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军评:转折中的人民海军航空兵和朝鲜核政策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9-11 14:10

扬基

扬基作者

观察者网军事观察员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基】

值此中秋佳节之际,人民海军航空兵本周迎来了正式成立70周年的日子,在官方关于“中国海军航空兵发展论坛”的报道通稿中,首次出现了“海军航空兵已初步实现从岸基向舰基转型”的内容;朝鲜则在其国庆74周年前夕,颁布了关于其核武力政策的新版法令,明确提及了包括“自动核反击”在内的种种核武器使用细节。

这两件大事,都发生在相关的纪念日前后,都带有明确的历史转折性,故而一并写就,在标题中合二为一。

从为了048到“以舰为家”,也许不需要等太久

根据《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的记载,海军航空兵的组成是从组建海军航空兵院校开始的:

1950年11月1日,组建海军第1航空学校,1952年6月27日,组建海军航空第1师。1952年9月6日,在同年5月2日组建的海军直属航空部基础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部正式命名组建,标志着海军航空兵正式成为人民海军的一个兵种,1955年10月24日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部,领导指挥海军航空兵各部队和院校。

成立之初的海军航空兵轰炸机部队 图源:人民画报

随着50年代中后期三大舰队航空兵的相继组建,起初各舰队航空兵由所在舰队和海军航空兵部双重管理,后来改为由舰队全面领导指挥,海军航空兵部只负责业务指导,但在实际工作中仍有诸多不便。在1969年下半年的全军大机关整编中,海军将原本与司令部、政治部和后勤部并列为一级部的海军航空兵部、装备部和工程部一并撤销,仅在司令部和后勤部下编列若干作为业务部门的二级部。

1978年5月22日,经中央军委批准,恢复了行使舰队级权限的海军航空兵部,与各舰队对舰队航空兵部队实行双重领导,并领导指挥海军航空兵正规化教学训练恢复工作。这一架构一直持续到2003年,海军航空兵部再次在精简整编中被撤销,成为司令部下属的二级部。

直升机等新机种引入海军航空兵的早期,为便于管理,也归海军航空兵部直属,图为1980年1月我军首次实现“超黄蜂”着舰 图源:军报记者

就在海军航空兵部结束历史使命后不久,作为对当时刚刚起步的“048”航母工程后续发展至关重要的前瞻项目,从2005年开始,海军飞行学院开始着手准备歼击机飞行员培养工作,2006年,首批海军歼击机飞行学员入学,从此结束了海航歼击机飞行员全部为空军代培分流而来的历史。自从首批学员毕业至今,十多年来,海军自主培养的歼击机飞行员已经成为海航歼击机部队,包括舰载机部队的主力军。

图源:《航空世界》

尽管在人民海军舰载机事业尚处于起步阶段时,仍然需要空军三代机部队飞行员“跨行”改装舰载机,充实起舰载机部队的第一茬人,为战斗力形成争取时间;但在人民海军即将历史性迈入三航母时代的门槛,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生长路径培养链路已经全面贯通,“改装模式”和“生长模式”双轨并行培养路径全面走开的今天,海军航空兵在人才培养上也形成了与空军航空兵相比独具特色的新格局。

站在新起点上回顾历史,虽然撤销海军航空兵部一事仍有争论,迈出海军歼击机飞行员自主培养这一步也有些晚,但其中的确有着现实因素的制约;当海航的舰载机部队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只是岸基航空兵中的“万绿丛中一点红”时,海军航空兵在整体架构上难免会被看做一支“在海上飞行的空军”,没有什么特殊之处,特别是歼击机部队的任务更是被认为与空军基本一致,飞行员由空军航校培养分流而来也就成了惯例;而歼击机部队又是海军航空兵的绝对主力,无论海军航空兵部是否存在,都很难培养起兵种的独立性。

“海空卫士”王伟就是从空军航校分流到海军航空兵的

因此,“瓦良格”号的到来和重生,不仅提前推动了中国的航母工程,更是让海军航空兵获得了千载难逢的独立发展良机。

在关于此次“中国海军航空兵发展论坛”的报道中,开篇提及的两个课题——“航母舰载机部队战斗力建设模式”、“两栖编队空中作战力量运用”,无一不与舰载航空兵的发展建设紧密关联;而“海军航空兵已初步实现从岸基向舰基转型”中的“转型”二字,则让更多人关心,70年来曾立下无数战功的海航岸基歼击航空兵部队的“进退走留”问题。

站在新起点上眺望未来,随着国产航母的后续建造,人民海军舰载战斗机的数量只会与日俱增,包括海军陆战队直升机部队在内的舰载直升机力量也将迎来蓬勃发展。

如果一支支功勋卓著的海航岸基歼击航空兵部队,能够在航母的甲板上换羽重生,舒积成、高翔等英雄前辈们一定会更加高兴;而海航的岸基反潜机等大型特种机,仍将继续执行其难以被取代的任务——“中国海军航空兵发展论坛”相关报道中提及的另一个课题,正是“航空反潜”。

固定翼反潜巡逻机的后续发展,也是颇受关注的话题 图源:中国军网

至于报道中提及的“形成以舰载战斗机、直升机、预警机、教练机四大类平台为基础的舰载机体系”,相信读者朋友们都不会感到惊奇,反而还会问“怎么没有无人机”之类——也许是因为现在的舰载无人机还不足以称为“一大类平台”吧。从历史经验来看,对于接装性能同等级的装备往往要比空军晚一段时间,却要面对同样的强敌对手的海军航空兵来说,更多要在人才训练等“软件”领域缩小差距,缩短新装备形成战斗力周期方面下功夫。

例如海军航空兵在空中加油训练科目上就推广起步更早

然而随着装备的更新换代,人民海军航空兵面临的挑战也一点不比空军少。仅以舰载航空兵为例,在不远的将来,新一代舰载机家族需要与采用全新的电磁弹射器的福建舰完成匹配合练,075型两栖攻击舰也要验证多种直升机在舰上的搭配使用。

相比“忠实”的陆地机场,在波涛浪尖上驰骋,难免会有些“脾气”的航母和两栖攻击舰注定是全新的赛道;当新一代海军航空兵指战员们在一次次跟随战舰出征远海大洋之间,习惯了“以舰为家”的时候,他们也注定会有着与之前每一代海军航空兵都不同的体验。

当辽宁舰和歼-15在西太平洋上连续作业,仿佛就像以前一支岸基歼击机部队连续组织若干个飞行日那样时,这样的感觉,应该已经接近了 图源:日本统合幕僚监部

回头望向来时的路,酸甜苦辣皆成过往。再看前方那个强敌,磨刀霍霍犯我海疆。祝福历史转折中的人民海军航空兵,在新的时代创造出新的文化、新的辉煌!

国家正常化的新篇章:解读“多此一举”的朝鲜核政策

9月8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颁布了关于朝鲜核武力政策的法令。在9月9日举行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毛宁在回应记者相关提问时表示,“我们注意到这个消息,中方在半岛问题上的立场没有变化。我们将从维护半岛和平稳定的大局出发,继续为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发挥积极作用。”

中国外交部的官方表态,恰如其分地说明了朝鲜此次颁布的法令更多是对既有事实的明确和重申。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在法令的最后一段表述中,明确“即行废止”了2013年4月1日通过的《关于进一步巩固自卫拥核国地位》。

笔者查到了2013版法令的原文,相比2022版,2013版虽然已经奠定了大致框架,提及了包括核安全管理、核不扩散等方面,但在具体内容上较为宽泛,甚至还有“为建设无核武器世界而斗争,直至实现世界无核化”等词句。

2013版法令内容 图源:“我们民族之间”网站

而在颁布2022版法令的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七次会议上,金正恩在施政演说中明确表示“我们依法固定了核武力政策,从而我们拥核国的地位已经不可逆变”。

这样一来,2013版法令中,很可能是因形势需要而写进来的“无核化”内容,就与如今“不可逆变的拥核国地位”矛盾了,需要修正。不过在外界重点关注的“核武器使用原则”方面,两版之间并无本质区别,均明确了“朝鲜不会对无核国家威胁或使用核武器,除非其勾结有核国家参与对朝侵略和攻击”这一条。

相比2013版,2022版还细化了很多内容,首先是“核武器使用条件”部分:

在列出的五种可以使用核武器的情况中,前三种均为典型的核反击条件——在国家主体、国家及核武力领导指挥机构、国家重要战略目标受威胁时进行反击;第四种是“有事时(朝语유사시的直译,“在紧急情况下”)为防止战争的扩大化和长期化,以及掌握战争主动权的作战需求不可避免时”,提出了在常规战争中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第五种则是“发生对国家的存立(朝语존립的直译,“生存”)和人民的生命安全造成毁灭性危机的事态,不得不拿核武器应对的状况时”,可以理解为这是朝鲜对外界可能使用非战争手段发动对朝破坏颠覆的威慑。

金正恩演说中提及的“不断扩大战术核武器运用空间”,让外界联想到其近期试射的多种战术弹道导弹 图源:朝中社

另外2022版对核武力的指挥控制也进行了细化描述,虽然内容并不令人意外:核武力服从于朝鲜最高领导人——国务委员长的指挥;如果核武力指挥控制体系因敌对势力的攻击处于危险——换言之一旦遭遇“斩首打击”,核武力将自动按照预案打击敌对势力的重要目标;当然这并不一定意味着朝鲜已经有了类似苏/俄“周界/Периметр” (其更广为人知的绰号是“死手/Мёртвая рука”)的核反击自动控制系统,更多体现的是朝鲜对外表明敢于将核武器投入实战的决心。

而体现类似决心的内容,其实在法令第一部分“核武器的使命”中就明确提出了:“若遏制战争目的遭到失败时,朝鲜核武力履行旨在击退敌对势力的侵略和攻击,争取战争决定性胜利的作战使命。”这一条同样在2013版法令中被提及,只是被简略描述为“朝鲜核力量将用于威慑和击退对朝鲜的威吓和侵略,对侵略据点进行毁灭性的打击。”

总之,相比2013版,2022版的确是一部更加真实,可操作性更强的政策法令,而这种进步显然并不是因为朝鲜“笔杆子”的写作水平在这9年之间,实现了类似“从阿怡到施佬”的跨越式发展。尽管2013版法令是在朝鲜第三次核试验不到两个月后“趁热”而来,但综合外界估计,那次试验的当量仅相当于1万吨左右的TNT炸药,再加上朝鲜当时连射程2000千米级别的弹道导弹技术都尚未完全掌握,如果让2022版法令“穿越”到完全不具备实施可能性的2013年颁布,反而会成为一个笑话。

要让核武力在不到十年内从一个笑话变成一个几近既成事实的成果,对于朝鲜来说并不容易。金正恩在此次施政演说中,也没有回避朝鲜人民为了完成国家核武力建设“勒紧裤带”的事实:

全文链接请戳

回到2022版法令,很多朋友读到中文译本时,无论其对朝鲜核武力的观感如何,普遍有着相似的第一感受:从总体结构到遣词造句,它都很像是一个拥有三位一体核力量的大国颁布的法令,丝毫看不出是出自一个核武库规模还很小,且长期给人封闭落后印象的“非法拥核”国家之手。

而从外界的反应来看,普遍认为法令本身更多是对内凝聚人心的手段,对外作用上几乎是“多此一举”,比如金正恩在演说中提到的“拥核国”地位,显然不可能因为一纸法令就得到国际组织的正式承认。但笔者认为,这种对“名正言顺”看似不切实际的追求,很可能是金正恩时代朝鲜谋求“正常化国家”的一部分。

射程可以打击美国全境的火星-17洲际弹道导弹 图源:朝中社

从2020年开始,朝鲜逐渐在外务省等政府机构大楼上以朝语书写机构全名,一改过往“需要去那里的人自然知道那里是哪里,不需要去那里的人无需知道那里是哪里”的“朝鲜式谜语”;朝鲜最高军事行政部门的名字,从1972年之前的民族保卫省,到后来在人民武力部和人民武力省之间“反复横跳”,直到2020年改为与国际接轨的“国防省”。

在9月4日和5日金正恩出席指导的国家防灾工作总结会议中,当他登场和离场时,全场更是只有热烈的掌声,而没有熟悉的“满塞(万岁)”声;尽管这并非说明就此在所有场合绝迹——此后金正恩出席朝鲜国庆节文艺演出时,现场群众仍然高呼“满塞”;但诸如此类的信号,近几年已经屡见不鲜:

朝鲜阅兵方队中,不再出现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日成、金正日的巨幅“太阳像”,纪念金日成、金正日生日的“太阳节”、“光明星节”也逐渐淡化政治色彩,增加节日气氛;在近两年重大节庆的文艺演出活动中,新创作歌曲的“含‘金’量”明显下降,赞颂劳动党的歌曲如《我们的母亲》等比例上升;劳动党多次组织基层党委书记大会,力求通过党的组织生活正常化,提升基层执政能力……

这些正在朝鲜发生,非常值得关注的信号,完全值得凑出一篇论文,只可惜笔者无暇动笔,只能由正在相关领域攻读的朋友完成了。

金正恩在劳动党第二次基层党委书记大会上的闭幕词节选 图源:劳动新闻

说回朝鲜核武力的话题,对于小国来说,靠藏着掖着反而是没法实现威慑力最大化的,以“正常化国家”的形式进行信息公开,反而能够增加可信可靠的程度。

实际上朝鲜通过第一时间公开其洲际导弹的试射图像,乃至在火星-17洲际导弹试射前一年半就在阅兵中公开其外形,已经体会到了以少量运载工具实现最大化威慑的甜头;一份与“正常化国家”一样严谨全面,详细到各种使用条件和管理维护的核武力法令,又无形中使得原本在外界眼中可靠性成疑的朝鲜核武器,平添了几分说服力。反过来说,颁布核武力法令,也是一个“正常化国家”而非所谓“流氓国家”应有的姿态。

总之,朝鲜在其国庆节前夕郑重颁布核武力法令一事,值得结合未来的动向继续深挖分析,笔者并非专业研究人员,在这里只是提出一种可能的方向,权作抛砖引玉。另外在金正恩这次的施政演讲中,在提及民生部分时,还有一句看似与核武力和正常化国家等话题无关,但同样颇具分量的话,“在无法用国产药品满足所有需求的情况下,要用进口药品满足治疗和保健需求”。

金正恩时代提出的“自力更生、以民为天、一心团结”的三大口号,在实践中逐渐形成了一个“不可能三角”:要想保证“以民为天”和“一心团结”,就很难100%依靠“自力更生”。

然而在特殊的内部政治环境下,加上疫情、灾害等客观因素的严重影响,在相当多领域还不具备“自力更生”的条件时,朝鲜仍按照之前“以民为天、一心团结”的要求执行推进,导致包括顺川军用机场扩建改造工程、全国多地居民住宅、医院等建设工程在内的一大批军民重点项目一度进度缓慢。

2020年至今,除平壤市一万套住宅建设工程等国家重点项目工程之外,朝鲜在曾遭受洪灾的新兴郡、洪原郡、咸兴市等地修建了新式住宅 图源:朝中社

因此,金正恩在此次讲话中,以药品为突破口,颇为难得地部分承认了“不可能三角”的客观存在,对于正面临着国产替代品仍然不堪大用,又不敢“明目张胆”使用进口物资解决问题这一尴尬局面的朝鲜国民经济各部门来说,确实是一种难得的“解套”。

一个正常化国家,没有必要无条件地事事追求100%的自力更生,尊重事物的客观发展规律,在尊重与平等的基础上,放下一些不必要的“面子”,这也是中朝最高领导人会晤中反复提及的,“我们支持朝鲜经济发展、民生改善,支持朝鲜走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的重要前提条件。

当然,放下不必要的“面子”,绝不等于放弃那些更为宝贵的原则。本文以金正恩的施政演说结尾部分作结,相信这段话的精神内核,也不仅仅适用于朝鲜。

“同志们:

我们即将迎接光荣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74周年。

在迎接意义深远的这一天之前,我们共和国在自己引以自豪的史册上写入了大大显示自主强国威仪的又一个特大事件。

我们的崇高理念和神圣伟业越走近成功与胜利的更高阶段,我们越会面临更严峻的考验和逆境。

如今我们的斗争伴随着史无前例的极大困难,而且很难预料将有什么样的挑战会阻挡我们前进。

但是,我们共和国确实在毫不动摇地前进着,今后也会继续前进,并且会越来越强大。

那是因为我们的事业、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路线都是正义和真理,因为我们具有党和人民群众铜打铁铸、一心团结的伟大力量,世界上任何力量都摧毁不了我们的这一力量。

同志们:

胜利必定属于我们,我们大家越奋发图强,胜利之日越尽早到来。

让我们同心同德,紧密团结在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周围,为了亲爱的母亲我们共和国的繁荣富强,为了增进伟大的我国人民的福利,为了我们朝鲜式社会主义的胜利前进努力奋斗吧!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万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张红日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专题

一周军事观察

一周军评:伊朗人的新锐武器库,再次证明独立自主的重要性

2022年10月02日

一周军评:动员等于上街抓壮丁?

2022年09月25日

作者最近文章

09月11日 14:10

一周军评:转折中的人民海军航空兵和朝鲜核政策

08月21日 14:36

一周军评:今日“琉台”依旧,“三韩”靠谁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已致超百人死亡,飓风“伊恩”或影响全美GDP增长

为何社会主义在欧洲式微,却在中国发扬光大?

扎哈罗娃:他暴露了

与中国“联名”!华春莹发了这13张图

国际首次!我国实现百公里自由空间时频传递

欧佩克+或减产石油200万桶,“白宫陷入恐慌”

国办:新增跨省通办服务22项,涉公积金提取等

俄气称可通过“北溪-2”B线输气,压力来到德国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