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美国活在过去、中国活在未来,台湾民众应深思这一大势

2019-09-27 07:28:08

(文/雁默)

在9月23日联合国的宗教自由会议里,特朗普大谈“来自于上帝”的美国立国之本,以及全球80%人口的宗教自由受到威胁与禁止,矢言保护宗教自由,并拨出2500万美元支持以“保护宗教自由”为主旨的民间企业联盟。

剥掉这场会议的神圣外衣,美国旨在以“基督徒视角”的宗教自由为导弹,射向伊朗、伊拉克、委内瑞拉与中国。特朗普一方面批判穆斯林对基督徒的迫害,另一方面却又批判中国对穆斯林的迫害,毫不在意“美式自由”的内在矛盾。反正,这神圣的导弹射出去,美国要的是在世俗利益上得到成效。

特朗普的口吻与16世纪在中国传教的葡萄牙传教士并无二致,他们抱怨在中国传教的两大障碍,一是“中国人不允许国内出现新鲜事物”,二是“没有老爷的许可,外国人不得进入中国”(老爷指地方父母官)。(注1)

当地时间2019年9月24日,第74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在纽约联合国总部拉开帷幕。特朗普在大会发表演讲。@视觉中国

不同的是解决之道,传教士说,以葡萄牙国王名义派遣一个正式使团给中国皇帝馈赠厚礼,让皇帝批准信仰入境后,事情就好办了。如今美国以超级强权之姿,不必送礼,而是以话语权优势,直接勒索。

特朗普政府焦虑于独强霸权的逐渐崩塌,便用一种非常古老的方式 —— 宗教圣战 —— 企图重整西方泛基督教文明阵营,齐心压制东方的新兴大国势力。

相对于美国浓烈的“十字军东征”怀旧感,在本届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上,中国却成为人类未来议题里的领头羊,因为缺乏美国、澳洲、巴西、日本的减碳承诺,中国减碳能否达标备受瞩目。尽管,排碳大国在必须兼顾经济发展下的减碳承诺,还远不能符合环保人士的标准,但中国、印度、俄罗斯等国的积极度,远胜美澳日,这也是被特朗普(故意)忽视的事实。

因此可以说,美国活在过去,中国活在未来。

今时今日,我们身处于东西方势力渐趋平衡的节点上,中国的崛起正在拉拔那些非发达国家跟上工业化的脚步,也正在催生一个新型态的政治制度,并逐渐形塑一个全球新秩序。诚然,发达的西方文明在话语权上仍占据优势,将古老的宗教冲突“外挂”自由价值,以掩饰基督教文明世俗的侵略性本质,压制强势崛起的东方文明,但长期来看,这个套路必然逐渐失效于操弄它的文明。

霸权化的自由主义

特朗普对全球的正面贡献,就是毁弃民主党人努力多年所建立的“美国假面”。在宗教议题上,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是福音派,他们占美国人口四分之一,也是敌视穆斯林的主要人群。因此特朗普在上任之初就下达了“穆斯林禁令”,最后得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背书,这不是歧视性打压宗教自由,又是什么呢?

既然如此,美国又有何资格批评中国对待穆斯林的政策?是非很清楚,自由主义霸权化,就是美国价值的真相

这类说法特别为台湾的“美国价值控”所援引,以意识形态区分“好坏”,以便做为仇视对岸和整肃内部思想的利器。追本溯源,就是来自于特朗普的单边主义与国家民族主义。

单边主义对抗的是全球化多边主义,类似遏制温室效应这类的人类生存议题,却是需要各国齐心协力的多边主义。从这一点上来看,捍卫全球化多边主义的中国被寄予厚望,也就十分正常。

当特朗普在联合国演说中大谈“未来世界不属于全球主义者,而属于爱国者”(The future does not belong to globalists, the future belongs to patriots )时,昭示全世界都已卷进了一个长期的文明对撞。而如同过去几年的趋势,发展中国家逐渐聚集在中国这一边,在多边主义下求发展,发达国家则犹豫不决,在美国霸权衰弱信号还不够强烈时,不敢轻易跨出传统“朋友圈”,却又已活生生挂钩于中国的经济列车。

目前中国是全球124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美国只是56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连同它所带动的新兴经济体,为全世界经济增长贡献70%以上,美国只有18%。(注2)

在此环境下,特朗普掀起的中美对抗可以理解,但其深远的影响却是两极化的世界,而且与过往的美苏冷战形态十分不同,就如美国自己体认到的,美苏对抗如同家族内的纷争,中美对抗则是不同家族的对决。

从历史的眼光来看,大咖倾辄下的小咖,左右逢源的空间只会随着对决态势的升高而愈来愈小。

新政治与新秩序

无论多么鄙视特朗普的人都应该承认,他让两种文明的对抗单纯化,直白而复古,不像民主党人那么假掰而阴险。简单说,特朗普对中国既要钱也要命,但又绝对会避免军事上的冲突。

种族与宗教冲突是最容易理解,也最容易点燃情绪的对决途径,问题只在于特朗普并无法扩大十字军的规模,因为他只在意美国利益,要钱的对象遍及其盟友。试问,如何想像十字军队伍里绝大部分成员缴交给盟主的钱,来自于其敌对阵营?

再者,特朗普同情中国境内的穆斯林,根本毫无说服力,因为他通篇演说稿里的宗教敌人正是穆斯林。而有太多的事例证明,特朗普,乃至于他挑选出来的政府成员,对中华文化圈里宗教文化与历史的理解,趋近于零。对于自己不了解的文明采取掠夺式的意识形态攻击,只会强化基督教文明与其他文明的疏离,让自己陷于孤立。

三者,与美国霸权(外挂有强烈干涉他人倾向的基督徒)截然相反的是,中国主张尊重其他文化,并反对他国加以干涉。此一新话语权的建立,正逐渐取得非基督教文明国度的认同。这便使得中美间的史诗级对抗,将长期处于美国攻击,中国还击的态势。这样的交手模式,至少在宗教文化方面,靠拢中国的国家会愈来愈多,因为许多弱势国家对近代基督教文明的侵略性,记忆犹新。

中国活在未来的另一种解释,就是那些亟欲翻身的发展中国家里,有不少在政治西化上失败的政权,唯有尝试取经于中国改革模式翻转未来这条路。中国现在处于制度自信,话语权强度却仍弱于西方阵营的阶段,从大趋势看,新兴经济体群的崛起,有助于彰显此政治制度的优越性,话语权也将从这个“新朋友圈”里得到有效的强化。

因此,以宏观的角度来看,中美之争,是多边主义与单边主义之争,是开放与封闭之争,也是新旧之争。新与旧,才是中国在话语权上绝地反攻的关键概念。

至于中美对抗最终会不会以一场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作结,虽难以逆料,但至少在特朗普执政时(就算还有5年)不会发生,因为美国媒体总算意识到,在外交的场域里,“特朗普教义”(The Trump Doctrine)“确保”了这届美国政府在处理外交事务上的不够灵活,行事仓促,并可能只是虚张声势的现象(纽约时报形容) —— 这一点,蔡英文应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 这样的政府玩不起大规模战争。

这么看,特朗普就是中国梦寐以求的对手,他不但将美国的霸权本质展露无遗,同时尽情揭穿自由派价值的虚伪与包藏祸心,决策也阴晴不定,反衬托出中国的稳健、坚忍、谋略与包容性。重点是,特朗普不会赢,中国也不必将自身优势消耗在真枪实弹的战争里。

结语

要鄙视移民并拒绝接收难民的特朗普大谈人权毫无说服力,从宗教自由的角度拐弯抹角地切入或许贴合他的形象,但怎么看都还是不协调。在宗教自由会议隔天,“特朗普教义”发挥了作用,将贸易问题与香港事件和宗教问题挂勾,企图以话语权优势威逼中国在贸易协议上就范,这种做法再一次凸显了特朗普政府的行事仓促,与虚张声势。

而所有的嘴炮不过都在挽救他选举支持度的颓势,出口转内销。

同一天,众议院正式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因为他涉嫌施压乌克兰总统调查他的竞争对手拜登。

为了转移选举丑闻焦点而炮口对外,是一种老旧腐朽的选举文化,无论多少华丽的价值外衣,都掩饰不了的政治丑态。选民浸泡在丑闻里的政治环境,对发展中国家而言是阻碍进步的重要因素,因此想活在未来的国度,没有太多理由选择弊病丛生的西式政治里。

美国活在过去,中国活在未来,两国的消长是如何形成的?值得台湾人民深思。

(注1: “中国志” —— 加斯帕.达.克路士。注2:“东方学刊”新中国70周年与中国话语专题 —— 朱云汉)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朱敏洁
专题 > 台湾
台湾
作者最近文章
美国活在过去、中国活在未来,岛内民众还看不懂?
一日三爆,台湾选情重开机
郭台铭退党,“小甜甜”怎么变“牛夫人”了?
黄之锋,这次来台凉凉了吧?
什么才是台湾真正的危机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