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扬之莱茵日记:疫情下的“复活节”

2020-04-13 08:24:47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扬之】

从4月9日至4月13日,德国进入“复活节” (Easter)假日。

在基督教文化中,“复活节”属于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分“受难三日” (Triduum Paschal)和“复活三日”(Triduum Sacrum)两部分:

前者包括周四的“濯足节”(耶稣与十二门徒的最后一顿晚餐)、第二天(周五)耶稣被钉上十字架,以及尸体被放进墓穴的“圣周六”;后者包括耶稣“复活日”(周日)以及之后的周一与周二。

这个节日之所以重要,因为它在“一死一生”中让人们记住痛苦(基督遇难)并看到希望(耶稣复活)。

今年的“复活节”非同寻常,世界各地正在程度不同地战斗在抗疫的“生死线”上。由于许多国家禁止包括宗教仪式在内的各种集会,从教宗到下面的神父们,都不得不面对空空如也的教堂,通过现代通讯工具,向困在家中的信众们发出鼓舞的信息。有些不愿放弃传统形式的教区,设法租下“汽车电影院”(Drive-in theater)这类设施,以便信众们共同庆祝耶稣的复活。

所谓“汽车电影院”,就是观众凭票开车进入一广场,坐在车里面对超大荧幕看电影。这种文化娱乐方式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汽车工业飞速发展的美国,后来普及到欧洲等地,五十和六十年代进入鼎盛时期,之后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

没想到,这次的疫情,倒让“汽车电影院”赢得了重放异彩和经历“第二春”的机会:在全民“禁足”的日子里,又偏偏赶上春暖花开的节假日,在家憋了两三周的德国民众重新发现了汽车电影院的“妙用”:既能和全家人一起出户娱乐,又不违反政府关于两人以上聚会的禁令。

欧洲媒体夸奖这样做颇有创意,图片来源:twitter

今年的“复活节”规定何其多!

德国的海岸线不长,集中在西北部的北海(Nordsee)和东北部的波罗的海(Ostsee),所以,这里成为德国人国内度假的好去处。

叙尔特岛地图

叙尔特岛(Sylt),其形状宛如一个毕恭毕敬、托着果盘的侍者站在北部的水域中,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每年的“复活节”是这里的旅游旺季,可今年却遇上了“封岛”。当地政府虽然采取了严格的管控措施,但依然无法挡住有些民众的“急中生智”。

据市长海克尔(Nicolas Häckel)透露,绕过禁令的办法可谓“五花八门”,譬如,修理工在疫情期间照样可以随便出入,于是就有一些游客伪造工作许可和委托书,先将自己的旅游行李邮寄入岛,自己再轻装上阵,扮成修理工上岸。还有,岛上的常住居民不在禁止之列,于是,一些在岛上拥有度假屋、但非“常住居民”的人赶紧办手续,将自己临时变成“土著”。还有的游客谎称自己在岛上的房产出现损坏,必须赶紧修缮,以此为借口混上海岛。还有一些岛上的私家房出租者,干脆开私艇去对面偷运自己的房客。

德国的法定假日中,很大一部分与宗教有关。“复活节”与初春连在一起,更具有“新生命开始”的象征寓意。学校一般放假两周,家长会带着孩子们去郊游踏春,做“寻找彩蛋” 等游戏,或干脆去各地旅游。

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绝大多数的德国人今年不得不居家过“复活节”。寻找彩蛋活动各州倒是不禁止,但彩蛋被允许埋藏在何处?有的地方只允许在自家花园里,有的可以在公园里,但人与人之间必须保持法定间隔。

那么,在这个“特殊”的假日中,家庭聚会是否受限?

各州都建议民众尽可能放弃亲戚互访,但并不禁止,如,不来梅(Bremen)、汉堡、黑森(Hessen)、北威(Nordrhein-Westfalen)和莱普(Rheinland-Pfalz)等;北部的石荷州(Schleswig-Holstein)则规定家庭聚会不能超过十人;西南部的巴符州(Baden-Württemberg),东部的梅前州(Mecklenburg-Vorpommern )和萨安州(Sachsen-Anhalt)只允许直系亲属团聚;与法国接壤的萨尔州限制更严一些,只有父母方可以去看望子女;在巴伐利亚,分居两地的夫妻或朋友可以见面,但分居者两边的大家庭聚会就不允许;柏林、萨克森和图林根(Thüringen )的规定更有意思: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成员聚会没问题,同时还可以加一个“外人”,这个人可以是亲戚,也可以是朋友。

疫情期间,边境检查重新恢复,不仅在与邻国接壤的地区,各州之间也不例外。但是,由于各州的执法机构行事方式不同,矛盾也就在所难免。譬如,在过去几日中,汉堡与石荷州之间的边检争执甚至惊动了两边的州长,原因是石荷州的边检“太严”。根据政府3月中旬的规定,这里的警方阻拦包括“一日游”在内的游客入境。上周末,边检不仅阻止了来自汉堡的车辆,还拦住了53名徒步的背包客和416名骑车游客。

还有两名柏林人去自己在勃兰登堡州的度假屋受阻,最后双方只得对簿公堂;石荷州州府也被市民告到法庭,原因是本州居民假日期间被禁止去境内波罗的海沿岸的岛屿和岸边的旅游景区。最后,法庭紧急裁决,推翻了州府的规定。

法治就是如此,虽然繁琐,但却保证了每个人的申诉权利。

对于绝大多数德国人而言,今年的“复活节”假期基本泡汤。那么之后的暑假怎么办?布鲁塞尔刚传来消息,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von der Leyen)告诫民众不要急于订票出行。她在接受《图片报》(Bild)采访时说:“目前无人能预言七月和八月的情况会如何。”

德国人凡事都喜欢早作规划,休假亦如此,不少人早在半年或一年前就定好了机票和酒店。这种习惯在这次疫情中受到沉重打击,因为几个月前谁都无法料到现在的情形。

为了避免给已经遭到“灭顶之灾”的旅游业“雪上加霜”,德国政府呼吁因疫情而无法出行的游客尽量不要提出索赔或退还现金的要求,而是接受旅游承办方的“债券”(Guthaben)。这样做,游客虽然少了一些计划机动权(被套牢),但起码能帮助旅游公司度过难关。

这种情况在文化娱乐行业表现得也很突出:有些剧院已经预售出票,但演出因疫情而无法如期举行。如果此时观众要求退票,一些资金基础不强的剧院就会面临倒闭。目前,很多观众已表示愿意留住手中的票,等疫情过去后再来看演出,有的观众甚至放弃自己的消费者权利,以帮助演出单位度过难关。

急难中方显国民的素质,大部分德国人这次的表现还是给力的。

有关“海因斯贝格调查”的争论

这两天,德国的疫情出现好转,翻倍所需的天数连续拉长,目前已达到约17天的水平。政府采取的限制措施似乎开始见效了,同时,这也为是否“解禁”的讨论提供了新的佐料。

恰在此时,波恩大学科研组的一份调查报告引起舆论的高度关注。

北威州州长拉舍特(Armin Laschet)周四举行记者招待会,推出一份针对新冠病毒“重灾区”海因斯贝格(Heinsberg)的科学调查报告。该调查由波恩大学病毒学家施特雷克(Heindrik Streek)领导,计划对400个家庭的1000人进行检测,目前已进行了两周,共采集了500个样本。

电视上的相关讨论,中间为施特雷克,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由于这是德国首个针对新冠病毒的大规模实地调查,因此本次新闻发布会万众瞩目。根据该调查得出的初步结果,已接受检测的人中,15%已对病毒具有免疫力,死亡率仅为0.37%,远远低于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对德国1.98%的死亡率估测。

这个结论似乎向公众发出了一个鼓舞人心的信号:人们只要严格遵守卫生和行为规则,目前的严厉限制可以逐步放松。

拉舍特认为这个科学调查结果证实了自己的“逐步解禁”观点,但德国最著名的病毒专家德罗斯腾(Christian Drosten)却对报告提出了质疑。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结论阐述得太过简单,以至于整体上让人难以理解。”

布伦瑞克的亥姆霍兹感染研究中心(das Helmholtz-Zentrum für Infektionsforschung Braunschweig)流行病学系主任克劳瑟(Gérard Krause)也持有类似的看法。他指出:调查中的有些结论,特别是免疫那部分,存有疑点,计算得可能有些过于乐观了。

一般情况下,一位科学家或一个科研小组得出的结论须经得起其他同行的“挑剔和质疑”,这在学术界是很正常的。但“海因斯贝格报告”在公众舆论中引发的争议却超出了学术范畴:

施特雷克的调研得到了公关公司“StoryMachine”以及社交媒体的大力支持,而该公关公司的背景似乎又很不简单,创建者之一的迪克曼(Kai Diekmann)与报业、政界以及美国公司的渊源颇深。一位病毒学家以及他身后的波恩大学,在这次调研活动中接受一个公关公司的鼎力协助,并通过社交网络进行广泛宣传,似乎显得有些不寻常。

“StoryMachine”总经理叶森(Philipp Jessen)公开表示:“我们的黄金守则一直是不谈我们的项目,但也有例外,比如这次疫情。”因为,该科研调查“对如何在政治和社会层面上应对这个病毒具有极其重要的科学意义。”叶森的话毫不掩饰该调查对政府决策可能产生的影响力。

由于该公关公司的背景不简单,所以,人们难免会提出以下问题:

1. 学者施特雷克为何要接受一个公关公司的支持?

2. 为何不等到最终报告出来后再公布,而是匆匆推出一个阶段性的结论?这对一个科研项目来说颇不寻常。关键是,这个“阶段结论”已被作为“解禁”的依据来大肆宣传。

3. 基民盟(CDU)领导的北威州州府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对于第一个问题,施特雷克本人解释道:他与“StoryMachine”公司创始人之一的姆隆茨先生(Michael Mronz)是老相识,由于很多人对这项调研很感兴趣,所以,既然公关公司能提供支持并让公众分享结果,何乐而不为?施特雷克补充道:公关公司并未从他本人和波恩大学那里获得任何酬金,自己也未参与这次新闻发布会的筹办工作。

施特雷克没有说的是,这位公关公司的股东姆隆茨是州长拉舍特的好友,两人在争取莱茵鲁尔获得2032年奥运会举办权的过程中曾进行过合作。

施特雷克虽然一再强调自己无意用调研报告来影响解禁的决策,但问题是,他从不掩饰反对目前的大面积“停摆”(Shutdown)措施。3月31日,他在兰茨(Markus Lanz)的访谈节目中,对联邦政府处理疫情时过于片面(monothematisch)和“偏听”医学顾问德罗斯腾的建议表示遗憾。他认为自己的研究方法与德罗斯腾对新冠病毒的研究方法完全不同,因而应该被赋予相等的意义。

可以想象,海因斯贝格调查“阶段性结果”被公布后遭到德罗斯腾的公开质疑,令施特雷克颇为不爽。施特雷克去年10月开始担任波恩大学的首席病毒学家,而德罗斯腾在此岗位上曾呆过十年(2007-2017)。这次疫情中,德罗斯腾的出镜率一直很高,并成为网红级的公众人物,施特雷克则近期才“崭露头角”。两人是否存在某种声望和地位之争,也是媒体猜测的一个方面。

另一个疑问涉及施特雷克与州长拉舍特的关系,因为根据多个媒体报道,施特雷克的调研是受北威州府委托及资助的。

在“解禁”这个问题上,北威州州长拉舍特的确出奇的“冒进”,也不掩饰其与联邦政府以及默克尔本人的分歧:他认为必须公开和提前讨论结束限制这个话题,而默克尔则坚持复活节假期结束前(4月19日)不公开讨论解禁问题,以免动摇民心,使前面所做的一切努力“功亏一篑”。

平时一向比较谨慎的拉舍特这次为何如此“冒头”?答案恐怕很难找到,但各方的猜测很多,譬如,1)他这样做是要在争夺党魁的竞争中刷存在感,2)北威州的经济已难以承受限制措施的压力,3)与默克尔本人嫌隙已久等。

在何时以及如何解禁这个问题上,利奥波第纳(Leopoldina)国家科学院的报告至关重要,默克尔将其视为联邦以及各州决策时的科学依据。该报告将于“复活节”后的周二(4月14日)出笼,但《明镜周刊》提前透露,该机构不反对学校逐步复课,先从高年级开始,因为年龄大的学生理性程度相对高,更能做到佩戴口罩、遵守卫生规则和保持社交距离。

与“限制”和“解禁”相关的问题关乎经济、社会和人心等诸多方面,故而,各方表现得都很慎重。

“复活节”前最后一天(周四),政府人员集中出镜,频率颇高(三次):先是财长邵尔茨(Olaf Scholz)与经济部长(Peter Altmaier)一起登场,然后是卫生部长施帕恩和家庭部长吉菲(Franziska Giffey)同台面对记者,最后是总理默克尔的新闻发布会。他们反复呼吁大家保持耐心,再坚持坚持。

自民党主席林德讷(Christian Lindner)对上述政府成员的话语颇有微词,他对《图片报》说:“我感觉,政府对其授权者,也就是本国的公民们说话时,使用了面对懵懂孩童时的口吻。”

反对党就是如此“鸡蛋里挑骨头”,遵从的是“凡是执政党支持的我们就反对,凡是执政党反对的我们就支持”的原则,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刷存在感。难怪自民党在最新的民调中再创新低,只有5%的支持率了。

政府三月中旬提出的限制措施,在法律界其实一直存在争议。宪法学家、前联邦国防部长朔尔茨(Rupert Scholz)认为部分限制措施是违宪的,因此,如果在没有传染实证的情况下勒令餐馆停业,业主可以要求政府赔偿损失。德国律师协会安全委员会(Ausschusses für Gefahrenabwehr des Deutschen Anwaltsvereins)主席福格特(Lea Voigt)预计德国将出现诉讼高潮,司法部门是否能应对这样的全新局面还是个问号。

最后,再说说这些天另一个比较重要的话题:欧盟的“团结互助”。

前一段欧盟内部争论不休的“新冠债券” (Corona-Bonds)难题,在经过两轮“马拉松”谈判后,终于在“复活节”前夕得到初步解决。

根据现在的妥协拯救方案,欧元稳定机制(ESM)将提供2400亿欧元,以帮助疫情重灾国;欧洲投资银行(EIB)将为企业借贷提供2000亿欧元的保证基金;欧盟委员会建议的所谓“短期工计划”(“Sure”)将集资1000亿欧元。此外,各方还就建立“复苏基金”(Recovery Fund)达成一致,帮助受到疫情重创的欧洲国家恢复经济,体现欧盟内部的互助团结。

此前,南北欧在这个问题上分歧很大,最后,支持派中的法国和反对派中的德国都变成了“调解员”,只剩下荷兰和意大利针尖对麦芒。从目前的结果看,意大利不得不放弃“新冠债券”,而荷兰也不再坚持一定要对ESM的借贷追加严苛的附加条件。

欧洲的“团结互助”胜利了吗?未必。目前的妥协是暂时的,“共同分摊债务”未来一定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再次提到欧盟的议事日程上来。

教宗方济各(Papst Franziskus)在“复活节”寄语中呼吁为穷国减债纾困。他认为穷国根本无力应对目前的疫情,因此,“所有国家都应该设身处地为它们着想,采取措施,部分或全部减免压在这些国家身上的债务。”同时,他还要求放宽各种制裁,共度难关。

教宗的呼吁体现了人道精神,但现实却给出了另外一个答案:

伊朗曾是疫情重灾区,后来“震中”虽然转移到了欧美,但该国的局势依然不容乐观。根据官方4月12 日的数据,伊朗全国的感染人数已达71686,死亡人数4474。说到“人道主义”,美国是否应该响应教宗的呼吁,考虑放松对这个“敌人”的严苛制裁呢?

还是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周六的电视讲话中说得好:“未来更需要我们今天所展示出来的团结互助,疫后的世界将与今不同。它会变成什么样,完全取决于我们!让我们从今天的体验中汲取教训。新冠病毒引发的全球瘟疫不是战争,而是对我们人性中至善至恶的一次考验。”

- 未完待续 -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扬之

扬之

德国时政专栏作者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陈轩甫
专题 > 德意志
德意志
作者最近文章
莱茵日记:报告说德国死亡率低,果然吵起来了
莱茵日记:政客吃尽“疫情红利”,经济界一旁着急
莱茵日记:德国人上次这么悲观,还是朝鲜战争…
莱茵日记:法国提的“好建议”,德国为何否了?
莱茵日记:德国医疗企业的“吹哨”邮件,卫生部已读不回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