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托利亚:文物遇上天灾怎么办?希腊的经验是…

来源:观察者网

2021-11-02 08:07

伊斯托利亚

伊斯托利亚作者

古典学研究者,自由文史撰稿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伊斯托利亚】

在人类历史上,自然灾害一直存在。随着全球气候变化,极端自然灾害的出现频率也将越来越高。

随着科技发展和灾害防范意识的提高,人类社会面对自然灾害的应对能力也在逐渐提升。但是,当代文明之外,还有诸多文化遗产面临着自然灾害的考验,某些伤害有时是严重且无法修复的。

众所周知的乐山大佛“闭眼流泪”事件便是空气污染和酸雨带来的结果。最近山西文物、古建遭受洪水的冲击,也让人揪心。可以说,预防自然条件变化对文物造成的不可逆伤害,是全世界文化遗产面临的共同问题。

乐山大佛,图自新华网。

而除了那些举世皆知的文化遗产,还有很多散落在县乡间的文物古建并不那么知名,当自然灾害来临的时候,它们的日子更加难过。资金是它们无法绕过的难题,可即使有了紧急拨款的支持,某些文物保护和修复技术也难以即时传递。对这类文物而言,防灾可能比灾后修复更重要。

人类至今没有找到一种一劳永逸的办法杜绝自然灾害伤害文物。不过,国际间的经验交流和合作或许是促进问题得到高效解决的办法之一。

希腊的经验

希腊在西方文明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仅仅是因为其精神文明的绵延,还因为其境内保留了很多遗址,但这又是一个极易发生地震的国家。

1981年2月,地震一度影响了著名的帕特农神庙的稳定性。在2017年7月,科斯也遭受了强烈的地震。岛上的考古遗址和纪念碑遭到严重破坏,建筑物的柱子都被摧毁。

根据全球重大地震数据库提供的信息,在这场地震中,奥斯曼时代的建筑也遭到了严重破坏。这给相关研究带来毁灭式的打击。

游客参观希腊雅典的帕特农神庙。新华社发(马里奥斯·罗洛斯摄)

奥林匹亚位于伯罗奔尼撒的西北,这里是古代厄利斯用以祭拜宙斯的宗教中心,又是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遗址。菲迪亚斯创作的奥林匹亚宙斯神像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现代奥林匹亚运动会的精神也来源于此。毫无疑问这是人类的共同文明遗产。

奥林匹亚同样是一个很容易受到地震影响的地区,6世纪的一场地震使得当地神庙倒塌,建筑全部被毁。甚至这里受到的影响更加严重,因为希腊的很多遗址建立在坚固的地面上,而古代奥林匹亚的建筑是建立在松散的河床上,地震将沉积物冲散,增加了破坏性。

1953年的地震则对奥林匹亚的老城造成了严重破坏。面对这样的情况,希腊将目光投向了国际合作。

过去几十年里,德国DAI(The German Archaeological Institute)与希腊文化部合作,在“文化与发展”的框架下,完成了对奥林匹亚遗址的保护和修复工作,并为未来可能出现的自然灾害做了预防措施。

在2004年,很多修复项目都已经完成,考古学家和其他研究者为了增强遗址建筑的抗震性,在复原建筑的过程中使用了很多更加坚固的材料,这也不失为一种灾难预防机制,既能在国际公认的基础上保护和修复历史遗迹,又能施加现代人的能动性。

除了修复时加固建筑,其他保护考古遗址不受地震和附加影响的项目也在进行中。比如为了预防山体滑坡,文化部在相关遗址的北部建立了一堵防土墙。

奥林匹亚北部的防土墙(资料图)

除了山体滑坡,洪水也是影响奥林匹亚遗址安全的一个重要因素。为此,希腊将建设一个新的水库,增强蓄水能力,以减轻阿尔菲奥斯河的洪水风险。

总体而言,欧盟是希腊抢救文物的主要资金和技术来源。在其整体规划之下,文物和遗址的风险预防措施得到了很大提升。

面临风险的博物馆

除了暴露在风吹日晒下的文物古迹,储藏着文物的博物馆也很容易受到自然灾害的影响。霍顿县的例子就值得一观。

霍顿县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东南部,城市内的博物馆于1980年开馆。博物馆建筑所在的土地为沃顿县居民所有,但里面的文物是博物馆的财产,博物馆的董事会负责整体运营。

2017年8月,飓风哈维生成,在德克萨斯州东部及邻近水域缓慢徘徊,许多地区的降水量超过1000毫米,造成前所未有的灾害。

哈维过境后造成严重的内涝

位于沃顿县内部的博物馆不幸被洪水淹没。由于博物馆的公益性质,其资金来自于旅游经济和当地居民的各类支持,缺乏统一的防灾规划。飓风来袭,洪水淹没了很多重要文物,但是博物馆的管理人员和当地居民缺乏抢救文物的经验和技术,只能将被淹没的文物打捞出来,覆以保鲜膜并将其冷冻。

灾后,简单抢救出来的文物需要进一步清理维护,联邦紧急措施署(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成了当地居民和博物馆可以求助的对象。但是当紧急措施署来到这里的时候,以该博物馆没有洪水保险为由拒绝提供修复资金。问题是当地人并没有这类经验,没人知道博物馆在洪泛区,因为这里自 1908 年以来就没有被洪水灾害威胁过。

2018年颁布的德克萨斯州灾后重建计划中也没有提到相关的博物馆和文物保护问题。随后,联邦紧急措施署和沃顿县官员以及沃顿县博物馆董事会之间就资金问题展开了长期争论,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中,几方一边相互推诿一边慢慢修复文物和博物馆建筑本身。

这场修复共计花费三年时间,沃顿县博物馆终于得以在2020年重新开放。最终凭着对建筑物的常规保险,沃顿博物馆拿到了50万美元,覆盖了大多数开销。

故事还没有结束,为了进一步挽救飓风灾害带来的损失,沃顿县政府积极推动旅游业发展,与沃顿商会合作,设立了很多从休斯顿出发的旅游团,行程设计的第一站就是博物馆,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博物馆进一步恢复生命力,为飓风造成的经济损失稍作补偿。

如何完善应对措施?

自然灾害的应对包括一般包括以下基本步骤:准备、预防、应对和修复。文物和遗址的保护也是基于这一逻辑进行的。希腊的考古遗址和沃顿县博物馆的故事分别为我们提供了准备、预防和应对修复方面的案例,但是这种应对实施起来似乎还是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

灾后的重建往往更加注重民生,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当人们想起受到灾害影响的遗址和文物之时,这些宝贵的遗产可能已经经受了不可逆的损伤。或许在自然灾害发生的时候,我们可以将这一部分专业的事情交给相关的专业组织来做,与救援活动同时展开。

德克萨斯州对沃顿博物馆的援助不尽如人意,因为灾后抢救文物最好的方法应该是将这些不可移动的遗址和可移动的文物都纳入灾后重建计划之中。与此同时,调动地方高校的文博学院,积极寻求合作,寻求专家意见。

在21世纪,假如灾难再度发生,除了本国的力量之外,各种国际组织,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博物馆理事会、国际文化财产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和其他国际组织都是可以依赖的对象,只有借助国际间组织并进行系统的准备,随时共享最新的技术和信息,才可能将保护全球文化遗产变得更加切实和高效。

在文物修复过程中还应促进不同国家之间共享技术,为技术条件落后的地区提供行之有效的修复和预防灾难的办法。一个能够帮助技术共享的组织是国际文物保护与修复研究中心(ICCROM),这是一个专门从事文物保护与修复的机构,它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议建立的,是一个具有自治地位的政府间组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还有其他类似机构,比如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负责建筑古迹保护,世界遗产城市组织(OWHC)负责历史遗迹保护,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负责博物馆和各类建筑的保护等等。

其实,中外合作进行文物修复和保护本就有着很长的历史。根据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赵强院长的回忆,早在1989年,在意大利的帮助下,陕西省建立了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因为当时意大利有罗马文物保护修复中心,遂按照此命名。当时意大利派出了几十位专家学者,为中国学者授课,并且为中国的文物修复提供了大量资金和优质设备,帮助中国文物遗址保护工程迅速起步,2010年这个机构更名为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

在意大利、日本等国的帮助下,我国的相关领域发展迅速,逐渐将学习变成了合作、互动。以中国和德国合作的紫阳北五省会馆壁画的修复保护项目来看,中国和西方的壁画修复理念有不同,但无高下之分,我们主张尽量恢复壁画原本的色泽,并补绘,德国学者主张缺失的部分可以留白,留下缺憾感。

“影线叠线法”补绘局部 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 摄

又如中法合作的公输堂古建筑修复项目,法国专家并不擅长木质构建保护,但他们对材料方面研究得十分深入。国内追求工匠精神,在木质结构和传统彩绘的保护上有经验,双方在这个项目上达到了学习互鉴的目标。

灾难性现象发生之前的预防也有值得借鉴的经验。在某些地区,人们认为在本地某些灾难性现象很少会发生,想当然地认为该地区不会发生某种自然灾害,所以忽视了保险的作用。实际上,通过完善文物和遗址的保险,能够在灾难发生之后,促使问题得到更加高效、经济地解决。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文物 保护 自然灾害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11月02日 08:07

文物遇上天灾怎么办?希腊的经验是…

05月13日 07:57

西方学者透过三星堆,看到了什么?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美国没钱给乌克兰,只能向中国借”

沙利文:中俄这样做“不违反美国制裁”

波兰总理:我们会保护芬兰和瑞典

佩洛西警告约翰逊:撕毁北爱协议,英美自贸协定免谈

国务院任命李家超为第六任香港特首

美媒炒作拜登亚洲行“对抗中国”,中方强硬警告

加拿大禁止华为中兴参与5G建设,我使馆:强烈不满

拜登“撑腰”,芬兰瑞典驳斥土耳其指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