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月咏幻东京疫情观察:申请10万日元疫情补贴,结果先被日本低技术折腾了一番

2020-05-22 07:52:09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对日本全体居民每人补贴10万日元“特别定额给付金”的预算案,于4月30日正式在日本国会通过了。不论这样的政策出台到底经历了怎样的波折,至少对于因为没完没了的“自肃”而收入锐减的日本民众来说,这些钱都是难得的周济。

由于日本地方自治政策,10万补贴具体执行的时候由每个人所在的所谓“地方自治体”一级——“市町村”(一些地区如东京都有“区”这一行政规划,也是这一级)来操作。因此不仅每个自治体的接受申请时间不一样,从申请到到账的时间、开启在线申请的时间,甚至发给你的金额也都不一样(一些地区有独自补贴,每人多给一两万日元)。

钱直接汇入银行,不会发霉也不会长毛,大概可以免于“安倍口罩”的覆辙了吧?然而笔者在申请这笔钱的过程中却发现了不少古怪,恐怕送到老百姓手里的过程不会一帆风顺了……

为了在线申请,还得出门两次

10万日元的补贴有线上和线下两种申请方式。

线上申请是利用日本特有的“个人号码卡”(MY NUMBER,类似于个人报税号)。用手机或电脑读卡,输入你个人号码卡的密码,在个人号码的平台上填写申请,等你当地自治体的人给你处理,等待汇款。

而线下申请则是等你的自治体给你发送纸质申请表,填写申请表,寄出申请表,等当地自治体的人处理,等待汇款。

必须指出,这两种申请方式的启动进度是不同的。5月1日第一批网上申请平台开通了——因为发钱是由自治体来执行,所以申请平台也是每村各开各的。出乎意料的是,首善之区东京都一开始的开通率极低。笔者所在的台东区5月11日才开通申请平台。这或许是受到了黄金周刚刚结束,工作人员不足的影响。

纸质申请表的分发就更慢了。截至5月18日,东京的大部分地区都还没有开始发放——联想到安倍口罩邮寄过程中的混乱,也不是不能理解。还是以笔者所在的台东区为例,纸质申请表预计要等到5月底才会开始发放。

图片来源:日本总务省官网

和大多数日本民众一样,笔者希望能够早申请早收到钱,因此选择线上申请10万日元也就再自然不过了。再者,笔者身为在信息时代成长起来的有志社畜,怎能跟那些连U盘都不会插的昭和遗老一样,制造出一堆无必要的纸质文件,增添公务员的负担呢?

然而,IT技术先进国的现实却让第三世界国家公民好好地开了眼界。

5月11日,台东区在线申请平台一开放,笔者一马当先冲了上去。具体的登录程序是这样的:

首先,用手机或者电脑刷含有felica芯片的个人号码卡,登陆平台网页,没问题。

然后,输入四位数字密码认证身份,没问题。

接着,输入6位的数字与英文字母混合的数字签名密码——密码错误。

个人号码总共有用处不同的4个密码,其中3个都是四位数字并且可以设置成一样的,这个我们先不去管。最重要的数字签名密码是6-16位数字和英文字母混合。笔者和许多人有一样的毛病——各种重要服务的密码都一样,所以自以为绝对不可能记错密码。

难道手滑输错了?重试两次,依然不行。那么是不是设定的时候选了反向组合?我这么试一下,我再那么试一下……啊,错了五次锁卡了……

这下可好,10万元没领到不说,卡还被锁了,这下只好到区役所走一遭去重新设定了。

为什么密码会错?笔者想起来了:当初搬家之后,个人号码卡必须在现住址重新注册,而注册的时候,工作人员要求我在纸上写出密码,再交给工作人员录入……

图片来源:水户市官网

就是这样一张表格——一个电子密码的设置,需要一位与你不相干的工作人员来录入,并且要明文写在一张纸上提交。这是中国的任何一个企业、银行或者政府机构都不会犯的错误。

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工作人员的疏忽可能造成密码错误,而且密码注册表的管理不善也很有可能造成密码泄露。而很多人像我一样,已经很久没有用过这个个人号码卡了,因此也就不知道自己的密码错误……

想到这里,笔者胸口一阵翻江倒海。但也没办法,只能顶着疫情前往容易形成密闭空间的区役所了。

然而到了区役所,这一纸告示让笔者发现问题的严重性远超想象:全国个人号码系统被挤崩溃了!现在连设置和修改密码都做不到了。

《东京新闻》报道了系统崩溃的原委:

11日当天品川区各区役所一上班,来办事的人就挤满了大厅。有的是忘记了个人号码卡的密码,有的是个人号码已经失效要重新申领,自然笔者这样密码错误的也有。一位舞蹈教师壶内康文表示,他的个人号码和密码都没有问题,但就是申请不了,所以也只好来区役所解决。但是壶内前面已经排了上百人,他干等7个小时,突然被告知系统已被大量登录给挤崩溃,只好打道回府。

东京新闻报道的某区役所排队“盛况”

这么看来,笔者很“幸运”,系统崩溃之后才来,只是白跑一趟,还不至于跟一百来个焦躁的市民“浓厚接触”七个小时。工作人员姐姐充满歉意地表示,想要重设密码只能等明天再来了,而且明天改密码的人一定很多,最好事先打电话确认下排队情况。

结果情况还真被不幸言中:第二天12日,我打电话时得知区役所有50人在排队。于是我跑到另一个办事点去修改。大概是因为密码错误的事情发生得太多,这次日本人终于吸取了教训,安排了电脑让居民自己输入密码,杜绝了工作人员O和0不分、I和1难辨之类的鬼事。

网上申请,比邮寄还慢?

密码改好了,这次终于可以申请了吧?但问题并没有随之解决。

输入个人信息的部分没有自动校验,导致我其实就算输入错误了也不会有提示。如果要保证100%准确,就只能特地加一个操作,让网页读取个人号码卡里的信息来自动填充。10万日元是以户为单位递交申请,像笔者这样的单身外国人只用填自己的名字,出错概率很小,但大家族的户主就必须填写所有家庭成员,出问题的概率就高了。

更何况,申请完毕之后笔者发现,申请页面仅有一个提交功能,不仅不会显示“一个人只能提交一次”,甚至刚刚提交完毕后还可以再次以同账号填写。

申请页面截图,户主需要填写申请10万日元的每个家庭成员

事实上,笔者所注意到的这两个问题在日本已经造成了广泛的弊害。

据朝日新闻报道,东京有92万人口居住的世田谷区,自5月2日开放在线申请至11日,已经收到了2.4万余份申请,其中有不少是同一户重复申请,还有许多家庭成员信息填写错误,以及改名或者结婚导致姓名变化但没有及时更新之类的。面对这种情况,各自治体的解决方法是……

朝日电视台报道截图

按朝日电视台的说法,品川区的一线人员两人一组,一个人下载申请者提交的信息点开申请内容,一个人点开自治体的居民数据库,来手动比对。没错——10万日元的线上申请系统与包括居民数据库在内的其他系统并不互通,做不到信息的共享和比对。

如此一来,效率低下可想而知。目前品川区一周只能审核比对1000份申请,而截至11日,该区已经收到了9000份申请,以此速度光是把现有的申请消化完就得超过两个月,而新的申请仍如雪片般飞来……

如果说个人信息的出入,顶多是造成一些无关紧要的麻烦的话,那么有一条信息则可能对整个分发工作造成严重的障碍:申请人接收汇款的金融机构,也就是银行或者信用社的名字也需要自己来填写。由于没有自动核对,这还是得靠人工来完成,于是就变成FNN在20日报道的“地狱”图景:

视频中可见,在东京23区中都可以算是最顶级富人区之一的港区,区役所工作人员正在对着电脑屏幕和纸张表格,一条条核对信息是否有误。

打圈的表示没问题,打了三角说明需要重新确认,打叉说明不行需要打回,还有无法确认账户类型的、金融机关名字错误的……

本质上来说,10万日元的线上申请系统只是一个申请者信息的收集平台。这些信息被收集起来之后,还是要交到各自治体的工作人员手里进行人工处理——不但信息的核实确认要人工进行,整个办公流程也都是用纸质文件和手写表格来运作,想必发放也会由工作人员去联系银行一个个处理……

这么说来,利用线上平台递交申请,和邮寄纸质申请表,似乎也没有本质的区别?

的确如此,甚至由于网络申请可以多次填写,出错概率反而增加了。连日本政府也表示,由于都需要自治体工作人员人工操作,线上申请并不保证能比线下申请早拿到钱,并且目前线上申请问题频出,还是推荐民众使用稳定可靠的纸质申请书。甚至,以八王子市为代表的一些地区正在考虑暂停线上申请。基层自治体员工也吐槽:“(启用线上平台)比邮寄申请还要费事,这不是本末颠倒吗!”

个人号码为何表现糟糕

日本推广个人号码制度已有四五年时间,然而至今它的使用效率和用户体验,竟然还不一定能够胜过最原始、最传统的邮寄。采用了网络申请的手续本应能在产品层面实现自动纠错,同时实现最基本的防止重复提交,结果却变成这么一个不仅没帮忙甚至要拖后腿的鸡肋……

这到底怎么回事?

笔者认为直接原因可能是个人号码长期以来运用制度不良,具体步骤缺乏合理性。而根本原因则是日本政府对数字化行政管理缺乏重视、日本社会对数字化商务缺乏实践经验,而且日本的IT技术界也没有足够的人才和理解来实现个人号码应有的使用场景。

理论上个人号码(My Number)应该是以核实个人税务为核心功能,实现统一管理个人信息和税务,让所有手续都连接起来的高效工具。如果日本政府的设想得以实现,个人号码应该类似国内的身份证和美国的社保码。

目前在银行开户、炒股还有你上班登记信息的时候都要提交个人号码,同时还可以用于在便利店打印住民票(类似国内的户口本,处理一些申请的时候要提交)。

但是奇怪的地方在于,除了以上这几个地方,用到个人号码的时候极少。而且个人号码很难“伴随终身”,不但如上文所说每次变更住址都需要重新注册,甚至于某些特定情况下还可以更改号码本身——如果你丢了卡,申请重新发行,工作人员会让你选择要不要改。

一个号码,银行会要求所有人都提供登记,同时在企业内部也要求登记,无论怎么看都重视得很。但既然很容易就失效而且能改,就明显说明,它虽然看上去像是身份证,但在制度上其实根本不是按照那么一个地位来设计的。相比于身份证唯一、不可更改,以及几乎所有手续中都需要用到,个人号码就是一个单纯的金钱号码。

那么,在个人号码制度的本职工作——税收方面,它又运转得如何呢?

很不幸,个人号码虽然理论上可以提升征税效率,却和目前日本的征税制度产生了莫名其妙的竞争关系。

虽然日本和美国都存在个人报税的制度,但在日本更多实行源泉征收制度,也就是在各种收入形成的起点就进行征税。所以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企业直接帮个人交了税金,很多日本人都没有自己去报过税,税务局也没办法把握所有人的收入和银行账户信息,没法像美国那般通过税务机关直接打钱。

个人号码制度在日本当前税收体制下既然无关紧要,被使用的频率自然不高,诸如手续复杂且不合理、工作人员缺乏专业性之类问题,也就不会在实践中得到考验和改进。

与此同时日本政府对这种情形视而不见,也证明了并无利用个人号码制度推进数字化行政的决心。因此在10万元补贴出台之际,赶鸭子上架的个人号码制度捉襟见肘,到处露怯,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左边是个人号码通知卡,无论你申请不申请,个人号码都会发到你家。右边是你申请了才会给你的真正的个人号码卡。

低技术国家日本

习惯了国内IT技术高速更新迭代,应用扩展层出不穷的笔者,到了日本却碰上了另一种消极保守的技术环境。

为了责任划分明确——或者说是为了防止背锅,日本的乙方从不对甲方的开发要求提出任何意见,都只是全盘接受。甲方不懂技术,所以开发要求常有偏移和疏漏,而乙方对于改进和拓展也毫无兴趣,结果就是产品功能保守而且运转常有问题。

比如说这次,日本政府对申请平台开发方开出的要求明显就不包括“验证是否重复提交”,和“自动核对输入的信息有无问题”之类非常重要的功能。国内朋友可能也知道的另一个例子是,日资的711便利店的支付app一度没有短信验证,也没有重试次数限制,让很多人通过非法手段盗刷了信用卡和账户信息。

可以说,日本如今的IT产业不是围绕技术革新和新需求发展,而是围绕着满足保守的甲方和既有需求运行。

在日本呆久了,笔者常常感觉,如果一个人是从20年前穿越过来,其实也能在2020年的日本毫无异样地生活下去。如果你只会用传真,现在日本绝大多数公司都还保留着传真收发文件的习惯。如果你不会用智能机,日本的运营商依旧还在提供翻盖手机设计的4G手机。如果你想要20年前的笔记本电脑设计……

你能想象这是台预装了Win10的电脑吗……

还真别不信,日本经团联主席(类似全国商会主席)在2018年终于开始发电子邮件处理事务,由此被吹捧为勇于接受新技术的好领导。反面例子则是负责电子安全立法的网络安全战略办公室副主任樱田孝义从来没用过电脑,连USB接口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国家曾经重视信息技术的发展,时至今日也还顶着“IT技术强国”的光环。可是在这次疫情中,电子商务、远程办公、大数据管理这些IT技术应用领域却成了日本最拉胯的部分,甚至被《洛杉矶时报》评价为“低技术国家”。

任何事情在日本一旦成熟,就很容易变成神圣的规矩,被抱残守缺坚持到最后一刻。要想推动什么革新,那就一定要到情况万分危急,原有的办法实在行不通了的时候。

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能否成为这样的契机?现在恐怕还说不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月咏幻

月咏幻

明治大学流行文化硕士中退,东京创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李泠
专题 > 日本
日本
作者最近文章
申请10万日元疫情补贴,结果先被日本低技术折腾了一番
东京疫情观察:没法打工,只好援交
日本防疫战终于发动,东京社畜们还好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