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凡欣:莫迪也瞄准中东了,对中印关系有何影响?

2020-01-03 07:18:0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杨凡欣】

近日,美国向印度提供了一份书面保证,将促进全球银行为印度购买设备提供8500万美元的设备采购信用证权限,这些设备将安装在印度正在伊朗开发的恰巴哈尔港。恰巴哈尔港地处伊朗东南部海岸,位于锡斯坦-俾路支斯坦省,对阿富汗和中亚地区海上交通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但由于美国对伊朗制裁,印度无法采购恰巴哈尔港运营的必要设备。12月23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德黑兰与印度外交部长会面,双方同意快速连接伊朗战略港口恰巴哈尔港及靠近阿富汗边界附近扎黑丹市的铁路兴建,以促进区域贸易,突破美国制裁。

12月23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哈桑·鲁哈尼在德黑兰会见了到访的印度外长苏杰生(伊通社)

莫迪政府新外交政策强化中东份量

2019年5月莫迪赢得连任,所在的人民党以绝对优势继续执政。莫迪政府在第一个任期内的外交表现赢得了印度各界的称赞,在全球性问题和印度洋区域性事物中倡导平衡外交,在与欧美等西方国家不断加深联系的同时,努力维护与俄罗斯、中国等国家的关系。

和2014年选举策略对比,连任后的莫迪政府在原有的外交政策上强化其中东政策,除了关注印美关系、吸引来自中国、日本、新加博和澳大利亚等国的投资外,开始扩大与海湾国家的反恐合作、解决印度侨民和外籍劳工福利问题。

在2004年到2009年团结进步联盟(UPA)执政任期内,时任印度总理辛格提出了“西望”政策,目的是强化印度与西亚国家经贸关系(印度称中东为“西亚”),并推进印度与有关国家的自贸协定谈判。 莫迪在2014年大选获胜后,继承了辛格政府的“西望”政策,并逐渐将其拓展为“西联”战略,在2015年8月访问阿联酋时对外正式宣布“西联”战略。随后,印度人民党正度的外交团队以印度的中东政策为核心,逐步填充和丰富“西联”战略的内涵,在拓展印度西翼战略疆界、拓宽战略纵深问题上采取了更积极的行动。

如果说莫迪政府第一任期的政策是期望可以从海湾地区获得什么,那么第二任期就是可以理解为海湾地区做什么。在莫迪政府的第一任期内,印度政府推进“西联”政策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虑。

首先,中东贡献了印度大部分的能源进口,确保来自中东的能源供应稳定能够提高印度的能源安全系数;

其次,中东是印度重要的劳动力和侨汇来源地,波斯湾地区的印度人从2012年的570万增长到2018年的850万,创造的全球汇款也从2012年的640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790亿美元 ;

第三,莫迪政府希望能够争取穆斯林的选民支持,改善人民党形象。在第二任期内,莫迪政府强调更应该关注印度能够做什么,印度在促进海湾地区投资方面一直处于拖延状态,相比之下,中国所采取的积极行动极大提升了当地的经济和其商业形象。

莫迪政府中东政策转向

多年来印度推行“东望”外交政策,注重改善与南亚邻国的关系,加强与美中俄等全球大国的互动,但并没有把过多的政治和外交力量投放在中东地区,对中东地区的事物保持一种“隔岸观火”的状态。

2014年以后莫迪政府加强了“西望”政策,重点关注波斯湾地区国家、以色列和伊朗。虽然自1970年代开始印度与波斯湾国家的关系开始升温,但和以色列以及伊朗的关系则是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才有所改观。

莫迪上台后,一改多年以来的低调做法,大力推进与以色列的战略合作关系。冷战时期印度曾公开支持巴勒斯坦的民族斗争,在90年代巴以谈判的背景下,印度和以色列的关系逐渐改观,1999年美国威胁武器禁运,印度希望逐渐摆脱对于俄罗斯的武器依赖,印度和以色列加强国防军工合作一拍即合,目前以色列约40%的军备出口都流向印度,以色列在2000至2015年的时间里和印度的军火贸易价值超过22亿美元。 2017年7月,莫迪成为第一位前往以色列的印度总理,印度积极发展对以色列的关系,在中东政策开始向美国及以色列阵营倾斜。

和印度与以色列一样,印度与伊朗的关系既包含国家安全也包含经济发展的内涵。印度的政策制定者认为伊朗不仅是一个重要的能源供应国,而且是能够通过发展印度伊朗关系遏制巴基斯坦,加强印度在中亚和南亚安全的一种方式,也能够为中国不断增长的地区存在提供了平衡点。2013年伊朗和印度首先同意通过中亚合作发展贸易和运输,通过恰巴哈尔港链接伊朗和印度;2018年2月,印度与伊朗签订协议,租借恰巴哈尔港为印度通往阿富汗和的贸易通道,并积极参与周边城市的铁路建设。

通过恰巴哈尔港的基础设施建设,印度一方面可以更容易的从伊朗进口石油,为阿富汗提供关键物质;另一方面可以平衡中国在中亚和中东地区的贸易,遏制巴基斯坦与中亚开展贸易。此外,印度在伊朗收到美国制裁的情况下依然进口伊朗原油,在美国对印度进口伊朗原油的制裁豁免到期后,印度通过采用不同的支付系统继续进口原油,并向印度国有尤其公司提供伊朗天然气田开发权。

莫迪政府在第二任期积极处理中东地区的外交关系,通过“西联”战略和“西望”政策把中东打造为印度的战略核心地带。

莫迪中东政策转向产生的影响

尽管莫迪尽可能与波斯湾国家、以色列、伊朗培养关系,印度的“西望”政策仍面临很多风险和挑战。首先,以色列在阿拉伯世界的地位提升可能无法持久;其次,印度与伊朗就恰巴哈尔港的接触不太可能会影响中国和巴基斯坦的选择。与中国的“一带一路”相比,印度在中亚和中东的影响力和规模都比较小。伊朗和巴基斯坦也需要克服分歧,连接他们港口的可能。第三,美国等大国政策也可能影响印度的努力,印度和伊朗关于恰巴哈尔港的协议被一再推迟部分原因就是美国对伊朗的经济制裁。

对于中东地区的国家来讲,印度在重视中东国家的过程中对本国经济产生了促进作用,但印度容易受到它无法控制的地区冲突的影响,印度和中东国家的关系仍面临挑战。印度和阿联酋的合作给印度带来了很多投资,截至2018年11月底,阿联酋主权财富基金资产高达1.18万亿美元,阿联酋为印度打造了总额为750亿美元的主权基金,为促进印度工业增长和基础设施建设,其中10亿美元已转移至印度国家投资和基础设施基金(NIIF)。

 卡塔尔危机中没有出现不利结果,说明印度在莫迪政府的西望政策下在处理中东问题方面有了更广泛的经验,但沙特和伊朗的竞争、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对卡塔尔的抵制都是印度“西望”战略中的不稳定因素。

2016年4月,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普杜勒·阿齐兹在利雅得会见来访的印度总理莫迪(@半岛电视台)

对于世界主要大国来说,从平衡战略转向“西联”战略后,印度和主要大国的关系会面临更多挑战。冷战时期和上世纪90年代以前美国是中东地区的主要力量,现在俄罗斯和欧洲等国家的加入使得中东问题更加复杂,印度与美国、英国、欧盟的关系会受到更多考验。从印度的角度来说,希望能够摆脱外交传统束缚,同步推进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冷战结束后印度选择战队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莫迪政府上台后在巴以关系方面向美国阵营倾斜,但在伊朗问题上印度却在美国的压力下继续与伊朗合作。

总的来说,如果印度仍旧想和过去那样平衡世界主要大国,在中美贸易摩擦和英国脱欧的背景下会有更多阻力。

对于中印关系和印巴关系来说,印度仍需面临双边层面的博弈。一方面,莫迪政府需要稳步推进中印经贸合作,印度需要中国的公司对印度进行投资,希望搭乘中国的经济快速发展列车,帮助印度发展经济;另一方面印度也希望遏制中国在亚洲崛起,在中国提出 “一带一路”倡议后,印度国内的反应非常消极。

印度在南亚地区的目标是维持印度的优先地位,但莫迪政府认为印度的目标遭受了中国的挑战,在加大了对“友印”政府援助的同时扎稳篱笆防止中国的“涉入”。总的来说,中印都希望双边关系稳定,但短期内亦存在结构性和根本性的矛盾,中印关系未来应妥善管控分歧,拓展务实合作,引领中印关系更好更稳向前发展,延伸和扩大金奈会晤积极效应。(实习生常晟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杨凡欣

杨凡欣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武守哲
专题 > 龙象之间
龙象之间
作者最近文章
莫迪也瞄准中东了,对中印关系有何影响?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