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叶耶邪:“逃难”到德国的中国“难民”

2019-10-31 07:35:13

英国“冷冻卡车”案件受害者身份仍扑朔迷离,但此前“39名死者全是中国人”的传言让国人倒吸一口冷气的同时,也掀起了一场关于偷渡客的讨论。

居德四年的中国留学生“叶耶邪”记叙了自己与在德中国“难民”打交道的经历,观察者网已获其授权转载,与各位读者分享。

【文/叶耶邪】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不是今天亲身经历我也不信,中国已经成为了德国的第五大难民来源国。

网络上关于中国该不该接收难民的问题讨论得热火朝天,然而估计少有人想到,仅仅2018年,就有25455位中国“难民”涌向国外,绝大部分涌向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欧陆中法国和德国也因为宽松的难民政策成为了这些中国人的首选。而且从2007年后,申请难民身份的数量居然不减反增——这数量还不包括“黑”在当地,没有提出正式难民申请的人数。

中国难民申请人数从07年以后越来越多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去年有过一则关于中国在德“难民”的新闻:

一在德国旅游的31岁中国男子(不会德语,英语也不好)被盗抢,想报警,结果跑错去了市政厅,在“交流失败”的情况下,他错把避难申请表当成报失表签了字,“冷静地”让工作人员拿走他的护照和签证,并接受指纹采集。随后,他就和一群难民一起被大巴运到位于迪尔门镇(Dülmen)的难民营。

在接下来的12天里,这名中国游客一直“配合”着德国的难民程序:接受体检、在难民营吃三餐、领取德国政府发给难民的零花钱。后来是红十字会员工偶然间发现他比别人穿得好,让中餐馆人员帮翻译,他才被解救——“难民申请”被取消,恢复游客身份。

事后他并未向德国政府投诉,在接受采访时也不生气,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欧洲和想象的很不一样”。

这句“欧洲和想象的不一样”,让我想起了一个病症——“巴黎综合症”(Paris Syndrome)。

巴黎综合症是日本人在巴黎工作或度假时产生的一种精神紊乱状态。日本人对巴黎存有较高的期望,但在实际接触巴黎这个城市或是巴黎人后,发现巴黎人也有粗鲁的一面,该城市也不如预期中美好,因而感到难受。

绝大多数媒体在报道这事时,基本都是讥讽的态度,嘲笑严谨的德国人也会有犯下这么大纰漏的时候。当时知乎上也有人提问如何评价上述新闻,然而……可能英国人李轶睿 (@Lightwing)的回答是唯一一个答到点子上的答案:帮那位“难民”翻译的友人是李一位朋友的朋友,据那友人反馈,错成“难民”的中国游客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填什么表,本来就是要申请难民的,只是到难民营发现跟自己想的不一样,就开始后悔了,才有了这么一出“误会”。

难民申请表有中文版本

我今天碰巧给一位难民翻译,也不经意间获知已经9012年了,居然还有这么多同胞被黑中介骗来海外流为难民。这些同胞没来前以为外国的月亮又大又圆,等真正过来后又悔不当初。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因为各种原因不敢声张,不敢报警。那位后来证实是填了中文表格的中国游客若本就是奔“难民”身份来的,现在可谓不幸中的万幸者,绝大多数中国难民可没这么好的结果。

1.给德国难民做翻译

我在最近找工作的空隙,接了一些翻译工作。今天的工作,是为一名中国难民在银行开户做翻译。

起初难民联系我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在德国生活了四年,对中国难民也是有所耳闻的。起初我以为是为数不多代号为502的政治宗教难民,没想到,绝大部分是憧憬德国的美好生活被黑中介骗来有苦说不出的“假难民”。他们的理由千奇百怪,大多数是黑中介教的:“信仰不同“、”政治迫害”、“被当地黑社会追杀”……

他们中大部分不会英语也不会德语,就会一个单词“shopping”,当海关问起他们来德国干嘛的时候,他们就说“shopping”。送到门口的钱袋子,当然是不会被拒入境的。

我和这位大哥的见面颇为曲折,约好上午11时,愣是到下午1时30分才见到面。大哥一来德国就被拉黑了,无依无靠,连手机卡都没有,谷歌地图也不会用,差点没找过来。

我知道情况后,一肚子气也不好跟一个刚被骗了7万块的同胞撒,只好憋了回去。

2.黑中介的谎言

“德国经济形势稳定,工作机会多,工资高,环境优美,而且难民身份比较好拿,福利局也会每个月发钱,自己再打打工,每年可以挣十多万给家里。”

碰上这么大的饼,肯定会有很多人上当的,毕竟中国不是人人都年入百万,还是有很多人以为欧洲的月亮又大又圆。

中介一人收6到10万,买个机票,办个旅游签证,就把人送到德国来了,轻轻松松大几万到手。人一到难民局,中介就把人拉黑,毕竟所有的大饼即将烟消云散,再不拉黑就撑不住了。

早些年,很多出来的都是江浙福建人士;现在不同了,全国各地都有人想吃上这口大饼,在德国现在很多被骗过来的也是来自北方地区。因经济下行,又重点治理污染,很多人家里的厂子被关了,经济来源没了,又没有其他谋生手段,就中了黑中介的道。

我问大哥,来之前就没想着网上先查查,不会德语、英语,在德国能干啥?

大哥只说了句:说多了都是泪,当初脑子里都是水。

问大哥怎么办,“干一年把被骗的钱挣回来再回去。”

3.大哥的苦日子

大饼画得好,被骗了都开开心心的。凑钱把7万块给了中介,以为等待着自己的将是荣华富贵,衣锦还乡。下了飞机说好的有人接机,没想到接机还要额外的500欧(近4000元人民币),把一个啥都不会的同胞骗到了德国,这黑心中介也没心慈手软些。

接机500欧,你以为是把你从机场接到难民营?哈哈哈笑话,大哥说当地的联系人给他发了个地址(难民营附近),他自己给司机看照片打的过去,当地联系人见到他,收现金500欧后才再给他交代点事情,把他送到难民营。然后,大哥就被中介和接机人都拉黑了。

黑中介之所以叫黑中介,是因为他们内心着实特别黑,他们不告诉这些即将成为难民的可怜同胞们,去难民营申请难民的时候是不可以携带超过300欧现金的,剩下的部分会被没收走。大哥就直接被没收了700欧,打算去质问中介,却发现已经被拉黑了。

这可不是被人骗了吗?!可是护照都被撕了。就算护照还在,也不能就这么回去吧,短期回不去,大哥也不想回去。大哥说:“这马上过年了,我一分钱没挣还赔进去7万,怎么回去?怎么跟乡亲父老说?等过一年赚点钱再回去。”

大哥不回去,按照中介教的跟难民营说,自己被当地黑手党追杀,于是顺顺当当地当上了难民,住在难民营,每月领点救济金,然后在中餐馆打黑工。

黑工黑工,黑夜打工——晚上5点到早上6点,工作11个小时。中餐馆老板走的时候把门锁上,大哥就在里面切菜切一夜,白天回难民营里睡觉。

大哥见我的时候刚切了一夜的菜,看得出来很是疲惫。大哥说自己还算好的,有些女难民干不了重活累活,只能在难民营里提供性服务——当然也都是非法交易,可不是德国红灯区里那种还注册缴税的合法买卖。

4.中餐馆的老板娘

中餐馆的老板娘在国外华人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因为她们什么都一清二楚。

中午和大哥在一个中餐馆吃饭。过了饭点,吃饭的人很少,我们的谈话全被老板娘听去了。没想到老板娘之前是专门给难民做翻译的,对这个行当了如指掌。

总结下老板娘的话:

八十年代,有很多东南沿海,特别是福建地区的人,被送到了德国,形成了当时的中国难民潮。但是拿了难民身份是不可以回国的,所以很多人在欧洲游荡了二三十年,都没曾回去过。德国的身份非常难拿到,所以稍微有点能耐的人又流转到了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等地,混个几年,在当地拿到身份,之后自己开起了餐馆或者做起了生意。现在很多欧洲开餐馆的华人,都是当年的“难民”。

5.在国外最坑中国人的还是中国人

这个篇章到底要不要写,想了很久,毕竟绝大多数呆在国内的人是不会有这体验的。但是很多中国留学生也深有体会,不管是租房还是其他,都避开华人远远的。

倒不是说中国人有什么劣根性,而是很大一部分海外的早期华人都是非法难民甚至是偷渡过来的,没什么文化,自己被骗了,为了生活为了钱,就转手再去骗其他华人——骗当地人也骗不了。

那个收完500欧就拉黑的接机人,当初也是难民来的,现在开始给其他难民接机,赚其他难民的钱。

别以为出了国,看到同胞都是热泪盈眶的,有些人看到同胞只感觉是遇见了钱袋子。

6. 9012年了还有人去澳大利亚搬砖吗?

还记得前两年澳大利亚搬砖周薪3万的新闻吗?这饼大不大香不香?以为没人去吗?可的确有很多人是相信了的。

根据大哥的说法,光他所在的难民小营,就有6个中国难民,无一例外全是被骗来的;上面还有中营和大营,整个斯图加特地区就有不少。

我问大哥,没想把中介告了?大哥苦笑道:“我们这些难民撕护照,报假难民,自己都是有污点的人,怎么告?告了中介自己也得一同进去。”

我气不过,想着曝光他们,中餐馆老板娘却笑道:“可没办法,这些中介上面都是有人的,不然你以为没点手段怎么‘帮’这么多人非法搞成难民。”

至今为止,我查阅的所有有关中国难民的资料,基本都是在代码502的网站或者德语网站上找到的;如果你去百度,基本找不到任何相关的新闻报道,任由黑中介无限画大饼,却无从发觉这个精美的骗局到底假在哪里。

7. 后记

写这篇文章时,我的情绪变化很大。

开始写的时候我很生气,愤怒黑中介的所作所为,把同胞们诈骗到海外流为难民,不仅骗财,还给祖国抹黑——中国留给德国人的印象本来就够差了,这些难民简直是火上浇油。

想要曝光他们,却发现我很难做到什么,因为他们就只在微信上进行诈骗,还骗“难民”们把聊天记录都删掉,做得非常隐秘,而且受害难民们因各种原因也不敢报警,只能吃哑巴亏。就算想报警,这些受害人也不在国内,警方不会受理。

后来我也很想骂这些难民蠢,外国的月亮真没比较圆,尤其是对于那些没有受过良好教育,以为自己愿意吃苦就能挣大钱的人,德国可真是个“人间地狱”。不会说德语,别说融入社会了,连出门都困难,超市都不一定去得了。难民营少发钱了,还得找翻译去理论。不少难民就住在中餐馆地下室里,每天切几百斤白菜。

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是把我知道的写出来,希望大家如果发现身边有亲人朋友有这种念头的,劝他们趁早死了这个心。

9012年了,在国内混得再怎么差,也至少是自己的祖国,有自己的家;出了国,还是难民身份,打黑工的收入还没有任何保障,任何变故都可能导致所有的努力化为泡影,到时就知道什么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希望我以后再也不用帮中国难民做翻译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叶耶邪

叶耶邪

在德留学生

分享到
来源:知乎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海外华人
海外华人
作者最近文章
被黑中介骗来德国当“难民”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