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月咏幻:求求菅义伟,别再让运营商降价了

2020-09-23 08:31:4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9月的日本,最大的新闻恐怕就是菅义伟组阁,成为了第99代日本首相。以压倒性优势获得了党内投票胜利后,9月16日,他在皇居参加首相任命仪式,接受德仁天皇任命,算是在形式上正式走完了流程。16日当晚,菅义伟内阁就宣布启动,菅也入住了首相官邸。

图自“人民视觉”

中国的很多朋友都知道,这位菅首相是真真正正的平民出身,就连读博士的时候也是为了学费便宜选的法政大学。因此不少人都对他的执政风格很有亲切感,认为他关心民生,脚踏实地。但是对日本的大多数平民百姓来说,他是2019年改年号为“令和”的时候,在电视上高举令和牌子的“令和大叔(令和おじさん)”。

图自“日本时事通信”

但是除开这么一个第一印象,菅义伟是日本对特定行业最为敏感,也是行动较为激进的一名高官。新官上任的演讲上,他就高调宣布了名字类似“安倍经济学(アベノミクス)”的“菅经济学(スガノミクス)”,其中就包括了之后的几个方针:“第二次10万日元”和“手机资费降价”。他希望能够以此来温暖日本国民的钱包。第一条的10万日元,就是之前日本紧急事态宣言期间,千呼万唤始出来的那10万日元的第二次后续版本。笔者作为已经领到过第一次的人,自然是支持的。但这第二条手机降价的事情,可是大有门道。

关心民生的原二把手,最关心的是手机通讯资费

结合菅义伟这几年的动作和方针,可以说他是日本史上对手机资费最为关心,同时动作最多的一名高官,前无古人,后不一定有来者。言必行,行必果,如果不能直接达成自己最初的目的,那么旁敲侧击也要至少在气势上获胜。

那么,就先来说说菅义伟目前对降价的态度。

正式上任后没过几天,18日,菅义伟马上就和新的总务省大臣武田良太在首相官邸会面。此后对记者团披露谈话内容的时候,袒露是关于运营商费用的降价问题。武田明确表示,此事事关民生,希望能够尽力研究,早日得出结论。同时他还指出,如果仅仅降价一成的话就不配称之为改革。这一发言被日本媒体解读为这一次官方指导大幅降价的意思。

新闻来源: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57a8fd87a0fbbf7d1c544102b6dc760f04cfe118

乍看有一股李克强总理强烈要求中国三大运营商降价的风格,对么?中国的运营商资费自从当年李总理开始强调,到如今为止,笔者的确感受到了每G的费用有所降低。就笔者家中三人的组合套餐来说,流量单G的价格已经由当年的10元1G降到了一半以下。纵然笔者身居日本,偶尔回国整理三口之家的通讯合约费用,也发现目前国内的手机已经能够以每个月200元人民币的价格解决三个人的4G网络和宽带的需求。个人而言,是可以称得上降费明显,惠及民生的。

但是在日本,实际情况并没有得到过解决。笔者自从2014年来日本开始使用4G套餐,到今日为止,看到的价格水平都是持平。绝大多数人,只要没有刻意研究日本运营商那繁复冗杂的手机套餐规则,基本都是每个月掏出一万日元左右的费用交给运营商。当年人均掏一万,现在也依旧是人均掏1万,资费水平只比3G时代增高,不比3G时代减少,而且现在到了5G时代,也依旧是只高不降。对比国内的通讯降费情况,日本不可不谓得到了一个隔靴搔痒,止于表面的结果。

笔者之前就感觉怪异,因此如果日本政府高层关心此事,致力于降低通讯费用,让民众能够在这类生活必须支出上节省一些费用的话还是比较好的。而且,菅义伟表示出对手机资费的浓厚兴趣也不是这次新上任第一次提到,而是在2018年就已经说过同样的内容。

2018年8月21日,时任安倍内阁官房长官的菅义伟就明言称,日本的手机费用可以降低40%。当时他针对docomo、Softbank、KDDI三家大运营商批判道:“他们的利益率达到了20%,比其他业界高。可以说,他们并没有足够竞争”。

新闻来源: 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180822/k00/00m/010/028000chttps://mainichi.jp/articles/20180822/k00/00m/010/028000c

官房长官这个职位很高,约等于副总理的位置,相当于首相一人之下的二把手。此后日本总务省(相当于中国的国务院)让运营商不断修改服务内容,以达到降低国民支出的目的。总务省还在2019年10月施行了一项法案,对之前日本运营商很多的促销行为进行了规定,并且要求了很多降价措施。这背后不得不说很可能有一大部分的推动就来自于菅的行动。

看上去菅义伟成功通过总务省不断给运营商施压,让他们不得不进行回应。但结合前面提到的,实质消费者交出去的钱并没有减少,不得不得出的一个结论是,这些指导只是表面功夫,并没有得到真正的效果。这也是菅作为首相上台后,很快又持续释放出降价方针信号的原因。

同时,9月15日他表示,如果再不真正降价,就要考虑提高运营商给总务省交的通信信号使用费。这相当于直接往三大运营商脖子上掐,说明是非常狠了。

那么是什么情况,让事情一直无法得到改善,逼得菅在成为一把手之后,还要继续放狠话来治理呢?

笔者认为,这后面体现了日本政府对运营商的控制力度不够,以及专业能力不够无法制衡,甚至可能是某些原因导致不敢真正痛下狠手,只能让运营商有恃无恐。虽然在菅义伟的努力推动下改变的动作变多了,但依旧没办法触及到本质部分。

无人能治的运营商,雷厉风行的菅义伟

在开始这一部分之前,不妨简单明了地介绍一下日本手机运营商和套餐的情况。

日本的三大手机服务品牌docomo,Softbank和au,分别由NTT、Softbank和KDDI三个公司运营。这三家几乎可以完美对应成中国移动、联通和电信。其中Docomo和移动一样,坐拥最多的用户数量和最老的牌子,且三大家的套餐基本是互相抄袭,互相同步为准,因此后文举例也会主要以docomo为例。这三家公司和总务省的各种有来有往的做戏争端,要从2007年开始。而最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这个业界的改革实在是过于缓慢,简直令人喷饭。

2007年,总务省就提出了《モバイルビジネス活性化プラン》(移动通信商业活性化计划),其中就提到了要求运营商检讨推出①通信设备和通信套餐分离的服务,以及②手机的SIM锁解除。

这两条意见分别对应日本手机运营商销售策略中最明显的两条:①套餐和设备捆绑销售,②设备和运营商几乎是绑定关系。仔细想想的话逻辑似乎也挺通顺:用户绑定套餐和设备都在运营商处购买,并保证了使用时长,以此换取了相对更低的价格和猛烈的市场竞争,这本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在2007年就提出的这两条,却过了很多年才得以实现。以docomo为例,完全不搭配套餐和设备的所谓完全分离套餐「ギガホ・ギガライト」直到2019年4月才公开。而SIM锁相对还处理得快一些,在2015年5月起有了变化。手机SIM卡的锁能够被解除了,总务省要求运营商默认允许解除SIM卡锁。因此在日本,只有iPhone6s往后的机型才能够解锁。

因此,可以明确得出一个结论就是,总务省要求运营商们做的事情,之前基本就是空头支票,看运营商们心情好了才改。直到天上掉下来个菅先生。

在前文提到的2018年8月明确宣言,要求手机运营商降价后,2019年上半年三大运营商就各自推出了符合总务省要求的降价方案。虽然实际效果看上去只治标不治本,但至少相应落地的速度极快,也就半年左右,堪称神速了。而之后总务省的操作也十分厉害,由于认为运营商降价不够到位,不仅要求运营商降低解约金,同时还要求运营商不能继续以过于激进的形式促销手机(例如前文提到的返现金,或是携号转网送手机)。这一操作被日本人称为“後出しじゃんけん(后出猜拳)”:明明是你在和运营商博弈,变成了运营商做的你不满意你就要继续怼他。

无论如何,这个气势实在是很强的。

那么,总务省做出的①通信套餐和设备分离②降低携号转网违约金③打断运营商用贴钱的方式促进客户签约,这三条到底有多少用处呢?搞了这么麻烦,消费者得利了吗?

试图给消费者让利的总务省,负担反增的消费者

在总务省这波猛如虎的操作下,日本的消费者并没有得利,甚至被运营商绑得更紧了。

日本的手机套餐,复杂程度更是世界一绝。原本相对好理解的套餐,到后期越来越复杂,令人咋看看不懂。在本文中仅取其中一部分介绍,只说客户的利益的变化。

①通信套餐和设备分离造成的影响

2014年4月左右,你如果想要在日本用4G智能机,你需要在运营商处办理一个基础套餐,一般最有人气的是7个G的流量,那么这个套餐的价格大约是6000日元。同时你会被告知,你如果跟他们签约分期24期拿一台当时最新的iPhone,你每个月的套餐费用还会减少一个几乎相当于分期费用的钱。例如分期之后你虽然每个月要交6000话费+3000分期费用,但他会再给你扣去一个2300甚至2700的折扣。而这个折扣无论你一开始是一次性付清了还是分期,都会给你。

用这个手法,运营商和用户默认都是签约两年,用户得到了几乎不要钱的机器,运营商也得到了一个几乎两年不会跑的客户,每个月给自己交大约7000日元左右话费。当然便宜是有条件的,就是如果两年内解约,不仅那个相当于手机款的每月折扣会消失,你还要一次性偿还所有手机剩下的分期款,而且在此基础上还要交10000多日元的罚金。

总结一下就是,450元人民币左右的月费,7G流量,能每两年换一次最新的手机,两年内解约血亏。同时如果办理了运营商的宽带,那你的手机月费还会再减少一些。而且这个时候你如果办理手机,那些店铺大多数会给你1-2万日元不等的现金奖励。按这个算法,除开到每个月之后你甚至能够400元人民币收住。但代价就是你不怎么能换运营商,而且你在这个运营商买的手机,就只能用这个运营商的sim卡。

但是同样的用法,不考虑换运营商,就两年换机,流量差不多够用,到了2020年,你却只能多付钱,能得到的竟然只是可以更容易的携号转网换运营商,同时你购买手机的价格不降反升。

由于前面提到了,运营商开始使用完全分离套餐,设备购买和话费套餐并没有绑定关系,你就算同样在这一家运营商每个月购买套餐和设备,你支出的金额也会很高。以docomo为例,4G时代最终形态的套餐每个月包60G流量,也是7000日元。但iPhone分期24期的话以iPhone11为例,每个月支付3620日元。这个金额直接接近10000日元。等于消费者在做同样效果事情的情况下,每个月的支出变成了1.5倍。

那么这个时候就有人问了,不是前面说,菅义伟要求运营商降价40%吗?那都是建立在用户的三、四口之家都在同一个运营商的情况下,在新的分离套餐出来后,不考虑手机价格的前提下,以一家人每个人都用的流量都更少了的前提下,整体的支出稍微降低了43%。


新闻出处:https://www.itmedia.co.jp/news/articles/1905/15/news055.html

这个计算过于复杂,本文中不提,但这其实是一个加了无数个定语之后的文字游戏。最终消费者实际落地办理套餐的时候,仅有那些用的特别特别少的家庭,才能够做到金额比之前少了。但凡你的家庭里有人想要用多,这个价格马上就会上天。同时这个金额还要额外计算设备费用。

总务省千呼万唤的“减负”,最终变成了让消费者吃了更多的亏。而这之后总务省发现敲打运营商不顺,试图找补,但最终甚至让笔者这样的羊毛党吃亏了。

②降低携号转网违约金③打断运营商用贴钱的方式促进客户签约的影响

原本用户携号转网有违约金挡着,运营商需要给出足够优惠的条件,包括补偿违约金,和携号转网就白送机器等各类优惠。但在2019年10月施行了新的法律措施之后,运营商最多只能让利到2w日元。原本能够白赚一台机器,林林总总大约8w日元左右,一下变成2w,这就让用户完全失去了携号转网的动力。日本人主要也不会到处去研究套餐和优惠,都是老老实实一直用,换取低廉价格。因此对于一般用户来说,携号转网虽然看上去是用来促进运营商互相竞争的,但平时根本不会去用它。不要问,问就是盯着一个运营商用到底。所以日本的携号转网,除开极个别情况让用户不开心了可以跑路,本质上只是用来给运营商刷KPI,给有研究的羊毛党送福利的系统。

打断补贴之后,连羊毛党都没有什么动力去携号转网了。今后的携号转网人数想必会越来越低。顶天是一些对目前运营商怨声载道的人,转的时候更舒服了一些。

昏迷的对策,过家家一般的政府和企业的博弈,背后到底是什么

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无论是菅努力之前还是之后,运营商根本就没有对消费者进行让利,也没有改革的实质行为。到头来还是应付总务省的要求,再顺便多赚点钱而已。无论是普通消费者还是羊毛党,都在被迫陪着日本政府一起给这些巨头公司的内部决策出战争赔款,帮他们把考虑新套餐来对付总务省的劳力,还有为了宣传新套餐所消耗的广告费给补回来。最终这一系列闹剧结束之后,爽的竟然还是运营商和广告公司。

日本政府和这类实质垄断的民营企业的关系,本身就是非常微妙的。一方面政府不需要为企业的盈利负责,另一方面这类基建垄断企业也不需要对政府言听计从,只需要有恃无恐阳奉阴违,通过一些自欺欺人的手段在表面上迎合,然后背地里做小手脚,让自己继续爽就可以。

这类微妙的关系还体现在各类政令的实行上,日本政府就连之前紧急事态宣言的时候都是在“请求”各路企业配合,而不是要求。这也直接体现了日本政府控制力缺失,对民营垄断企业完全没有办法控制的情况。

事关国计民生的重要企业,即使不由政府直接掌控,也至少需要有比较明确的方式让其往重要的方向发展。而这件事情相关的问题,很可能不仅是运营商,还包括同样需要总务省颁发信号执照的电视台。这一切需要如何控制,为政府所用,为民生打开新的希望,就全都掉在菅义伟的头上了。

这一次只是运营商,菅能不能贯彻2018年的意志,真的把日本的通信费用打下来,乃至降低其他民生费用,甚至加强对这类企业的控制,就看他的本事了。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月咏幻

月咏幻

明治大学流行文化硕士中退,东京创业

分享到
来源:观察者网 | 责任编辑:吴立群
专题 > 日本产经
日本产经
作者最近文章
求求菅义伟,别再让运营商降价了
申请10万日元疫情补贴,结果先被日本低技术折腾了一番
东京疫情观察:没法打工,只好援交
日本防疫战终于发动,东京社畜们还好吗?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