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扬之莱茵日记:精英们在抗疫“持久战”中承受的压力

2020-04-03 07:32:13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

3月30日(周一)

如今,有关德国疫情的信息如果出现前后矛盾(包括专家们的观点),人们已经见怪不怪,因为疫情的发展阶段不同,情形在变化,人的认知也会被不断颠覆。

今天看到有人在网上这样评论:德国专家常常淡定地用“今天的最新发现”去推翻“自己昨天的最新发现”。的确如此。譬如,病毒学家德罗斯腾在关闭学校或者佩戴口罩等问题上的观点,就有些前后矛盾,因而也就在不断的“修正”中。

偏偏德国人对权威意见又特别敬重,所以,专家们的态度变化自然会影响民众的举止,甚至会让人们无所适从。

在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始发地的德国,新教中基层神职人员被称为“牧师”,即灵魂的“牧羊人”(Seelenhirte);纳粹时期,希特勒的头衔称谓是“Führer”,这个词在中文中常被译成“元首”,其实应该是“领袖”。

这些词语和语境,都是建筑在“民众需要引领”这个认知上的。即便在强调“独立”与“个性”的西方社会里,精英们的作用依然相当重要。

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德国的“引领者们”相当的谨言慎行。不仅民众对他们的期待值颇高,他们给自己的压力也不小。对“不胜期待”的绝望恐怕也是黑森州财长舍费尔日前卧轨自尽的原因之一。

图为舍费尔,图片来自黑森州政府官网

在这场新冠病毒瘟疫中,德国政府及其专家们始终处于无边的压力中。选民平时也有要求,媒体向来就会挑剔,按理说,精英们应该对此见怪不怪,但这次不同:如此规模的瘟疫,如今在位的政治家和专家们恐怕谁都未亲身经历过。

在有效疫苗尚未问世和限制措施难以拷贝的情况下,他们不求做出“好的”,但求尽少做出“坏的”决策。再拿限制措施为例:“松动”意味着损失性命,“坚持”同样可能摧毁生存;无论他们怎么决定,都将给民众带来程度不同的“伤害”。

德国媒体学家布克森(Bernhard Pörksen)这样描写精英们的两难境地:他们一方面要表现得真实,同时又不能犯错;面对无处不在的挑剔评论,“真实”差不多与“错误”一样难以被原谅。实际上,两者互为否定:谁要保持真实,就必须承认自己会犯错;谁声称自己不会犯错,等于在自诩是“政治机器”或“超人”。

眼下的新冠病毒疫情,将这个进退维谷的处境推向极致:一方面,此时的百姓最希望看到不犯错误的政治家和专家们;另一方面,精英们又必须和应该告诉他们,“我们无论做什么都可能犯错”。高处不胜寒,此之谓也。

因此,无论是必须作出决策的精英们,还是那些坚守在抗疫第一线的医护人员,他们希望的与其是阳台上传来的赞许和掌声,还不如在犯错和失败的时候能获得体谅和鼓励。

据《新奥斯纳布吕克报》(Neue Osnabrücker Zeitung)报道,德国联邦宪法法院(Bundesverfassunsgericht)收到两个紧急状子:一个是反对柏林和勃兰登堡实行的限制措施,一个是针对联邦议会作出的疫情中可暂停缴纳租金的决定。位于卡尔斯鲁厄(Karlsruhe)的德国宪法法院将审核政府的举措是否违反公民的基本权利。

黑森州的卡塞尔行政法院也在受理一名天主教徒的指控,他反对禁止教堂和清真寺的宗教活动,要求在法院裁决之前取消政府的相关规定。法庭宣布将在复活节前对此作出裁决。

到目前为止,下萨克森州沃尔夫斯堡(Wolfsburg)的一家养老院里,已有18位老人死于新冠病毒。布伦瑞克(Braunschweig)地区检方证实,一位律师已对该养老院提出“过失杀人”的指控,理由是,根据内部人士提供的信息,该养老院内的卫生状况“极为糟糕”(katastrophale hygienische Zustände),对访客的禁令执行得太晚。

本来德国在抗疫期间禁止游行示威,但柏林州府今天却破了例。柏林内政部长盖瑟尔(Andreas Geisel)解释道:“我们之所以批准,因为参加游行的只有两人,而且他们彼此会保持法定距离。”

这次疫情还可能加深德国的贫富差别。科隆的政治学和贫困问题专家布特威格(Christoph Butterwegge)表示,目前,德国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还是同情心和同理心,但是,如果德国疫情继续恶化,像意大利那样发展,就有可能出现争夺重症病床、呼吸机和口罩的现象。在这场“争夺战”中,社会达尔文主义将泛滥,“穷人”很有可能会处于劣势。

新冠病毒给社会的冲击是全方位的:根据德国工商会(DIHK)的信息,短短三周内,十分之一的中型企业已开始担心倒闭,最令人不安的不是这些企业的多少,而是这种担心产生的速度。

另据德国政府的统计,由于剧场影院等设施不得不关闭,疫情也给文化和创意产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损失估计高达280亿欧元。

德国外长马斯今天宣布,经过145架次的空前接人行动,因疫情滞留在海外的二十万德国度假者中,已有17.5万人被接回德国。他告诫尚在海外的游客保持耐心,政府以及旅游和航空公司的驰援行动还将继续。

默克尔今天接受了第三次检测,结果还是阴性。政府发言人表示,虽然结果不错,但总理还将继续自我隔离数日。

晚上七点,默克尔给远在200公里之外的吕根岛贝尔根(Bergen auf Rügen)志愿消防队打电话,本想对他们的坚守表示慰问和感谢,结果,对方一听有人自报“默克尔”,以为是“电话恶作剧”,就把电话挂了。最后,默克尔做了第二次尝试,才让对方相信她是“真身”。

到目前为止,全球感染人数已超过70万。

世界卫生组织(WHO)今日发出警告:由于世界大多数国家都采取了严格的限制出行规定,所以,现在传染的主要渠道已从户外转至家内。这要求每个家庭提高警惕,一旦发现疫情,必须立刻进行自我隔离。问题是,居住条件不好的家庭如何实现这个“听似”理所当然的要求呢?

3月31日(周二)

这次的病毒“恐袭”改变了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也包括各机构的传统工作方式:

不仅欧盟首脑、G7国家首脑开会使用视频,联合国安理会表决也首次采取了“无菌”方式:电子邮件。15个安理会成员国通过邮件表决,一致同意将南苏丹以及索马里的维和使命(UNAMID)分别延长至5月底和6月底;对朝鲜制裁进行监督的专家组则将继续工作至4月30日。

犯罪团伙也在适应新的形势,并为未来做好准备。意大利黑手党目前相对“安静”,政府颁布的“禁足”措施自然也影响到了他们的活动能力,但他们正在“伺机待扑”。意大利检方估计,疫情一旦缓解,黑手党会很快“出击”,特别在放贷方面。所以,政府一定要赶紧为濒临倒闭的企业提供有力和有效的扶持措施,不然会被黑手党钻空子。

在奥地利总理库尔兹(Sebastian Kurz)宣布公民购物出行必须佩戴口罩之后,德国也开始了这方面的讨论,但尚未达成一致。德国东部地区的耶拿市(Jena )不愿再等,于今天独立作出决定,成为德国第一个与奥地利采取同类政策的城市。由于口罩短缺,市府呼吁市民自制口罩,或用纸巾和围巾护住口鼻。

“罗科所”所长魏勒尔再次发出警示:政府提出的抗疫战略不能动摇,疫情还将持续数周,甚至数月。德国卫生部长施帕恩在杜塞尔多夫访问一家医院时也表示:重症和死亡人数恐怕都将增加。

有鉴于此,“持久战”对人的心理压力不可小觑。心理医生不仅将面对原有患者,本来健康的人也会来“造访”。

网上最近流传“瑞士精神病与心理治疗学会”(die schweizerische Gesellschaft für Psychiatrie und Psychotherapie)的一则通告:亲爱的国民们,如果您在隔离期间开始跟动物、植物或家用电器讲话,这是很正常的!请不要为此来找我们。只有当它们开始回答的时候,您才需要专业的帮助。谢谢。您的超负荷心理医师。

这当然很快就被辟谣了。

传言被辟谣,图片来源:twitter

根据德国之声(Die Deutsche Welle)的报道,民调结果显示,自1949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以来,还从没有一个事件能够像新冠肺炎危机这样令德国人如此悲观,仅有24%的人对未来十二个月充满希望。

一直以来,阿伦斯巴赫研究所(Allensbach- IfD)都在关注德国人对未来前景的看法。然而,此次德国人的期待值创下了新低。无论是1961年修建柏林墙,还是19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或者是2001年9月11日发生恐怖袭击之后,德国人都没有如此悲观失望过。阿伦斯巴赫研究所此前得到的最低"希望值"(27%),还是在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的时候。

调查结果表明,迄今没有任何一个事件能够像新冠疫情这样,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颠覆德国公民对经济局势的评估:2月底大多数人还相信经济在未来六个月内将保持稳定;可到了3月初,担心经济下滑者却从28%一跃上升至59%,3月中已超过70%。

调查结果还显示,从3月初到3月中旬,受访者中认为新型冠状病毒的危险被夸大的比例从29%降至17%。

另据德新社委托YouGov进行的一项调查,在抵制新冠病毒的“战疫”中,将近2/3的德国人预计会有进一步限制个人活动自由的措施出台;64%的人认为现有的禁止聚会的措施还会更严格;只有20%的人不这么认为;16%的人没有态度。

一年一度的拜罗伊特“瓦格纳音乐节”(Festspiel)已被取消,对瓦格纳歌剧迷来说,这不啻于一个“噩耗”。另外,美国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首次超过中国,达到3500。英国的死亡人数日增381例。但今天真正令人不安的消息来自疫情不算严重的希腊:

该国首次发现难民确诊新冠病例。患者来自非洲,在雅典生完孩子后被检测为阳性。目前,与她有过接触的人已被隔离,卫生部门正在加紧查找患者的病源。雅典的难民营条件还算不错,人们最担心的是爱琴海东部一些岛屿上的难民聚集地,那里一旦发现病例,后果不堪设想。

【未完待续……】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扬之

扬之

德国时政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德意志
德意志
作者最近文章
莱茵日记:德国人上次这么悲观,还是朝鲜战争…
莱茵日记:法国提的“好建议”,德国为何否了?
莱茵日记:德国医疗企业的“吹哨”邮件,卫生部已读不回
莱茵日记:启蒙和惩戒,国家两手抓
莱茵日记:默克尔想让人安心,安心的人在讨论权力笼子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