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雁默:I can’t breathe!美国社会何以“囤愤”至此?

2020-06-11 07:55:33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弗洛伊德事件算新闻吗?不,围绕在此案的一切,都是旧闻,在美国可谓屡见不鲜。那么为什么这一事件所引发的社会运动能扩散至许多西方国家?因为弗洛伊德死前那句话“I can’t breathe”引起了广泛的共鸣,未来审视2020年大事件,此言或将成为影响力最大的年度金句。

被触动的人心,并不仅止于深受种族主义压抑的族群,在疫情中感到沮丧的人,在特朗普政府治下累积愤怒的人,早对警方执法态度不满的人,痛恨美国枪枝泛滥却无力改变的人,失去工作却没有积蓄的中下阶层等等,所有不同原因的愤怼都找到了宣泄出口——“I can’t breathe”一句话所撑开的出口。

美国,就是一个“囤愤”的社会,这也不是新闻。

种族,枪枝,自由派与双标

《黑豹》获得奥斯卡奖的那一刻,许多人以为美国黑人总算获得了较为平等的社会地位,因为就专业论专业,该片根本没资格获奖。然而,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白人已经连续几次公开揶揄,只要电影够“黑”就该得奖,要不然审鉴单位就是种族主义者。

这些看似玩笑话的背后,其实都是对自由派矫枉过正的指责,而这种讽刺是明智的,因为在种族问题上揠苗助长,只会造成部分白人族群“囤愤”,强化“川粉”的忠诚度。特朗普,就是一个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他的基本盘如此稳固,得益于自由派长年的进步主张,逐渐教条化的结果。

从《纽约时报》到CNN,主流媒体多是自由派,而这些媒体是保守派Fox的票房保证,到底要“撑警”还是“撑暴民”?自由派向来是游移不定并明显双标,但Fox立场鲜明,当然获“川粉”青睐,哪怕是要他们往自己的身体里注射清洁剂。

觉得“I can’t breathe”的,更早恐怕是奥巴马8年任内的反对者们,他们孵出了特朗普。

说到自由派双标,中国人感受最深。去年香港事件爆发后,美国国内接连发生了重大枪击案,根据“枪支暴力档案”(GVA)统计,整个2019年美国发生417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创新高(注1),尤其在后半年,美媒“今日美国”称:美国或已步入大规模枪击时代。

然而,占据大部分自由派媒体版面的,却是香港事件,而且明显“撑暴民”。

国内破纪录的暴力事件频传,美国自由派却鼓噪香港暴民打砸抢烧,甚至誉之为“最美的风景线”,同时妖魔化港警执法。

自由派内部由于双标而产生矛盾,不能不高举“撑价值反暴力”,却又难以“撑警”。为了避免自我打脸,只好政治挂帅,将焦点再度转移到“港版国安法”。

换言之,自由派两面树敌,不但无法自圆其说,还消耗了一半的弹药在攻击中国上。那么,在价值层面真正该关心的种族与枪枝痼疾,就变成了聊备一格的议题。

时间距离弗洛伊德事件不远,2月,美国乔治亚州一对白人前警官父子(Gregory and Travis McMichael),枪杀一名无辜的黑人青年阿贝瑞(Ahmaud Arbery)。74天后,白人父子才被逮捕,而且是因为凶嫌追杀受害者的视频在5月初曝了光,警方才迫于舆论压力执法。

这起事件,无疑也是弗洛伊德事件能燎原的背景之一,如果两起事件没有视频为证,让人们直接目睹,恐怕激不起火花,因为遭差别对待是美国社会里非白人种的“日常”。

试问,自由派媒体在追索美国痼疾的力度,比得上在香港问题上说三道四的力度吗?

揠苗助长“进步价值”在先,双重标准在后,让特朗普反击自由派简直易如反掌。枪支泛滥?奥巴马任内有解决问题吗?种族歧视?来来来,自由派跟我一起指着中国,大家就没事;社会骚乱?不撑警,难道民主党要支持暴力打砸抢烧无辜店家?

大家都还记得,在应对去年香港事件的态度上,比起自由派的煽风点火,唯恐中国不乱,特朗普的公开态度相对低调,这成了他现在反击自由派与民主党的雄厚资本,就算扬言动用军队镇压也不算违和。

于是,自由派忽然警觉,弗洛伊德事件竟可成为特朗普转移疫情处理失当的政治攻防,而且赢面不小。

炒做香港议题让自由派首尾失顾,进退无据,而且牺牲了矫正枪支与种族问题的良机。奥巴马举旗反暴力,要求选民以选票讨公道,但他的自由派同道却分心在香港的小型抗议集会上。

现在美国自由派选民已然分不清楚,在天秤的两端,种族问题与香港问题孰轻孰重?只觉得心中的“囤愤”找不到政治出口,只好投入参杂打砸者的街头队伍里,高喊“I can’t breathe”。

暴民,革命,自由派与两难

双标,不是自由派独家,美国保守派也一样。

现在他们得面对的是,如何处理“自由派暴民”?

“物极必反”是真理,一个深刻分歧的社会,只会永远处于两极摆荡,来回之中,深埋动荡的因子,互相对立的人们都觉得不能呼吸。美国自由派批评特朗普不配称为领导者,这是实情,调和矛盾本来就不是他的任务。能胜出掌权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他在帮助另一半的囤愤选民出清“库存”。

即便民调支持度较高,拜登选情为什么显得乏力?因为其竞选团队始终没廓清要为哪种选民释放囤积的愤怒。遭特朗普讥刺为“瞌睡乔”,“无足轻重”,拜登的存在感确实低到可笑。

因此,反特朗普的选民只好自立救济,留心所有可能“倒川”的火种。

4月份,已有自由派历史学者以“革命正在路上”为题,将目前美国的病情判断为法国大革命初期的等级。该文与其说是预判,不如说是怂恿一场大革命,显示自由派的囤愤已经到了不宣泄不行的程度。只是,民主党准备好一场大革命了吗?

在历史上,暴民与革命者往往是一体两面,简单说,赢了就是革命,输了就是“暴民”。前者一切行为都将被合理化,后者就算动机正义,也不免遭“历史监禁”。

当特朗普扬言这场暴动是国内恐怖分子所为,并要动用军队时,一场大规模镇压已然启动,但是,镇压前锋却是民主党人。只要民主党懦于将此事件号召成革命,街头民众的头号敌人便是自由派政客。队伍里有些是中下阶级弱势,有些是认为和平示威无用的反种族主义人士,有些是只想“倒川”的自由派选民,成分复杂,所以让民主党却步。

在大部分的例子里,暴动造成的结果会和初衷相悖离,我很想知道当初那位写“革命正在路上”的自由派学者,怎么看当下的骚乱。

现在的骚乱是美国弱势阶级的主场,诉求反压迫,大量释放囤积已久的愤怒,一向强调人权、反歧视、重视弱势阶级的自由派精英倘若怯于加入队伍,很容易两面不讨好。但若勇敢加入,就有被特朗普划为“恐怖分子”的风险。

这是一个大难题,但也纯属活该,平常满口仁义道德,在要命的关键时刻,人民一验货就知道真伪。

疫情肆虐时,我去电关心住在纽约30年的母亲,她说,上帝正在惩罚美国的败坏,这是虔诚基督徒的视角。对无神论者的我而言,惩罚美国的不是上帝,而是美国人自己。

最后说一句,去年撑港搞暴力革命的蔡英文,现在对美国内乱一句话也没说。

注1: 2018年337起,2017年346起,2016年382起,2015年335起,2014年269起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雁默

雁默

台湾自由撰稿人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美国黑人血案
美国黑人血案
作者最近文章
I can’t breathe!美国社会何以“囤愤”至此?
“死的国民党,才是好的国民党”?
“港版国安法”,台湾人看懂了吗?
平庸路迢迢,520后的台湾会出戏点吗?
欧洲腰都弯不下去,怎么个“短链”法?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