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尤一唯:朝韩都握手言和了,安倍还在东欧散布恐朝言论

2018-01-19 07:39:25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尤一唯】

就在全世界聚焦于朝鲜半岛会谈之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悄悄地完成了对波罗的海·东欧六国的出访。在1月12日-17日的外访行程中,安倍首相走马观花式地访问了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保加利亚、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六国。日本官方宣称首相此次外访的理由是在大国协调之外网罗小国共同构建对朝联合阵线,并强化和波罗的海·东欧各国在经济上的合作。

“现在将塔林(爱沙尼亚首都)纳入射程的弹道导弹发射,对欧洲是一个重大威胁”,“现在将里加(拉脱维亚首都)纳入射程的弹道导弹发射,对欧洲是一个重大威胁”,“现在将维尔纽斯(立陶宛首都)纳入射程的弹道导弹发射,对欧洲是一个重大威胁”……安倍所到之处,都点名到访国家的首都并用同样的话煽动各国的恐朝情绪,呼吁欧洲各国构建对朝鲜的围堵。可能是对丘吉尔铁幕演说的拙劣模仿,安倍的煽动除了为日本民众普及上述小国的首都名称之外毫无成效。

安倍访问东欧,一天一国被批不走心,所到之处还不断鼓动恐朝情绪

安倍首相在去年表达了对美国强硬的朝鲜政策的全面支持,并为联合构建国际对朝包围网而奔走。但距离朝鲜半岛千里之外的东欧各国,对朝鲜半岛核武问题的关心和焦虑远不如东亚。尤其是六国中除了拉脱维亚之外,其余五国都与朝鲜保持着正式外交关系,在朝核问题上很难对日本积极表态。

波罗的海三国由于历史上的因素以及国内众多的俄罗斯少数族裔(其中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国内的俄罗斯族裔人口最多,约等于总人口的四分之一,立陶宛较低),在克里米亚危机以来的恐俄情绪远胜于对朝鲜半岛问题的焦虑。尤其是在安倍访问的第一站爱沙尼亚,甚至已经对全国上下的女性和儿童开展军训,表达了全民皆兵遇到战争便焦土抗战的决心。爱沙尼亚首相拉塔斯对安倍反唇相讥,提及乌克兰问题要求安倍注意维护对俄制裁,暗指日本制裁俄罗斯不力,安倍不得不表示会和G7国家继续协调一致对俄制裁。

迫切希望解决和俄罗斯北方领土争端的安倍首相在克里米亚半岛危机之后,一直希望对俄罗斯传递善意,在制裁上多有不认真执行乃至放水之处。日本首相访问与俄罗斯关系紧张的波罗的海邻国,并言及继续对俄制裁显然也刺激了俄方的情绪。就在安倍出访途中,俄罗斯外长对日本持有的最新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宙斯盾战斗系统提出了质疑,并暗指其目的并不只是针对朝鲜半岛。

其实在安倍此次外访背后,还潜藏着和中国在经济上竞争牵制中国的目的。细看安倍挑选的外访六国,大多都是和中国在经济合作上相对薄弱的国家,可谓“一带一路”在欧洲的真空地带。六国中除了塞尔维亚和罗马尼亚之外的其余国家尚未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除了罗马尼亚之外都未加入亚投行。

这也给了一个日本抢先一步扩展经济合作的机会,因此安倍在这个“一带一路”经济带的真空地带,提出了“日本波罗的合作对话”和“西巴尔干合作倡议”,并希望尽快使日欧经济合作协议生效。但各国的经济合作与竞争从来就不是非此即彼的零和游戏,在笑纳安倍的经济合作倡议和优惠同时,上述六国也不忘同时强化与中国之间的经济联系。

中国和中东欧16个国家间原本便有广泛的“16+1”的框架,会在每年举行联合首脑会谈。而就在安倍外访前的10日,中国也邀请了波罗的海三国的国会议长访华,希望和波罗的海三国强化在经济上的合作。在“一带一路”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中,波罗的海·东欧国家作为中国通往西欧的要道,其经济、战略上的价值自不用说。

安倍在此只能打出情感牌来牵制中国,强调日本和各国之间在尊重国际法治的基本价值观上的共同点。但这种空洞的观点并未得到访问国的积极回应,不得罪任何一方,抓住机遇同时吸引来自中日两国的投资和贸易更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

上图为安倍此次外访的各国,下图为参与“一带一路”的欧洲国家图。两图简单对比即可知安倍访问的是“一带一路”的真空地带

安倍首相自2012年12月重新执政以来打出了“俯瞰地球外交”,迄今为止外访的国家和地区已经达到了76个,其中有21个国家为日本首相初次访问(包括此次外访的6国),这些数字都是历代首相之最。

虽然此次外访的成果乏善可陈,但在日本政府和部分媒体仍将这种打卡式的外访作为一项巨大成就标榜。日本官房长强调,安倍做到了短命政权难以做到的精致外交,扩展了外交的领域,发挥了长期政权的优势。亲自民党的《产经新闻》也认为安倍此次出访强化了对朝的包围网并牵制了中国。《读卖新闻》也对发挥长期政权优势的“安倍外交”表示了支持和赞意。

在日本国内对安倍经济学和安倍修宪的主张往往意见分裂,但对于“安倍外交”却一致有着较高评价。在去年10月,日本言论NPO对已经步入第5年度的安倍政权在11个领域方面的成绩进行了评分,平均分为2.4分(满分为5,上一年度为2.7分)有所下降。但对外交·安全保障领域打出了3.3分的最高分。报告认为在混乱的世界局势之中,安倍首相发挥了守护既有世界秩序的领导能力。

从首相外访的量广度而言,“俯瞰地球外交”名副其实,安倍也是日本历任首相中格外重视首脑外交积极发挥外交主动性的一位。相比第一个任期,在第二次安倍政权时代,安倍首相确实表现出了更多在外交上的灵活性。他可以放下自己意识形态的包袱和韩国达成慰安妇协议;可以不顾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押错宝的过去,率先和特朗普建立密切关系;甚至还可以主动改变对亚投行的观点,表现出了积极参与的态度以图改善中日关系。除此之外,安倍还发挥出了日本领导人中罕见的议题设置能力,提出了去除美国的TPP版本CPTPP;并在朝鲜问题上积极呼吁全世界围堵朝鲜。从这个意义上,言论NPO报告才认为安倍首相发挥了守护既有世界秩序的领导能力。

但必须说,安倍外交虽然表现出了积极主动的意欲,但在具体外交成果上却是乏善可陈。历经艰辛达成的日韩慰安妇协议和TPP协定,都因韩国和美国两国国内政局的变化而化为乌有。通过构建与普京的个人友好关系,曾经有望一举解决的北方领土问题也因为普京总统态度的反复而失败。对美关系看似密切,但特朗普总统仍催逼着日本购买美国先进武器,也暗中对美日贸易的不平衡表示不满。由此看来安倍外交可谓是“华而不实”。

此次安倍外交的开展也有着面向日本国内释放信号的意图。相比他国的政府首脑,由于议会内阁制的制约,日本首相必须接受议会长时间的质询,例如去年国会的会期达到了190天,尤其是在预算委员会中,首相会在一段时间内动弹不得被钉死在国会审议之中。相比同为议会内阁制的英国,在2016年日本首相出席国会的次数达到了112次,共计370小时;而英国首相一年则只用出席国会46次约50小时。因此日本首相的外访只能放在年初议会的休会时期以及5月黄金周和临时国会召开前的秋天。

对此安倍早已有所不满,他也借外访之机放出风声,希望通过引入党首讨论来减少首相出席国会中的时间,以更好地进行首脑外交等政府工作。此举立即引发了在野党“逃避质询”的指责,虽然在野党并不否定党首讨论,但不希望这与首相出席国会相冲突。日本国会将于本月22日开幕,届时修宪等问题必会在国会中引发激烈的攻防,今年9月即将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如何瓦解厌倦安倍长期政权的反对势力,也是他必须面对的一大难题。在为安倍外交再添一笔之后,在日本国内等待安倍的将不会是一个轻松的政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尤一唯

尤一唯

庆应义塾大学法学博士生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小婷
专题 > 日本首相
日本首相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