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咏幻:日本的“压榨式加班”正在悄悄改变

来源:观察者网

2022-06-07 08:30

月咏幻

月咏幻作者

日本流行文化观察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曾几何时,在中国人的印象中,日本人加班严重,由此造成了各类自杀和过劳死事件。但由于日本这几年在逐步实施、扩大新的劳动政策,情况正在悄悄发生改变。

昔日的地狱式加班

2019年上映的一部日剧《我,按时下班》让许多中国人感慨日本的职场生涯竟然如此辛苦,为什么准点下班走人都成了奢望。

日剧《我,按时下班》海报

而诸如“黑心企业”(ブラック企業)和“过劳死”等概念已经在日本成为极其普遍的社会话题。彼时身在日本的笔者一边看着国内关于“996”的动态,一边在感慨:还是中国老百姓富有自主精神,不像日本人,被压迫了近二十年都还是一如既往地生活着。

毕竟从2014年到日本之后,无论是自己打零工亲眼所闻所见,亦或是在日本互联网收集的信息,都在告诉我一个结论:日本很多黑心企业,对人的压榨非常强烈,几乎是按照“007”的要求到岗,不给加班费,还要背很重的业绩负担,也不能休假……甚至到了一定年纪,大龄劳动者还会被要求自己退职。

这些现象在当时的我看来匪夷所思。因为我认为只有一些非常先进的龙头企业才有必要为了国家的发展,采用高薪的方式来换取高科技人才的加班劳动。而日本并没有那么多从事高精尖行业的先进人才,仅仅是因为管理水平低下才会如此劳动,实在是非常不合理。

2014年,在包括所有工种的统计中,日本15~64岁男性每日(全年,包括周末平均后每天)平均工作时间为375分钟。此时各国数据的平均值为259分钟,中国的数据约为310分钟。日本和墨西哥成为了平均超过350的“双壁”。

数据来源:全球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同样就在2014年,日本推出《过劳死防止对策推进法》,为的就是防止过劳死。日本政府认为当时的日本国内对过劳死的认知不足,需要促进认知。这条法令规定了政企必须努力减少过度劳动,加强安全意识,并提出了一些目标,如在2020年让每周劳动60小时以上的人口降至5%以内。

但广告行业这种非常辛苦的行业依旧是加班风盛行。例如日本的广告龙头电通,就是因为过度压榨,多次导致员工发生自杀事件。而影响最大的一件事就是2016年发生的东大生自杀事件。

出处:日本产经新闻

当事者是一名24岁的女生,由单身母亲养大。她从小的梦想就是能够在一流企业上班,让妈妈过得更轻松一些。她如愿从东京大学毕业,并进入日本第一的广告公司上班。但这位高桥小姐因为过度的加班,难以忍受,最终选择了自杀。

大企业都尚且如此,更何况那些小的黑心企业?低下的管理能力,尸位素餐的管理者……都滋生了企业压榨普通员工的温床。

笔者在东京核心区域住了几年,也经常遇到跳轨自杀事件。每逢出事都会导致自己乘坐的电车忽然停下来,边上的人基本反应都是“怎么又跳了,真添麻烦”——已经完全都是麻木的心态了。虽然旁观者对日本人用自杀来逃避加班的行为感到无法理解,但依旧可以从这些事件中看出情况的严重性。

而上述东大生自杀事件最令人痛心的是,在2017年的判决中,法院仅仅判决电通公司怠慢遵守加班法,罚了50万日元就草草了事。而电通这类已经完全和政府高层利益一致的公司,依旧在2020东京奥运会里发挥着剽窃、中饱私囊等各类白手套功能,根本没有改善。

明确的改革

日本从2019年开始实行“工作方式改革”(働き方改革),对加班时间有了明确的要求,即明确了两条红线:每月最多加班45小时,而每年加班时间累计不得超过360小时。

此外,规定还要求员工两次出勤之间一定要有8小时的间隔;企业要提供便捷的、且对健康有益的职场环境。 而其中最狠的就是如果企业强迫员工加班并超过了上述的加班时间限制,又没有签署特定的协议,那就直接算是违法。而这几种情况都可能直接让企业负责人蹲六个月以内的监狱,外加30万日元以内的罚单:

单月内让员工加班超过100小时,或是单年内超过720小时;

每个月加班7次以上;

两到六个月内,加班和休息日上班的时间每月平均超过80小时。 

加班费问题也被关注到——曾经日本只要求大企业在员工加班超过60小时的情况下,对超过的部分追加支付50%的加班费。现在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所有企业都必须这样做了。 而日本人曾经抱怨的年假不好请的状况,也有了改变。按照规定,如果有员工每年不使用5天以上的年假,企业就会被罚款最多30万日元。 

经过近两年的磨合,这项改革显现出了一定的成效。很多大企业直接身先士卒做出表率,直接要求员工五点下班的时候关电脑。事实上,这些大企业不仅严格执行准时下班政策,尽量保证不加班,同时在2020年开始的疫情中也积极地采用远程工作的经营模式。因此在2020和2021两年间,哪怕紧急事态宣言持续不断,大多数大企业也在努力保护从业人员的安全和基本权益。

出处:日本openwork提供的10年间正社员加班状况统计

根据数据,从2012到2021年,日本正社员整体的每月加班时间从约48小时减少到了约25小时。政府和民间同时努力,在事实上让加班时间减少了许多,平均下来每天加班1小时。

另外,日本的公休和年假本身就很豪华。在遇上黑心企业的时候可能会遇到困难,但只要是正常企业,都是应放尽放的。日本规定法定年假最低是每年10天,根据入职时间增长。入职半年有每年10天,6年半以上的话每年20天。

逢公休,必全国休。如果休日撞上周末,则顺延那个周末之后的那个周一形成三连休。也就是说,公休撞周末,不白撞,反而会让你白得一个小长假。而日本的公共假日除了之后会重点介绍的元旦,总共有15天。

其次,除了元旦,这表上的假期使得大家能够在五一、8月还有9月都有机会获得超大型连休。元旦、五一和8月的盂兰盆节都是国家规定给长期休假的时期。前两者差不多五六天,盂兰盆节一般是三天。

但是这类长假由于前面的撞周末就补的原则,常常可以生造成很多天的大假期。以2022年9月的白银周为例,由于9月19日的敬老日撞了周天,导致20日也就是周一放假。同时23号的周四也放,所以只需要在周二、周三、周五这三天请年假,就可以获得18-26日的9天连休。

同样的道理,只要你的假期前后有周末,都可以用年假把这些日子串起来形成威力加强版假期。例如2019年的新年,由于头尾刚好撞上了周末,变成了9连休。

而最近的2022年五一劳动节,则是又一个大型连休的奇迹。

4月29日是公休,5月3、4、5日是三天假,因此相当于是一个三连休和另一个三连休夹着周末。因此只需要在5月2和6日请带薪年假,就可以获得一个10天的大长假。

日本依旧存在的用工课题

按照日本劳动法以及实际的执行情况来说,至少在一定的范围内,日本的劳动者能够得到足够的休息。但日本的劳动环境依旧有一个bug,那就是非正规职员。

除开公司管理层,日本的雇佣形态大致分为两种,也就是正规雇佣和非正规雇佣。正社员就是传说中的日本的终身雇佣的劳动形态,哪怕是刚毕业的学生,在试用期结束后就可以获得没有雇佣年限的劳动合约,并且企业不能轻易开除。但是如果技不如人,或是条件凑不齐,则大概率只能参与打工,或是和正社员做一样的事情,但是拿的报酬和福利不如正社员。当然,在控制加班这个问题上,非正式工与正式工是差不多的。

根据日本厚生省的资料,随着年龄增长,蓝色线表示的全职正社员平均收入和其他类型的工作形态的平均收入都拉开了一大截。这直接导致正社员和非正社员的生涯收入,也就是一辈子的收入总和差额极大。根据网上的试算,同样是男性的情况,差额有接近6000万日元,这个金额在东京近郊能够买到不错的房子了。

出处:https://willof.jp/column/knowledge/dispatch-useful-information/1921/

这种正社员和非正社员一辈子差了一套房的情况,并不算夸张,再结合日本已经完全躺平的公立教育,无疑会在多个世代的累计后让所有人的阶层越来越固化。毕竟没钱没积攒,最后肯定要输给那些起跑线更高的人。哪怕日本属于贫富差距较小的国家,但平常人较难跨越阶级限制也成为了铁一般的事实。

日本在广场协议之后经历了“失去的20年”,到今天,已经实质变成了“失去的30年”。30年前的日本社会,和如今几乎无异,但也惊人地稳固运行着。这也不断促进着笔者的思考,究竟是洪流一般的社会阶级反复变动,还是万年不便的稳定社会结构更受日本民众青睐。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只能经营好当下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责任编辑:吴立群
日本 加班 假期
观察者APP,更好阅读体验

作者最近文章

06月07日 08:30

日本的“压榨式加班”正在悄悄改变

05月05日 08:00

“日本对乌克兰的单相思令人心酸”

风闻24小时最热

网友推荐最新闻

又到美国独立日:拜登步小布什后尘?白宫不认

苹果敢吗?

连续四天单日新增超过百例,安徽防疫加油!

又到美国独立日:拜登步小布什后尘?白宫不认

连续四天单日新增超过百例,安徽防疫加油!

俄军称占领利西昌斯克,泽连斯基承认乌军撤退

近2500亿元!三大航为何此时达成史上最大订单?

绍伊古向普京汇报:已彻底解放卢甘斯克地区