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默:米尔斯海默为何建议将台湾纳入美国“核保护伞”之下?

来源:观察者网

2022-12-22 08:00

雁默

雁默作者

台湾自由撰稿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台湾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安倍晋三一句话注解了台海战争对日本的意义,并以此兑换日本在战前介入两岸事务与扩军的正当性。

战争会不会发生,尚属未知,因此对中国大陆而言,所谓“有事”,肇事者当然不是自己,而是借由激化台海议题套利的外部势力与“台独”,美国与“台独”是主嫌,日本则自愿成为从犯。

说到底,台湾的事,不关他国的事,任何第三方想蹭进台湾问题要有搏命的觉悟,体验薄命的感觉。所以安倍的话倒过来说方为正解:台湾有事,就是中国有事。

近日,米尔斯海默接受台媒专访,大谈乌克兰问题,兼谈台湾问题,并很有警世意味地前后矛盾。个人解读,米氏用他的攻势现实主义诠释“台湾有事,就是美国有事”,打脸昨日的自己,并给了台湾人一个“现实的幻觉”。

米尔斯海默接受台媒采访

现实的幻觉,米氏的两面

对乌克兰问题,米氏不改初衷,坚持“北约东扩,导致俄罗斯反击”,才是俄乌冲突的起源与现况,并主张乌克兰应该接受事实,即俄罗斯不会容忍边境出现属于西方阵营的堡垒,也绝不会允许乌克兰加入北约;乌克兰本应努力建立一个对俄罗斯不构成威胁的中立国度,但他们没有这样做,反倒打算与西方结盟,那就犯下了巨大的错误。

讲到这里,台媒记者可能以为米氏想“以乌鉴台”,没想到在部分状况类似乌克兰的台湾问题上,这次米氏一反自己于2014年的主张——“台湾终将收归中国完成统一,对台湾最好的终局安排即是循‘香港策略’(Hong Kong strategy),既可确保和平统一途径,且台湾或可从北京手上争取到最多的自治权”——反倒建议台湾要与美国站在一起以获得安全保障,同时避免明确表示或暗示台湾要走向“独立”、(避免)成为国际体系中的主权国家,就是最符合台湾利益的作法。

米氏强调:依照他的理论,美国与中国从现在到未来几十年将陷入国家安全竞争。随着大国竞争愈演愈烈,保卫台湾、避免台湾落入中国大陆手中,才符合美国的利益,也因此,美国实际上将致力于维持台湾的“独立”状态。

重点是,米氏更主张:“与美密切合作,让美国的核保护伞牢牢地保护台湾,才符合台湾的利益。”

我暗忖,寄希望于中美核对抗,是现实,抑或是幻觉?诚然,拜登政府正着手强化美日韩共同核武威胁战略(“扩大遏制战略协议体”,EDSCG),以应对朝鲜与潜在的核敌手中俄,但期望美方将台湾纳入其核保护伞,是否离题过远?“台独”盼得到这一步吗?

我曾两度批评米尔斯海默现实主义的虚构性,乍看其理论是很现实,但经过一番寻思就知道他在兜售幻觉,个人期望往往大于客观分析,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前者愈来愈大,后者愈来愈小。

从“香港策略”到“美国核保护伞”,米氏展示的是其面对美媒与台媒的两面性,而在其最新的现实主义剧本里,核威慑成了台湾问题的解方,他甚至加码指出:“经济倚中、安全赖美”的不站队立场确实符合多数国家利益;但一旦必须作出选择,东亚国家就必须也必然站在美国这一侧,而非中国,因为生存安全远比经济繁荣更重要,而中国对这些国家的威胁要比美国大得多。

这种分析虚幻性十足,现实是什么?现实就是东南亚国家反对澳大利亚部署核潜舰,以及美国将因建造量能紧绷,连自家需求都难满足,而难以按原先计划为澳方造舰。

各种情况都在说明,美方在东亚搞核保护伞,困难重重——伞都没有,更别说将台湾纳入伞下了。

关于前者,东南亚诸国屡次坚定表态中立,东北亚日韩则双双陷入经济下行的泥淖;远一点的澳、新企图转正对华关系,印度依旧对美国充满戒心。这才是区域现实,现在谈核,谁不色变?

米氏不久前刚说中美很难发生战争。言犹在耳,但美国若在东亚部署核武,甚至将台湾纳入保护伞,就是在促战。这不是自相矛盾,什么才是?

东亚区域之外,再远一点的中东,沙特才与中国达成里程碑式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石油人民币”跳进了人们的视野;南太平洋诸国则史无前例地表达了中立态度。更远一点的拉美,正与中国探索“全方位的防务合作”;欧洲大国则已认知要告别美国的单边霸权时代,迎向多极世界的挑战。非洲的“亲中疏美”就更不必谈了,此西方嫌弃的大陆必将崛起于多极世界,而非单极世界。

从美国的眼光看,诚可谓“遍地烽火”,全球地缘政治已启动“反单极”的新旅程;而中美对抗,美方还能勉强守住的是部分领域的科技战线,其余在经贸与金融方面,美方都没有必胜的把握。中国,则正在努力摆脱疫情的牵制,全国重回正轨不会太久。

米尔斯海默没有解释,为何他主张主权独立的乌克兰中立,却建议没有“主权独立”的台湾站队美国?而且还得寻求足以引发三战的核保护伞?

看懂了吗?一遇到台湾问题,只要存着“天选之国”的心态,美国的现实主义者与其他主义者,见解大同小异,反华殊途同归,不现实有志一同,他们怎么说,虽不至于一文不值,但也就值一文,听听就好。

抛开米氏的套利剧本,我们应关注的是美国的具体行为,如方获美两院通过、以超过50页的内容,强力介入台湾防务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NDAA)。一如部分舆论预期,“台湾政策法”的军事章节被嵌入NDAA,以避免行政部门的抵触与拒绝。

然而,这已是“台湾政策法”的折衷版本,现实是什么?现实就是折衷。

该怎么看美国2023财年《国防授权法》

“台湾政策法”早在“二十大”前就已删除了过于尖锐的象征性内容,如:将台湾纳入“非北约盟友”(MNNA);将“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由政策改为国会意见);AIT处长比照美国驻外大使任命,等等。“二十大”后,被嵌入NDAA的是删节版,而且仅有军事部分,并有若干增修。

还有,关于“在中国大陆对台湾‘侵略明显升级’的情况下进行制裁”的争议条款,也不包含在2023年的NDAA内。

2023年的NDAA授权在未来5年内(由国务院)向台湾提供100亿美元(每年20亿)的无偿军援;另授权向台湾提供20亿美元“外国军事融资”(FMF),分12年偿还。需要强调的是,关于军费,授权法案仅订定开支项目,最后拨款金额仍要视后续拨款法案而定,拨款小组正伤脑筋钱从哪里来。

此外,赋予台湾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南翼与东南翼国家、特定“非北约”主要盟友(major non-NATO allies)“同等待遇”,以优先取得美国“超额防卫物资”;还授权美国总统为台湾打造“区域应变军备库”(regional contingency stockpile),每年增加价值5亿美元资金,至2025年;要求国务院与国防部,优先并加速处理台湾军购请求,且不得以包裹出售为由延迟处理。

法案也以“国会意见”(sense of Congress)指出,与台湾举行联合军演是改善战备能力的一大重要元素,呼吁邀请台湾海军参加2024年的环太平洋军演;支持台湾有意义参与国际组织,呼吁美国行政部门寻求扩大美台经济关系的机会,包括建立未来签署协议的法律模版。

在台美交流的部分,法案要求国务卿建立“台湾学人计划”,提供含联邦政府官员等符合资格的美国公民赴台湾交流两年,首年学习中文、当地人文历史、政治环境、美国与印太区域关系等科目,第二年则到“立法院”、政府部门或私部门服务。

以上这张牙舞爪的姿态,“折衷”在哪里?在立法技术问题上,是参众两院版本的折衷;在操作层面,则是行政与立法两方立场的折衷,顾及立法精神与执行现实;在政党面,则是执政党与在野党立场差异下的折衷。

美国两党在台湾问题上表面一致,但也不乏矛盾。整体而言,美国有没有能力实现“理想的挺台”模式?在这个主问题与子问题上两党存在着差距。

众所周知,在援助乌克兰问题上,两党就有矛盾,一般认为,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会削减援乌预算,而这也能说明在挺台问题上,为何两院将许多原本的“强制性条款”改成了“授权行政部门”——因为预算来源是有争议的,国会若强制而没钱实现法条,脸就丢大了。

此前提过,拜登就是个败家子,撒钱拼政绩,民粹能让他遂愿于一时,但钱包毕竟不是聚宝盆,投一银钗就满盆银钗,且撒钱常常还发生副作用,如现在的通膨与衰退疑虑,看不到头的援乌之路,以及让欧洲光火的抗通胀补贴。

一切都是连动的,俄乌冲突,遏制通胀,高科技补贴,供应链调整,重建美国,为抗中目的援外,以及诸多美国内部的问题,一笔一笔都是钱,每笔钱都有积极游说者,在败家子任内,几乎已谈不上什么财政纪律,以致中美贸易战打不下去,俄乌代理人战争也打不下去,这就是当前的现实。

事实上,根据美媒《华尔街日报》统计,由于美国军援乌克兰,致使美国对台军售延迟交货总值已从去年的140亿美元,扩增到187亿美元。美方无法如期交货,也难以要求美军火商优先帮台湾生产早就购买的品项,原因是,根据合同法,没有法律途径可以强制美国军火商将某些客户排在其他国家之前,除非比台湾下订更早的国家愿意让台湾插队,但寄希望于此并不切实际。

换言之,2023NDAA中所谓“优先并加速处理台湾军购”,知易行难,现在是连澳大利亚的核潜舰也弄不出来不是吗?每年给台湾20亿美元买武器,何时交货?统一后好不好?

但话说回来,执行面的困难是一回事,想搞事的心态是另一回事,美国派员安插在台政府单位任职,说白了就是“监军”,以确保台湾政治无丝毫偏离美国政策的可能,确保台湾就算换届也得掏心掏肺地亲美。

2023NDAA的台湾条款要成立,就得完全支配台湾,台湾也乐于被支配,而美国能通过国会不断凭空变出筹码给白宫与北京博弈,也是仗着这一点。

不过,随着佩洛西效应带来的反效果,台湾政治支配民众的“抗中保台”,却也面临破产。

台湾2022年地方选举结果

“抗中保台”被迫转型

2022地方选举的挫败,致使民进党检讨“抗中保台”失灵的问题。简言之,“抗中”导致台湾眼中所谓的“海峡中线”消失,“保台”保到农渔产品被禁,甚至连箭在弦上的“恢复一年征兵制”都陷入犹豫,人民的恐惧压倒了“台独”民粹,让民进党进退两难。

我不相信民进党会放弃“抗中保台”,因为这等同令乞丐放弃要饭,就只靠这个活,要怎么放弃?现实应该是,“抗中保台”会变形,换个骗法,旨在避免民众的恐惧。

方法是有,但我不必公开教学,米尔斯海默倒是提出了一个令民进党心痒的方法:寻求美国核保护伞。此法虽有一丝迹象可供米氏幻想,但比起发展民兵是无厘头得多——中方怎可能静静地看着美国将台湾纳入核保护伞?

美国核保护伞在台湾问题上是禁区中的禁区,光是搞外交辞令试探可能性,就属于“台湾有事”,是突破所有底线的挑衅。若到了这个地步,中俄商量一下,在阿拉斯加附近部署核武,反操作“台湾有事,就是阿拉斯加有事”,就看谁事大。

只要我们相信现实是“折衷”,而非米氏的“核意淫”,中美在台湾问题上就不至于搞到互相毁灭。2023NDAA的台湾条款看起来很尖锐,但事实上也避免了新国会在“台湾政策法”上又演一波“挺台无极限”,烦死全世界。

100亿无偿军售何时能交货,没有人知道,但未来五年,美方压力不会减少。中方在台湾问题上应有新作为,如个人之前的建议,多谈统一后的治理,让台湾民众除了恐惧之外,还有其他选项可以期待,就算不期待,也至少可以讨论,不理性讨论,至少也有具体的东西可以吵。

两岸问题终究是两岸人民自己的事,外人作妖太久了,还食髓知味,早该被日日教育:台湾有事,就是中国有事。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李泠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叙利亚怒批美国

埃尔多安下令土耳其10省进入为期3个月紧急状态

关于人民币清算,中国同巴西签署备忘录

中方回应美方拒还飞艇碎片和设备:它不是美国的

被问“地震后,应解除对叙制裁”,美国务院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