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尤一唯:自民党大胜背后

2017-10-26 10:41:5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尤一唯】

在上周日(10月22日)举行的日本第48届众议院议员选举中,日本执政党自由民主党再度大获全胜,同执政联盟公明党一同斩获313席席次,继续维持着超越修宪门槛的三分之二绝对多数地位。

这已经是自民党在安倍晋三总裁任内连续第五次国政选举的胜利(2012、2014、2017众议院选举和2013、2016参议院选举),安倍携此次大胜余威将继续保持政权的稳定。

考虑到安倍政权在此前败象渐露,自民党的大胜跌破了许多专家学者的眼镜。在不久前的7月自民党东京都议会选举中的惨败和“森友、加计”事件的影响,在10月内阁不支持度渐超支持度(39%对42%)。九月底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携东京都议会选举声势,吸收了最大在野党民进党的大部分议员,组成“希望之党”,做好了给安倍政权封喉一击、政权轮替的准备。

日本众议院选举期间,小池百合子冒雨演讲卖力拉票(图/@东方IC)

那么,应该如何去解开自民党大胜这个谜题呢?

天气、在野党分裂并非根本因素

比较显而易见的,便是天气和在野党分裂因素。

由于周末的大台风影响,此次选举是日本选举史上投票率第二低的一次选举(投票率为53.6%)。但有好事者对比了过去数十年的气象资料和投票率之间的关系,发现天气对于选举的影响甚微。属于有政党支持倾向的基本盘选民无论天气如何都会投票,因此受天气影响较大的是中间选民的投票率。而天气好的话,许多中间选民不会选择在周日去投票,而是选择出游;此外固然中间选民中大多倾向于在野党,但也不乏对执政党的支持者,两者相抵消之后对选举影响甚微。因此,天气对选举起的往往是锦上添花而非力挽狂澜的作用。

再说在野党分裂这一要素。根据统计,在全部289个只有一名候选人当选的小选区(执政党联盟席次率为78.2%)内,225个选区出现了在野党提出超过2名候选人以上的“在野党分裂”状况。在这些选区,执政党联盟以183:42胜出(占总席次81.3%);而在未受政党分裂影响的在野党与执政党联盟一对一PK的其余选区,执政党以38:18胜出(占总67.86%)。因此若在此次选举中全部选区都实现了在野党的团结,执政党方面估计会减少20余个席次。可见,以在野党分裂确实可以解释自民党“大获全胜”的原因,但不能解释自民党连续胜利的秘诀。

当地时间2017年10月25日,日本东京,日本“希望之党”党首、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当天在国会内召开的该党两院议员座谈会上,就众院选举中党势不振鞠躬道歉。   (图/@东方IC)

笔者认为造成自民党连续获胜以及自民党一党独大的根本原因,在于日本政坛朝野两党对于中间选民吸引力的下降,占人口多数的中间选民投票意欲低下,而低投票率恰恰有利于眼下有着相对稳定基本盘的执政党,因此才造成了自民党一党独大坚不可摧的“假象”。

这里必须提出 “相对得票数” 和“绝对得票数”两个概念来解释安倍长期超稳定政权的秘密。相对得票数是指某政党和候选人的得票数在有效投票数中所占的比例。而绝对得票数指总票数在包含弃权选民在内的全体选民当中的比率。通过绝对得票数,我们便可以排除投票率的变化来一探自民党的真正实力。

根据统计,自民党的绝对得票数比率在鼎盛期在30~35%之间。随着1993年自民党失去政权,“55年体制”瓦解,日本政界进入重组之后,中间选民的数量大大增加。在1996年一度失去政权,重返执政之后自民党的绝对得票数下降到了25%左右的水准,即使是此次大选也不例外。(此次的绝对得票率为25.7%几次选举并无大幅变化)

自民党党史悠久又长期执政,由个人后援会和友好团体、业界团体组成的以上的固定票、基本盘近几十年来长期相对稳定。唯一的例外是小泉在2005年举行的“邮政解散”,当时自民党的绝对得票率超过了30%达到31.6%,可见自民党当时的政策在固定选民票之外还得到了一部分中间选民的支持。对比小泉可知,安倍政权虽然一直保持了极高的内阁支持率,但仍未像小泉一样动员起无党派中间阶层的支持。

2012年、2014年、2017年的大选屡次创下投票率记录的新低,也就是说不光是执政党,在野党也未能有效地动员起中间无党派选民的热情。这对于建党历史悠久、基本盘相对份额较大的自民党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的先天优势。若在野党不能动员起无党派中间阶层的热情的话,自民党优势的地位是无法撼动的。

小池新党一度让中间选民看到了这种希望,但由于小池对不同意见者的傲慢态度和与自民党别无二致的政策让中间选民的热情迅速冷却,在选前希望之党在中间选民当中的支持度甚至被新建的立宪民主党和自民党超越沦为第三党,注定了她失败的结局。

掌握关键少数的公明党

虽然朝野各党都未吸引到中间选民有利于自民党,自民党也面临着基本盘衰退的危机,但在危机之中他们又获得了另一股神秘力量的加持——那便是执政联盟公明党的铁票。

自民党和公明党的执政联盟始于1999年。公明党背后的支持母体是宗教团体创价学会。通过创价学会的会员票和会员朋友、亲人票,据说在每次选举前都可以对公明党得票进行精准的把握。(大约为600~700万票)平均到每个小选区内,可达2~2.5万票,而考虑到在小选区内10万票(过半)为当选及格线的话,公明党的票确实起到了关键少数的作用。公明党的加入和选举分工,让自民党的绝对得票数从20%上下上升到了25%上下,对自民党政权而言可谓雪中送炭。

其二,公明党的票源大多集中于城市地区。这和以农村地区为基础的自民党刚好构成了完美的互补关系。公明党支持母体创价学会,是通过吸收日本在高度经济成长城市化过程中大规模流入城市中低层阶层发展起来的,因此相对而言在城市当中具有优势,补上了自民党的短板。

那么,公明党可以在和自民党的合作当中获得什么呢?除了作为执政联盟发挥政策上的影响力之外,最明显的便是提升在议会比例代表区中的席次了。(众议院比例代表区共计186名)

日本众议院(图/央视网)

许多自民党候选人在竞选时纷纷呼吁“比例请投给公明党”作为在小选举区公明党选民为自民党投票的回报。此部分的票数大约占公明党比例得票的20%左右,换算成席次便是5席左右,这对于总共在众议院只有30席的公明党而言绝非小惠。此外,自公合作还能为公明党确保在小选举区的席次,例如此次大选公明党在小选区一共提出9个候选人,其中8名当选。当然在他们都由自民党推荐,自民党没有提出自己的候选人。

在50、60年代借助经济成长和城市化的东风迅速成长的创价学会,在70年代之后陷入了会员发展停滞的困境。同样的,公明党由于明显的宗教背景也很难获得中间无党派阶层的支持。因此,如何将自己的固定票带来的政治利益最大化便成为了他们的根本命题。在固定票都在减少的背景之下,抱团取暖成为了自公两党的最佳选择。虽然双方的合作在09年政党轮替后一度消解,但随着自民党重返执政,双方又再度进行了合作。

公明党关键少数的地位在今年7月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便发挥无疑,小池的都民第一会的大胜便和公明党从自民党倒向小池有关。

公明党倒向小池也有他自己说不出的苦衷。公明党总部位于东京都新宿区信浓町,接受东京都的管辖。在奥姆真理教事件后,日本于1996年对宗教法人法进行了修正。根据法律修正,东京都可以对在都内登记的所有宗教法人握有调查、监督权,创价学会当然也不例外。通过在东京都议会一直以来发挥执政联盟的影响力,才可以维持对自身母体的有利政策。这是创价学会一种无奈的组织防卫政策。

小池本以为在国政选举上可以复制在东京都议会选举中的成功,因此对公明党频送秋波,甚至大开支票,声明会在首相指名选举中支持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小池本人兼任东京都知事无法被指名为首相),希望拱公明党出任首相。

安倍晋三和山口那津男(图/@东方IC)

作为一个小党,谨小慎微的政治计算是公明党的处事作风,在判断“小池旋风”难以刮出东京之后,公明党坚定地站在了自民党一边;甚至考虑在东京都议会也和小池党分道扬镳,修复了和自民党之间出现破绽的关系,也奠定了自民党的大胜。

只要公明党仍判断和自民党的合作能为自己带来最大的利益;也没有在野党能最大程度吸引中间选民的话,想必自民党的长期稳定政权还将继续。

但自公两党间的裂痕除了今年夏天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之外,恐怕还有修宪问题。

公明党在此次大选的选举政纲中表示今后会继续支持宪法第九条的第1项和第2项,对于自民党希望加入的第三项自卫队条款,他们认为“大多数国民现在支持自卫队的活动,并不认为他们违反宪法”,因此并无修改的必要。

此外,自公在选前的协议是,只有在选后最大在野党不反对修宪的情况下,公明党才会支持修宪(暗示小池党跃升的话会支持修宪)。谁知在选后持护宪立场的立宪民主党跃升为最大在野党,公明党同意修宪的前提破灭,若自民党在此时强行推动修宪的话难免会引发自公决裂。

由此看来自公联盟在国会超过三分之二修宪发动门槛的数字暂时还只是个数字,在自公联立之下执政党的绝对优势难以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尤一唯

尤一唯

庆应义塾大学法学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日本首相
日本首相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