一议题提上议程了,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前任干事长石破茂。在2018年自民党总选举中,他和安倍晋三一决高下,他对于这一问题的呼吁唤起了人们的危机感。

“企业为了减少人力成本而采用非正式雇佣,而现在必须减少这种雇佣。当时,泡沫经济破裂后,雇佣逐渐走向非正式雇佣,如今就业冰河期一代已经40多岁了。非正式雇佣不但没有年功序列的加薪以及职位的晋升,还无法享受退休金和养老保险。这些非正式雇佣的中年劳动者到2040年就将步入老年,他们绝不是少数。”

正如长石先生所说,到2040年,日本将迎来危机,老年人数量达到峰值,社会保障的补贴金额将达到现在的1.6倍,护理费用达到现在的2.4倍,医疗费达到现在的1.7倍,养老保险达到现在的1.3倍。面对即将到来的这些困难,我们绝不能忽视中年自由职业者问题。

安倍政权一直在宣扬雇佣的增加。然而其实质又是怎样的呢?当下,雇佣的接收方主要以服务行业和医疗福利领域为主。因此,这导致Wageless Recovery(笔者自己创造的词语,薪金无变化的经济复苏)无法避免。

当然,这同制造业的衰落也不无关系。目前,制造业和服务业的国民生产总值的占比已经发生逆转,不仅如此,日本制造业以“全球化竞争”为由,只得减少人力成本,且只能通过价格竞争去获取市场,逐渐呈现衰退的迹象。如此一来,这似乎已经是失败的预兆了。其中,东芝虚增利润就是典型的例子。

新华网资料图

促进正式职员化的方法

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熊野英生在2017年发布了以《生产率问题的关键》为题的报告。熊野先生是我十分信任的经济学家,针对非正式雇佣对于个人所得差异的产生以及宏观经济的影响,他提出了宝贵的预测意见。他连续发表了备受瞩目的经济报告,并得到了业界的众多好评。

上述报告根据内阁府的《国民经济计算》(2014年度)介绍了各个行业的人均生产率状况。报告指出,制造业每单位时间为5708日元,而服务业只有2785日元。随着老龄化的推进,医疗看护领域的雇佣逐渐增加,而面向老年人的生意则很难赚到利润。因此,在这些行业中,雇佣逐渐转向非正式雇佣。熊野认为:“服务行业生产率问题的关键正在于此。”

为了提高生产率,将非正式职员转为正式职员必不可少。然而,服务行业一味地想减少劳动力成本,在这种强压之下,企业很难吸收职业技能较高的正式员工。同时,随着消费者的老龄化,需求下降,高附加值很难起作用。这才是通货膨胀的真正原因。熊野指出,“工作模式的改革”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没有触及问题的关键。

丹羽先生也犀利地指出:“正如许多餐饮连锁店存在的问题一样,员工一天24小时都在店铺里,忙完这家忙那家,店铺仅仅为了生存下去的这种工作模式,怎么会提高生产率呢?甚至可以说,非正式职员的增加反而使得经济停滞不前。”

然而,非正式职员的转正并非那么简单,特别是中年自由职业者,更是难上加难。这里,我想介绍东京的例子,它在促进转正方面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从2015年度开始,东京一直大力推进非正式职员的转正。从职业咨询到职业介绍,东京开展了一站式服务,设立了“东京求职中心”。其中,专门设立了针对30岁至54岁的“中年层窗口”,对于就业冰河期一代的支援也十分热情。

除此之外,针对30岁至44岁的非正式雇佣劳动者,还开展了求职支援项目,比如“求职直通车”“东京求职培训班”等,且都是免费的。

求职支援项目是一项委托业务。现在由Pasona和PersolTempstaff的工作人员来负责。PersolTempstaff的执行董事正木慎二认为“派遣职员并不等于自由职业者”。在此基础上,他又说道:“仅靠打工兼职生活的所谓的自由职业者,哪怕是35岁以上的中年人,他们也是可以迎来事业的发展的。然而,这些人往往缺乏自信,总认定自己不行。我认为,改变思维方式是非常有必要的,而这种改变就应该由我们这些人才公司来尽一份力。”

根据东京的调查,“东京求职培训班”的业绩每年都在上升。2015年度,接受培训的205个人中,86个人找到了工作,其中45个人找到了正式职员的工作。2016年度,接受培训的182个人中,171个人求职成功,其中83个人成为正式职员。

在这种稳健而扎实的努力下,希望今后会有更多的成果出现。

依靠舍弃人而达成的经济是脆弱的

企业业绩的增长和稳定的雇佣这两者并不冲突。传统的日本型雇佣模式,设立了从员工角度出发的福利待遇以及自由轻松的职场环境。而当下一味追求利益的企业,是否应该重新审视这种“古老”的价值观呢?

多摩大学名誉校长、日本综合研究所名誉会长野田一夫先生,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这样说,曾经“至少对于企业经营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理论化或计量化,而是‘有人情味的人际关系’”。野田一夫先生是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等知名企业家的旧友,他的一席话一针见血。

丹羽先生也抱有同样的想法,并且提出了更为深入的方案:“企业依靠的是人。我们应该舍弃‘非正式’‘正式’这些叫法,所有人都叫‘职员’难道不好吗?是全职工作还是非全职工作,差异仅此而已,那么企业就根据员工的工作时间来帮他们加入社会保险,这样不也是个好办法吗?”

丹羽先生的看法是,更轻松地工作、更轻松地学习,这同生产率的高低息息相关。更为轻松地做事,可以让人们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人生。倘若连思考人生的时间都没有,也就不会有工作的干劲了。

丹羽先生直言不讳的论断使我豁然开朗。

“安倍政权主张的理论是忽视国民的,全部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政治和经济如果不分开来看,日本将会走向衰落。人会由于接受教育而改变。30年前,社会流传‘Japan as NO.1(译者注:日本世界第一)’,这是企业教育给我们的。员工进入公司后,其后续的教育也十分重要。30岁、40岁的非正式职员,只要努力是有可能追赶上的,收入方面自然也会提高。50岁之前,大家要鼓起勇气拼一拼。”

改善雇佣质量绝不是简单的问题。《劳动标准法》《劳动者派遣法》《男女雇佣机会均等法》等法律的出台,告诉我们当下社会逐渐显现出了漏洞。然而我认为,只有逐渐完善社会保障、实现一种灵活的工作模式,才能真正解决中年自由职业者问题。因此,《格差调整法案》等各种法律的完备也需要进一步探讨。

我希望今后能看到各地一步一个脚印扎实地发展,地方优秀的中小企业和劳动者能够实现双赢。以日本制造为中心的独创性的制造行业是日本最值得骄傲的、真正的优势企业。希望今后这些企业能够通过技术提升来开拓新的市场,并进一步建立优良的雇佣模式。

我常常想,“依靠舍弃人而达成的经济是脆弱的”。企业把正式职员转为非正式,法律放宽了规定,使得非正式职员无法翻身,这些政策都彻底失败了,它们的失败是时代给我们的教训。为了不再重蹈覆辙,重新上演中年自由职业者的悲剧,我们要尽快采取相应措施。

本文节选自新书《中年漂流》——

《中年漂流:无法逃离的就业困境》

作者:[日]小林美希

译者:邹韵

浙江人民出版社2022年2月出版

责任编辑:吴立群
日本 经济 雇佣 困境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日本产经

他挑事:政治表态不讨中国欢心,就会遭经济打压

2022年08月02日

安倍遇刺市场影响:短期逆转“安倍经济学”可能性较低

2022年07月09日

作者最近文章

06月20日 07:41

日本舍弃民众而成就的经济,有多脆弱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印度阻挠无效,远望五号已靠泊斯里兰卡港口

新加坡候任总理:中美应警惕“梦游”般步入冲突

中央台办拉清单:制裁一批“台独”顽固分子

秦刚:美方一些人不认错还泼脏水,我有必要讲清楚

阿塔掌权这一年干得如何?亲历者:更安全了但...

国家电网:最大限度支援川渝地区电力供应

印度阻挠无效,远望五号已靠泊斯里兰卡港口

中央台办拉清单:制裁一批“台独”顽固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