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阳光:2020年会发生与1998年同等规模的洪水吗?

2020-07-16 07:37:59

【文/ 阳光】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我国华北地区二月份的三次降雪一次降雨,三月初的两次降水,高于历史同期水平,实属罕见,并不仅仅是因为冬春季节交替原因,更重要的原因是全球气温升高,气候异常,“厄尔尼诺现象”影响所致。从去年年底我国的“暖冬”,到澳大利亚的火灾,今年年初非洲的干旱蝗灾、欧洲的风暴洪水、澳大利亚的双台风、北极甲烷爆发、南极温度达二十多度、珠穆朗玛峰山坡长出绿草等等,种种迹象已表明,2020年,又是一个“厄尔尼诺”年,是2018年“厄尔尼诺现象”出现后的持续,2019年我们已经深有体会,2020年还要延续。

首先,我们看一下什么是厄尔尼诺现象?

“厄尔尼诺现象”又称“圣婴现象”,最早出现在拉丁美洲的秘鲁和厄瓜多尔一带渔民对异常气候的称呼。厄尔尼诺现象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太平洋东部和中部的海水“发烧啦”。正常情况下西太平洋的海水比较暖,东太平洋的海水比较凉。但太平洋海水状态并非一成不变,它每隔几年就有可能发生异常,衡量的标准就是看中部和东部太平洋赤道附近海水温度的变化。如果该海域海温变化只在±0.5℃以内,那属于正常浮动;如果该海域升温0.5℃以上才叫“厄尔尼诺现象”,降温0.5℃以上叫“拉尼娜现象”。一般“厄尔尼诺现象”后肯定会发生“拉尼娜现象”,两种现象表现正好相反。厄尔尼诺现象的出现具有很大不确定性,持续长短也有所不同,强度大小也一样。其形成原因:跟东南信风减弱和“刹车效应”的地球自转减慢等因素有关。“厄尔尼诺现象”出现,会引发世界各地气候模式发生异常变化,自然灾害频发,表现为干旱、高温、暴雨、洪涝、冰雹、霜冻、风害、暖冬等等。

第二、2019年我国出现过洪水的地方

我国从建国以来至今,已有13次关于“厄尔尼诺现象”的记录。以1998年洪涝灾害影响最为严重。2019年的“厄尔尼诺现象”给大家带来的影响,相信大家都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吧。一般都是一下雨持续性的下,一天晴持续性的天晴,同时雨水也分布不均匀,这可能就是一个基本性的规律性。“厄尔尼诺现象”引发了我国西北内陆甘肃、东北东区三省及南方的广西、广东、江西、浙江、福建、湖南、贵州、四川、安徽等地遭受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去年的“七下八上”是我国的防汛关键期,我国多条河流长期处于警戒水位之上,像珠江、怒江、澜沧江、长江(雅砻江、岷江、嘉陵江、湘江、汉江)、黄河(渭河、窟野河)、海河(永定河、潮白河、滦河)、松花江等河流都出现了河水爆涨泛滥溃堤现象,抗洪抢险工作异常严峻艰难,这些跟“厄尔尼诺现象”密不可分。

第三、2020年我国可能出现洪水的地方

2020年又是一个“厄尔尼诺”年,就是2019年的“翻版”,发水的可能性很大,出现洪水的概率更高,形势更加严峻,世界情况更加复杂。两极的极端气候,世界“第三极”的异常,“厄尔尼诺”现象没有减弱的趋势,其继续影响着亚洲低压(副热带高气压带)的势力范围扩大,使影响我国的东南季风和西南季风势力继续强劲,继续影响我国西北部内陆,形成大规模降水,可能引发洪水;东北地区和长江中下游流域及以南出现洪涝灾害的可能性非常大,南方受台风影响首当其冲,东北地区是冷暖气流的交汇处,降水丰沛,两个地区都可能出现洪水,但南方出现洪水的可能性更大。洪涝灾害已经成为夏季的“常客”,我们有必要做好监测工作,提前预防,做好预警,时刻关注天气变化,提前预报,保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最重要。

长江干流一号洪水已经形成

根据央视新闻消息,7月2日上午10点,三峡水库入库流量已达5万立方米/秒,达到洪水编号标准,2020年长江一号洪水已经形成。巧合的是,22年的1998年,当年的一号洪峰也在7月2日通过湖北,宜昌的最大流量为5.45万立方米/秒。

6月29日,三峡枢纽开启泄洪孔泄洪。来自新华网

长江干流洪水的形成,标志着2020年我国防洪防汛进入了新阶段。在此之前,多条河流已发生超警戒水位洪水,“国家级”暴雨预警已持续31天不断。那么,今年的洪水到底大不大,形势严不严重?

气象和水文数据确凿无误地显示,6月以来,我国中东部降水偏多,不少河流水位偏高,超警戒水位的水文站正在快速增多。

6月我国降水情况,可见长江流域、珠江流域有大片区域超过300毫米。来自国家气候中心

6月2日起,“国家级”暴雨预警连发31天不间断,长江流域、淮河流域、松花江流域、珠江上游降水异常偏多;

6月2日,贵州安顺出现特大暴雨和山洪暴发;

6月7日,桂林附近出现破纪录特大暴雨,桂江爆发洪水;

6月16日,淮河流域普降暴雨,安徽、江苏有站点打破六月记录;

6月下旬,綦江、乌江、清江等长江上游的南岸支流不断爆出洪水,其中綦江水位超过了1998年;

6月底到7月初,贵州、湖南、云南、湖北等地又出现了大暴雨甚至特大暴雨,金沙江支流横江爆发了洪水,有水文站打破了历史记录。

六月下旬,武隆水文站曾一天涨水10米。来自水利部门网站

可以看出,到目前为止, 洪水主要发生在长江流域的支流,尤其是长江上游的南岸支流,主要分布在云南、四川、贵州、重庆和湖北, 以横江、綦江、乌江、清江等支流为主,另外 珠江的个别支流也发生了洪水。由于今年的暴雨爆发力特别强,动不动特大暴雨,动不动破纪录,因此,这些河流的洪水爆发特别快,尤其是綦江,出现了1940年以来的最大洪水。

但是,爆发洪水的长江、珠江支流,大都为流短湍急的小型支流,洪水总量不大;其他大型支流,如岷江、沱江、嘉陵江、汉江、湘江、赣江等,目前水情还比较平稳。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媒体上天天洪水刷屏,长江干流的水位并不算很高,流量也不算特别大。 对长江干流来说,现在的洪水,远称不上大洪水。

截至6月30日,2020长江武汉关年水位和1998年对比,shear制作

至于其他大江大河,如珠江、黄河、淮河、松花江等的干流,目前还未有洪水发生,只是黄河、淮河和松花江的来水已比常年偏多。

是否发生大洪水,关键在7月

作为亚洲第一、全球第三的大河,长江源远流长,上、中、下游的暴雨季是岔开的,各支流不会同时涨水,因此没那么容易全流域大洪水。1954、1998年发生了极端的天气,全流域大洪水这才发生。

1954年,长江流域出现了超长梅雨,沿江暴雨从4月底下到8月底,下的昏天暗地,长江中下游和淮河流域总雨量、长江和淮河总水量纪录至今未打破。

1998年7月中旬,在梅雨带西进四川、北上河南后,副高突然崩溃,以武汉特大暴雨为标志,暴雨重回长江中下游,倒黄梅出现,随后在上、中、下游来回摆动。于是四川洪水和湖北洪水相遇,你托我顶,本已平息的干流洪水卷土重来,依次形成2-8号洪峰。

截至6月30日,2020长江武汉关年水位和1998年、1954年对比,shear制作

和1998、1954相比,今年的气候有少许类似之处,那就是都在厄尔尼诺之后,福建、台湾和东西伯利亚都出现了异常高温,台风都偏少,长江流域6月降水都偏多。但不同之处也很多:

被称为“北半球寒极”的东西伯利亚,近来受强烈暖高压影响,接连出现破纪录高温。来自社交媒体

今年的厄尔尼诺,没那两年那么强;

长江流域虽然6月降水偏多,但5月严重干旱。而1998和1954年5月、6月降水都偏多,因此今年“底水”没有1998和1954年高。

因此,今年梅雨是偏早偏长,但远不是1954年的“超长梅雨”,也比不上1998年。只有在7月中旬,副高迟迟不北上,或者北上后再崩溃,发生了“倒黄梅”,才有可能出现全流域大洪水。

今年7月,会不会“倒黄梅”?

截至7月2日,副热带高压仍未北抬,梅雨带仍然维持在长江流域,湖北、安徽和江浙沪再次暴雨倾盆。根据主流超级计算机模式的分析,到下周末,也就是7月11日之前,副高仍然不会彻底西伸北抬,梅雨带在长江、淮河流域摆动的形势不变,长江水位还会持续上涨,不排除有干流水文站突破警戒水位。

7月2日我国长江流域的梅雨带

但是,7月11日起,副热带高压将在日本以南建立块状单体,并大幅北抬。根据海温分布特点和各大超级计算机模式的表现,这波副高北抬可靠性很高,而且可能一步到位:将直接控制江浙沪、安徽、湖北、湖南、江西、福建、台湾等地,长江中下游甚至淮河流域的梅雨将一举结束,转为盛夏酷暑,我国主雨带将转移到四川盆地、黄河流域、海河流域和东北。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块状副高大崩溃、长江流域倒黄梅和全流域大洪水的可能性都不大。但是,块状副高的特点,一是容易让水汽大举进入北方,2016年京津冀的720特大暴雨,就是在块状副高背景下发生的;二是不稳定。我们提醒,南方的朋友也需要警惕超级计算机失准、倒黄梅发生的可能性;而如果副高不崩溃,北方更要提高警惕防洪了。这个7月,尤其是7月中旬,非常关键。

有评论说文章副高抬的时间不准。天气现在预报也不是很准,但根据最新的气象资料分析,10日-12日持续在南方多时的强雨带北抬,12日黄淮可能出现暴雨-大暴雨,局地特大暴雨。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关键问题出现,13日-14日雨带又会南落回到长江中下游地区,并且可能维持。

倘若后期副热带高压迟迟不北抬,雨带后期继续在长江中下游滞留,这个情况就变得很糟糕了。早在1998年就是7月中旬,副热带高压应该推动雨带北上时,副热带高压临阵退缩没上去。再往远说,更早的1954年也是类似,这两年都是到7月底8月初副热带高压才北抬。

中旬副热带高压最终能否按照常年情况实现北抬,将对后期长江中下游防汛形势影响巨大。对于身处雨区的公众,需在后期继续密切给予关注。目前还不能定论,但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强调,需要注意的是,天气预报没有永远的正确。1998年就是一个经典的失败案例,都认为要北抬,就是不北抬。另外,11日-12日北抬这个还是靠得住的,

但从目前来看,副热带高压虽然要北抬,但北抬幅度相当有限,因此雨带北抬的幅度也非常有限,未来一段时间虽然有所波动,但总体上还是要盘踞在长江沿线,比如武汉,未来一周仍然将是雨水不断,而且部分日子雨还会特别大,这也意味着接下来防汛形势仍然相当严峻。后面副热带高压抽回来,这个目前预报如此,也不好确认到底南落到哪里。副热带高压北调这样的环流大调整期,往往容易出现模式不稳定和错判。这个很难预料,预报每次难度不一样,这次遇到很复杂的情况,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6月1日以来,南方出现6次强降雨过程,截至7月12日,长江流域平均降雨量达403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多49%,并超过2016年(395毫米)和1998年(358毫米)成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多。6月1日至7月13日,长江流域中下游干流流域大部面雨量大于500毫米,汉口至九江流域面雨量超过800毫米,超过1998年同期。

我国南方地区频繁出现强降雨过程。其频繁性不仅体现在强降雨过程多,而且强降雨一轮接一轮,间歇期非常短。

今年6月以来,副高比往年同期势力偏强,其外围的西南气流将来自孟加拉湾或我国南部海区的充沛水汽输送到我国南方;同时,北方的冷空气活动也比较频繁,造成了冷暖空气在南方地区持续交汇的局面,由此导致强降雨过程频繁而持续发生。具体而言,入梅偏早和梅雨锋偏强,是长江中下游梅汛期降雨异常偏多的原因。今年江南地区的梅雨比往年偏早了7天,而梅雨的“主战场”——长江中下游地区在6月9日就已经入梅。原来,今年南海夏季风爆发时间偏早,并且6月上中旬西太平洋副高脊线位置偏北,二者共同导致长江中下游地区入梅偏早。

7月11日至12日,主雨带阶段性北抬。短暂的间歇期之后,根据中央气象台预报,7月13日至16日,主雨带又将南落至长江中下游地区。在此期间,主要强降雨区域会出现在长江中下游地区,重庆东部、贵州北部、湖北、湖南北部、江西北部、安徽中南部、江苏南部、上海、浙江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还将有大到暴雨,局地大暴雨。

【本文首发于知乎,作者授权观察者网转载】

阳光

阳光

一位热爱学习的小透明

分享到
来源:知乎 | 责任编辑:白紫文
专题 > 极端天气
极端天气
作者最近文章
2020年会发生与1998年同等规模的洪水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