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默:美国只是把台积电当宠物,还不让它吃饱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2-12 08:46

雁默

雁默作者

台湾自由撰稿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全球化几乎已死,自由贸易几乎已死……”

在12月6日亚利桑那芯片厂移机典礼上,一向面无表情的张忠谋,说了这句很有表情的吊辞,吊全球化,吊自由贸易,也吊他自己一生的事业与自由信仰。

张忠谋与妻子张淑芬出席6日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晶圆厂的移机典礼(图/台媒)

对此,好大喜功的拜登,倒是喜滋滋,不以为杵——毕竟,整个欧洲都反弹美国搞保护主义“偷走”欧洲人的工作,拜登还能强横回呛“美国不需要向欧洲道歉”,张忠谋细若蚊蝇的抱怨,又算得了什么?

从原本计划投资120亿美元,扩张到400亿;从原本的5纳米厂,升级到4纳米,再宣布筹建3纳米厂;从年生产24万片晶圆,增加到60万片;员工人数从1600人,加码至4500人。

对美国的需索无度,台湾“正常专家”多表达忧惧,对台积电,不是哀其不幸,就是怒其不争;但拜登的龙颜大悦,台湾“不正常砖家”则多叩首谢恩,将台积电被绑架,粉饰成“人才国际化”,荣登“世界级企业”,好像这家行业龙头不在西方设厂,就不是国际化的世界级企业。

萧美琴,则说这是台积电“力量的延伸”,并批评外界担忧台积电会变成“美积电”一说不合逻辑。也是,奴才逻辑与正常逻辑天然不兼容,原来赔钱的生意有人做,就是台积电。

败家子拜登在表面上做了一笔极划算的生意,但其获益经不起推敲,个人很欣赏美媒彭博社对这本账簿的总结:美国只是买下了吹牛的权利。

以下聊聊两个外界主要关心的问题:台积电会成为“美积电”吗?美国半导体自主了吗?

台积电会成为“美积电”吗?

什么是“美积电”?

从公司营运的角度看,维持台积电运转与发展的是台湾高管与关键技术人才,当这两个要素都成了美国人,那么可说台积就成了美积。这里的“美国人”是指出生教育就业都在美国的人,思维价值观都已美国化的那种土著,而不只是拿着绿卡的“美籍外人”。

不是没有可能,但需要时间,也需要台积电将最先进制程工厂都在美国落地,最顶尖的人才也大都赴美工作,美厂与台厂没有“隔代差”。就当下的状况来看,这将是一个漫长的“美化”过程——没有发生战争的话。

关键在于,台积电的美国厂,是美国人适应台湾人,还是相反?是“美厂台化”,还是“台厂美化”?一般而言,美国厂当然得适应美国文化,在这一点上,台积的美国厂势必将有一段艰辛的磨合过程。

在台积员工携家带眷远赴亚利桑那后,立刻传出台籍员工待遇不如美国员工的哀嚎。台积电员工说白了就是“高薪苦力”,日工作12小时是基本,加班轮班是正常,爆肝人生,美国劳工哪受得了?或许因此逼得台湾高管不得不在台式管理下,区别对待美籍员工。不用台式管理就很难达标,逼美国员工“台湾化”就很难留才,因此台湾人哀嚎,美国人哀嚎,亚利桑那一片哀嚎。

在美国求职网站“glassdoor”上,台积满意度被评为3.7星(满分5星)——嫌美国人懒?人家还嫌你血汗工厂。在他国设厂,磨合本属正常,但与郭台铭买下惠普相比,台积的美国厂更辛苦,因为日本人的职场文化还算集体主义,美国却完全是个人主义,小我最大。

目前台积电在Glassdoor上获得3.7星打分

更不用说,所谓“高薪”,在美国人眼里不过一般般,其所得远逊于金融业,甚至输给法律事务所,顶尖人才何苦加班轮班爆肝做芯片制造?选做“芯片设计”正常上下班周五夜晚还有得狂欢,不是更好?

台湾员工在美国,必然得适应美国文化,在此过程里,既然都得“很美国”,若英特尔高薪挖角,傻子才坚守台式管理的台积不是吗?而美国挖走台积的主要目的,正在于掠夺人才所拥有的技术知识,这恐怕才是台积电变成“美积电”的主要表征——台积英特尔化。

为赶在2023年量产,台积电员工必须赶工,一般预估,按美国职场文化,就可能要3倍时间,也就是3年。适应美国就是适应低下的效率、强悍的工会,以及“文明的劳权”。台积电能有今天,正在于台湾没太多奢侈的牵制。

管理“人”的问题很难,但也不是最难,台积电最深的哀嚎是成本管理。有人可管还算好的,问题在于人力根本凑不全,建厂成本也居高不下,这就是为何台湾正常的专家都在质疑台积到底还能不能维持高毛利率(53%)?外资写不出利多报告,台积管理层则不断致函美商务部求救抱怨“这也贵,那也缺”。

须知,美国厂的设备,零件大多都是从台湾搬过去而非新购,已经在控制建置成本却仍嫌贵,台积的艰难可见一般,而政府补助呢?到现在还没谱。

正确地说,美国厂是台积电的包袱,而非摇钱树。对这家企业而言,此举与其说是抢占市场扩大营收的“攻击”策略,不如说是屈服于地缘政治,避免大客户流失,掏钱买保险的“防御”策略。

说台积电做赔钱生意,并不是指赔钱卖芯片,而是说台积电在养赔钱货以图自保。美国厂这包袱,逼得台积电在其他国家的布局,显然只能考虑攻击策略,以回稳整体毛利率,若无法取得当地大客户的订单,就无法设厂。当地的国家补助则是必要条件。

因此,在全球布局的层面上,台积电不是会变成“美积电”,而可能更糟,被迫走向支离破碎,而不是“力量的延伸”,残肢散布在多极世界里的各角落,运营管理更困难,稍有不慎就会灭亡。

此与国际车厂在世界上各重要市场上布局设厂并不一样,汽车有在地的差异化要求,但芯片没有,此前集中资源的全球化才是最佳结构;再者,供应链各环节的厂商数量远不能与汽车供应链相比,复制生态链极为不易,硬拆是走回头路。

并不是台湾半导体供应链都随台积电到美国设厂,这才是观察美国半导体业是否能实现自主的重点。

养小孩,还是养宠物

养小孩与养宠物的差别是什么?养小孩是为了让他未来能自立;养宠物是为了娱乐、摆饰、抚慰自己,不必考虑宠物的未来。

以政府补贴作为饲料,美国养英特尔是养小孩,养台积电是养宠物,差别就在于美国不会考虑台积电的未来,因此饲料是不是足够,端视他什么时候需要你,而台积电甚至在一开始就没被喂饱,还得自己想办法找饲料填饱肚皮。

台半导体厂旺宏老板吴敏求说:美国当年不擅长量产,现在还是一样!现在,老美真正有兴趣的,是赚钱、是国家安全,才不是为了发展半导体的技术。

旺宏拒绝跟风赴美设厂,说穿了只是压力没台积那么大,因此肯公开吐实,而这话半对半错。没错,美国当年不擅长量产,现在不擅长,我看,可见的未来也不擅长,要等到美国落魄了,美国人吃不饱了,才会打掉重练,真正重建半导体制造,因为这行业分明就不是富家子的梦工厂。

不过,“赚钱”、“国家安全”与“发展半导体的技术”被美国视为同一件事,因此吴敏求说得有点大而化之。重点在于美国想做,但是否做得到?创新,美国人强项,苦力,美国人不干,这么看芯片补贴比较能贴近真相。

拜登浮夸地说,苹果现在可以在本土供应链取得更多,“这会改变游戏规则”。对此,彭博社一篇文章《对不起,美国!400 亿美元买不到芯片独立》将账算得不错,其结论就是“(台积电的)400亿美元,仍不足让美国自立,只是买下吹牛权利”。

首先,台积电的台湾厂仍处于技术领先(约2到3年);其次,美国厂即使在2026年年产60万片,也只有台积电总产量的2.85%;其三,美国客户占台积营收64%(2021年),其中苹果就占了20%,若苹果只买美国制,台积在美国要扩大7倍产能,但可能不会达成;其四,若还要满足其他美商如高通、英伟达的需求,台积需投资约1万亿美元。

彭博社其实还没算到台积以外整个供应链的投资,想独立制造以供应美商,所需投资何止1万亿?再乘以5还算保守。如果再考虑连终端产品(如iphone)都在美国生产,是不是天文数字你说?

许多美媒强调苹果乐见“美国芯片”,我就笑,场面话也当真?库克船长何许人也?在成本上锱铢必较的经理人,怎会真的乐见以下流程:从台湾运设备,零件到美国量产芯片,再运芯片回台湾做封测,然后再运到中国大陆、东盟、印度等地组装。(对了,台湾先进封测厂日月光仍不愿赴美,芯片仍得运回台湾封测)。

iPhone已经贵得离谱,内含来回折腾的美国制芯片只会更贵,作为长期失望的果粉,我就想看苹果还能不能推出让消费者愿意大失血的创新,而这并非库克的强项。

诚然,是有台湾半导体供应厂也将赴美,但目前看来还远无法在美国本土形成完整生态链,因此台积、三星被挖到美国设厂,对拜登政府而言,说穿了就是面子工程,争取连任的公关材料,说是“养宠物”刚好而已。当然,英特尔若能因此“偷”到关键技术,那是更好的花边。

上一次我已提过,关于半导体业赴美协助“重建美国”一事,民进党当局已然转向,表面迎合,背地里仍抓着命根不放。彭博社也看出了这一点,台积的研究、开发、企划和营运都还留在台湾,一旦台海发生冲突,等于也切断了亚利桑那的宠物饲料。大家白忙一场。

我想,台积电的算盘就是这样打的,秘方不给,其他能给就给,只要三星、英特尔或其他大厂在技术上持续落后,美国厂这包袱终究还是能扛一扛。只是,美国人也不是吃素的,一进了家门,对付宠物的方法多的是。

彭博社这篇文章,其实也是告诉拜登,对台湾的掠夺还远远不够,还得继续抢。台积若以为这样就止损,那就太呆了。

个人认为,台积电真正的远虑,是中国大陆未来在成熟制程上的攻城掠地,价格的低廉,是否会成为另一个更重的包袱。成熟制程毛利虽不高,但对账面营收有很大的帮助,美国厂拖累整体毛利率也就罢了,投资人能同时忍受台积电总营收的下滑吗?

中国大陆的集体主义效率,哪里是美国能比的?台积不怕也得怕。

全球半导体业正承受美国横柴入灶的伤害,信息也非常混乱,有荷商ASML的挣扎、韩商的踌躇、日商的两难,也有美商为中国市场与美政府反目,或走偏门避开禁令。现在我们知道,对一时的消息不能看得太重,其背后往往有复杂的暗流在维持各方可接受的供应链结构,所以环境仍在快速变动,未来趋势还真说不准。

不过就现阶段而言,台积电危机重重,美国也远未实现半导体自主,则是确定的。至于游戏规则是否已改变,不是昏君说了算;“全球化几乎已死,自由贸易几乎已死”,也只能视为张忠谋个人哀鸣。

一切的吹牛与呜咽,保鲜期都不会太久,好戏还在后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俄被制裁两年仍没垮,“西方失去了决定性经济力量”

“梦舟”“揽月”如何飞往月球?

梦舟、揽月!中国载人探月新飞行器名称正式确定

西媒称中方对加沙人道主义灾难袖手旁观 国合署回应

G20外长闭门会意外泄露,“美国已陷入孤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