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旖旎风光:外国朋友给我们送来锦旗

旖旎风光

旖旎风光

前滩紫丁香居民区党支部书记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1-02 08:56:52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旖旎风光】

庚子鼠年年初,一场突然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席卷全国,举国上下奋力抗击,也成了我在担任社区负责人后面临的最大考验。一开始,我整个人都是茫然的状态。只能尽可能让自己保持冷静,细读每项防控要求,与其他工作人员积极沟通,迅速熟悉自己的新工作内容。

我所在的居民区位于上海前滩地区,是该地区第一个完成交房的社区,总户数1028户。由于毗邻一所外籍子女学校,社区内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外籍人士,有意大利、澳大利亚、美国、日本、韩国、英国、印度等。

在2020年1月28日,镇政府就开始布置疫情防控工作,同时,居民区进入战斗状态,马上组织党员、志愿者、物业公司对小区进行严格管理,排查往返武汉的人员,并且做好出入口的限制,小区只保留一个出入口。

当时真的是相当困难,面临的局面相当复杂,居委只有3个工作人员,党员人数仅仅是个位数,物业工作人员也都是不齐的,许多人还在老家过春节,人力极为紧缺。此外,一些居民也没有第一时间告知自己的动向。千头万绪,一言难尽。

虽然人手不够,但我们没有掉以轻心,在仅有的力量之下,所有相关人员充分调动积极性:物业公司立即召回可以上班的所有力量,迅速提供在册居民信息,进行电话询问;党员志愿者走进楼道,鼓励居民提供自己的真实出行记录;居委干部也不停歇,给每一户拨打电话询问相关信息,还在门岗张贴返沪人员信息登录二维码,并且要求物业门岗对相关防控指示逐一宣传,一个也不能放过。另外,我们也发动了业主群的力量,滚动宣传防疫要求,鼓励回沪人员向居委告知行程,及时做好居家隔离。

疫情防控关键期间,所有快递一律送至门口指定货架,物业公司对快递进行分拣,方便居民领取,减少逗留时间。最高峰的时候,一小时将近80单,源源不断地送到。对于行动不便以及居家隔离户,居委干部会协同物业管家送货上门,虽然有时不能准时送达,但没有遗漏一单。在高峰时间,都是以跑步代替人力不足的短板,加速送货。

我有时也会客串“快递员”

此外,由于小区内外籍人士较多,我们居委在小区的醒目位置上张贴了行程码、葵花码等二维码,也制作了多语版本来沪人员健康信息登记表。在这些表格的封面上印着关于做好自我防护、防控政策、居家隔离等温馨提示。我们也被要求第一时间掌握好要返沪外籍人员的身份信息、航班号、经停地点和健康状况等信息。

为了加强监测动态,我们也通过建立微信群的方式让居家观察的外籍人员每天上、下午都向我们报告是否出现发热和呼吸道症状等情况。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会第一时间上门跟进。一旦发现有人有发热等症状,我们会立刻联系社区医院,并通知物业公司开辟快速通道,迅速将他们带离住所前往指定医疗点。物业公司也会在业主群内告知相关人员身体情况。

在防疫常态化之后,我们的重点工作还是在防控宣传。我们争取及时掌握人员信息,告知防疫要求,注意自我防护。

给外籍人员发放的资料

正是这些有创新性又符合社区特色的工作方法,彰显了我们这一代与时俱进的社区工作者为大众服务的心。

作为居民区的党支部书记,有居住在我们居民区的外籍人士到来时,我需要去小区门口接(一开始都是居家隔离,通过宾馆集中隔离的措施要到七月份才有)。由于是第一次做这件事,又有语言障碍,心里难免有些忐忑,生怕不能将防疫要求和居家隔离要求完全表达清楚,所以特地给自己“补了课”。

而这个工作也让我第一次穿起防疫服。拉开拉链后,我看到里面的空间非常大,足够把我的身体全部放进去。衣服外侧还有双面胶,是进一步保护病毒不能侵入的措施。由于事发突然,对于如何穿戴防护服装以及如何与隔离人员接触等问题几乎都靠我们自己摸索。

整装完毕后我就拿起了相关资料赶赴接人的第一现场:小区大门口。接人三人组(居委书记、民警、社区医院医生)相继就位。一辆绿色的大巴朝我们驶来,一开始走下来的是和我们同样的社工,也是“全副武装”。虽然是寒冬季节,但防护服的御寒功能真的是超乎想象,几乎一点也不透气。在这里我要致敬我们的一线医务工作者,他们每时每刻需要穿着这样的衣服,非常不容易。

中间拿着笔的人是我

在我们居委接到接人任务的同时,会联系物业对居民区进行通报、消毒,并尽可能让居民减少接触机会。在我们三方接人小组“送人上门”后,会宣读隔离规定,并关门贴封条,全程监督。通过前期的自我提升,我基本可以用肢体语言以及一些单词和外籍人士沟通,因此顺利地把隔离规定告诉了他们。

一开始,我担心外籍人士会以“自由”等概念为名对一些限制措施产生抗拒的行为。出乎意料的是,他们每一个人都非常配合,也很支持我们的工作。这件事让我了解到不能用所谓的“刻板印象”去衡量不太熟悉的人,他们每一个都可能不同。

不过,我们还是遇到了很多困难。首当其冲的就是买菜问题。外籍人士中有一部分初来乍到,对中国的情况不熟悉,加上开放的商店并不多,他们通过网络订购的食材可能不会及时送到,所以有时无法及时吃到午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建议他们提前预定,或者每次多买一些食品。

另外,在隔离期间,我们每天都会与他们沟通。讨论最多的是与生活息息相关的话题,比如垃圾处理和快递。这时候,物业就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他们的快递没有按时送到,我们会联系物业,让他们派人送上门。有防疫人员上门,我们也要通过物业来核实他们的信息,再通知隔离户开门。

由于大多数外籍人士都是外籍学校的老师,在我们细心的照料下,校方也被我们感动,给我们送来了我人生中的第一面锦旗。

眼下防疫工作还在继续,又临近春节,很多工作也接踵而来。经过这场疫情,也让我重新认识了社会工作的意义。

十年前如果问我“居委会”是做什么的,我想我的回答会是:几个阿姨爷叔,一张报纸一杯茶,唠唠家常,朝九晚五而已。然而随着时代变迁,“家门口服务”、“社区公众号”等名词给“居委会”注入了新的概念,服务范围、服务对象与服务格局都发生了天翻地覆般的变化。“居委会”成为城市基层治理的“神经末梢”,而所谓的“阿姨爷叔们”也退居“二线”,80、90甚至00后开始担任起社区工作的主角,用自己掌握的最新技能去处理社区治理工作,完美诠释了一次鲜明“转变”。而这种“转变”在此次疫情期间显得尤为突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旖旎风光

旖旎风光

前滩紫丁香居民区党支部书记
责任编辑
徐俊

徐俊

分享到
专题 >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新冠疫情与百年未有大变局
作者最近文章
我的抗疫故事| 外国朋友给我们送来锦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