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托里亚:为什么西方考古研究都爱去希腊搞发掘?

来源:观察者网

2023-02-23 08:46

伊斯托利亚

伊斯托利亚作者

古典学研究者,自由文史撰稿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伊斯托里亚】

近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复信雅典大学维尔维达基斯教授等希腊学者,祝贺中希文明互鉴中心成立。这一消息引发了热烈反响。探索古老文明的悠久起源,解密文明的丰富内涵,是专业研究者、乃至全人类孜孜以求的目标。

过去很长时间内,世界史研究在中国得到较大发展。中国学者对西方古典文明研究的领域日渐扩大,越来越多的年轻学子也对这一专业领域产生研究兴趣。但问题是,究竟该怎样实现进一步的深造?

在目前的学术实践中,古典考古学提供了一条路径。

所谓古典考古学,就是针对古希腊的考古研究。其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18世纪,主要研究对象是希腊罗马时期存留的物质遗产,包括建筑、艺术品、钱币等等。正是由于这一时间段的特殊性,使得古典考古学看起来更像是古典学的分支而不是考古学的分支,这使得古典考古学的研究不能仅仅关注于技术层面,更值得关注的是其背后的文化与政治背景。

这些文物遗迹在当时或存在实际功用,或存在象征意义,但是在后世看来,更多的是文化符号,是文化中心的标志。罗马帝国极为推崇希腊文化,即使他们已经用武力征服希腊,却仍致力于模仿希腊的文化。他们将希腊的文物尤其是雕塑作品搬至意大利,并对此进行复制,以体现罗马文化中心的地位。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大帝,就曾经将希腊古代圣所,如德尔菲圣所中的文物搬至新都君士坦丁堡。这一时期,希腊文物以及其承载的艺术风格得到广泛传播。

但是随着基督教的发展,希腊罗马过去的辉煌在西方基督教和东正教教义下显得格格不入,尤其是基督教的发展阶段,希腊罗马文明作为基督教话语体系下的他者,受到排挤。

下面的历史,大家应该都知道了——

随着文艺复兴时期的到来,希腊罗马文化得到重新重视。在意大利,遍布着古典时期风格的雕塑、建筑等艺术作品。之后的两个世纪,这一风潮遍布欧洲。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意大利和北欧的一些爱好者开始南下希腊,他们试图在希腊找到真正的古物,以彰显自己在原有社会环境中的社会地位和文化地位。在这种背景下,古典文物研究蓬勃发展。收藏家和为他们工作的人对古物进行收集和研究,这种知识的发展和传播是现代古典考古学诞生的标志。

帕特农神庙

德国的温克尔曼(Winckelmann,1717-1768)正是古典考古学的奠基之人。温克尔曼是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者Flavio Biondo的追随者,他也自称为意大利人文主义者。而Biondo以前正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孕育出的那一批文物收藏者,因此温克尔曼研究古物艺术的史学方法也是跟随着Biondo而来。以往的研究者仅仅利用文本等古代文献从事研究,而他是第一位使用古代文物研究古代历史和艺术的人。可以说,他研究出的一套方法为古典考古学奠定了基础,永久地影响到了古代历史和考古学研究的范式。

到了19世纪,古典考古学的发展不仅仅与文化认同相互影响,更成为当代世界政治认同的的重要组成部分。拿破仑的加冕仪式将这一政治隐喻展示地淋漓尽致。他将自己装扮成罗马帝国和查理曼大帝的继承者,他的佩剑和权杖出自查理曼大帝,纹章上放了鹰的图案,这是参照了罗马军团的鹰,披风的红色直接则参照了罗马帝国的紫色。美国学者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联系,当然他们也注意到了自己政治体系与罗马共和国政治体系的密切联系。

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

举个更加极端的例子,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将古罗马政治中心的形象加以利用,成为当代政治意识形态的重要基础。这都极大地刺激了对古代希腊罗马文物的发掘,以及对相关历史的研究。无论是政治经济上地位特殊的名人,如施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1822-1890)和伊文斯(Arthur John Evans,1851-1941),还是独立的考古机构,例如美国考古研究所(Archaeological Institute of America),以及各个国家都将与之相关的古代文物的挖掘收集和研究工作作为自身利益、国家利益和优良形象的重要部分。

再说个例子,柏林博物馆岛的帕加马博物馆中的帕加马祭坛(基座上的浮雕描绘巨人与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间的战斗,即Gigantomachia),就是1878年,德国工程师卡尔Humann在帕加马卫城正式发掘的。一直持续到1886年,卫城的一些古建筑物得以重见天日。德国与土耳其政府进行谈判,后者同意将当时发现的所有碎片交于德国,成为柏林博物馆的财产,这一古物随后为柏林带来了文化上的声望。

除了将文物以各种方式搬运回自己的国家,西方主要世界的考古研究所还在希腊等地设立了相关考古发掘点,例如德国考古研究所对奥林匹亚的发掘,法国考古研究所对德尔菲神谕所的兴趣,以及英国对克里特岛上的克诺索斯遗迹的兴趣。他们都试图通过对位于希腊和意大利的古典文明遗址的发掘研究,彰显自己与西方文明之根的密切联系。尤其是一战之前,各国都重视高等教育的发展,在英国,古典学作为精英教育的核心,这为古典考古学的发展奠定了牢固的基础。在剑桥,1879年的课程改革与古典雕塑的收藏齐头并进。学校还于1883年设立了古典考古学的教席,牛津亦是如此。

在美国,情况也大体相似。尽管每个州的发展模式有所不同,但是总体上深受德国学术的影响,也大体展示了这一学科的蓬勃发展。值得注意的是,传统上,以剑桥为例,古典学的发展是与神话学和人类学研究相结合的。而在德国和美国,其更多是与艺术史的研究相辅相成。

古典考古学的发展实际上是伴随着古物发掘和博物馆工作人员的努力进行的。在其不断的发展过程中,古典考古学的时间段和地理范围被不断确定,与其相关的研究主题大概涵盖希腊宗教及其物质遗存,希腊罗马建筑,希腊罗马和伊特鲁里亚艺术史、图像学研究,希腊陶器,希腊罗马钱币学以及铭文等主题。

在古典考古学的发展历程中比较有趣的一点是,古典考古学虽然与希腊息息相关,但是希腊本身却似乎并未参与这一学科的发展过程。这实际上是被历史原因所限制,以上提到的几个国家能够在古典考古学的学科建设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最主要的原因是在该学科初步发展过程中,他们有学术能力和经济支持,甚至很多是在各自政府的主导下进行的,而希腊只能看着这些古物被他人发掘运输,散布在其他国家的博物馆之中。但是现在古典考古学理论发展完备,实践在学习研究中日渐重要,虽然其他欧美国家有大量希腊古物,但是想要实践教学,还是要带学生亲往希腊。希腊本土于之便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安蒂基西拉机器,研究者认为此物主要用于天文研究

以雅典大学为例,所有古典考古学的研究生都能得到强度很大的实践机会,部分课程和研讨会是在考古遗址和博物馆举办的,每年的春季学期还能够参加马拉松的考古发掘。硕士课程也分必修课与选修模块,必修课包括青铜时代的爱琴海考古、古希腊的视觉文化、以及东地中海考古;选修课程分为克里特文明、迈锡尼文明、青铜时代的塞浦路斯考古、从青铜到早期铁器时代的东地中海考古、古希腊雕塑、阿提卡陶器等。以上所有的课程都包括雅典及周边地区考古遗址和博物馆一日考察,还必须参加为期半个月的雅典以外希腊各遗址的实地考察,包括克里特岛,德尔菲,厄琉息斯等地。

欧洲其他各大高校的古典考古学专业这几年尽管也会组织学生到希腊考察,但是总有时间和人数上的限制,经济成本也远远高于希腊本土,例如德国,每年只能有一次去希腊的机会,并且需要准备一个学期的预备课程,人数也一般限制在15人左右,所能参与的考察也仅仅限制在部分遗址。

说到这儿,不妨再介绍一下这个问题:古典考古学究竟解决了哪些希腊史研究的问题?

以往希腊历史的研究一般将古典考古学作为辅助学科,研究以文献材料为主,但是近年来,历史学研究上的几次重大突破都仰赖于考古学的发展。例如,雅典贡金表在卫城的出土,直接改变了学界对雅典及其盟邦的研究,改变了我们对雅典帝国的认知。

贡金表

希罗多德曾言,阿尔克迈翁家族是僭主统治的对抗者,但是美国考古研究所在雅典广场上发现的铭文证明了克里斯提尼曾经在僭主统治时期担任过雅典的执政官,若该家族一直是僭主的对抗者,则这一情况不会发生。

铭文碎片

古典考古学在古典学研究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雅典自身的古典考古学发展虽然并未在理论建设中有所成就,但是作为诸多遗迹所在,仍旧能为之提供空间图景。

除此之外,当代希腊的考古仍旧存在许多问题,虽然青铜文明和古典时期的考古已经日渐成熟,痴迷于荷马史诗的施里曼对迈锡尼遗址的发掘与阿伽门农的对视已成佳话。但是希腊石器时代的考古研究仍旧有待开发,近东地区是旧大陆最早进行农业生产并且进入石器时代的区域,大约在公元前七千年,希腊作为近东农业向西传播的第一站,进入石器时代。但是石器时代的考古要求较高,希腊本土缺乏相关的专业人才,甚至很多考古的发掘都是临时招募国际上相关专业的学生进行,例如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考古实验室(USTCArchaeometry Laboratory)师生应爱琴大学的几位教授邀请赴萨拉克努遗址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联合考古发掘。

此外,希腊考古设备也不够先进,电子全站仪等等新设备在石器时代的考古发掘中并未使用。由于希腊的经济危机,既有的考古学教授薪资约莫减半,尤其科技考古这一项,经费也捉襟见肘,这一定程度上打击了相关从业人员的积极性。

相对于希腊本土考古学家面临的囧境,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意识到中国考古的国际化建设问题,北京大学、四川大学等高校相继走出去,到中国周边国家参与考古工作,但是仅仅关注与中国相关的文化线索并不能够满足这一专业的全面发展,埃及、希腊、意大利等西方文明的重要发源地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未来中国的考古学家在条件成熟的情况下也应该走向世界考古的重要区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面粉大屠杀”后,拜登首次宣布

《推动大规模设备更新和消费品以旧换新行动方案》通过

“面粉大屠杀”致112死,美国又一票反对

中国转型关键期蕴含巨大潜能,不懂行的只看到风险

扯上国家安全,拜登要对中国汽车采取“前所未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