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月咏幻:疫情冲击,日本街头的陪酒女郎也变多了

月咏幻

月咏幻

明治大学流行文化硕士中退,东京创业 来源:观察者网 2021-02-01 07:51:16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1月8日,日本第二次进入紧急事态宣言。本次紧急事态宣言预计持续一个月,到2月8日为止。但菅义伟明确表示,根据情况也保留提前结束宣言的可能性。

同时,这次的紧急事态宣言相比2020年4月,其实执行力度差了非常多,堪称是迷你微缩限定体验版。这一次不仅学校照常上课,而且电影院和饮食店都可以继续营业。同时最重要的是限定了日本东京经济圈,也就是东京都,千叶县,埼玉县三个地方。

因此,这次的紧急事态宣言前面可以加上一大堆头衔:地区限定,行业限定,带特例的,紧急事态宣言。截止1月13日,这个地区列表也在不断的增加中。

来源:每日新闻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00c514ccc8427217fc5e9af17bc86c9dccb02cad

同时,原本暂时保留了针对中韩等国家的的绿色通道,也直接暂停。在这一瞬间,日本(重新?)进入了正式的封国状态。

来源:富士电视台

https://news.yahoo.co.jp/articles/e95af64bc2fb77884e03534b516de3dc9accdded

为什么日本的防疫政策反复在松和紧之间横跳?其中不得不忽视的是,日本社会在新冠疫情冲击下,经济状况急速走低。

日本的正社员制度,也就是终身雇佣制度基础下,为了让正社员,也就是日语所谓“正规雇佣”的人们能够得到保护,牺牲了的“非正规”的人们的大多数利益,而疫情让经济越来越危险的这个当口,这些人中又有一大部分被拿来做了牺牲品。

在疫情初期是年轻人失去了临时工打工资格,可以参考我这篇文章,而在疫情中后期,牺牲的人变成了中高龄女性。

出处:NHK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201021/k10012674361000.html

从7月开始,日本全国的自杀人数比2019年环比增加,在8月整体上升程度达到了16%。而在这里面,女性自杀量增加了40%。

而过了两个月,到了11月后,后续的数字更吓人:

出处:HNK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201124/k10012728391000.html

在10月自杀的人数环比2019增加了40%。而最恐怖的,是这其中的女性自杀人数增加了80%。

再仔细挖掘数据不难发现,其中的不同年龄女性占比更是触目惊心:20几岁和40几岁的女性,自杀数量直接翻倍了。

出处:HNK

https://www3.nhk.or.jp/news/html/20201124/k10012728391000.html

出处:NHK

https://www3.nhk.or.jp/news/special/coronavirus/difficulty/

光看自杀数字或许不够明确,我们看一下NHK做的纪录片,其中明确表示,在疫情扩大的情况下,很多女学生和以前从未从事过此类行业的女性,都“下海”去做陪酒女郎。

出处:NHK

https://www3.nhk.or.jp/news/special/coronavirus/difficulty/

令人感到触目惊心的,就是这位20岁的女大学生,因为要赚够生活费和学费,选择了去做能够赚到更多钱的陪酒女郎。这里稍微科普一下,日本的「キャバクラ」(kyabakura)其实类似夜总会。顾客在店里坐下喝酒,和陪酒妹聊天,然后点酒,点了酒的话妹妹有抽成。很多时候为了让顾客多给自己点酒,她们会不得不多提供一些擦边球,甚至提供在离开店铺后单独见面、直奔情人旅馆之类的服务。

而笔者由于工作关系,每周都要前往两到三次秋叶原,也发现了不少异样:新冠疫情爆发后,秋叶原的女仆咖啡厅在街上派出的拉客女仆,颜值、身材和暴露程度这三个指标都在直线上升。尤其到了2021年,女仆已经有一部分是特意穿低胸装在拉客。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大约从11月左右开始,就已经有四分之一左右的女仆不戴口罩地拉客。笔者无法判断这属于个人的判断还是店铺的要求,如果是后者,那就太可怕了。

之前就提过,对于年轻学生来说,打工就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尤其是那些家庭不够充裕,需要孩子们自给自足的家庭。男性如果失去了普通的打工工作,或许还会去找那些工地之类的地方打工,但是女生如果没有这类体力优势,大多数并没有办法找到更好的谋生途径。

那么对于学生以外的女性,又是怎样呢?

出处:日本参议院资料

https://www.sangiin.go.jp/japanese/annai/chousa/keizai_prism/backnumber/h31pdf/201918102.pdf

根据这份2019年的资料,对比了日本男性女性各年龄段的就业形态之后,我们可以很直观地发现,女性在年轻的时候还稍微会有不太低的所谓“正规雇佣”劳动形态,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就会很高速地切换到蓝色的,所谓非正规劳动形态,也就是所谓的外派工,或者打零工。

日剧中的职场女性

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有相当一部分女性会生完孩子就直接辞职,当家庭主妇。需要强调的是,这个辞职也包括临时工等非正规雇佣的形态。

出处:日本参议院资料

https://www.sangiin.go.jp/japanese/annai/chousa/keizai_prism/backnumber/h31pdf/201918102.pdf

这两张图的粉色部分,就是女性生育后离职的比例,占据了大多数。或者说,只有前面的蓝色和浅蓝色才是女性工作,其他的情况都是生完孩子就离职当全职家庭主妇了。

因此,我们可以直白地总结出一个事实:

日本女性整体就很少以正规雇佣的形式劳动,且无论是正规雇佣还是临时工,都有很大可能在生完孩子后转为家庭主妇。

尽管成为家庭主妇之后,也有相当一部分的人会选择继续打工来补贴家用,但这又侧面反映了,日本的女性离正规雇佣是有一定距离的。这样一来,日本的非正规雇佣里,女性就占了半边天。

因此,几乎可以说,只要出了事情,公司们就会优先解雇或者减少临时工的工时,用来优先确保给正规雇佣员工的工资。而临时工里,又绝大多数是女性,这就造成了怪相:日本经济一出问题,女性就遭重创,进而会有相当一部分人,为了生活费来出卖身体。

在这个前提下,2020年的这一场疫情,便是让这个系统最恐怖的部分暴露出来的罪魁祸首。这样的女性贫困问题,在2014年已经被NHK报道过,而日本也并没有办法让这个现状得到改变。

日剧中的职场女性

事实上,不仅仅是本文描述的女性直接失业的现象直接导致了女性的自杀,男性在社会中的常见分工地位或许也间接影响了女性自杀的行为。

日本常见的家庭中,男性作为被公司正式雇佣的员工,享受高薪+高福利,妻子就可以只需要出去打零工,或是成为派遣社员等非正式工就可以支持起来一个家庭。在这样的情况下,上述资料显示的男性中有18.7%受到了工作影响。家中的顶梁柱失去了工作,对那些靠男性收入为主要营收来源的家庭无疑是灭顶之灾。

而针对这种问题,日本政府其实也推出了类似新冠失业补助金的制度:

出处:日本厚生劳动省

https://www.mhlw.go.jp/stf/kyugyoshienkin.html

只不过宣传可能不是很到位吧,笔者其实之前并没怎么对这个内容有什么认知。

眼下,日本的新冠疫苗政策已经基本确定。日本厚生劳动省已经和美国辉瑞签订合约,预计在2月中旬开始就分批次进行接种。预计在6月为止,确保能够采购到6千万份疫苗,也就是日本总人口的一半数字。

出处:日本经济新闻

https://www.nikkei.com/article/DGXZQODF20AFT0Q1A120C2000000

接种顺序也考虑得比较周全:2月下旬开始,医疗从业人员开始接种,接着是3月下旬到4月上旬的高龄人群接种。此后的顺序是有旧疾的人群,还有和高龄人群经常接触的工作人员,最后才是普通人。

出处:基于日本厚生劳动省资料制作

希望疫苗的注射能够给日本注入一剂希望强心剂,也能让这个社会结构下的更多女性,不需要为了维持基本生活而去牺牲过多尊严。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作者
月咏幻

月咏幻

明治大学流行文化硕士中退,东京创业
责任编辑
吴立群

吴立群

分享到
作者最近文章
疫情冲击,日本街头的陪酒女郎也变多了
“吃喝玩乐救日本”计划,为什么失败了?
日本,求着年轻人买房?
求求菅义伟,别再让运营商降价了
申请10万日元疫情补贴,结果先被日本低技术折腾了一番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相关推荐
切换网页版
下载观察者App
tocomment g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