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杨曙明:战疫进行时,遥望两千多年前的秦人如何防疫和治病?

2020-04-21 08:28:27

【文/杨曙明】

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时代,秦国的医学高度发达,曾涌现出一大批名医。这些秦医医术高明,深得人们称赞,诸侯国君主患病,也都纷纷请秦医诊治,使秦医在当时声名远扬。秦医不仅在救死扶伤和医学实践上有显著的成就,还在防疫和养生等方面,形成了秦人自己的医学理论,这些医学理论和医疗实例在中国医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许多至今仍影响着我国传统中医学的发展。

秦国对医学高度重视,政府设有宫廷医疗机构,有“太医令”这一官职,专门负责管理秦医。从医缓、医和的名称来看,秦国当时已出现了专职的医生队伍,医缓、医和便是秦国的宫廷医生或政府在编的职业医生。正是因为秦国统治集团对医学的高度重视,所以出现了秦医这一职业群体,也使各国的职业医生在秦国涌现和云集。而且,后来秦始皇焚书坑儒时,秦国的医生和医书都没有受到影响。

医生这一职业的出现和繁荣与当时的战争密切相关。春秋战国时代,各国战事频繁,战争的伤亡使医学治疗和及时救护成为必不可少之事,这为秦医提供了大量的实践机会。在秦穆公之前,秦医尚且落后,但秦穆公之后,由于秦国的战事渐多,秦医便随之后来居上,逐渐居于各国先进行列。到春秋末期,秦国已成为当时医学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许多名医均出自这里。《左传》中记载晋景公、晋平公生病都是向秦国求医。

当时的秦医已经提出了预防医学的思想。《云梦秦简•法律问答》记载,“诸侯国有来客,用火熏其车上的衡轭”。为什么要用火熏呢?因为当时秦国雄霸关西,诸侯使者,络绎不绝。来客的车马辕轭上附着有许多小虫子,容易传播疾病。因此,秦国对来客的辕轭以火燎烧,防止通过动物携带,将本不属于本国的物种以及可能引发疾病的寄生虫消灭在国境入口处,以达到灭虫防疫之目的。严禁外来生物入侵的规定,至今仍然在实行,虽然形式有所变化,但实质和用意都是一样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杀方法之一就是高温消杀,当温度达到56℃后30分钟就可有效灭活病毒。两千多年前,秦人用火燎烧也是这个原理,只是温度高、时间短而已。关中民间至今流传着春节期间,每家门前点燃一堆柴火,家人争相跨越火堆的习俗。这个习俗中,也保留着古人高温杀菌灭毒的科学经验总结。

▲云梦秦简初探

今天,我们抗击新型冠状病毒采用隔离的办法。据《云梦秦简•法律问答》记载,两千多年前秦人就已经采用隔离的办法,防止麻风病等疾病的传播。如云梦睡虎地秦简中记载:“今甲疠,问甲何以论?当迁疠所处之;或曰当迁,迁所定杀。城旦、鬼薪疠,何论?當迁疠迁所。”从上文我们可以看出在秦人对传染病患者采取隔离、溺水以及活埋等措施,文中“定杀”即是投入水中淹死的意思。此外律文对麻风病人犯罪并不是一概论之,而是分为两种情况区别对待:对先患有麻风病后犯罪的人,采取溺水或者活埋的方式;对那些已经定罪然后犯上麻风病的罪犯,一般采取隔离。区别对待,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对生命的尊重。秦简中的“疠迁所”就是用来专门隔离麻风病患者的地方,客观上为阻止麻风病的传播和流行起到了积极作用,开创了我国乃至世界对于传染病采取隔离措施的先河。

▲左传

春秋时期,秦国的医术远近闻名,邻国的国君生病了也是到秦国请医生。秦桓公二十三年 (前581年),晋景公生病“求医于秦”,秦桓公派医缓去晋为景公医病。据《左传•成公十年》记载,医缓还没到来之前,晋景公做了一个梦,梦见疾病变成了两个童子在自己的身体里说话。一个说:“晋景公这回请的人,医术十分高明,他来了会用药伤害我们,这回怎么逃啊?”另一个说:“我们躲在肓之上,膏之下,那是药力达不到的地方,他能拿我们怎么办?”医缓诊断后果然对晋景公说:“您这病已没办法治了,疾病在肓之上,膏之下,用灸法攻治不行,扎针又达不到,吃汤药,其效力也达不到,这病是实在没法子治啦。”晋景公听了,心想医缓所说,果然验证了自己梦见的两个小孩的对话,便点了点头说:“你的医术真高明啊!”不久,晋景公吃饭时突然感到腹胀,赶紧去厕所,结果未及排泄,便倒在厕所里死去。医缓虽然未救活晋景公,但他能提前判断出不治之症,所以连晋景公本人也称他是“良医”。古人以心脏下有一小块脂肪为“膏”,心脏与横膈膜之间为“肓”,膏肓之间是药力达不到之处。指病已危重到了无法救治的地步,也比喻事情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由于医缓在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膏肓”这个词,所以后人以“病入膏肓”形容不治之症。

秦景公三十六年(前541年),晋平公病后也派人到秦国请医生,秦景公派医和去治疗。医和诊断后对晋平公说:“您的病叫亲近女色、病如蛊症。既不是鬼神作怪,也不是饮食失调,而是因为贪恋女色、纵欲过度引起的。”继而从理论上否定了巫术鬼神致病观,他预言晋平公一旦薨去,辅佐他的良臣将相继死去,晋国亦有难。就在这一年的12月,晋国大臣赵武便死了,诸侯也开始背叛晋国,拥立楚国为盟主。10年后晋平公去世,晋国的国势便每况愈下,最终分裂为韩、赵、魏三个国家,医和的预言一个个都实现了。当时,医和除了仔细解释了“蛊”病的各种含义外,他还使用了阴阳、四时、五行、五声、五色、五味、六气等中医病因学和诊断学的概念,对后世中医有关的理论发展和普及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战国策

▲韩非子

除内科外,秦国的外科医疗也很发达。先秦杂家著作《尸子》中记载了《竘善治疾》的故事。战国时期,有一个名叫“竘”的医生,善于作外科手术,他曾“为宣王割痤,为惠王疗痔,皆愈”。丞相张仪背上生了个脓肿,叫竘来治疗,张仪对竘说:“这背不要再当作我的背,听凭你去处理罢。”医竘就采用开刀引流的方法,对他进行手术治疗,效果十分显著。此外,《战国策》中记载了扁鹊给秦武王割除疾病,《韩非子》中记载了扁鹊治病用“以刀刺骨”的方法。

除了官方的医生,秦国民间医生也很有名,扁鹊及其弟子子阳、子豹等都是当时著名的民间医生,民间还把扁鹊称为“神医”。古代的医学没有详细分科,扁鹊到处行医,为当时著名的全科医生。在赵国,扁鹊听说那里尊重妇女,就当“带下医”(妇科);到周天子都城,当地尊敬老人,就当“耳目痹医”(五官科);到秦国,因秦国人疼爱小儿,就当“小儿医”(儿科),随俗为变。

秦医是在长期行医中逐渐形成的医疗实践科学,而且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医学理论。当时的秦医已经初步认识了人体的生理结构,如扁鹊总结的“望(看气色)、闻(听声音)、问(问病情)、切(按脉搏)”四诊法,直到今天,中医看病仍然运用着这四种方法。扁鹊在诊疗中已经有了初步的经络概念,把人体看作一个由经络互相联系的整体,以阴阳代表人体内部对立统一的两个方面,根据阴阳两个方面的不同变化和互相转化进行辨证施治。这种思想包含朴素的辩证法因素,代表了中医学最基本的特点。

春秋战国以前,我国为“巫医结合”时期。此后,随着医学逐渐崛起,发展形成了一门有中国地域特色和理论体系的传统中医学。扁鹊提出了“六不治”原则,将“信巫不信医”作为重要的“不治”内容,从而把医学从巫术中分离出来,使之成为一门科学,对推动医学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云梦秦简•封诊式》中记载了不少案例,其中也有医案的几个例子。“经死爰书”和“某令史爰书”中记载了其中尸检的程序,这是法医史上的珍贵资料。“出子爰书”中记载了有关妇科医检的情况和程序。“疠爰书”中详细记载了麻风病的一些症状及诊断记录,这些都是比较特殊的医案。其中“疠爰书”中记载了我国历史上最早的麻风病病例,秦人医丁也成为迄今所见最早能对麻风病作出诊断的医生。

秦医的医学理论是经过大量临床医学积累而形成的,是秦人医学发展成熟的标志。其中的医学思想和理论如关于生理和病理的解释、关于养生的原理等对后代医学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启蒙作用,有些理论对今天的人们仍具有指导意义。

杨曙明

杨曙明

中国秦汉史研究会会员

分享到
来源:2020年2月28日 《中国文物报》第7版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作者最近文章
遥望两千多年前的秦人如何防疫和治病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