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轶见的kris:高铁上该不该卖卫生巾?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0-12 07:47

Kris

Kris作者

观察者网编辑,《有轶见》主讲

【视频/观察者网 Kris】

【内容提要】

前段时间,简中互联网为了高铁应不应该卖卫生巾而争论不休。这有什么好争的?来,我先说一件发生在美国的,魔幻现实主义的事情。俄勒冈州一位母亲向教育部门请愿,恳求政府撤销卫生棉条进男厕的法律。这条法律要求所有学校的所有厕所必须提供免费的卫生棉条,包括幼儿园男厕,也被强制要求放。

这个《月经尊严法案》是去年出台的,俄勒冈州是第一个通过此类法律的州。现在纽约、弗吉尼亚、伊利诺伊等部分州也通过了立法,但没那么极端。有些州要求放在女厕,或者第三卫生间;有些州只要求在初中及以上的学校放。只有俄勒冈州要求对所有厕所一视同仁,哪怕不会来月经的男人,还没来月经的孩子,甚至幼儿园的男孩子,统统不放过,一个都不能少。

为了做到这一点,州立学校基金预计要拨出一笔号称西海岸最贵的卫生巾费,约560万美元。这笔钱可以给30名教师发2年的工资。这件事乍一听过于离谱,我可能需要解释一下他们的脑回路。

首先,为什么要免费提供卫生巾?因为不再把它看作私人物品,而是公共卫生用品。既然如此,那就要铺满各种渠道,凡公共厕所,都得免费提供。

第二,为什么要放到学校?因为学生是最受月经贫穷困扰的群体,买不起足够使用的卫生巾。月经贫困是很真实的,发展中国家就不说了,看看《护垫侠》 那部电影,就有个大概印象;但你知道吗,哪怕发达国家也不能幸免,比如英国有13万女孩因为月经贫穷而缺课,美国三分之二的贫穷女性没有卫生棉条自由,14%的大学生买不起卫生巾。

《印度合伙人》资料图

第三,为什么要放到男厕?这个就属于大美利坚自有国情在此了。因为一部分人认为,月经是生理性别问题,厕所是社会性别问题,为了让自我认知为男性的女人,可以在符合性别认知的地方更换卫生巾,《月经尊严法》要求男厕也得准备上。

第四,为什么连幼儿园都需要?因为他们认为社会上存在月经羞耻,之所以羞耻就是大家见得少了,这好办,早接触早脱敏,长大就见怪不怪了。只是不晓得小男生会不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厕所里有个用不上的道具?说不定琢磨琢磨能开发出新用途呢。

说到这里,很多人可能在说,噫什么鬼玩意,谢谢治好了我的低血压!

没错,良好的初衷,激进的做法,只讲理想原则,不考虑现实复杂性,属于白左通病了。

为什么说良好初衷呢?因为消除月经贫穷和性别歧视,单独来看都是好事,但混在一起就不见得了。什么叫激进的做法呢?很简单。大家为什么嘲讽叠buff?因为每层buff都是在保护一个因小概率现象区隔出来的群体,buff相叠就是概率相乘,得出极其小众的群体。为了呵护这个小众的群体,把个人权利的逻辑外推到极致,并从道德甚至法律层面约束大多数人,要全社会共同去将就这些大宝贝们,那就是以超越社会发展阶段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最后结果只能是谁也不满意,撕裂了社会,制造更大的治理成本。这是我对美国执行《月经尊严法》的看法。

好,回到高铁卫生巾这件事上来,谁是小众,谁是大众?

显然妇女这边是大众,因为支持她们的,不光有她们自己,还有她们的父母、朋友、丈夫、儿女,这些人加在一起是更大的大众。大众显然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女儿闺蜜妻子妈妈,出门在外的时候,因为小小一片卫生巾,而背负压力和痛苦。剩下这部分小众是谁呢?你去想想呗。

也许有人会说:成年人了,得为自己负责,谁叫你忘带卫生巾呢?出门在外,要社会围着你转,是小姐做派,是巨婴行为,是按闹分配!高铁要是服了软,卖了卫生巾,今后就得卖拐杖,就得卖尿布,否则就是歧视老人小孩……

怎么说呢,卫生巾跟拐杖尿布是一回事吗?哪个老人出门时不知道自己腿脚灵不灵便,哪个父母打包行李时想不到孩子可能路上拉臭臭?但卫生巾真不一样,月经虽然叫月经,每个月都有那几天,但人不是机器,不规律的现象很普遍,尤其是年轻女性,推迟提早都很常见,或者来一点点,你以为它来完了,垫着护垫就出门了,结果哗啦血崩。这都很正常。女人本来就比男人细心,如果没带卫生巾,那多半是真的没料到,没有谁会对自己不负责任,故意不带,因为漏出来是很社死的一件事。

我记得小学时,有天放学,看到前面有个阿姨,流了一腿的血,流到脚跟上。我以为她受伤了,上去扶她说我带你去卫生所包扎一下。她勉强挤出笑容,说不用谢谢,阿姨能坚持走回去。我留在原地愣了半天,突然悟了,这就是《健康教育》课本上说的月经啊。她逐渐远去,迎着灼热的眼神,背对冰冷的议论,多年以后,我依然很难想象,她当时是什么心情?

我举这个例子,倒不是要说什么“男权的凝视”,只想说明女性对卫生巾的需求非常急,属于现在立刻马上就得要那种。顺便也感叹人与人之间可悲的厚障壁,越不沟通,就越彼此不了解。

说到如厕这件事,多扯两句。可能大家忘了,或者根本没见过,以前的公共厕所有多糟糕,秽物堆积,污水横流,绿蝇白蛆飞舞翻滚,臭气不但刺鼻,而且刺眼,甚至能给你熏出一身鸡皮疙瘩。这种恶劣环境下,哪来什么免费草纸,(厕所)门都没有。而现在,厕所条件变好了,不但卫生了许多,而且很多地方免费提供厕纸,更好的厕所,免费提供消毒液或者一次性马桶垫。

这是满足人的基本需求吗?不是,排泄才是基本需求,挖个茅坑就够了,剩下都是附加的。如果停留在那个阶段,大家也就是每次忍耐一下,然后记得随时揣一兜草纸就行。能凑合吗,可以。但你愿意回到过去吗?不愿意吧。那将心比心,提高便民服务水平,让女性在需要的时候,能够买到卫生巾,不过分吧?

有人说,高铁不是超市,它的功能是把乘客从A点送到B点,不是用来满足你购物欲的。没错,所以没人要求高铁卖美妆、卖衣服、卖首饰、卖酒水、卖咖啡奶茶、卖纪念品……哎等等,好像后面几样人家有卖啊。洗干净的水果,比盒饭更可口的外卖,甚至冰镇啤酒、限定奶茶、现磨咖啡,哪一样是必须的,哪一样是自己不能提前准备的?高铁不都替你实现了吗?

高铁盒饭(新华网资料图)

当然,很多朋友觉悟高,觉得出门在外,能对付就对付,不要给社会添麻烦。但别忘了社会是进步的,既然有条件,为什么不能做到更好?不要看不起高铁好吧,人家可是世界的窗口,国家的名片,服务的标杆,卫生巾就不说免费提供了,拿来卖,有什么问题?

使用率低,占了货架空间,不如食品饮料畅销?喂,帐不能这么算啊,那商场母婴室、家庭卫生间、残疾人厕所,使用率高吗?咋不说它们占了开店的空间,降低了单位面积的盈利效率呢?你哪怕厕所外面挂个自动贩卖机,哪怕隔一个车厢挂一个,哪怕整列车就一个,不行吗?这叫公共服务呀,一个有温度的社会,应该有这些东西的。

很多问题其实是社会发展阶段的局限性造成的,根本不是男女矛盾,却被打上了性别之争的标签。比如这卫生巾,就是公共服务问题;比如烧烤店打人,就是社会治安问题;比如天价彩礼,就是经济机会不平等的问题。其中有的,是现阶段就可以解决的,有的是暂时解决不了的,但我们可以朝着一个方向努力,而不是以一成不变的眼光看待事物,甚至要求大家陪你一起原地踏步。

再回到一开始说的美国的例子,他们就是脱离实际,超越了社会发展的阶段。尊重每个个体的选择好不好啊?好。不管你心理认同为男为女,不男不女,既男又女,或者朝男暮女,都确保公共产品和服务无差别地铺到每一个你可能出现的地方。这听起来很棒,但要是生活里每件事都按这个逻辑去做,那十个地球也满足不了人类的需求。

也许有一天元宇宙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让你感知到的世界成为你的世界,比如肉体迈入女厕所,但脑子觉得这厕所性别流动得恰到好处,符合自己的心理定位,然后手边就能拿到卫生巾。但今天还做不到,人类文明的发展水平还撑不起这样的世界。其实我想说的是,既不要步子太大,也不要畏畏缩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是应该努力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最后我想用我们的邻居印度的另一部电影《月事革命》来结尾。月经对于许多印度妇女来说,不但是经济负担,是文化禁忌,甚至影响她们在社会上生存,所以有人干脆把子宫给切掉。在那种卫生条件里,她们遭了多少罪,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而这种想象其实就是共情能力,当我们用国家民族阶级性别等无数标签把世界隔成一个个圈层之后,似乎只有自己是正常人,别人都不正常,这说白了就是在争夺对“正常”或者规范(norm)的定义权。

该不该争?该。你不争自有更极端的人去争,但记住,只有从最广大人民的角度出发,去争取与他们切身相关的基本人权,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其实《月事革命》的英文片名已经说明了一切。它叫Period. End of Sentence,一语双关,既表示月经这个生理现象(period)不应成为折磨女性的刑罚(sentence),又表达帮助女性走出月经困境,不是满足特权,而是保障基本人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0月12日 07:47

一片卫生巾,撕裂中美两国互联网

08月27日 08:51

杜金,普京,俄罗斯……我很好奇他们的地缘战略观怎么炼成的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时隔14年重返布加勒斯特,北约“还是不让乌克兰进门”

直播:神十五瞄准23时08分发射,航天员出征

面对美国“诱惑”,夹在中俄间的蒙古,要怎么做?

中国军方有约,北京香山论坛见!

起底核子基因:累计超7亿份检测,自称“钱景无限”

美官员爆料:美方曾主动给俄方打过一次军事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