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姚尧:为日本福岛核废水辩护,错在哪里?

姚尧

姚尧

作家,著有《姚尧精读资治通鉴》 来源:微信号“姚尧” 2021-04-15 08:00:29

【文/姚尧】

自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将福岛核电站事故的核废水排入大海以来,社会舆论铺天盖地都是批评挞伐之声。然而,偏偏有那么一些以理性、中立、客观自居的中国人,言之凿凿地为日本政府辩护,说日本政府的做法并没有错。于是,我尽可能地以最大的善意面对他们而不因人废言。也就是说,我暂且不把这些人当作精日分子,我暂且不认为这些人是拿了日本政府的好处费,我只是就事论事,谈谈他们究竟错在哪里。

按照这些为日本辩护者的说法,在核废水排入大海之前,需要进行多次过滤和稀释处理,将其氚浓度降低至日本国内标准的四十分之一、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饮用水标准七分之一后,才开始正式排放。所以,排入大海的核废水是无害的,大家完全不必担心。好,我们就顺着这点往下说。

首先,就算在日本政府的努力和国际社会的监督下,核废水的氚浓度已经降低至安全标准,可你能保证核废水中没有其它有害物质吗?据报道,除了放射性氚外,核废水中还有碳14、钴60和锶90这三种放射性同位素,其对人类健康和海洋环境造成的危害会更大更复杂。

那么,除了碳14、钴60和锶90之外呢?还有没有别的有害物质?这些都需要世界各国有公信力的专家学者,经过长时间的研究论证才能定夺,怎么能听任肇事者的一面之词,他说没事就没事呢?

其次,就算经由科学家的研究报告论证,说这些核废水是健康安全的,那日本是否就有权力想排入大海就排入大海呢?答案还是否定的。打个比方,我把冲完马桶的水经过科技处理,由科研机构出具报告,证明其所有指标都达到饮用水的健康标准,请问你愿意喝吗?我相信,绝大多数人还是不愿意喝的。原因很简单,这时候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健康,而在于心理。你跟我讲那么多科学指标没用,我也相信你说的科学指标或许是对的,可我就是心里觉得恶心,就是很排斥,你怎么办?

事实上,世界上还真有个国家就面临过类似的问题,这个国家就是新加坡。新加坡是个水资源极度匮乏的国家,所以他们投入大量资金和技术用于水循环利用。他们将工业废水、管道污水、马桶水进行过滤、杀菌等一系列处理后制成饮用水,取名为新生水(NEWater)。虽然这些新升水的水质远超欧美发达国家的饮用水标准,可是绝大多数老百姓还是存在心理阴影,不愿意喝。于是,新加坡政府展开了如火如荼的宣传推广活动,而其中最重要的环节就是最高领导人带头喝新生水。下图就是2002年,时任新加坡总理吴作栋在总统府的网球场打完球后,大口喝下新生水的照片:

因此,日本政府若要取信于世人,最有效的做法就是将福岛核废水制成日本公务员的指定饮用水。如果上自天皇首相,下自基层干部,都能坚持饮用三年福岛核废水,或许就能赢得世人的不少谅解。

再次,如果日本公务员都愿意饮用核废水,是否他们就能够有权力向大海排放呢?答案依然是否定的。因为你愿意做的事,不表示别人也愿意,你还必须征求别人的谅解。譬如,你喜欢抽烟,不表示别人也喜欢抽烟,所以当你想抽烟时,有义务问问别人是否能接受烟味。如果别人不接受,你就不能抽,或者就该到别处去抽。又譬如,你喜欢吃臭豆腐,不表示别人也喜欢吃臭豆腐,所以当你想吃臭豆腐时,有义务问问别人是否能接受臭味。如果别人不接受,你就不能吃,或者就该到别处去吃。同样的道理,即便日本人愿意饮用核废水,也不表示别国人就理所应当也愿意饮用。毕竟,就算新加坡人愿意饮用新生水,你也不能要求世界人民都愿意饮用新生水。

1941年,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所谓四大自由,即言论的自由、信仰的自由、免于贫困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其中,免于恐惧的自由更是为国内的公知们所津津乐道。现在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想要的,就是免于被核废水恐惧的自由。而日本政府该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地打消别人的恐惧和疑虑,征求别人的同情和谅解。

可是,现在日本人该解释的没解释,该行动的没行动,在不征得别人谅解的条件下一意孤行,将来势必会遭受同等强度、甚至更大强度的报复。而那些或者不明天理,或者丧失良心,一心袒护外人,回头指责同胞的中国人,就算法律一时治不了你,难道上天就不会收你吗?

作者
姚尧

姚尧

作家,著有《姚尧精读资治通鉴》
责任编辑
朱敏洁

朱敏洁

观网编辑

分享到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为日本福岛核废水辩护,错在哪里?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