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默:赖清德有罪,为什么背锅的却是侯友宜?

来源:观察者网

2024-01-01 08:54

雁默

雁默作者

台湾自由撰稿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雁默】

选战进入最后三周肉搏,主战场转移到各候选人的房事,与官商勾结炒土地议题。事涉年轻人最关心的居住正义与土地正义,三方都摆出决战“土房”的架势,而其中,转攻为守的蓝营最弱势,绿营白营都在积极抢攻。

最终是否以土房议题决胜负,要看掌握最多执政资源的绿营怎么看选情。如果绿营评估“拉柯打侯”对自己最有利,那么这就是最终的主战场,其余议题都只有点缀效果。在野党想主导选情,就得有猛料。

赖清德五哭“赖皮寮”,在野阵营却投鼠忌器

事起于九月初,赖清德位于新北市矿区的工寮老家遭质疑是违建,九月中“经济部”判定该地已非矿业用地,应由新北市地目变更,新北市则判定该地无法变更为建筑用地供住家使用。事情到这里已经很明了了,赖清德老家是违建无误,按正常程序,房屋持有者要自己拆除,或由地方政府拆除。

不过,时值“蓝白合之乱”,此事未引起关注,在野阵营虽忙着决定分合,但与绿营时有选举攻防,却也没将此事列入攻防重点。直到蓝白合破局后,蓝白营才开始零星质疑该违建没缴税。但相关单位互踢皮球,说法分歧,赖清德则坚不拆除。

事件真正爆开并蔓延,是直到邱毅等人于12月中旬“实地勘查直播”才开始的。随后邱毅等人空拍该违建,发现所谓“工寮”与别墅无异,有人造河、锦鲤、石板步道、花木扶疏,甚至还有10多名特勤人员驻守、打扫,疑似宪兵站岗,堪称地球最豪华工寮,遭嘲为“赖皮寮”。

赖清德万里老家后方“别有洞天”,庭园步道修葺完善,与绿营声称的工寮有天壤之别

赖清德危机处理过慢,并企图打悲情牌,连续五次上演哭戏讨骂,又引发曾遭赖清德迫迁居民的不满,抨击其双标,使得网络迅速出现各种嘲讽“赖皮寮”的梗图,在野阵营与媒体舆论也终于集中攻击,才逼得赖清德公开承诺以公益信托形式“捐出”。

此一攻防大约历经一周,明显重创绿营选情,并引起外媒注意,认为选情已出现微妙变化。

然而,台湾的观察者都知道,绿营选情一旦出现危机,“章鱼战术”就会出现。侯、柯两人在土房问题上也不干净,自然遭到绿营开启诋毁模式放大处理,让三人“一般黑”,就能对冲“赖皮寮”造成的伤害,甚而还能反守为攻,提前结束比赛。

就违法情节论事,三人当然不是“一般黑”,柯文哲遭爆购买农地却租出做收费停车场,农地非农用违法,柯营立即宣布刨除水泥地并捐出租金所得给市政府。柯的农地停车场,违法情节与社会观感远比不上“赖皮寮”的长期持有并违法扩建。

侯友宜之妻则有一栋宿舍楼房租给学生作为校外宿舍,虽属合法,但遭绿营指控租金过高并年年调涨,剥削学生,绿媒统称之“剥皮寮”照三餐挞伐。网络则群嘲“一手拜关公,一手包租公”,将租金年收入2000万的标签贴在侯友宜额头上。

“剥皮寮”属社会观感问题,“赖皮寮”是违法,拿合法比违法,当然可耻,但却有效,因为年轻人对居住正义问题最为敏感,这也是为何侯的土房问题被炒作得远比柯文哲的农地还凶。

侯友宜之妻拥有的一栋宿舍楼

没几日,侯妻发布声明,将目前50几间空屋改为“青年房舍或社会住宅”,以捐款方式补贴清寒学生与青年。而将该栋楼房于租约到期后,也全数改为“青年房舍或社会住宅”。

侯办于同一时间将绿营造谣炒作此事的人都告上法院。

从赖皮寮,农地停车场,烧到剥皮寮,显示台湾除了浮滥的违建问题,也凸显了高房价与对租户绝对不利的环境,这就是年轻人最重视的议题,因此若要问选举得失,三方都受创,但侯友宜恐怕才是受伤最深的那一个。

为什么合法租屋,反而比违法者更受创?因为赖与柯的违法问题属私德,但侯被控剥削“社会弱势”属公德,在道德观感上,侯友宜绝对吃亏。况且,赖清德能演哭戏,柯文哲能耍嘴皮,侯友宜都不会,只会躲到“保姆”身后等事件翻页。

从事后看,侯友宜身为新北市长,完全可以依法提早掀开“赖皮寮”弊端,但直到事态升级后才被动出招,可见侯无意在土房问题上打赖,合理推测,就是不想自己的“剥皮寮”也被卷入。诚然,侯并未违法,但蓝营并无能力在这个议题上得分,因此投鼠忌器。

事实上,蔡英文位于新北市的祖坟,也于2019年被检举是“全台最大祖坟违建”,市长侯友宜也有“护蔡”之嫌,让其祖坟就地合法。侯之所以被视为“蓝皮绿骨”,就是因为这类亲绿纪录前科满满。

侯的自私,自利,自保性格,在“赖皮寮”一案的衍生剧里展露无遗。那么现在“被剥皮”,也就是其姑息养奸的恶果。

此事件可没结束,因为柯党也发动了攻势,左打蓝,右打绿,直指赖清德派系与侯友宜分别协助特定媒体财团炒地皮,涉嫌官商勾结。

侯友宜人设尽毁,赖清德债多不愁

绿营是从道德层面诋毁侯友宜,白营则是直接捣毁其除恶务尽的人设。“剥皮寮”还不算最难处理的,最难的是如何处理官商勾结。

柯营发言人(前媒体人)于27日指控,其老东家东森集团在被建商茂德集团并购后,就沦为政客与建商的工具,侯友宜市府协助茂德集团变更土地,而该地皮被炒高四倍。此后,东森媒体就投桃报李,挺侯不遗余力。

该地皮长达20年无法从工业区变更为住商区,但在茂德集团取得土地后1年内就“光速”变更。关于此,侯友宜解释,工业区变更有反馈条件,而茂德愿意捐出一块地建设市府第二栋大楼,因而能顺利变更,并有利于市民。

柯营发言人直指,东森的政治立场于2019年的“挺韩”,到2020年“内政部”通过土地变更后改为“打韩”,蓝绿通吃。而在“回报”侯友宜的部分,就是透过各种手法,为侯擦脂抹粉,吹捧不遗余力。

台湾选举最新民调

关于柯党与蓝绿媒体的斗争,不是民众该关注的,媒体有政治立场并不奇怪,各种对特定政客的“上妆”也是司空见惯,柯文哲只恨没有媒体帮他擦脂而已,有的话就不会去斗特定媒体。事实上,台媒已经烂透,柯若当选,恐怕也难以整改。

不过,柯文哲当了8年市长,却没收买媒体,也是他个人的优势立足点。

人民应关心的是政客与财团的利益交换,有没有人谋不臧?该工业区该不该变更为住商区?是否最终的得益者是人民?关于此,白营并没有说分明,所以侯友宜只是人设尽毁,对其选情杀伤力有限。毕竟,其支持者是看国民党招牌含泪投票,不是喜欢侯友宜。“侯不ok”是蓝营选民基本共识。

此外,柯党黄国昌也爆料指出,绿营如何与三立媒体集团勾结,借由桃园土地变更获取庞大利益。与“侯案”一样,柯党将官商勾结路线图画得细腻详尽,但缺乏一个简明的说帖,向大众说明此案中的土地变更,如何侵蚀了人民利益,以及事涉政客有没有收钱。

赖清德所属的新潮流系,是台湾最大的政治贪腐集团,弊案多不胜数,但也可谓债多不愁。绿营的坚定支持者,学历愈低数量愈多,他们完全可以接受民进党贪污腐败,只要在关键时刻,撒几滴男儿泪就行了。因此,柯党的揭弊,只能巩固中间选票,并不足以胜选,革命之路还很长。

侯友宜被嘲为“包租公”

蓝营想赢得年轻选民认同,太难了

外媒认为选情因“赖皮寮”事件而出现微妙变化,但却有民调显示在赖清德“五哭”之后,支持度又小升,可见外人所不知的是,台湾社会是个滥情社会,哭、跪、求往往都能发挥奇效,哪怕政客们戏演得有多烂,事件本身有多么不合理。

4年前大选,韩国瑜之妻的违建,不啰嗦一日拆除,但“赖皮寮”交付公益信托是“假公益、真避税、真投资”,台湾的公益信托是可以家族传承的,还能成为控股平台,此举无异于“就地合法”。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透过公益信托就成自己的了。

“赖皮寮”9月事发,蓝营12月才跟进发动攻击,显见许多国民党人也都有土房问题不想曝光。而侯友宜为自保而姑息养奸,早该对赖清德之不法建物予以“政治处理”却投鼠忌器,最终仍逃不掉“包租侯”之讥,使得蓝营反攻为守,区域“立委”支持度还被绿营反超。

此前赵少康费尽心思,不惜得罪大陆也想博取青年认同,但遭一个被过度渲染的“剥皮寮”反杀,就前功尽弃。经此一役,蓝营再难扩大年轻选票占比。

公平地说,被迫采取守势,不是侯友宜一人之责,整个蓝营向来都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怯懦心态,对外敌心生畏惧,才会时常在选举后期处于被动状态。操刀手金溥聪内斗内行,外斗外行,浪费了邱毅免费奉上的大杀器,反而还告邱毅。难怪人家挺柯,国民党内这类的饭桶,实在太多。

若蓝营想摆脱土房议题,还是得回头找邱毅帮忙,他口袋里有的是猛料,只是不爽帮薄情寡义的国民党而已。

选情仍在快速变化中,到目前为止,赖清德仍未露出明显败象,亲蓝民调显示赖侯支持度已在误差范围内,但也有民调显示柯侯支持度才在误差范围内,赖支持度仍一支独秀,很难说谁真谁假。关于此,我们在选前最后一次民调公布后再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小婷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王毅会见柬埔寨首相洪玛奈:中国永远是最坚定的依靠

急了?韩媒感叹“从中国来的人少了,包裹多了”

持续强降雨已致广东4人死亡,仍有10人失联

“就算逼迫中企涨价两倍,也救不了欧美光伏”

马尔代夫议会选举,“亲华”执政党获压倒性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