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澄:拉美今年或将进入左翼执政周期,警惕拜登的拉美新政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2-15 07:45

徐世澄

徐世澄作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

【导读】 “阿根廷已与中国捆绑在一起!” 面对近日阿根廷和中国关系的不断升温,美国保守派议员马特·盖茨(Matt Gaetz)在最近的美国众议院演讲中认为,中国与阿根廷加强合作是对“门罗主义”的直接挑战,批评拜登只顾乌克兰,忽略中国已“侵入”美洲。 今年是中国与阿根廷建交50周年。2月4日,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出席北京冬奥会并访华,成为第21个跟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的拉美国家,中阿关系进一步加强。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在接受观察者网专访时认为,阿根廷经济形势比较困难,急需与中国的合作以渡过经济难关。至于席卷拉美的第二波左翼浪潮,应该不会像上次持续15年那么长,目前拉美经济普遍出现衰退,左翼政策主张也不尽相同,温和左翼和激进左翼的日子都不太好过。以下为采访全文。

【采访/观察者网 刘惠】

·中阿关系

观察者网: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于2月4日到6日出席北京冬奥会开幕式并访华。这次会晤重点谈到了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合作议题,您对此有何观察?

徐世澄:我先讲讲中国和阿根廷的关系,费尔南德斯是今年2月4号到6号出访北京,参加了北京冬奥会的开幕仪式,他在2019年就任总统后就有访问中国的计划,因为新冠疫情耽搁至今。这次访问也是新冠疫情以来访华的首位拉美国家元首。

阿根廷总统启程前往北京出席冬奥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阿根廷总统除了出席冬奥会以外,跟习近平主席进行了会晤,两国发布了深化中阿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另外,阿根廷跟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是第21个跟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的拉美国家。一般认为拉美有四个经济大国,分别是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和哥伦比亚,阿根廷是第一个跟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的拉美大国。

实际上,在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之前,我们跟阿根廷已经有了很多合作项目。比如中阿经济和投资合作协议、投资修建水电站、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合作,包括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地铁车辆,中国给阿根廷提供了疫苗和抗疫物资,跟阿根廷合作生产疫苗,中国人民银行和阿根廷在2006年就签署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

这次签订“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以后,中阿两国将充分发挥互补的优势,深化在能源设施、投融资、矿业、牧业、农业、航天和海洋等多方面的合作,落实中国“一带一路”强调的“五通”,分别是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

两国元首宣布启动2022年为中阿友好合作年,在文化、教育、企业、媒体领域签订了协议,明确了中阿在政治、金融、科技、文化等方面全方位多层次的合作。阿根廷作为拉美大国,跟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协议之后,阿根廷将在中国和拉美“一带一路”建设中起到重要作用,中阿商贸继续扩大规模,推动中国向阿根廷出口结算的金融支持,鼓励合作多元化。

联合声明中也提到了维和与军事在内的防务合作,以及和平利用核能开展战略合作。在阿根廷总统访华前,中国和阿根廷签订了中国帮助阿根廷建设核电站的协议,北斗导航在海洋资源养护和拦截领域的合作。除此之外,中阿两国在南极的合作由来已久,中国南极科考站得到了阿根廷的大力支持和帮助。

现在,阿根廷的经济形势应该说比较困难,阿根廷光是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债务接近450亿美元。2021年的通货膨胀率为51%,仅次于通胀率排名第一的拉美国家委内瑞拉,阿根廷目前也是疫情最严重的拉美国家之一。

阿根廷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判表示,协议没有对阿根廷的权利设置条件,也没有限制阿根廷的经济增长,阿根廷可以行使自己的主权。

费尔南德斯这次中国之行应该比较满意,2月6日,阿根廷总统新闻办发布消息,阿根廷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以后,将从中国获得超过230亿美元的融资。

观察者网:促使阿根廷加入“一带一路”大家庭的内生动力是什么?

徐世澄: 我认为经济动力是主要原因,中国跟阿根廷的关系,无论是庇隆正义党还是前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关系都是不错的。

阿根廷前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资料图

阿根廷前总统马克里曾经多次访问中国,参加了中国“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尽管没有签署协议,但跟中国签署了很多合作项目。

现在阿根廷经济比较困难,除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现任总统费尔南德斯必须在任期内偿还上届政府的债务和利息。

2021年11月,阿根廷政党中期选举,费尔南德斯所在的执政党联盟失败了,失去了对议会的掌控。外界评价费尔南德斯的权力将被削弱,成为“一只跛脚的鸭子”,接下来两年的政府如何维持,两年后正义党的大选能否获胜都是问题。

当地时间2021年11月14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得知选举结果后向支持者致意。图片来源:IC photo

所以经济是他目前亟需解决的问题,经济搞不好,执政地位就受到影响,这是他此行来中国的主要目的,想获得中国的资金支持。

观察者网:今年是中国与阿根廷建交50周年,您对过去50年的中阿关系如何评价?2020年,中国超越巴西成为阿根廷第一大贸易伙伴,2021年中阿双边贸易达到197亿美元,阿根廷对中国出口的商品多为农产品,进口中国的数字工业基础品。未来的中阿关系还有哪些新机遇?

徐世澄:今年2月19号是中阿建交50周年,这50年的中阿关系经受了国际风云变换的考验,两国的关系发展很健康,阿根廷在这50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跟阿根廷建交的时候,它们还是军政府,奉行实用主义外交。

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参观故宫。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中,阿根廷时任总统梅内姆访华,对中阿关系的发展起了积极作用。2004年,中阿两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2014年7月,习近平主席和阿根廷现任副总统克里斯蒂娜把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使两国关系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阿根廷前总统、现副总统克里斯蒂娜。图片来源:中新社

现在,中国已经成为阿根廷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农产品出口目的地和第三大投资来源国。

你提到2020年中国超过巴西成为阿根廷第一大贸易伙伴,但这仅是几个月的事情,总的来讲,中国依旧是阿根廷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大贸易伙伴是巴西。在两国贸易方面,我们国内超市有很多阿根廷的农产品。比如阿根廷的牛肉、葡萄酒、水果等。

根据这次两国签署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备忘录,以及中国跟阿根廷两国政府的共同声明,未来中阿贸易往来在数量和品种方面都将会有很大的发展,特别在绿色发展和数字经济领域。

中国跟阿根廷的经贸前景非常广阔。我的很多西班牙语学生目前就在阿根廷水电站、中国银行阿根廷分行工作。在学术交流方面,中国社科院拉美所的研究员们多次访问阿根廷,跟阿根廷的大学都有交流和合作项目。

中国和阿根廷这50年的关系得到了健康的发展。特别在2012年习近平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以来,中阿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得到了全方位多层次的发展,这次阿根廷总统到中国访问,无疑将中阿的关系又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

观察者网:我们注意到,费尔南德斯在来北京前,先访问了俄罗斯,与普京的会谈中,费尔南德斯抨击了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明确表示将摆脱两者的巨大胁迫,希望能够推动俄阿贸易“去美元化”。这释放了哪些信号?

徐世澄:阿根廷总统对俄罗斯进行了短暂的访问,费尔南德斯说阿根廷是俄罗斯与拉美国家关系的桥梁,俄罗斯跟阿根廷的合作有助于俄罗斯跟拉美其他国家的关系。

阿根廷总统费尔南德斯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资料图

费尔南德斯强调去“美元化”,从目前来讲,阿根廷摆脱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不可能的。不管怎么样,阿根廷还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400多亿美元,阿根廷也不可能赖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跟阿根廷达成了协议,将到期的债务和利息往后推迟。

就在阿根廷总统访问俄罗斯和中国之前,阿根廷的外交部长也访问了美国,会见了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最有分量,影响是最大的。所以阿根廷外长希望美国能够帮助阿根廷,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谈判的时候支持阿根廷。费尔南德斯所说的“要摆脱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威胁”这种话,我认为也就是外交辞令。

而且我注意到,外界也在评论,阿根廷现政府的外交政策,是在美国、俄罗斯、中国、拉美国家之间的多边外交,并不是像古巴那样公开反对美国。

·拉美左翼崛起

观察者网:费尔南德斯3天的访华行程,除了“一带一路”合作外,也去参观了党史展览馆和毛主席纪念堂,这一行为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目前,拉美33个国家和地区中,有15个国家由左翼或中左翼领导人执政,拉美有可能进入新一轮左翼执政周期。这与上次拉美左翼浪潮有何不同?背后的原因有哪些?

徐世澄:费尔南德斯属于阿根廷的庇隆主义党,也是正义党的主席,而且庇隆总统很崇拜毛主席。

拉美有33个国家,跟中国建交的国家有25个,现在已经有十几个拉美国家由左翼或者中左翼领导人执政。

1月27日,洪都拉斯左翼自由和重建党希奥玛拉·卡斯特罗就任总统;3月11日,36岁的智利左翼社会汇合党博里奇将上台执政;5月29日,哥伦比亚将举行大选,左翼人道哥伦比亚运动领导人、前波哥大市市长古斯塔沃·佩德罗目前在民调中领先,很可能当选总统,成为哥伦比亚历史上首位左翼总统。

10月3日,巴西将举行大选,巴西左翼劳工党领袖、前总统卢拉极有可能在大选中获胜。假如说有新一轮的左翼执政周期,应该是在今年。

这一轮左翼浪潮跟上个世纪末一直到2015年的第一次左翼浪潮有所不同,1999年委内瑞拉左翼竞选联盟“爱国中心”查韦斯就任总统,标志着拉美第一次左翼浪潮开始。

当时左翼执政的国家社会环境比较好,拉美整体经济形势也比较好。在油价曾是100多美元一桶的情况下,委内瑞拉作为当年的石油出口大国,获得了比较好的发展。

尽管去年拉美初级产品价格有所上升,油价七八十美元一桶,总的来讲,受到新冠肺炎影响,现在拉美左翼也好,右翼也罢,日子都不好过。所以我估计这次左翼浪潮时间周期不会太长。

希奥玛拉·卡斯特罗当选洪都拉斯总统。图片来源:环球网

洪都拉斯新总统1月就任的时候就面临着政治危机,在临时议长选举会议上出现了两个议长,执政党内部意见不统一,目前两个议长的危机已经得到了解决,但是洪都拉斯的总统卡斯特罗又得了新冠。

当地时间2022年1月21日,洪都拉斯国会举行的临时议长选举会议上,由于出现部分议员在投票时“叛变”,发生议员间大打出手的混乱场面。图片来源:环球网

古巴社会主义国家应该是比较巩固的。去年7月11号,古巴发生了革命胜利60年以来规模最大的骚乱,全国几十个城市的民众举行抗议。

2021年7月11日,古巴民众上街举行支持政府的游行。视频截图

委内瑞拉现在的政治和经济危机也没有解决。委内瑞拉、古巴、尼加拉瓜和玻利维亚的极左翼跟美国对着干,坚决反对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

温和的左翼比如阿根廷、墨西哥、秘鲁都是“脚踩两只船”,跟美国关系不错,跟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也不错。

阿根廷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公开指责委内瑞拉存在严重的人权问题,委内瑞拉领导人对阿根廷表示抗议,因此激进左翼和温和左翼也有些矛盾。

现在,巴西前总统卢拉今年10月份要竞选总统,哥伦比亚的左翼领导人佩德罗也在民调中领先,他们的执政方针政策和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的左翼政党有很大的不同。

巴西前总统卢拉:愿意成为2022年总统选举候选人。图片来源:北青网

观察者网:拉美的政治态势的“左右摇摆”有其合理性,这种摇摆与当地经济发展停滞密切相关,拉美左翼也有着独特的发展趋势,这会对中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产生什么影响?

徐世澄:中国在处理拉美和其他国家的关系时,并不把意识形态放在首位。

这次来参加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的厄瓜多尔总统拉索,他是拉美的右翼,本人也是大银行家,但依然跟中国发布了共同声明,厄瓜多尔也开始了和中国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

厄瓜多尔新任总统吉列尔莫·拉索宣誓就职。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中国跟拉美右翼政府的关系也是不错的,像哥伦比亚、智利、厄瓜多尔和巴西。我们没有因为意识形态的不同影响国家间的合作发展,也保持了正常的外交关系。尼加拉瓜最近和我们恢复了外交关系。拉美政治态势的左右摇摆,对中国和中拉关系的影响不能说没有,但影响不大。

当然,意识形态比较一致的国家,可能在发展关系的时候,共同语言更多一点,特别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的古巴和委内瑞拉,在新疆、西藏、香港问题上大力支持中国的立场,批评西方国家的恶意攻击和抹黑。

观察者网:美国奉行“门罗主义”,长期干涉拉美政治,左翼回潮是否会引发地缘政治效应的外溢?是否会影响拜登政府对拉美的政策?

徐世澄:关于美拉关系,拜登是“拉一派打一派”。拜登当时作为奥巴马的副总统,参与了跟古巴外交关系的决策。自拜登上台以来,他对古巴的制裁不仅没有取消,反而变本加厉。

美国从奥巴马到特朗普再到拜登,对委内瑞拉的好几百项制裁从未断绝,包括对委内亚总统、副总统、总统夫人、主要部长和国会主席进行制裁,加剧了委内瑞拉的经济社会的危机,一直到现在,拜登还承认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为合法总统。

委内瑞拉反对派代表、前议会主席胡安·瓜伊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国对拉美的激进左派一直是施加高压制裁,但对于温和左派是拉拢的态度,像洪都拉斯女总统希奥玛拉·卡斯特罗上台的时候,美国派副总统和一个人数众多的代表团参加了她的就职典礼。美国国务卿、国防部长和总统安全顾问也经常访问拉美右翼国家。

拜登已经宣布将在今年6月份举行第九届美洲国家峰会,并抛出了重建美好世界的倡议,我认为应该密切关注这个会议,拜登将抛出他对拉美比较系统的战略政策,目前为止拜登还没有提出系统的对拉政策。

那么在美洲国家峰会上,拜登的重建美好世界倡议,英文是Build Back Better World(简写B3W),目的就是针对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要抵制“一带一路”对拉美的影响,阻挠中阿关系的发展。比如美国对拉美很多国家施加压力,禁止他们使用中国的5G华为技术。

我认为拜登的拉美战略继续会采取深化和瓦解的政策,“拉一派打一派”,重点打击拉美的左翼。在此背景下,拉美国家比如墨西哥还是想方设法跟美国保持比较友好的关系,外交的重点还是美国,即便是古巴和委内瑞拉,也想能够和美国恢复关系或保持比较正常的关系。古巴领导人表示愿意跟美国现任政府坐下来谈判。

拉美国家在国际关系中,当然也存在一个选边的问题,大多数拉美国家还是想方设法既保持跟中国和俄罗斯的友好合作关系,也维持与美国和西方其他大国的正常国际关系往来。不少拉美国家既跟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协议备忘录,又跟进了美国提出的倡议。

从中国政府颁布的对拉美政策白皮书中也能看出来,我们愿意拉美国家跟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在经济贸易方面进行合作。美国跟古巴恢复外交关系,我们表示欢迎,美国要是取消对古巴的封锁和打压,我们也会表示欢迎。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刘惠
拉美 拉美共同体 拉美左翼 中国拉美 阿根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拉美左翼

阿根廷经济部长辞职:政策遭副总统阵营抨击

2022年07月04日

哥伦比亚选出首位左翼总统,拉美“左翼兄弟会”发来贺电

2022年06月20日

作者最近文章

02月15日 07:45

阿根廷总统访华取得突破,但要警惕拜登的拉美新政

12月02日 08:39

从豆粕到测控站,中阿合作美国很操心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4岁女童突然被卷入大浪……三位英雄找到了!

超生孩子统一抱走社会调剂?广西全州回应

CNN如此反思移民惨案:全球渴望到美国,这是对华优势

日本要对俄油气下手,俄方撂下狠话

广西、桂林通报全州“超生调剂”信访事件:多人停职

4岁女童突然被卷入大浪……三位英雄找到了!

美俄大使在华“罕见”同台互怼

“拜登最快本周宣布取消部分对华关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