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岳汉:一觉醒来,曼谷戒严

2020-10-17 09:24:57

【文/岳汉】

一觉醒来,惊闻曼谷,居然“戒严”了。

凌晨四点,泰国总理巴育宣布曼谷地区进入“严重紧急状态”。

首都全域,严禁举行五人以上集会;禁止以书面或线上方式传播“任何制造恐慌,曲解国家政策,影响国家稳定、人民生活与信仰”的信息。

封锁市区内重要交通路线,禁止非法停留在市内重要地点,军警获得授权可以在必要情况下搜查、抓捕、驱散任意人员。

在实质上,这一切相当于首都已经进入“戒严”状态。

话音刚落,一夜喧嚣的曼谷,立刻咻地一声恢复了平静。

闹了一夜的“示威风暴中心”民主纪念碑,以及原本号称要占领三天三夜的总理府门外,恢复往日车水马龙的样子。

一众知名的反对派领袖,悉数被警方抓走,示威人群作鸟兽散,市区内各处恢复常态,街头一片平静。

仿佛昨夜一切的风雨,都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然而,到了下午四点,被驱散的示威者又开始在市中心重新聚集。

人群像是被击碎而又聚集的云雾,并不理会政府颁发的“戒严令”,在尚泰世贸中心和四面佛广场一带重新开始集结,并与警方对峙。

那里,是曼谷城最繁华的购物中心,也是2010年血腥收场的“红衫军之乱”中火烧世贸中心,枪击四面佛等一系列血案的事发现场。

刚刚平静的一天的曼谷,再次开始骚动。

时间,回溯到48小时前。

在刚刚过去的两天里,曼谷经历了自2020年秋天政局动荡以来,最暴力、最火爆、最令人血脉贲张而又不寒而栗的48小时。

13日,示威者在没有得到警方许可的情况下,占领民主纪念碑。由于那里是国王出巡的必经之路,因此警方必须要“收复失地”。

于是“10·14大示威”还未开始,反政府示威者与警方便已经大打出手。示威者用装满颜料的气球攻击警察,现场一片狼藉。

二十余名示威领袖被警方“扛走”,“企鹅”和塔纳通等反对派一线大佬,率众围堵警局要求放人。

而这一切,都还只是预演。

到了14日,真正的“大戏”上演了。

上万示威者聚集在泰国历代反政府示威的“宝地”——民主纪念碑,将那里变成了示威的大本营。

而身穿黄衣的“保王派”,也开始在道路两侧集中,一些“保王派”群众被曼谷市政府用运送垃圾的大型绿色翻斗车运送到城市各地,与黑衣示威者隔路相望。

自然,“垃圾车运送黄衣人”的镜头躲不过反对派的吐槽,网民纷纷讥讽黄衣人是“黄色垃圾桶”,嘲笑“君王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支持者吗?”

在民主纪念碑附近,“黑衫军”和“黄衣人”隔街对峙,终于忍无可忍,爆发群殴。

到了傍晚,最具有历史意味的一幕,上演了。

王室的车队,在警方的护送下经过民主纪念碑附近的示威人群。

当车队中最显眼的一辆奶油色豪华劳斯莱斯驶过人群时,示威者竟冲破警方的防线,当街阻住了这辆车。

激动的示威者学着《饥饿游戏》的样子,向着车中人竖起三指,高声咒骂“这是老子的税金!”、“这是老子的税钱!”

车中,是泰国王后苏提达和王子提帮功。

王室的车驾被当街阻塞,在一个侮辱王室会被判刑十年的王国里,胆大包天的“臣民”在对着母仪天下的銮驾放声叱骂。

这一幕,实在是太过于震撼。

在泰国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们已经习惯了看泰国人民匍匐于君王的圣像面前。

我们已经熟稔于通过致敬这个异国的君主,去博取泰国朋友的好感。习惯于通过对君主的敬意,去彰显自己入乡随俗的好意。

我们曾一次次目睹泰国人在烈日下守候在路边,只为看一眼国王的车驾;无数次看着他们举着照片,在诗里叻医院外为垂危的老国王守夜祈福;在寒露细雨的夜里,千里迢迢,满城黑衣地守候着君王的灵柩。

作为中国人,我们并不是当真多么爱戴泰国的君王。

但是都曾或多或少地,为这个国家的人民对君王真诚而执拗的爱,而深受感染。

如今,时代变了吗,大人?

我们居然目睹,一个将君王视为神圣,将无条件敬爱君主作为绝对正确的国家,其中的相当一部分人,开始拦截王家的车驾,高声斥骂车中之人。

这对泰国而言,是一个历史性的一刻,是一个多年以后还将出现在电视和屏幕上的瞬间。

不可挑战的神圣被打破了,不可触碰的禁忌被击碎了。

历尽数个世代的潜移默化所积累的共识和底线,碎开了第一丝触目惊心的裂痕,所有的游戏规则在这一刻都被改变了。

在过去的一百年里,泰国虽然不是什么历史赢家,但也没变成亡国的败犬。

君主制下历史的好运,军人统治者对君主的神话,再加上一个表现良好的君王。这一切的叠加,让几代泰国人发自内心地爱戴君王。

1973年,那些熟读《资本论》的泰国青年,也要高举着国王的肖像,才能理直气壮地走上街头,反抗军人统治者。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缺乏泰国黎民百姓的支持——只因为他们太过西化,太过红色,以至于在一般的泰国人眼中还是“不够泰国”,不够“忠君爱教”。

2006年,一个腐败但是能干的华裔总理,就算无数次长跪于君王的膝下,费劲心力为王储鞍前马后地打点,却依旧被人们视为“不尊王家”,以至于被别有用心的人编排出无数怪力乱神的谶纬预言。

这就是过去的泰国,关于“泰国性”最核心的标杆。

无论你多么忠于国家,只要你的敌人(通常是将军)能证明自己比你更“忠君”,你便失去了全部的胜算。

你有十分的爱,哪怕给了君王九分——那剩下的一分,也能成为你的污点,你的死穴。

而如今,那些关于泰国文化的基本原理,似乎都不再通用了。

将军们习惯性地用君王去作为自我辩护的盾牌,但反对军方的民众,居然直接将对君王的敬意也抛弃了。

我的天啊,这真的还是那个我们熟悉的泰国吗?

时代变了,规则改了。

再没有什么,关于未来的选项,对于泰国是不可想象的了。

到了10月15日,泰国军方突然宣布“曼谷进入严重紧急状态”,实质上宣布戒严。

反政府示威头领纷纷被捕,整座城市短时间内似乎恢复了平静。

然而正当我们以为,这一轮的对决已经结束时,更大的风暴已经在曼谷最繁华的心脏重新集结,没有给旁观者片刻的喘息。

尽管泰国总理巴育发布“禁止5人以上集会”的“戒严禁令”,但是10月15日下午“人民解放团”还是在曼谷世贸广场集会,从最初的数十人,迅速增加到夜间7点时的上万人,市中心最繁华的尚泰世贸、暹罗广场一带成为新的示威中心,各大商铺紧急停业。

这一次泰国政府的“曼谷戒严”,根本没有起到效果。

反政府示威者与巴育政府之间的这一轮交手,看来还远没有结束。

当然,泰国的未来虽然难以揣测,但是“最后地动山摇”的摊牌时刻,还远没有到来。

一方面,泰国政府掌握着政权、武装、王室,政权稳固,民间反对派并非仅靠几次一两万人规模的示威,拉拉横幅,喊几句口号,就能成功变天。

第二,泰国反对派,尤其是激进的“反王室民主派”,虽然得到青年人的支持,但并不代表泰国普罗大众的普遍共识。大多数泰国乡村民众、高龄人群、保守人士依旧尊重王室。

即便是在网上,对着王后车驾围堵谩骂的视频,在取悦“这一半”泰国人的同时,也激怒了“另一半”泰国人,许多人对示威者深恶痛绝,质问警方为何不当场突突了这些“犯上作乱恨国党”。

军方王室的“建制派”,依旧有一定民意基础,还没有到众叛亲离的地步。

第三,具有保守色彩的民主党派,不太能接受“企鹅”、帕努沙雅们赤裸裸反王室权威的立场。而为泰党和红衫军由于内部分歧,也有可能不能全力支持示威者的行动。

最后一点,尤为关键——美国缺乏在泰国策动“颜革”的动力。

巴育政府和泰国王室,并非“反美”的存在,美方为了维持在东南亚的军事盟友,传统上支持泰国威权政府和君主制度,没有动力去支持和策动泰国反对派,推翻泰国现有政治格局。

要是美国真有当这个“幕后黑手”的心思,只怕如今泰国早就已经地动山摇了。

泰国的当下,是一片愈演愈烈的火光。

它或许不足以一夜之间改变这个国家的一切,但是在10月14日那天发生的一幕,却抽走了泰国历史唯一确定的常数。

日本动漫里,常有一句特别中二的话,叫做“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失去了君主制度意识形态的压舱,泰国未来的国势走向,将充满着未知与莫测,向着连传统也无法封印的未知之地,疾驰而去。

我们不知道,泰国最终会走向哪里。

或许会是又一次惨烈的“惨案”,也可能是1789年的巴士底,深秋十月的楚望台。

不管是什么,都必然会有一场浩大的剧变,在命运的长路前方等待着这个失去禁忌的王国。

这个国家将会走向何方,是走向前所未有的新生,还是迷失自我的歧路,这些都不是我们这些旁观者所能决定,所能猜测的——很多时候,它甚至不是这个国家自己的人民与君王所能决定的。

历史与命运,将裹挟着无数人的信仰与梦想,将这个古老的王国推向它命中注定的结局。这个结局无论好坏,都将永久地改变其原有的样貌,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接受,都只能与历史的缔造者一起迎接这个崭新的未来。

怀着震颤与凛然,让我们一起见证,这个国度即将迎来的谜底吧。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泰国网”,观察者网已获作者授权转载。)

岳汉

岳汉

泰国网总编辑

分享到
来源:泰国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泰国政局
泰国政局
作者最近文章
一觉醒来,曼谷戒严
他信前妻“带队投敌”?为泰党危矣!
泰国王室上演“甄嬛传”,吃瓜民众仿佛“见鬼了”
泰国恩宠正盛的“宠妃”,究竟为何被废黜?
泰国大选,一场低配版“三国演义”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